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永传说:槐荫记曲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5 11:48:19
2009年03月19日 17时52分 来源:福客民俗网
汉孝子董永和其妻子张七姐是根生土长的怀县(今武陟县)人。二千年来,武陟人世代传唱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武陟县小董村是董永故里,是董永传说的发源地,也是《槐荫记曲话》的原生地,这套曲话由“云话”和“曲调”组成,云话管叙述,曲调管唱情。云话是一色的怀川方言,既古老又生动;曲调是小曲与民间小调,既形象又传情。《曲话》包括“卖身葬父”、“槐荫配”、“织皇绫”、“麒麟送子”、“喜庆团圆”、“董永皇封”等内容,且讲且唱,原生状态,土色土香,形象逼真,活泼生动,深受农民群众喜爱,常在春节期间耍社火故事时表演。踩高跷的、撑旱船的、背背桩的、跑队戏的、说书的、卖唱的,每个人都会说会唱,把董永和七仙女的传奇故事铭刻到了广大老百姓的心窝里,并由此产生了千年不变的民风民俗。
因篇幅所限,本文仅选取其中《槐荫配》一节,写出来供读者欣赏——
话说汉孝子董永本是俺武陟县小董村根生土长的穷孩子,出生于王昭君和番四年后的公元前二十九年二月初三日。他自幼孝敬父母,长大后卖身葬父,孝名远播,被大文人刘向写进了流传千古的《孝子图》,引起了九州大地上平民百姓的热烈赞扬,也引来了不少青春少女的倾心爱慕。董永的孝行被深入人间访察民情的太白金星回去禀报给了天上的玉皇大帝,玉皇大帝的七女儿张七姐也被深深感动,暗暗萌发了爱慕之情。
张七姐这个人呐,长得可真是呀,人见不走,鸟见不飞,狗见不咬,驴见不踢,心地善良容貌俊,天上少有地上稀。张七姐轻拨云彩,极目下看,只见沁河如玉带,太行如金钩,倚山傍河有一村庄叫傅村,村西北角有个傅家大院,孝子董永独自在磨房为傅员外家推磨,他信口唱起了小调。
董永推磨曲
磨盘都是石头生,上下相击不留情,
不出磨道走千里,整日奔忙不消停。
董永好比磨道驴,圈圈相套受苦穷,
磨房好似阎王殿,磨道就是剥皮厅,
步步紧逼下九泉,嗡嗡如同放悲声。
张七姐听了董永唱的推磨曲,皱起眉儿,托着腮儿,动了恻隐之心,种下了情缘,心里涌满了无限同情,不免替董永暗暗叫苦。自己腮发烫、脸发红、羞不可言,不禁搧起团扇,暗发神功,遥使法力,替董永推起磨来。有个小调唱的就是当时的情景。
张七姐真想配董永
董永九州传孝名,金星报到玉皇宫。
感动七姐朝下看,可怜董永受苦情,
暗把神扇来挥动,催得石磨快如风。
董永英俊身矫健,七姐真想配董永。
张七姐挥起宝扇,暗使神功,磨盘轴儿就像膏了油,转得飞快,往日磨面须得三遍五遍,今天却只须一遍就全成细面,一天的活一会儿就干完了,董永庆幸老天有眼,十分高兴,歇下来掸掸灰尘,洗洗头脸,收拾收拾衣裳,准备走回家去。
正在这时候,傅员外的女儿傅金花走进磨房门口,堵住了董永。傅金花的模样长得倒也齐整,脸蛋粉白,眉眼乱动,身条蹄腿都没毛病,胸脯高高,乳房挺挺,就像一个“风不筝”。具体是个啥人,有小曲为证。
傅金花生来好打扮
一骨肚蒜,六七伴(瓣),傅员外家闺女好打扮,
梳油头,搽粉脸儿,珠光宝气戴项圈,
风摆腰身似杨柳,扭扭伴伴上轿车儿,
坐轿车儿,去兜圈,啥也不干光会玩儿。
打开箱,花衣裳,打开柜,红绫被,
抽开小抽斗,小花鞋,几十对,
谁做来?打工妹。你在家,干啥事?
