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永传说:槐荫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3 15:18:54
2009年03月19日 16时46分 来源:福客民俗网
传说张七鲜(后人尊称为张七姐)久慕董永人品,早已芳心暗许,一心要配董永,就瞒着爹娘,私自下了云台山寨,经山阳城,从北向南一路走来,到了下封村落仙台上的自家旧居,受西大原族人盛情相邀,在其家中住了一夜。村中有一个媳妇名叫董新鲜,娘家是董永的邻居,刚从娘家串亲戚回来,张七鲜从她的口中打听到确切消息,得知董永次日要从小董到傅村去打工顶债。下封到小董要走二十二里,到大凡村只有五、六里,大槐荫是董永必经之地,于是她就决定次日早早起身,赶到大槐荫下去截董永。
张七鲜及早赶到了大槐荫下,在此坐立不安,焦急等待,终于盼来了董永。据说当时董永已满二十,七鲜女年方十八,正当春情萌动、谈婚论嫁之时。时已正午,天气闷热,行人已归家歇晌,树下只有董永和七鲜女二人,真是天赐良机,七鲜女不知感到有多么高兴。
大槐荫下绿草悠悠,随风摆动。溪水涓涓,欢乐流淌。树枝摇曳,频频点头。小鸟低飞,喳喳报喜。只见董永个儿高高大大,脸儿方方正正,五官俊俊俏俏,面色红红白白。眼神和善,流露出憨厚诚信,双眉紧缩,更显得成熟深沉。董永情感郁而不舒,心事含而未露,手拿着雨伞,身背着包袱,一路低头走来,七鲜看清、认准这个英俊青年就是久已仰慕的董永,不觉又爱又怜,浑身发热,整个心都要跳出来了。脸上感到滚滚发烫,胸中有一股热浪喷涌,好象是在梦境中,真想毫不犹豫地扑向董永的怀里。她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从梦幻中清醒过来,恢复了少女的羞涩,心儿咚咚猛跳,胸脯上下起伏,大口喘着粗气。只觉得全身象浸在蜜糖罐里,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仿佛整个世界上只剩下了她和董永。她鼓足了勇气,快步迎上前去,故意撞了董永一下。董永猛抬起头,不觉一愣,只见面前这个女子年纪不过二九,奇娇异艳,光彩照人。村姑打扮,荆钗布裙,妆成天然秀丽。面若桃花,身段窈窕,雕出绝世姿容。一副鹅蛋脸儿含羞带笑,两条柳叶眉儿蕴怜藏爱,几丝刘海,飘在额前,更增添风韵无限。秋波闪动,象海棠着露,双足移动,似牡丹临风,态如云行,姿同玉立。朱唇启处,娇同解语之花,纤步移动,轻若能飞之燕。这女只应天上有,此容世上难得见,董永不由得看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七鲜倒打一耙,叫起屈来,拦住董永不让走:“你这个汉子,低着头走路,有意撞了我的身体,到底是何居心?” 董永作揖拱手,连连道歉:“家父刚故,心中悲痛,头脑一时恍惚,不防误碰了大姐,望大姐海量。”七鲜强忍住笑,嗔着脸说:“说得轻巧,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你故意挨住了本姑娘身体,污了我的清白,乃是天大罪过,岂能轻易罢了不成!你说官休还是私休?”
