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国际铸币税能否持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8:09:03

美元国际铸币税能否持续?

www.stockstar.com 2008-11-26 8:13:27 吴志峰 上海证券报视频:2500点上方是否会遇回调?当前散户能买什么股追踪:大盘还能涨多久?震荡行情中你手中的个股能否持续上涨?[字体:大 中 小] [分享给   上的朋友] [收藏] [打印] [网友评论0条] [ 手机也能看]    上证观察家

  当今维系美元本位(进而维系国际铸币税)的两个支柱是美国跨国公司的全球地位与发达的美国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只要危机过后美国跨国公司(即美国经济力量)仍然强健、美国金融市场仍能吸引趋利而短视的各国储备资产,这两大支柱就会非常坚固。

  这次金融危机大大伤了美国的元气,美国人曾经傲慢地宣称的“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的美元地位在动摇。那么,美元国际铸币税还能维持吗?

  在美元货币霸权语境中,铸币税是个核心概念。铸币税原指金属货币制度下铸币成本与其在流通中的币值之差,在现代信用货币制度下,铸币税用来指货币当局依靠货币垄断权用纸制货币向居民换取实际经济资源,由于发行纸币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因此,铸币税几乎相当于基础货币的发行额。当一种货币成为国际货币以后,铸币税就演化为国际铸币税,正是凭借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美国人才可以发行纸币来购买外国商品和服务,可以低息运用外国中央银行的储备资产,即使境外货币资本回流国内形成通货膨胀和经济泡沫,美国也可以通过输出货币资本转嫁经济泡沫,这正是当前全球金融危机所看到的景况。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实行的是黄金-美元本位,但黄金-美元本位具有内在的不稳定性,这就是所谓的“特里芬两难”:即当美国国际收支顺差时不能满足世界经济对储备货币的需求,而当美国国际收支出现逆差,虽然满足了这种对储备货币的需求,但是随着外流美元的增多,其他国家对美国美元兑换黄金的信心越来越不足,美元的黄金可兑换性受到严重削弱。

  因此,在黄金-美元本位制下,美元国际铸币税的可持续性本应以美国可兑换黄金储量为限。二战后美国经济空前膨胀,黄金储备从1938年的145.1亿美元增加到1945年的200.8亿美元,占资本主义世界黄金储备的59%,对外投资急剧增长,是最大的债权国。所以凭美国当时的实力,足够保持各国对美元的信心并获取国际铸币税的。但是,20世纪六十年代以后,随着德国和日本贸易顺差的积累,他们持有的美元储备越来越多,美元兑换黄金的可能性终于在1971年终结。

  然而,美国通过“黄金非货币化、浮动汇率长期化”,成功将世界美元本位维持至今,从而也就延续了美元国际铸币税的收取。自1976年牙买加协议以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固定汇率制度被废除,各国通过浮动汇率制度来维系货币自主权与国际收支之间的平衡,但美元仍然维持了国际计价、支付和储备货币的地位,并取代黄金成为各国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资产。世界进入事实上的美元本位制。

  在美元本位制下,美元虽免除了兑换黄金的义务,但储备货币的“特里芬难题”并未消失,不过是形式有所变化罢了。即一方面世界需要美元提供支付功能,这意味着美国必须长期保持贸易逆差;但另一方面,美国若长期不消减贸易赤字,又会使储备国对美元信心下降,从而使得美元贬值。因此美元国际铸币税的维系仍然需要支撑力量。

  笔者认为,当今维系美元本位(进而维系国际铸币税)的两个支柱是美国跨国公司的全球地位与发达的美国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而这两大支柱目前显然非常坚固。

  近30多年来,国际经济的一个重要现象是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崛起,这些经济体的显著特征是出口导向的经济增长,通过贸易顺差积累了大量美元储备。然而躲在新兴市场经济体后面的力量则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这些跨国公司在组织全球的生产、贸易和投资活动,它们将简单制造等低端环节放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以充分利用其廉价的劳工、土地和能源等生产要素,而将设计、营销和物流系统等高端环节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进而获得巨额利润。因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巨额的贸易顺差下掩盖的是美国跨国公司掌握全球资源的事实,出口导向所积累的高额外汇储备,实质上不过是跨国公司本币资源的美元化身,真正掌握主动权的还是美国跨国公司,当他们的资金还留在新兴经济体时表现为这些国家的美元储备,当他们想流回美国时就表现为这些国家兑换美元的义务。

  当储备国持有的美元储备越来越多时,总得为这些金融资产寻找去路。美国深知,一旦这些美元储备用来购买美国的实物资产、跨国公司股权时,美国的经济安全就岌岌可危了。因此,当中海油希望购买优尼科石油公司时,美国国会立马否了,更别说要收购他们的金融机构了。美国想到的方法是创造便利的金融市场,创造高收益的金融产品,为储备国的外汇资产提供理想的交易场所,金融衍生品、资产证券化以及各个无所不能的银行机构就是这个市场的要件,它们吸引着各国巨额的贸易美元和石油美元流连美国市场,并从中收取巨额的费用。这就好比农民工辛勤劳作赚了点银子,终究被城市的花花世界所吸引而倾囊消费,最后两手空空回到农村一样。美国金融市场要的,也是这个效果。

  不曾料到聪明反被聪明误。美国金融创新的过程使市场关系错综复杂,纠缠不清,加之美联储长期坚持“监管越少越好”,自由繁衍的金融市场本身衍生出毒瘤,导致债务链条断裂,信心塌陷,进而引发时下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然而在笔者看来,金融危机来势汹汹,却未必能动摇美元本位。因为各国经济早已被美国劫持,如果此时动摇货币体系,只会玉石俱焚,因此全球务必联手,先救急而后虑改革。一旦危机过后,美国仍会全力坚持美元本位。只要危机过后美国跨国公司(即美国经济力量)仍然强健、美国金融市场仍能吸引趋利而短视的各国储备资产,只要储备国仍以美元为主要资产,将美国金融市场作为主要的投资场所,美元本位的地位就无比坚固,美元国际铸币税也就能持续。(作者系国家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师、金融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