打毛蛋儿,放风筝,溜墙根,戳蚂蜂。
大黑夜,难睡着,翻来覆去想董永。
究竟傅金花如何相思董永,有一个小调唱得甚是分明。
傅金花十二个月相思董永
正月里来正月正,董永哥哥来上工,
上工先担一缸水,吃罢早饭扫磨棚,
一天到晚忙不停,真叫俺心疼。
二月里来龙抬头,金花头抹桂花油,
手扒楼窗朝下望,看见董永喂牲口,
满腹心事憋肚里,对面难开口。
三月里来三月三,金花思春心绪乱,
鼓足勇气下了楼,想寻董永把心谈,
恼恨闲人不断过,生怕人看见。
四月里来四月八,城隍庙里把香插,
爹娘厮跟去赶会,撇下董永来看家,
有心回家不赶会,和董永说说话。
五月里来五端阳,大麦小麦都上场,
长工短工都下地,董永被派去看场,
真想偷偷走一趟,给董永诉衷肠。
六月里来热难当,傅金花树下乘荫凉,
手拿团扇来回摇,远看董永热汗淌,
有心给他搧搧风,害怕爹娘嚷。
七月里来七月七,瓜果下来甜似蜜,
有心给他送一个,董永推磨不停息,
浑身上下汗水流,俺心里象驴踢。
八月十五月儿圆,摆上石榴敬月仙,
出嫁女儿双双表,金花孤单泪涟涟,
何时能与董永配,共把月来圆。
九月里来秋风凉,董永还穿单衣裳,
开箱取出红绫袄,央人洗染改男装,
防冻御寒送董永,暖在俺心房。
十月里来十月一,傅金花楼上泪悲涕,
婶子大娘来相劝,再劝也劝不到俺心里,
不如做个月下佬,快把红绳系。
十一月里下大雪,红绫被子暖不热,
翻来覆去睡不着,浑身上下冷如铁,
若能与董永成婚配,磨房也不怯。
十二月来到年底,相思成病金花女,
跪求爹爹成全俺,爹娘打骂怒不息,
门不当来户不对,千年老规矩。
傅员外认为女儿傅金花想配董永,门不当,户不对,贫富悬殊,绝不容许,一心张罗女儿嫁个富人家,但女儿心恋着董永,死活不同意父亲的选择,有个小调为证。
只要董永配金花
萝卜圪丁韭菜花,金花今年已十八,
害怕女大不可留,傅员外劝女快出嫁,
乖闺女,听爹话,给你说个好婆家,
门当户对泼天富,又有骡子又有马,
绫罗绸缎穿不尽,头上金钗配银花,
丫环侍女一大群,圪当当轿车走娘家。
傅金花撅嘴象拴驴,杏眼一瞪说狠话,
俺不要车,不要马,不要金钗配银花,
金银财宝不稀罕,只要董永配金花。
却说傅金花不顾爹爹傅员外阻拦,日夜相思董永,总算今天等到了一个千载难寻的大好机会,傅员外两口去走亲戚未归,磨房里也只有董永一人,傅金花满心高兴,在磨房里堵住了董永。
只听磨房外面有几个人议论:“哟,金花长大了,长成翘尾巴母狗啦!”“他爹想门当户对,决不会招磨道驴董永当女婿。”“招啥女婿,瞧那疯劲,八成是想拔个水萝卜尝尝鲜吧。”
傅金花把磨房外面的女仆、丫环们全都撵走,把董永堵到了磨道里,嗤嗤笑着,把两手搭在董永的双肩上,含情脉脉,色迷迷地说道:“董永啊,我的心肝宝贝,你该懂我的心事了吧,你若依了我,就不用再当磨道驴拉磨了。”她唱道:“磨道驴,不中听,你整天受苦我心疼。你若遂了我的愿,立刻叫你换营生。想骑马,就骑马。想坐轿,抬着行。金银财宝花不清,轻轻松松当富翁。”
董永心不为所动,郑重地回答道:“您是富家千金体,俺属穷人最底层。你头脑发热说胡话,俺反复思量心冷静。你是辽地烤火一面热,俺是身入寒窑心如冰,一个地来一个天,水火不容难配成。”
傅金花被父母娇生惯养,生就的圪烈脾气,原以为千金小姐下嫁穷汉光棍,董永一定会慌不迭地满口答应,没料到会被董永严词拒绝,不禁恼羞成怒,狠狠地骂道:“我说成,就得成,不成我把你脖子拧,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剁成碎块喂老鹰。”傅金花口说着狠话,心里欲火翻腾,硬八分下线就扑过去要搂抱董永。
董永人正心正,纯洁无邪,急忙抽身后退,转身要跑,但出路被金花拦住,她左扑、右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董永想逃也逃不掉。
张七姐远远地看到了此情此景,不由得心生恼怒,她想道:“哪有少女不思春,哪有少男不多情。但男欢女爱,讲究的是两厢情愿,若单方面硬逼对方就范,则天理难容。”七姐气愤不过,抱打不平,就暗使法力,绊得金花摔了一个大跟头。傅金花满口是土,急忙爬起身来,咯嘣咯嘣地跳了两步,疼得走不动,只好坐下来,揉着脚脖子直叫“哎哟”喊疼。
董永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赶紧掂起饭罐,下了工,踏上了回家之路。
张七姐下了凡,落脚到了地面上,急着就要去找董永。但她转念一想,性急吃不得热豆腐。董永很有主意,很有个性,我这样打扮,这般谈吐,到他面前,准得碰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苦命人爱的是苦命人。我不免装扮成一个最最苦命的穷家姑娘,才能引起董永同情,只有这样两人才能越说越近乎,越说越有情。心想到此,就隐身田野,要偷看偷学穷家姑娘,培养培养穷家姑娘的说话与感情,谁想到张七姐不仅学到了怀川风情,也得到了无限的乐儿,笑也笑不够。
张七姐看到了姑嫂二人来到野地上挖野菜,有小调存证。
姑嫂剜野菜曲
日头出来高又高,姑嫂二人把菜挑,
嫂嫂着挑菜篮儿,妹妹拿把剜菜刀,
嫂嫂拔棵刺芽菜,妹妹剜棵黄黄苗。
妹妹生来脾气傲,嫂嫂天性好耍笑。
“柳妹哎,闺女大了要出嫁,你咋不快把女婿挑”。
“俺不挑不挑就不挑,妹妹我还是年纪小”。
“傻柳妹,你假装正经心儿跳,媒人已给你说好了”。
“谁说媒”? “黑大姣”。
“说的谁”?  “黄大标”。
“俺不要不要就不要!”“为的啥?”
