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让中国人智力混沌3000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1/19 16:24:08
   人与动物、殃视和左愤的差别,在于人不但会制造工具,还会制造玩具。玩具之中有一类叫“棋”,全世界各个文明甚至民族都发明了“棋”,种类繁多,当今知名度最高的莫过于风行于世界的国际象棋与偏安于东亚一隅的中国围棋。

聂卫平孤军“抗日”的年代,我也迷上了围棋,光50围棋书就读了50本以上,打败了周边的全部敌手,很长时间内都以“围棋爱好者”自居。进入亦忱先生所发见的“人类社会第二纪”——互联网纪后,有一天,我的头突然大了:中国社会历三千年而不进步,实乃围棋之祸也!

围棋这东西,貌似“平等”:黑白两种子,不分王侯将相走卒马夫;着法“自由”:无“猪横马日象飞田”之类的低俗,广阔天地任你行;尤其“民主”:一子一票,没有“加权”,没有什么“卒子过河赛老将”的诱惑,于是乎,这几招下来,一古脑儿把中国人中智力与知识的集合体“士大夫”,成功地变成了它的粉丝。

这其中,只有两个人在偷着乐:一是孔老2,也就是那个极力撮合“博弈”的家伙;一是历代帝王,它们是最终也是最大的受益者。

这两类品种为什么偷着乐呢?因为它们知道,围棋是个对专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东西,是它们天然的“同志+兄弟”。

大凡下过围棋的人都知道,它不需要思辩,它不依靠逻辑,它也没啥规矩,它甚至无需精确,玩的就是“感觉”,看上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高深莫测,实质则与儒家如出一辙:没有度量衡,仅且仅能让人思维混乱,心智糊涂。这样的民众,哪怕是精英,哪怕数量再多,也不过是“一盘散沙”,因此,这样的民众,总是离不开“  明君”,离不开“圣主”,退而求其次,也总想遇到一位“好官”。

当一个社会的精英沉溺于围棋或儒家这类必然导向专制的游戏时,于执政者而言,稳定也好,和谐也好,盛世也好,自然是水到渠成。回看中国历史,历朝历代执政者无不对“奇巧淫技”视之如寇仇,被它们禁过的、焚掉的、毁掉的物事无奇不有,但无一例外,它们不约而同地从不禁围棋;“孔家店”虽偶有打倒,一旦坐稳了江山,无不被很快“扶正”,甚至还变本加厉,孔老2那空前绝后的一大堆“封号”就是这么来的。

打倒助纣为虐的围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