董永传说:傅员外的传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3 15:08:23
2009年03月19日 17时52分 来源:福客民俗网
传说中的傅员外原叫傅财主,改称傅员外肯定是在六朝以后,从六朝以后才有这官名,叫员外郎,本指正员之外的官员,此官可靠捐钱而来,后来泛指有钱豪绅和土财主。在汉代,财主也称钱主。
傅财主本名傅聚宝,人送外号“富三抠”,说他富,方圆百里没有比他还有钱的,家有良田千顷,生意铺上百。说他抠,也真抠,一是吃上抠,嘴上经常说:“牙门是过道,吃不吃都过了。填坑不要好土。吃也中,不吃也中,饿不死就是好日子。”傅财主和长工们同吃一锅饭,长工们都嫌饭不好吃,他却吃啥啥香,说:“我咋吃着就象天天过大年,说这饭不好吃,真作孽!”他安排伙房晴天做稠的,雨天做稀的,一过八月节,就换饭,稀里糊涂蔓菁瓣,少多放些山药蛋,抓把圪星,杀杀水气就中。大冬天傅财主过生日,他老婆讨好他,给他烙了个不带菜毛尾(yi )黄烂烂的净身小鏊馍叫他吃,他狠狠踢了老婆一脚,大骂;“真是败家哩,咱家还过不过啦!”他二是穿上抠,他常说;“热天遮住羞,冷天不受冻,就是好衣裳。穿得越本等,越有好处,贼人不偷盗,强人不绑票,老安全啦!”他一辈子不穿袜子,嫌那太浪费。他一双鞋能穿个三年五年,一个知心好友背地问他有啥诀窍,他低低指点说:“进村穿上,出村脱下,逢上圪丁路,也得思量再三该穿不该穿。人们看你只注意看你身上,不会注意看你脚下,裤腿盖着脚面,谁会看你到底穿没穿鞋?”
他三是花钱抠,在这里“抠”就是精于算计,就是认为不值得的就坚决不花。有人是一文钱掰成两瓣花,他却是一文钱分成八瓣花,还得剩下钱边儿等着办大事哩。所有钱都串在他的肋肢(骨)上,他认为不值的绝对不会往下摘一文。有一天,他老婆问他要钱买盐,他瞪起眼睛说:“我吃饭配‘咸钉’(即盐腌的铁钉),永远嗍不完,您吃咋恁费,这样吧,把盐罐多添水冲冲涮涮,节省着用,还能支乎个十天半月的。”她老婆恨得暗地骂他:“抠屁股嗍指头,吃捞饭看历头。” 傅财主认为不值的坚决不花,但认为值的,花钱也是挺大方的。
有一天他到外地去赶骡马大会,大会上有个远地卖主赶有一大群骡马,财大气粗,说话硬得很,傅财主再三问他,他见傅财主穿的破破烂烂,象个要饭的,就是不肯答理傅财主。傅财主相中了骡马,死缠着不走,那个卖主火了:“你闹什么笑话,一个穷要饭的,你买得起吗?这样吧,你给我一个金元宝,把这一群都赶走吧!”傅财主说:“此话当真?”卖主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此时围观的人很多,都等着看笑话。傅财主转圈作揖拱手,找了十几个年轻好事者当中人,从怀里掏出两个金元宝,一个作为中人谢礼,一个通过中人硬塞给了卖主,卖主脸白得象张纸,惊呆了,光张嘴说不出话来。中人们嗷嗷直叫,十几个年轻人帮傅财主把一大群骡马从会场这一头赶到那一头,傅财主一转手倒卖就净赚了四个金元宝。
刘秀和王莽在河内这个“兵马走廊”打起了拉锯战,你撵过来,他赶过去。刚开始的时候,是王莽撵刘秀,刘秀被撵得到处乱窜,有一天晚上躲到了傅财主家里,傅财主想了又想,算了又算,抠了又抠,认为这是个一本万利的好生意,最后决定要下个大本钱,于是热情接待,把刘秀藏到自家楼上三天三夜,躲过了追兵,等刘秀吃饱了、睡足了、精神大了,又送给他一匹快马,二百两银子叫他连夜走了。
刘秀坐朝后,傅财主去怀都行宫找他。刘秀一见面就对傅财主感谢不尽,用其所长,封他当了个管钱的官员。傅财主上任后,把所管的钱当成自个的钱那样去管,凡事抠三抠,就连刘秀想花个钱他也要再三掂量。时间长了,只弄得一圈人都对他怨声不断。傅财主听到后感到很委屈,就对刘秀说:“我把心都掏出来办事,好心不得好报,不如回家种田算了。”刘秀再三挽留不住,于是就赐他良田百顷,免他赋税十年,准他回家种田。 傅财主的外号被传得越来越远,谁见了谁都喊他富三抠,傅财主对此外号声叫声应,认为不抠咋会富,富者谁不抠,抠是勤俭美德,这外号是表扬他的,越叫他越高兴。他常说:“人们喊我富三抠,我名副其实,当之无愧。” 傅财主平生只有一个爱好,就是每天晚上临睡前端着油灯,下到地下银窖里去数金银财宝,他越数越高兴,越数越舒坦,心里就像喝醉酒似的,浑身上下每个汗毛眼里格外得劲,那滋味,别人是体会不出来的。
傅财主遇到银钱上不吃亏的好事,还是很愿意办的。就拿董永这件事来说吧,他一听到董永要卖身葬父,一看到董永年轻力壮,算计又算计,认为自己不会吃亏,会名利双收。于是就借给了董永一万个大钱,言明以后当长工顶债。当董永带着妻子张七鲜来到他家的时候,他老婆不让收留,说害怕此女子来历不明,怕以后会惹出麻烦。傅财主听到此女善能织丝绸时,就欣然收留了下来。他说老婆头发长见识短,多一个年轻女人,又不吃闲饭,做饭时多添一瓢水不就啥都有了。张七鲜织出百匹皇绫,被傅财主送到洛阳宫中,刘秀赏了他黄金万两。傅财主一划算,一万个钱的本钱,现在变成了万两黄金,真划算。于是就把董永和七鲜女放走了,三年长工只干了一百天就算顶完债了。董永对傅财主还是很感激的。傅财主也没有想到,就为办了董永这件好事,他已死了两千年了,只要人们一说起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就不得不提到他,还把他尊称为傅员外,这真是流芳千古、名利双收的体面事啊,这美名是别人用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到的。傅财主若地下有知,也会感到这一万个钱花得实在是太值了。(孙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