“俺信不过油嘴滑舌的黑大姣、睖不中傻大笨粗的黄大标。”
嫂嫂绷脸抿嘴笑:“听说黄家送财礼,爹娘不把你轻饶。”
柳妹没看出嫂嫂是在耍笑,咬着嘴唇,阴沉着脸,思量再三,决定要难为媒人。
难媒人
小柳妹,脸儿阴,挖空心思难媒人,
要联姻,也可以,媒礼不够不过门。
蛤蟆眉毛刮四两,蚊子心肝摘半斤,
乌龟背上驮大车,蜻蜓翅上载骡群,
月亮取下当镜子,星星摘来缀耳鬓,
这些财礼办不到,趁早死了那条心。
嫂嫂假装为难地说:“柳妹哎,你是决计不嫁给那黄大标了,可媒人那头该咋去说哩?”
柳妹瞪圆了眼说:“你看我去臭骂她!”
骂媒人
没良心,黑大姣,混吃混喝到处跑,
不管男女配不配,哄骗银钱装腰包。
媒人肉,喂虎豹,媒人骨头当柴烧,
烧成灰,垫磨道,老驴转圈踩三遭。
媒人筋,缠驴腰,套上夹板去拉套,
媒人“的脑”挂树稍,让那老鸹小虫(麻雀)叼,
出出我的心头恼,看她说媒好不好?
嫂嫂听了,笑出了眼泪,笑弯了腰,说,黑大姣本是黑母猪,大黄牛就是黄大标。妹妹骂得真叫好。
柳妹到这时才明白,嫂嫂是在和她耍笑,羞得满脸通红,转着圈儿追打嫂嫂。
姑嫂二人闹够了,坐下来歇息。嫂嫂低声问柳妹:“刚才嫂嫂是在试探你,嫂嫂是个过来人,知道你心里有人了。到底是谁?说出来让嫂嫂听听,让嫂嫂给你出个主意。”
柳妹捂住脸说:“提名道姓羞死人。”
嫂嫂:“那你就打个谜儿让俺猜猜。”
柳妹:“不扶犁,不站耙,不农不桑不种瓜,整天围着石头转,傅员外家里把磨拉。”
嫂嫂:“噢,原来你相中了大孝子董永,不知有多少闺女想嫁他,你照照镜子戴朵花,到牛圈寻牛还不差。”
柳妹:“你说俺丑,俺说俺俊,谈婚论嫁讲的是缘分,大槐树下等,大槐树下问,大槐树下说个实话交个心,眼神对眼神,良心对良心,苦命人要找苦命人。”
嫂嫂:“你爱上董永啥了。”
柳妹:“我爱他太多了,请听我唱个小曲给你听。”
十大相爱
好小伙,真不少,单爱上董永模样俏。
一爱他孝子名气大,二爱他英俊高身条,
三爱他脸盘美,四爱他眼睛笑,
五爱他眉毛浓,六爱他鼻子高,
七爱他对人忠厚又老实,八爱他说话就像洪钟敲,
九爱他勤劳又能干,十爱他吃苦耐劳品德好。
嫂嫂:有多少穷家闺女想跟董永。捷足者先登,手快打手慢,妹妹你可别错过机会,让别人先占了去。咱快回家吧,董永每天下工回家都要路过大槐树,你洗洗涮涮把粉搽,照照镜子戴朵花,赶紧跑到槐树下,等待董永把话拉。”
柳妹跑到了大槐树下,在那里苦等董永。
张七姐也赶到了大槐树下,隐身在旁边,看着柳妹,也生怕柳妹占了先,思来想去,心生一计,决定要与柳妹斗智。她心里盘算,若斗智不过,则自动退出这场竞争;若斗智得胜,则要挤上这座爱情的独木桥。于是就变做村姑模样,轻步来到了柳妹身边,成心要与柳妹磨牙斗嘴,比试智慧高低。
柳妹闲等无聊,就逮了一只野猫在树下玩,张七姐无从开口搭话,就从路边顺手拣了一把破木勺递给了柳妹。
七姐:“小大姐,小大姐,俺这把木勺你要不要?”
