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眼——2000/07/11,搜狐上市 门户网站最后的晚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20 04:50:17
搜狐上市 门户网站最后的晚餐
网络时代的注意力注定是为下一位主角保留的。就在人们的眼球尚未从几天前网易“流血上市”的新闻上移开的时候,国内另一家门户类网站搜狐的全球路演也已接近尾声,即将于下周在美国纳斯达克(NASDAQ)正式挂牌上市。有消息称,搜狐上市的时间已定在7月12日,其在NASDAQ的股票交易代码为“SOHU”。
■7300万美元:
纳斯达克会买账吗?
从今年2月搜狐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算起,搜狐要在纳斯达克挂牌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很久。这当中,固然也有张朝阳声称的NASDAQ股价暴跌的原因,但在旁观者看来,更多的原因可能还是遇到了政策上的障碍———按照国家信息产业部和证监会的规定,网络公司要在海外上市,必须首先剥离其国内的ICP(互联网内容服务商)业务。因此,搜狐和当时的新浪、网易一样,都有一个剥离业务的过程。
6月28日,搜狐公司发布的消息称,该公司计划在NASDAQ发行460万股股票,交易代码为“SOHU”,主承销商为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发行价暂定在16美元至19美元之间,比原先公布的发行价高出3美元。在提交给美国证监会的招股说明书中,搜狐公司把此次筹资目标修改为7300万美元,这个数字比早先的6100万美元高出将近20%。按照招股说明书上提供的数字,张朝阳手中约持有搜狐344万余股股票,换句话说,搜狐上市之日张朝阳的个人身价将达到6000万美元或更高。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都是在阻力为零的状态下得出的帐面数字,如果搜狐重蹈网易“流血上市”的覆辙,张朝阳和搜狐公司的身价将不可避免地缩水。在所有的问题当中,钱并不是第一位的,问题只在于:在目前被称为“恐惧压倒了贪婪”的美国投资者眼里,掏出7300万美元来为一个累计净亏损500多万美元,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持续亏损(搜狐招股说明书语)”的搜狐买单,到底是值还是不值?
■明星老板张朝阳:
我希望成为中国首富
和国内其他网络公司CEO们相比,张朝阳对“注意力经济”这个名词的含义吃得很透,也因此成了媒体和公众注意力的中心,有的媒体甚至把这一现象称为“注意张朝阳经济”。1998年10月,美国《时代》周刊在评选全球50位数字英雄时,特意把张朝阳列入其中,而从当年2月推出搜狐到10月入选全球50位数字英雄,其间只有短短的7个月时间。
1999年6月,张朝阳在广州的一次讲话中称,“我希望有朝一日成为中国首富”。然而耐人寻味的是,仅仅几个月之后,也就是今年年初,张朝阳一度又推翻了自己的说法,宣称“对于能不能成为中国首富,我不感兴趣,我看中的是自我实现和创造参与过程”。
事实上,张朝阳离中国首富的梦想可能不是更近了而是更远了:王志东的身价目前大概1亿美元,丁磊的身价超过2亿美元,而此次搜狐上市后,按照乐观的估计,张朝阳的身价大约也只在6000万美元上下,缺口还很大。
对于搜狐在NASDAQ上市后的结果,有人认为应该比网易强,理由是丁磊在美国缺乏知名度,而张朝阳的留学生背景无疑将有助于说服投资者敞开胸怀,迎接搜狐。这个说法其实是大可怀疑的,因为这类分析是建立在1998年的“注意张朝阳经济”基础上的。翻开今年2月28日的一期《时代》杂志,人们就会发现美国人对搜狐、新浪和网易的评价到底如何。在这期《时代》杂志上,美国人对新浪的评价是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新闻是其强项”,对网易的评语是“由免费邮箱提供者转型的门户类网站”,而搜狐得到的评语是“由于管理问题,已失去原先的竞争优势”。
应该说,《时代》杂志对新浪和网易的评语目前已基本在NASDAQ应验。《时代》的评语未必专业,但很可能代表着一般美国人对中国门户类网站的印象。而再过几天,我们就能看到资本市场对搜狐作出的结论。
■招股说明书: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搜狐
