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上港数亿元“暗伤”碰撞整体上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04 03:59:16
G上港数亿元“暗伤”碰撞整体上市
 
 
“直到ST太光等股票崩盘,上港关联公司委托给东证投资理财的亏损已达2-3个亿。”知情人士透露。
一起不惹人注意的官司,不经意间扯出隐埋在资本市场多年、曾玩转数家上市公司的空手道高手,和一段让G上港难以启齿的往事。
7000万元背后
2006年4月26日上午,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某法官赶赴上海胶州路58号12楼执行案件———上海中电理曼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理曼”)一起证券交易代理合同纠纷。12楼半个层面的办公室失去了往日的气派,只在一块醒目的招牌上写着“上海东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证投资”)。
法院执行被告中电理曼,怎么找到了东证投资?
据一位熟悉该案件的律师透露,东证投资与中电理曼实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为名叫陈品文的安徽人。
而记者从G上港2004年半年报中发现,公司与陈联系颇深:截至2004年6月,上港集箱子公司上海港浦东集箱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浦东集箱物流”)委托东证投资进行现金资产管理,委托金额为人民币7000万元。
同月,上港集箱受让苏州华林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持有上海东点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东点”)50%股权,受让王新邵所持东点公司10%股权,总价款为人民币5596万元。
“浦东集箱物流委托给东证投资管理的7000万元,只是双方合作的一起项目。”接近G上港人士说:“陈品文控制的公司与上港集箱及其几家关联公司———上海集海航运公司、上海集装箱码头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港集箱码头劳务有限公司都有着资金往来。”
陈品文,出生于安徽乡村。本科专业数学,后毕业于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硕士,曾当过老师,也曾在云南证券、深圳证券就职。
“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说话语调抑扬顿挫,十分斯文。”见过陈的人评价道。
正是此人,曾亲自操刀坐庄GST太光(000555.SZ)和G*ST民丰(600781.SH)等股票,并实际控制着东证投资、中电理曼、苏州华林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华林”)等十几家公司。
数据称,截至2003年4月底,中电理曼公司资产负债表的长期应付款科目显示“上海集海航运公司(上港集箱子公司)6500万元。”
截至同年5月,东证投资资产负债表的其他应付款科目上出现“上海集海航运公司9063万元(托管);上海集海航运公司4100万元(对冲其他应收款);上海浦东集箱物流有限公司2.3亿(托管);上海浦东集箱物流有限公司4.2亿(对冲应收款货币资金);上海集装箱码头实业有限公司2400万元(对冲其他货币资金);上海港集箱码头劳务有限公司600万元(对冲其他货币资金)。”
对于上述委托理财信息,记者均没有在上港集箱的公告或年报中发现。
此外,上港2005年年报称,上海东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2000万元1-2年垫付款,苏州华林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有779万元1-2年往来款。
2003年10月,陈的好运似乎到了头。在大熊市下,其控盘比例最高达90%的ST太光出现了“高台跳水”预兆。于此同时,中电理曼和东证投资的资金链接连出现危机。
同年12月,ST太光爆仓,一路跌至2.05元。
关键点———上海东点
2006年2月,国信证券把曾被评为“中国十佳上市公司”的上港集箱调低评级为“谨慎推荐”。理由之一是,上港集箱2005年第三、四季度财务、管理费用巨增及控股子公司上海东点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亏损2783万元。
“上港集箱实际理财窟窿并不止上述数字,上海东点是关键点。”知情人士表示。它正是陈品文套现G上港的操作平台。