柳妹:“俺家有铜勺,不要这破木勺。”顺手把破木勺扔进水沟里冲跑了。
柳妹拿起一个破柳兜,招呼七姐坐在上面,害怕七姐裙子上沾土。张七姐趁柳妹不注意,把野猫给她放跑了,跑得无影无踪。
柳妹一见猫被放跑,不愿意了,就向七姐讨猫。
七姐微微一笑说:“什么烂野猫,跑了就跑了吧,回来我给你逮个乖猫。”
柳妹明知七姐是开玩笑和她斗嘴比智,于是就嗔住脸说:“俺的猫,你赔不起。俺那猫,是神猫,前象狸猫后象虎,跳过高墙不沾土,老鼠逮了千千万,银子值它十两五。”
七姐眼珠一转说:“俺那木勺,你更赔不起。俺那勺,是仙勺,檀香檀,木香木,不下米,搅成粥,待客能饱千千万,银子能值十两六(音陆)。”
柳妹说:“那您还坐坏了俺的柳兜哩。”
七姐说:“柳兜不柳兜,咱俩两‘兑溲’(扯平之意),你也不用赔我勺,我也不用赔你猫。”
二人斗嘴战了个平局,都笑了起来,都为自己的连珠妙语感到开心。
张七姐生怕柳妹坐在大槐树下不走,给自己多了个竞争对手,于是就转动心思,和柳妹说起了近乎话。
七姐:“小大姐,你做啥?”
柳妹:“耍。”
七姐:“恁大闺女咋会耍, 一定是在想婆家。”
柳妹:“男大当婚女当嫁,想女婿也不犯王法。”
七姐:“是不是在等意中人,背地旮旯好扯拉。”
柳妹:“是就是,俺不怕,知心知肺靠自家。”
七姐:“你等谁?”
柳妹:“不等骡子不等马,俺在这儿专等磨道驴,想跟董永说说心事话。”
七姐:“董永今天不来啦。”
柳妹:“哄俺哩,董永每天都从这儿走回家。”
七姐:“董永叫小姐傅金花拽走啦。”
柳妹:“咋?”
七姐:“插门上闩看不见,只听见呼哧呼哧象打架,羞答答,别问啦。”
柳妹:“小母狗,翘尾巴,告他爹,扇耳瓜(光)。”
七姐:“上梁不正底梁歪,傅员外见了女人没好话。”
柳妹:“哄俺哩?”
七姐:“哄人烂舌头,丫环侍女们都听见啦,不信你去问,保证说的都不差。”
柳妹气呼呼地站起身来,拍打拍打屁股,跺跺脚,一阵风地走了。她到傅家大院,寻到相识的丫环侍女们一问,都说这事儿不假。柳妹生来性子傲,眼睛里揉不进半粒沙,于是就对董永绝了想头,后来央嫂嫂说媒,另外找了个婆家。
俗话说:“眼见为真,耳听是假。”傅金花调戏董永,七姐看得真切,所以毫不介意,更加感到董永品德高尚,直正无邪,深深爱上了董永。而柳妹没亲眼看见,众人七嘴八舌尽往坏处说,越传越坏,不由柳妹又气又恨。这真是,眼见的心亮堂,听说的气断肠。如此看来,柳妹与董永真的无缘。
柳妹从大槐树下走了以后,七姐照她的模样盘腿打坐扎老营,不见不散,专等董永。
董永来到树下,依旧放下饭罐捋槐叶吃,那晚饭是舍不得自己吃,掂回家给继母吃的。七姐想搭腔,无从开口,直到董永提了饭罐要走,七姐才慌了神儿,站起来挡住了董永的去路。董永一见,不由得惊呆了,有小曲为证。
董永见七姐
大槐树下用目察,面前站着个女娇娃,
头上戴的是牡丹花,身上穿的是绫罗纱,
杨柳细腰一把掐,个子不高四尺八,
黑格丁丁头发真飘飒,粉嫩脸盘赛桃花,
心儿想看她,眼儿躲着她,
浑身酥软麻沙沙,心里好像小猫抓。
不知她拦路为的啥?吓得董永心如麻。
董永只好开口问:“这位大姐,拦路为何?”
七姐面带愁容答道:“我名叫张七姐,父名张老田(天),家居申(神)州云台乡玉皇庄,因家乡遭灾,不远千里,来此地投亲不遇。我看大哥模样,一定是个好心人,因此求大哥帮个忙。”说罢深深施了一礼。
董永听了,穷人与穷人心连心,深表同情,于是关切地问道:“您家乡为何遭灾?”张七姐以小调作为回答。
可恨社会太不公
穷人天天把活做,打下粮食织成布,
不得吃,不得穿,都交捐税和地租,
不幸家乡遭水灾,浪高三丈无活路,
千里迢迢来投亲,不见亲人愁得哭。
富人天天不做活,情吃坐穿享清福,
穿绸缎,吃肥肉,还有丫环来侍候,
死了还要摆宴席,金装银裹入坟墓,
穷富相差天地远,可恨社会太不公。
董永听后,引出了话头,也以小调相应。
董永诉苦
太行山下牛角川,南面紧挨沁河滩,
头年涝来二年旱,三年蝗虫飞满天,
蝗虫落在庄稼上,吃光一片又一片。
四年绝收人无食,逃荒要饭离家园,
针穿黑豆沿街卖,河里杂草用称掂。
人吃人来狗吃狗,老鼠饿啃砖头块,
贫穷人家卖儿女,富户人家卖庄田。
董永家里没啥卖,饿死老父泪涟涟,
葬父卖身给傅员外,整天推磨不停闲。
张七姐和董永互道苦情,心心相通,情情相连,有了说不完的共同语言,二人不由得一同唱起了小调。
天下穷人心连心
物以类聚人群分,水归大海鸟入林,
打断骨头连着筋,天下穷人心连心。
一样勤劳一样苦,一样淳朴一样恨,
穷人帮穷互照应,天下穷人一家亲。
董永和张七姐越谈越近乎,董永不由得为张七姐的处境感到担忧,决定帮张七姐找个活计落脚谋生,于是就询问张七姐会干什么营生。
张七姐说,我跟父亲学会了种菜,不信你听小调。
种菜歌
正月里来菠菜青,二月长上羊角葱,
三月蒜苗往上长,四月莴笋扑楞楞,
五月黄瓜沿街卖,六月葫子弯成弓,
七月茄子枝头吊,八月豆角拧成绳,
九月辣椒红满棵,十月萝卜上称称,
十一月蔓菁甜似蜜,腊月韭菜正时兴。
董永说:“富家小姐,只会浇花赏花,中看不中吃;穷家姑娘种菜种瓜,又能吃又能卖钱花。你还会干啥?”
