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永传说:“天地馍”的传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5 12:56:23
董永传说:“天地馍”的传说
2009年03月20日 15时40分 来源:福客民俗网
刘秀南阳起兵反王莽,刚开始时,兵力弱小,屡战屡败,被王莽撵得到处乱窜。
有一天,他被王莽追兵撵得逃到了陶村北边的破土地庙中,仓皇间藏在神像背后的蜘蛛罗网里。破庙四周都是追兵,齐声高喊:“刘秀,快出来吧,看见你了。”刘秀吓得气儿也不敢喘一口,头脑发蒙,眼前直冒金星,他仿佛看见了自己被千刀万剐、鲜血淋淋的场面,身子麻了,双腿硬了,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刘秀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惊奇地发现,四周没了人影,自己侥幸地躲过了这一大难,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在大冬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寒风吹来,浑身衣服冻得硬梆梆的,只觉得裤裆里湿喇喇的,顺着裤腿直往下流,用手一摸,臭不可闻。他顾不得收拾自己,觉得还是逃命要紧,于是拔腿就往北跑,到了沁河边,虽说天气很冷,但冰冻很薄,刘秀用手在冰水里试了试,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被冻住了,于是连滚带爬,过了沁河,在漆黑的夜色中,他发现一缕灯光,好象发现了救星,一步一跌,迎着灯光舍命寻去。
当他爬到透出灯光的门前,正要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站起来去拍门时,眼前一黑,两腿一软,扑通一声倒在了门外。
透出灯光的住所是一座寒窑,位于大董村(今小董村)南沁河滩,寒窑的主人就是董永和妻子张七鲜。董永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是远近闻名的乡间医生。董永和七鲜女正在制作药丸,听到门外扑通的响声,董永赶忙端着油灯开门观看,发现了浑身血迹斑斑、灰头土脸、气息奄奄的刘秀,赶忙喊七鲜女过来,两个人架着刘秀的胳膊连搀带拖,弄到床上躺下,董永用手背试了试刘秀鼻息,发现有救,急忙掏出银针,强刺刘秀人中、合谷穴,刘秀眼皮动了动,口里喃喃念道:“水……水……”七鲜女赶忙用调羹从刘秀嘴角喂了几口水,刘秀慢慢睁开了眼说道:“有吃的吗?我已经三四天没吃过东西了。”董永赶忙从屋梁上挂着的馍篮里拿出了仅存的一个“天地馍”,刘秀也顾不得谦让,两三口就吞了个精光,只觉得有了一点力气,于是就费劲地坐起来说:“还有吗?”董永说:“有有有”。赶紧招呼七鲜女去烙“天地馍”,七鲜女烙一个,刘秀吃一个,直烙到天明,刘秀还说没吃饱,嘴里直说:“这馍味道真鲜、真好吃、真滋补,三辈两辈也吃不烦。”
开始时,董永还不知这个年轻人是谁,等到刘秀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后,董永对刘秀更加照顾,精心为他包裹身上创伤,用草药医治身上病痛,把他藏在寒窑中用“天地馍”营养了五六天,等到刘秀恢复了体力,董永才趁着夜色把他悄悄送走。
后来,刘秀坐了天下,过上了花天酒地、山珍海味的生活。日子一长,那些东西都吃腻了,感到没啥可吃,心里非常懊恼。一天,他忽然想起落难时曾吃过的“天地馍”。是那么好吃、那么美味、那么滋补,于是就传谕叫宫中御厨快做“天地馍”,宫中各个御厨争相献媚,挖空心思,使出各自的绝招研制开发出各式各样的“天地馍”,轮番贡献到刘秀面前,刘秀一闻就恼、一看就烦,暴跳如雷,厉声骂道:“都做的什么味道,来人,给我全推出去斩了。”御厨房总管赶忙跪在地下磕头如捣蒜,替众御厨求饶道:“圣上是真龙天子,吃过的‘天地馍’当然是神仙所做,因此才得了天下。这‘天地馍’岂能是这些凡夫俗子所能做出的,若圣上还想吃此馍,是不是请那位神仙来……”
刘秀冷静下来,静心一想,觉得此话也有道理,于是就摆了摆手,赦免了众御厨。然后派钦差大臣带龙马、宝辇,全副仪仗,大张旗鼓、鸣锣开道去怀县大董村请董永和七鲜女。董永和七鲜女得到了皇上要吃“天地馍”的旨意后,也不怠慢,跑到沁河滩的麦田里,拣满了两大荆篮的东西,还有家中常用的铁小鏊,都放在了宝辇之内,运到了洛阳宫中。