1999年初,张朝阳拿出来的数字曾让国内媒体的记者们欣喜了一阵,当时的说法是:“搜狐1998年的总收入达到100万美元,80万美元是网络广告收入,20万美元是网页制作等相关收入”。岂料一年过后,人们从搜狐在美国公布的招股说明书上却惊讶地发现:1997年搜狐的收入为7.8万美元,而1998年的收入为47.2万美元。很显然,张朝阳和搜狐的故事,在中国和美国各有一个版本。在故事的两个版本之间,人们宁愿相信后者,因为上市公司在美国属于“阳光下”的公司,对股民撒谎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留美归国学生张朝阳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在招股说明书中,搜狐非常诚恳地告诉美国人:“搜狐的收入主要依靠网络广告”。1998年,搜狐的网络广告收入约占总收入的75%,而1999年上升到93%。“1999年,搜狐的两个广告客户,英特尔公司和诺基亚公司的广告各占了我们广告收入的10%,5个最大的广告客户占广告收入的43%”。
事实上,搜狐公司从创立开始到去年年底,累计亏损额已超过500万美元,而且“目前尚无赢利能力”,“将会在2000年及以后的财政周期内继续遇到净亏损的问题”。话说到这里还不够,搜狐在招股说明书的末尾部分对自己的前景做了悲观的预计:“在未来,即使搜狐确实有一些赢利,也不能保持赢利状态,或者扩大赢利规模”。
其实,赚不赚钱可能倒不是目前最要紧的。在这一点上,人们宁愿把它看成是“成长的烦恼”,更何况搜狐的烦恼也是几乎所有网站的烦恼。但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经济就可以因此变成“撒谎经济”。
■漫长的静默期: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进入2000年,张朝阳和搜狐公司似乎提前进入了上市前的静默期。
面对记者的提问,张朝阳的态度依然友善,但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健谈。人们发现,张朝阳开始变得特别谨慎,即使是连外界早已一清二楚的招股书细节,他也宁愿让别人自己上网去看,而不肯给予证实。
在很多关键性的问题上,张本人往往都倾向于用含糊的语句一笔带过,让人摸不着头脑。这种情形倒是让人想起张朝阳曾经反复摆弄在嘴上的一句话,叫做“诚惶诚恐才能生存”。
当然,静默与否有时也要看事情的性质而定。比如说,今年上半年CNNIC的中国网站排名结果出来后,搜狐排在第三位,据说一度影响了外资对搜狐的投入。张朝阳对这个结果很恼火,他说:“CNNIC的结果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只能说运气不好。如果继续被CNNIC这个指挥棒来指挥的话,资本的流动和人们的选择就不能以最合理的方式进行”。
于是,张朝阳把美国著名的盖洛普调查公司请来,重新为搜狐排名,结果显示搜狐成了中国互联网第一品牌,而新浪等都被甩在后面。这个结果让张朝阳有些欣慰,觉得“单纯地靠CNNIC排一个座次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看投入产出和未来对股东带来商业回报的能力”,“但是如果是全世界人民都相信它的话,那么我们就得给世界做一个解释,要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但是很明显,没有多少人会把盖洛普的这个调查结果当真,更没有多少人相信“搜狐第一,新浪第二”的结果。互联网上有一句话可能特“损”:“没上过网的人都知道搜狐”,那意思是明摆着的。
然而静默归静默,有些硬邦邦的东西是张朝阳和搜狐回避不了的,比如说招股说明书上那些让人觉得惊心动魄的数字,比方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钱景”。所以说,羞答答的玫瑰也只能是静悄悄地开。
■失态的季节:
网络公司寻求“突出重围”
从理论上讲,海外上市并不是国内网络公司必需的,但几乎所有网络公司的CEO们都很清楚:没有这样一个程序,感觉上就好像没有“毕业”,不要说对投资者无法交代,就连自己也有点说不过去。
事实上,在NASDAQ暴跌的阴影慢慢散去后,一大批国内网络公司正踮起脚尖,等待海外资本市场的检阅:8848据说准备在今年8月到NASDAQ上市,和讯网也已完成上市前的准备工作,其他一些网站也正各就各位。
有分析认为,新浪、网易和搜狐相继在NASDAQ上市后,资本市场不可能无限期地等待接纳更多的门户类网站,中国门户类网站的海外上市之门将基本关闭。
国内网络公司再次向NASDAQ进军,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样是迎来了互联网的第二次狂欢节,反倒更像是一个多少有些失态的季节:一方面是大大小小的网站几乎每天应运而生,而另一方面却又有不少网站时刻准备着“突出重围”。在这样尴尬的季节里,平日的豪言壮语都不再起作用,以往的经验都成了空谈,人人关心的只是两个字:突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失态和突围是很有必要的,因为中国的网络企业只有突围,才有可能实现裂变、分化、兼并、死亡和创新,互联网行业的第二次浪潮才有可能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