七姐说:“我还会纺线织布,不信,你听小曲。”
纺织曲
七姐生来手艺棒,纺线织布数俺强。
纺线车儿吱吱响,天天纺线忙。车儿转得快呀,线儿抽得长,纺出线穗细又光,一天能纺八九两。
拉开织布机,织布快又忙,梭儿似燕两头飞,机儿呯呯嚓嚓响,织出布匹壮又光,一天能织两三丈。
纺织日夜忙,能过好时光,织下布来能卖钱,还能换回油和粮,能让全家都吃饱,勤劳纺织有福享。
董永听了,不禁拍手叫道:“这下可好了,我自幼丧母,卖身葬父后,我家里还有一个继母娘纺花织布,勉强度日。你若能帮俺继母纺线织布,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七姐听了,强忍住满心欢喜,正色说道:“没名没份的,我一个大闺女家,住到您家算个什么?你也年纪不小了,就没想到要娶个媳妇?”
董永说:“说不想,那是假的,不信,你听我唱。”
光棍思妻歌
男大当婚女当嫁,小伙子相思女娇娃,
常言说无梁不算屋,不娶妻子不算家,
白天劳累还好受,夜晚心绪乱如麻,
不知妻子在何方,活活要把眼盼瞎。
(七姐插语:“真没出息,想成那儿样?吹灯睡了就不想了。”)
灯看我,我看灯,仰脸光数椽窟窿,
吹灭灯,黑洞洞,展开腿,冷丁丁,
“谷栾”(曲着)腿,腿生疼,不娶老婆真不中。
董永问:“你光笑光棍思妻,难道大闺女就不想郎吗?”
七姐说:“说不想,那也是假装的,不信,你听我唱。”
大闺女想郎歌
男大当婚女当嫁,大闺女想郎羞答答,
白天忙碌心不闲,夜晚床上心打架,
不想不想不想吧,两手不由把被卷拤(搂抱),
迷迷糊糊男女抱,睡梦脸上笑哈哈。
(董永插话:“比男人想得更厉害,光想也不顶事。”)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会选选好郎,不会选选家当。
我选你人品好,孝名天下扬,
千里姻缘一线牵,张七姐一心嫁董郎。
董永听了,满心欢喜,脱口便说:“俺也想有媒有证,把你娶到俺家里。”
张七姐说:“咱就以大槐树为媒,定下婚约如何?”
董永说:“黄河冲,沁河涮,你说咋办就咋办。”
于是二人以大槐树为媒,订下了百年之好。
二人在大槐树下虔诚下拜,共同唱出了心声。
恩恩爱爱到永久
槐荫老爷坐上头,俺二人跪拜把你求。
请您给俺当媒证,保俺夫妻到白头。
海水干,山开口,二人至死不分手,
同受甘苦共患难,恩恩爱爱到永久。
二人跪拜起身,互执双手,相视而笑。张七姐替董永提着饭罐,随着董永走回到了小董村的家里。
天色已晚,董永的继母娘仍在纺线,她一边纺着,一边在哼纺线小调。
纺线车
纺线车,吱咛咛。纺那线,白晶晶。
缠那穗,磁丁丁。换成钱,沉腾腾。
卖来麦,饱盈盈。磨成面,白生生。
蒸成馍,虚腾腾。吃肚里,饱登登。
屙那屎,臭烘烘。白狗不得吃,黑狗光哼咛,
从西面来了个大恶霸,啊唔啊唔吞个净。
董永和七姐听了此小调,不由得笑出了声,继母娘抬头一看,看到董永领来个光彩照人的大闺女,心里乐得开了花,当董永说到此人是他未过门的儿媳妇时,继母娘把董永递过来的饭罐放到一边,连饭也顾不上吃,站到屋外兴奋地大喊:“俺董永有媳妇啦!”
