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的近忧与远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5 11:38:21
虽然已是知天命之年,但欧盟正经历着“成长的烦恼”。
撰稿/王义桅
3月25日,欧盟各国领导人齐聚柏林,庆祝欧盟五十岁生日。五十年前成立的欧洲经济共同体,是新人类社会诞生的第一声啼哭。欧盟的一体化历程,是人类社会进化的标尺。欧盟模式,为未来世界预留了希望的火种。
然而,欧盟的苦恼是走得太快,经历太多,看得太淡,一句话:“太出世”,这与美国“太入世”形成鲜明对比。因而表面上的欢庆,难以掩盖欧盟的近忧与远虑。
虽然已是知天命之年,但欧盟正经历着“成长的烦恼”。2005年,法国、荷兰先后否决《欧盟宪法》,一体化进程受阻,欧盟前途顿时蒙上阴影。欧盟的一体化实践正考验着西方民主能够走多远,制度创新能够有多大活力。
当然,欧盟成长的烦恼,美国的打压是外因。美国加紧推动在波兰、捷克等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表面上为了防止伊朗等“无赖国家”的导弹威胁,实际上是在分裂欧盟,在老欧洲-新欧洲间制造间隙,同时增添了欧盟与俄罗斯的不信任。在金融领域,欧元不断被美元打压,甚至有人说伊拉克战争是美元与欧元的战争。致使欧盟对美国建议成立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仍存提防。除了美国外,俄罗斯也时常拿中断供给天然气来要挟欧盟成员国。
近忧也罢了,重要的是欧盟的远虑:内部动力和国际竞争力不足、欧盟在全球化的地位堪忧、时空体系的错乱。
欧盟成立的最重要目的是使德国欧洲化,然而时过境迁,如今却是欧洲德国化。不止是欧盟内耗、东扩过快导致消化不良,更主要源于向下(国内社会化)和向上(超国家化)权力转移导致的动力不足。
就像未来的人提前降生在主权国际体系一样,欧盟愈来愈发现全球化的水土不服。随着全球化进程加快,欧洲在历史上第一次被置于世界经济的边缘。
其要害在于,高昂而富裕的生活方式,健全的福利制度,自我享受为中心的生活习气,导致欧盟各国人口再生产普遍不足。只有不断扩展,才能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但是,社会和政治问题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抵消了经济一体化进程带来的好处。
正是这些远虑和近忧,使许多人(包括一些欧洲人)不看好欧盟,美国不少人甚至在唱衰欧盟。在不少美国专家看来,欧洲这个文化博物馆,正掉进历史的垃圾堆里。美国的“欧盟怀疑论”人士指出,“旧世界”(欧洲大陆但不包括英国)完蛋了;欧洲经济停滞不前。科技和企业的活力转移到了美国的硅谷和印度的班加罗尔。面对僵化的社会福利制度、“娇生惯养”的劳工以及地位牢固的特殊利益集团,欧洲政治领袖们全都束手无策。
其结果——欧盟已满五十,却不知天命。
的确,国际政治中,财富、力量、道德是国际地位的三大标尺。同时具备三者,才能称得上王道。在当今世界上,制造业流向中国,权力集中在美国,财富流向欧、美、日,欧盟则成为道德楷模。这,预示着一个分裂而多元世界的诞生。
放眼世界,未来大国竞争不仅仅是综合国力的竞争,更在于以地区一体化为依托的大陆板块之间的竞争——并集中在欧洲、美洲、亚洲三大板块之间。地区一体化如果不是导向全球化,就会被全球化边缘化。欧盟的未来之痛,正在于此。欧盟并非世界的未来,而是多元化世界的一枝奇葩。这就是五十岁欧盟所展示的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