董永慌了神,急口问道:“官休怎样?” 七鲜有意咬着牙吓唬道:“把你扭送到有司衙门,先打你五十大板,皮开肉绽,鲜血直流,腿折筋断,不能走路,再问你个侮辱妇女之罪,充军发配,一辈子不得还乡。” 董永害了怕,白了脸色,苦苦哀求道:“私休如何?” 七鲜叹了口气,装作无奈地说;“你既然已污了我的清白,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纵然跳到沁河里也洗刷不干净,除了上吊,以死明志,就只好将错就错,从一而终,跟你成亲过日子了。”董永听了,松了一口气,为难说道;“我父母俱丧,独自一人,家贫如洗,债台高筑,现因葬父而卖身,正要到傅村傅财主家打工顶债,本身尚难温饱,岂能与你成亲。”董永把头摇了又摇。 七鲜温和细语:“我善于织绢,也能打工顶债,两个人顶债比一个人顶债要快。我图你好人品,不嫌你穷,情愿跟你过苦日子。若你再无理推托,我也只好去死了。”七鲜说着说着,装着抹起了眼泪。 董永心想,这女子好一张利口钢牙,我说她不过,该如何是好。于是嗫嚅道:“无有媒证,也是枉然。” 张七鲜大喜,满有把握地说:“不劳大哥费心,我若寻出媒证,便与你成亲;若寻不出媒证,便放你走路。”
董永道:“如此,你去寻来。” 张七鲜何等聪明,冷不防抢过董永的包袱说:“若你趁机溜走,我赶你不上,何处去寻,不如用此物作抵,寻不来自然还你。” 张七鲜拿着包袱,快步向村中人家走去,董永只好用手支着下巴,背对着北面的大槐树,面朝南边的沁河堤,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苦等。 张七鲜到村中进了许多人家,求了好多女人。人家见她单独一人,无父母长辈相随,自寻媒证,急着嫁人,都觉得她头脑异常,行为荒唐,恐怕受到连累,皆摇头不允。七鲜死缠苦求,被赶了出来。 张七鲜急得浑身冒汗,谢天谢地,总算在村边拦住了一个耳朵有点背,拄着拐杖的白胡子老头。张七姐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先塞给白胡子老头一把铁钱,央求他悄悄地藏到大槐树北面的树洞里,然后一看到她扬手就喊一声“中”。白胡子老头拿了她的钱,自然不好拒绝,再想一下办此事甚易,当是小女子与他闹着玩,就童心未泯,觉得有趣,兴致极高地答应一一照办。
张七鲜满怀高兴地将包袱还给了董永说:“媒证我找来了,咱俩拜天地成亲吧!” 董永转过身站起来说:“四下无人,媒证现在何处?” 七鲜道:“媒证就是这个大槐树。” 董永说:“大槐树不能开口讲话,怎做得媒证? 七鲜说:“大槐树若能开口讲话,你就得跪下来与我拜天地;若不能开口讲话,你与我各走各的。” 董永如释重负道:“如此甚好。”摆出了一副马上就要走去的架势。 张七鲜高声对大槐树喊道:“我与董永成亲,你来做媒证,中也不中?”说完高扬起了手。 只听“大槐树”高声答应:“中!” 董永惊讶得张大了嘴,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出现如此奇迹。 张七鲜又高声对大槐树喊道:“我与董永立即拜天地,中也不中?”说完又笑着更高地扬起了手。 “大槐树”更是可着喉咙回答:“中、中、中!” 董永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张七鲜没等董永醒过神来,就拉着他跪下来拜起了天地——一拜苍天,天意难违,天作之合好姻缘;二拜大地,山盟海誓,海枯石烂心不变;夫妻对拜,同甘共苦,白头到老不分开。 张七鲜边拜边念,董永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知道把头磕得砰砰直响。 没等董永明白大槐树为什么会开口说话,好容易遂了心愿的张七鲜就微笑着挽起了董永的胳膊,两个人并肩向大凡村东边三里多路的傅村走去。在路上,很注重礼教的董永很抱歉没有明媒正娶,张七鲜却说:“先去打工顶债要紧,那个事,啥时候办啥时候现成。” 白胡子老头等董永和七鲜女走远后,才拄着拐杖从树洞中走了出来,他弄不明白,这么有意思的游戏,这个小女子为啥不继续和他玩下去呢? 董永和张七鲜这个真实的爱情经历后来被神化后,大槐树就被说成是真的能开口讲话了,说的还挺多。白胡子老头被神化成了土地公公,张七鲜也被神化成了从天上下凡的七仙女。这故事越传越神,很多民间艺人据此编成了话本、评书、说唱,又由说唱进一步编写成了戏剧“槐荫记”,在全国各地广为上演。(孙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