这一声喊,不要紧,引来了左邻右舍、街坊乡亲,众人好不惊喜,啧啧赞叹,都想夸夸董永媳妇,却挖苦心思说不出话来,因为七姐长得是大家从来没见过的好看,众人所有会说的词句和比喻用到她身上都觉得不足以形容,因此只是痴迷地看了又看。小孩们跟着大人,挤着钻着,争看七姐,他们拍着手儿大喊大叫,唱出了一首千古流传的儿歌:
董永媳妇,叽叽咕咕,听说嫁人,赶紧掂裤,
吹灭油灯,俩人紧搂,生个小孩,雪白屁股。
二千年流传下来的这首儿歌成了武陟儿童的“白话诗经”,至今孩子们看新媳妇、闹洞房,还是这么唱,不同的是,要把董永换成新郎的名字。
孩子们的叫喊声引来了族中长老,长老听了,也很高兴。长老捣着拐杖说:“家再穷也不能废礼仪,不明媒正娶、大娶大送,不算过门。”董永面露难色说:“家中无钱,也是枉然。”长老说:“今年年景好转了,这也不难,我传令族中,家家来帮忙,户户送礼钱,主持着给你把婚事办了。”董永继母娘为难地说:“只是媳妇娘家太远……”长老说:“那咱就近找个亲戚家上轿。”继母娘说:“南边二十里李家庄,李好收媳妇是我的干姊妹,就叫七姐认她当干娘,送她到那里上轿中不中?”长老拐棍一捣,一锤定音,说:“中中中,两天后就是黄道吉日,咱加紧准备,准时迎娶。”
董永家因为穷,也没啥准备的。扫净了茅草房,砌好了豆秆床,床上铺麦秸,整齐虚囊囊。另外招来了几个本家媳妇,按风俗把枕头装。这几个人一边装,一边唱。
装枕曲
曲一:装枕头,要满饱,一对枕头一样好,
一捧核桃一捧枣,一群闺女一群小(男孩)。
曲二:麦秸长,生个孩子会叫娘,
麦秸粗,生个孩子会叫姑,
麦秸细,生个孩子会叫姨,
麦秸拐,生个孩子会叫奶。
曲三:第一把,一见钟情;第二把,两厢情愿;
第三把,三星普照;第四把,事事如意;
第五把,五子登科;第六把,流芳百世;
第七把,七子团圆;第八把,发家富贵;
第九把,久长恩爱;第十把,十月怀胎。
小董村南面二十余里有个李家庄,庄里有个李好收,他媳妇名叫王艳容。张七姐认她当了干娘,暂住在此,等待上轿出嫁。因其干娘配送她好些“嫁布”,后来李家庄就改名为嫁布村,被文人雅写为驾部村。正因为张七姐在此上轿出嫁,董永就成了驾部村人的老姑夫,两个村子从此结成了社亲,二千年来,此俗不改,两村人见了面不闹不说话。
出嫁前,干娘按民俗要给张七姐抽脸,随口要唱抽脸歌。
抽脸歌
一抽金,二抽银,三抽骡马成了群,
四抽找个好女婿,五抽来个聚宝盆,
六抽娃娃来一床,七抽婆母笑吟吟,
八抽衣裳装满箱,九抽粮食装满囤,
十抽夫妻真和美,欢欢乐乐过一辈。
到了出嫁那天,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张七姐头蒙红罗帕,身穿红绸衫,脚登红绣鞋,宛如一朵红牡丹,被人搀扶,缓步出门,登入花轿。顿时鞭炮齐鸣,震耳欲聋,观者喝彩声不断,场面甚是热闹。有送嫁歌为证:
送嫁歌
五月里,杨柳青,百花齐放相映红,
驾部村里认干娘,七姐上轿就此行,
干爹伤心干娘哭,配送嫁布好多层,
董永赔笑拜干娘,您闺女到俺家当神敬。
不受气,全当家,保险她整天笑盈盈,
干娘听罢擦干泪,霎时笑脸荡春风。
李麻子领头八抬轿,王大春唢呐吹连声,
董永骑匹枣红马,不歇一气到小董。
董永身穿青色丝衫,头戴礼帽,上插两朵金花,当胸结一朵大红绸花,十字披红绸带,打扮簇新,神气活现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锣鼓伞扇,仪仗锦旗,确是气派非凡,英俊潇洒。一班鼓乐吹吹打打,抬一顶花轿,穿街而过,引得路人驻足争相观看热闹,驾部村的送亲队伍,排了老长,浩浩荡荡,甚是风光。
不一会儿,迎亲队伍已来到董永家大门前,按照古规,为防止妖魔鬼怪随新人进门,须先围绕着花轿哧犁铧,俗称打醋台。众人皆高喊:“照、嗨,打醋台,新媳妇,下轿来。”听到喊声,管打醋台者就从大门里出来,一手用铁钳子夹一个烧红的犁铧,一手拿着满满的一缸碗柿子醋,边往犁铧上倒,边唱起“哧犁铧”。
哧犁铧
正在后院喂老犍,忽听花轿到门前,
捋捋胳膊卷卷袖,钳住犁铧往外赶。
众位乡亲往后站,新媳妇下轿叫你看,