董永和七鲜女朝见过了刘秀,刘秀心中非常高兴,就让董永和七鲜女去做“天地馍”。他俩精心制作好后,端到了正在朝堂上与大臣们议事的刘秀面前。刘秀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并说道:“此馍有天雨之甘洌、大地之淳厚、麦苗之清香,集天地之灵气、凝日月之精华,青中带黄、白中透绿,再加上辣椒之红,面浆之黑,五色俱全,蘸而食之,真乃居天下美味之首。”
刘秀吃得满头大汗,赞不绝口,低低问道:“二位神仙恩公,此物只应天上有,难得世间有此物,此馍因何得名,用何仙物制成,请恩公明示。好让御厨做来,供朕随时享用。”董永光笑不说话,几次欲言又止。刘秀再三追问,董永刚要开口,七鲜女用肘子捣了他一下,董永又把嘴闭上了。
刘秀看在眼里,笑着说:“不让他说,你来说,朕今天非问个明明白白不可。”张七鲜一看刘秀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只好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此物为何起名为“天地馍”,首先因为制作器具而起,它用小鏊来烙制。小鏊由生铁铸成,平底圆盘,内径8寸,应八卦为炉,上有铁盖意为天,盖上有把手,以便擎拿,下有底盘意为地,底盘下三足鼎立,应三光之名,以便支撑。故此器又名为“天地鏊”,唯有此神器才能做出“天地馍”。此神器在怀县百姓家中户户皆有,不足为奇。
太平年月、丰年时节,老百姓用小米面、白面等调和萝卜丝等菜蔬,搅成稠汁。鏊内先抹一层油,再将稠汁摊入其内,盖上天盖,半煎半烙,适时翻动,只烤得有菜蔬之清香而不淡薄,有肉蛋之醇香而不肥腻,外焦里嫩,酥香可口。牙口好的可用小米、黍子、荞麦纯面粉,用薄油焙焦,烙为金黄,很有嚼头,越嚼越香。没牙口的可用稀面汁搅和新鲜野菜或时令菜蔬,焖蒸成软皮软心,舌头一卷,即可下咽,香气满口,余味无穷。不过,用这些料做出的馍还不叫“天地馍”,做“天地馍”必须用天地料 。刘秀越听越感兴趣,“什么是天地料呢?”他想:“难道普通老百姓也用天鹅肉做馍吃?天鹅肉是‘天’,那‘地’是滚地龙吧?天鹅肉和猪肉搅在一起做的馍一定更好吃。”他仰起头对七鲜说:“是不是用天鹅肉和猪肉做馍,快讲来我听。”七鲜女笑着说:“圣上说的不错,不过不是肉。此物由神鸟搬运,自青天而降,落于大地绿茵之中,化乾坤之灵气,倾日月之精华,经三光之烘托,得八卦之煎烙,方才做出如此之仙品。”董永抿不住嘴笑了起来,扛了扛七鲜女说:“不要绕恁大圈儿说好听话了,啥天地料?不就是天上大雁拉到麦田里的雁屎吗。”
刘秀听了,肚子里翻江倒海,差点吐了出来。但毕竟他是受过大煎熬、大磨难的,不能为此在董永夫妻和文武百官面前失了仪态,他强忍着没有往外吐,但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臣子们笑也不敢笑,恼也不敢恼,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一个个背过身去,对着墙壁弯下腰来,用手捂住了嘴。张七鲜见董永闯了大祸,赶忙打起了圆场。
七鲜女正色道:“燕窝与雁矢皆为天上之鸟加工而成,字音相近,岂能不补,但雁矢性味清凉,补而不火,药用更在燕窝之上。医术歧黄,各有妙用,五灵脂是啥?夜明沙是啥?蜂王浆是啥?都是屎,说来难听,却都是治病良药,谁没吃过!圣上得天地馍滋补,方才度过危难,恢复元气,运筹帷幄,得了天下,焉能不表天地馍之伟功。”
刘秀一听,对呀,七鲜女既说出了道理,又给足了我面子,我岂能太小家子气。他站了起来,抖了抖龙袍,招呼文武百官说:“转过来转过来,站好了站好了,怎么都没有一点规矩了?听听七鲜女说的道理,哪一句不是至理名言?人活在世上,要先苦后甜。咱们打江山吃了多少苦?没有天地馍,就没有朕的江山,也没有你们的荣华富贵。朕不忘本,你们也不能忘本。从今以后,每家置办一个天地鏊,和老百姓同苦同乐,吃天地馍,办天下事。与民同心者加官晋爵,祸害百姓者严惩不贷。”百官齐呼:“吾主圣明,臣等一定向二位仙人求教,置天地鏊、吃天地馍,与民同心,为天下人办事。”
于是天地馍就从怀县(今武陟)传遍九州,成了著名的风味小吃。每逢灾荒缺粮,民间穷苦百姓仍用“天地料”来做天地馍,度过荒年。同时,都会顺口说起来刘秀吃天地馍的故事。
(作者:孙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