据工商资料显示,上海东点成立于2003年上半年,注册资金800万,最初股东为陈品文(出资720万元,持有90%股权)、王新邵(员工名义持有,实际为陈品文所有10%)。2004年6月,陈品文将持有的90%股权以19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苏州华林,同时法人变更为王新邵。
同月,上港集箱向苏州华林受让上海东点50%股权(价格4664万元),同时公司收购王新邵持有上海东点10%股权(价格932万元)。同时,上港集箱以自有资金对上海东点实施增资,将上海东点注册资本增加到人民币4亿元,其中上港集箱增资3.5亿元。经此次增资完成后,上港集箱持有东点公司95%股份。
“与其说,上港集箱愿意收购上海东点,不如说,此时公司已受制于陈品文。”一位接近上港集箱的人客观评价。
知情人士透露,上港集箱旗下数家关联公司对东证投资的委托理财资金,其实源于银行贷款,但贷款资金并未按贷款合同所述使用,而是违规进入东证投资委托理财,贷款利息由东证投资直接支付给银行。
“直到ST太光等股票崩盘,上港关联公司委托给东证投资理财的亏损已达2-3个亿。此时,东证投资已无法如期替集海航运等公司偿还银行贷款。”他表示:“由于向银行贷款者是集海航运等公司,因此偿还银行资金的责任人自然是这些公司。”
“止损”路径
2004年6月,上港集箱可以选择先替下属公司偿还银行贷款,再追究东证投资责任;也可以与陈品文继续合作,收购东点公司,再通过东点公司的并购行为输送项目利益(差价)给陈控制的其他公司,以偿还到期银行贷款,填平账目。
上港集箱选择了后一种方式。“后种方式更为隐蔽,可躲避因信息披露或年度审计而使一切违规事件曝光,但结果是上市公司将为东证投资炒股亏损买单。”某上市公司的资深会计师分析。
资料显示,上港集箱向苏州华林与王新邵收购东点公司时,东点公司拥有下属资产:
其一,东点持有安隆房地产公司95%的股权(东证持有安隆房地产公司5%的股权),安隆公司名下有上海龙东大道、申江路一块面积约20亩的土地,实际支付价格1600万元。当时此地块已被市政府规划为空气通道,实际价值为零。
其二,北京建国门附近的烂尾办公楼。2002年陈品文用股票以每平米7000元换得,登记于上海华心公司名下,但华心帐面上未反映,后被以14750元每平米装进东点公司。
其三,山西太化法人股,每股以0.9元价格拍得。
上述三项资产原始价值约为4000万元。
但耐人寻味的是,上海东洲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沪东洲资评报字第DZ040173070号资产评估报告,确定上海东点整体评估值为9326.44万元。根据此评估值,上港集箱为收购60%东点股权而支付了5596万元。
“2000多万的利润输送到陈控制的华林公司,而上港集箱得到较难变现的资产。”这位知情人士透露。2000多万是不够填补银行贷款的窟窿,上港集箱利用刚收购并增资至4亿的上海东点继续与陈控制的公司做了一系列交易。
第一,2004年下半年,东证投资以2.1亿元把苏州国际华诚大厦转让给上海东点。
据悉,苏州国际华诚大厦曾因质量问题,在苏州吴中经济开发区的吴中拍卖行以8000万元流拍,之后,东证投资以1.1亿拍得。
“在拍卖成交确认单上,东证投资公章边加盖了上海东点公章,以此确认东证投资在1.1亿拍得后立即以2.1亿转手给上海东点。”吴中拍卖行介绍,顷刻间东证赚钱1个亿,同时可以避税。
目前,该大厦已完工,但因质量原因至今仍未取得有关证照,不能对外销售或经营。
上港集箱2005年年报显示,其控股子公司上海东点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购入的苏州华诚大厦工程仍反映在“存货”科目,但该大厦价值已被估为约2.6亿元。
第二,陈控制的苏州海涌置业把当时尚未开工的虎丘C区商铺以2万/平方米高价包销给上海东点,上海东点包销款已全额付清。
据苏州某房地产公司市场部门经理李涛分析,虎丘地区的商铺价值最多在每平方米1万元。
第三,上海东点向东证投资购买了上海黄浦路53号海湾大厦12层,建筑面积1300.9平方米。虹口房地产交易中心资料显示,受理过户的时间是2005年1月24日。
有些蹊跷的是,上海港国际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上港集箱控股子公司)网站显示,该公司一直在上海市黄浦区53号海湾大厦12楼办公。
“海湾大厦12层原来是上港集箱(或其关联公司)持有的资产,之后低价转让给东证投资,东证投资再以高价转让给上海东点。”上述知情人士点出内情。
上港集箱2005年年报显示,上海东点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总资产已高达7.65亿。
“委托理财窟窿逐渐转移到上海东点的虚高资产上,唯一解决的办法是上海东点找一个好项目以其利润来冲抵。”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