左转三,右转三,张七姐嫁到咱牛角川,
南至黄河沿,北到太行山,
欢声如雷动,齐声来夸赞。
老君炉,甚是热,烧得犁铧成红铁,
妖魔不敢摸,鬼怪不敢捏,
只有我敢捏,还得铁对铁。
李封窑,出大炭,柏山街,出缸碗,
缸碗里,放红铁,倒进陈醋来驱邪,
柿子醋,甚是酸,熏得妖魔鬼怪不敢沾。
叫你退后不退后,烧你红衣绿裙裤,
叫你后退你靠前,烧你头发别怨言。
花轿落地,取个吉利。
打醋台结束,鼓乐喧天,鞭炮齐鸣,新媳妇下轿。婆母娘管向新人头上撒五谷,一边撒,一边喊:“一撒金,二撒银,三撒来个聚宝盆,四撒儿女来一群。”本家小弟弟们管往新人头上撒碎麦秸花,金花飘舞,甚是好看。
此时有司仪高唱“下轿歌”,声声入耳动听。
下轿歌
花轿落到婆母家,掀开轿帘插绒花,
串串火鞭呯呯嚓,金黄谷子撒四把,
新人下轿不踩土,两匹红布铺地下。
唢呐捧笙使劲吹,板胡二胡使劲拉,
骑鞍(平安)跨火(红火)迈圣桦,新媳妇过门要发家。
董永和张七姐来到天地桌前,并肩站立,准备拜天地。
司仪高声喊起了拜堂歌
拜堂歌
一拜苍天,二拜大地,三拜神灵,四拜皇帝,五拜祖宗,六拜长老,七拜婆母,八拜四邻,九拜本家,十拜乡亲。夫妻对拜,洞房走进。
拜完花堂,董永用一条红绸将张七姐牵入了洞房,董永用称秆挑开了蒙在张七姐头上的红盖头。张七姐坐在椅子上,早有两位本家嫂嫂为七姐开始梳头,按照民俗,一给新人梳头改成盘头,就意味着新人由姑娘变成了媳妇。这两位嫂嫂一边为七姐盘头,一边唱起了梳头歌。
梳头歌
歌一:高高山上有座楼,我为新人来梳头,
头梳梳个龙盘云,二梳梳个西子湖,
三梳梳个狮子王,四梳梳个滚绣球,
绣球滚到东海岸,挡住河水不叫流,
大船弯到九江口,小船弯到大坝头,
大坝当中修闸口,先盖瓦房后盖楼。
歌二:一拢你发家年年富,二拢你女婿不受穷,
三拢你儿孙住高楼,四拢您夫妻恩爱到白头。
梳梳流海角儿,福气没有边儿,
梳梳两鬓豁儿,明年就引(生)孩儿,
梳梳后脑窝儿,一嘟鲁两三孩儿,
梳梳头发稍儿,仨儿俩做官儿。
两位本家嫂嫂给七姐梳成盘头后,又招呼董永和七姐二人吃了长寿面、子孙馍,饮了交杯酒。夫妻二人同坐在床上,等待众人进来闹洞房。闹洞房在本地俗称“耍新媳妇”。当时民智未开,少年愚昧,临近成婚,尚不懂男欢女爱,“耍新媳妇”实质上是必不可少的新婚性生活启蒙课。当时娱乐机会太少,闹洞房是众人很难得的肆意取乐开心的良机,众人不闹够笑累、狂欢尽兴,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但闹洞房从始到终有一主持人掌握全局,不致于闹得出格、过分,使二位新人难以接受,能保证程序正常进行到底。主人家欢迎众人来耍,来的人越多,说明主人家人缘不错,主人家的脸上越有光彩。
八仙桌上摆放几盘凉菜,一个酒壶,一对酒盅,一双筷子。主持人让二位新人在桌前并肩坐好后,耍新媳妇就算正式开始了。
主持人点一样菜,就说一句话,让新女婿用筷子夹起菜放进新媳妇口里,二位新人还必须把这句话前后连起来重复一遍。男说前半句,女说后半句,这样的话太多,仅选四句照录。
吃个萝卜片,夫妻脸对脸。
吃块莲藕,夫妻紧搂。
吃个白菜帮,红瓶插银枪。银枪插得快,泉水滚滚来。
吃点豆芽扎扎根,先有儿后有孙。
新媳妇吃过菜后,各种玩花样就开始了。
先是玩“够花”,就是把一朵花插在高高的地方,让女人紧抱男人双腿举高将花朵摘下,此玩法寓意女人帮助男人取得事业成功。男人在摘花前还得说上四句:“高高山上一朵花,请求姐姐将我拤,伸长胳膊把花采,花朵落到咱们家。”
再是玩“啃吊果”。就是把一个圆圆的水果用细绳吊到半空中,让二人啃。此法意在教育二人干什么事都须齐心合力,否则一事无成,事实证明,二人不同时紧挨着啃,是绝对啃不到的。
再是玩“上梁”,二人用嘴同时咬起一根筷子,将其平衡放到酒壶上头,二人若不细致合力,是放不平的。
再是玩“逮鱼”。将大盆中放上浅水,里面再放个比较滑溜的小物件当作鱼儿,让二人用嘴去逮。二人只有蹲下来同时用嘴对面夹住,再慢慢抬着站起身来,才能算逮住了鱼。
董永和七姐齐心合力,冷静细致,把这几个花样都玩得非常出色。众人眼看难不住七姐,就嗷嗷叫着要他俩玩“推磨”。就是要求七姐平躺在桌面上,一腿圈起来将脚坐在屁股底下当作“磨轴”,一腿伸展开来当作“磨棍”,让董永来推。董永的手刚一挨着“磨棍”,七姐就巧使神功,把自己的身子作为磨盘飞快地转个不停,而且越转越快,把人们都看傻了。众人一看七姐不是善茬,就结束了玩花样。主持人赶忙打起了圆场,向大家拱拱手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开始撒床啦”。主持人唱起歌儿往婚床上撒开了五谷杂粮。
撒床歌
这张床,实在美,四个金砖支床腿,
这张床,实在强,端个金盆来撒粮。
第一把荣华富贵,第二把金玉满堂,
第三把三生有幸,第四把事事顺当,
第五把五子登科,第六把福禄祯祥,
第七把巧儿巧女,第八把家业兴旺,
第九把久久发财,第十把全家安康。
主持人往婚床上撒满了五谷杂粮,然后又唱起了扫床歌,开始扫床。
扫床歌
俺在家中无事忙,俺与新人来扫床,
大步小步走得快,眨眼来到您门上。
您家大门贴红对,原来您家娶个新媳妇。
进大门,往里望,小院干净真漂亮,
左边栽的梧桐树,右边栽的小叶杨,
梧桐树上落凤凰,扑楞楞飞到屋当央,
家里茅屋实在好,冬天暖来夏天凉。
新笤帚,扫门帮,新人娘家是玉皇庄,
云台乡闺女有眼光,一心要跟董永把媳妇当。
红绫被,豆秆床,床上坐着新嫁娘,
先撒五谷在床上,再挥笤帚来扫床。
头一扫,西北方,金银财宝有几缸,
第二扫,东南方,绫罗绸缎有几箱,
第三扫,西南方,骡马成群拴几桩,
第四扫,东北方,新粮陈粮有几仓,
最后扫,床中央,福星高照子孙旺,
一边躺的状元爹,一边躺的状元娘。
俺扫床,不空忙,快拿烧饼叫俺尝。
扫床人直唱得大汗淋淋,气喘如牛,才算结束了扫床。董永赶紧拿给他两个烧饼作为酬谢。
主持人说:“董永和七姐,您二人从外面抬个尿盆放到床前,这就表明你们以后要尿到一起啦”。二位新人抬尿盆放到床前之后,主持人将闹洞房的人群全部撵出了洞房。董永和七姐闩门闭窗,开始共浴爱河,沉浸到了新婚欢乐之中。霎时间,阴阳交泰,天地和谐,仙与人两个灵魂融为一体,化成一片彩霞,冉冉飘升,飞向九天。张七姐在爱流喷发中陶醉,在高潮迭起中眩晕,得到了难以诉说的快感,她瞅着沉沉睡去的董永,嘴角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雄鸡报晓,天色微明,张七姐就赶忙起了床,梳洗打扮,开始当媳妇的第一天。按照民俗,要给老人做饭敬奉。新媳妇刚过门,一般都是“未知公婆味,先遣小姑尝”,生怕不讨公婆喜欢。但张七姐上无公公,下无小姑,只须揣摩婆母爱好。于是就暗暗地向董永打听明白,有首小调唱的就是当时情景。
张七姐做饭
清早起来梳盘头,七姐抹上桂花油,
前头梳得溜溜光,后头又梳两层楼。
和白面,洗净手,面剂和得圆溜溜,
拿起擀杖一大片,刀切成线不断头,
下到锅里团团转,捞到碗里不稀稠。
切葱花,添陈醋,放芫荽,滴香油,
面条柔软又筋道,汤儿喷香四外扑,
两手捧碗举过头,恭恭敬敬奉婆母,
媳妇手艺中不中,母亲可口不可口,
祝愿母亲长寿星,全家和睦度春秋。
先给董永端一碗,再问婆母够不够。
董永吃饱俺再吃,心里甜蜜乐悠悠。
全家吃罢饭后,董永安排张七姐守在家里帮助婆母纺线织布,自己要继续去傅员外家打工顶债。有道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如胶似漆不离分,张七姐非要跟董永同去不可。董永深知傅员外家做活艰辛,更不是穷家女人好去的地方,于是再三摇头,坚决不允。张七姐说:“我浑身本事,焉能惧怕傅家不成。二人打工比一人打工顶债要快。夫妻同去,既同劳苦,又有照应,有何不可!”遂跟着董永一起离开了小董村,踏上了东去傅村十五里的打工之路。由此演绎出了《织皇绫》的传奇故事,此是后话,在此不提。
这正是:七姐下凡离天宫,
大槐树下配董永,
千古传唱槐荫配,
《曲话》发源在小董。(孙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