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外企流失數百億稅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13 19:50:40
外企流失數百億稅收
石華

國家稅務總局近日下發通知,加強對外企的反避稅調查力度。
日前,商務部公布了一串令人振奮的數字。今年1至5月,全國吸收外資259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1%﹔新設外企17359家,比去年同期增長14%﹔合同外資金額572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近50%。中國成了外資的一片熱土。
然而在這些閃光的數字背后,卻是另一番景象:55%的外商投資企業虧損。一方面外企大面積虧損,另一方面大量外資不斷涌入,面對這一現象,稅務專家一針見血地指出:不少外資企業虧損是假,避稅是真。
外企每年至少避稅300億
一位反避稅稅務人員看到記者手中拿著採訪錄音機,便問花了多少錢,記者回答是580元。他笑了起來:“我們在反避稅中發現,一家外資公司向境外銷售產品時,像你這樣的錄音機,一台僅賣25元人民幣。彩電才賣50元到100元。這種驚人的低價,說出來誰也不會相信,可是的的確確發生了。”
稅務人員發現,不少外企都在做著這樣的賠本買賣。這些外企用高價向國外母公司或其他有利益關系的公司(以下簡稱關聯公司)進貨,在我國完成加工制造以后,低價出售給關聯公司。用這種高進低出的方法(業內稱“轉移定價”),它們將利潤非常方便地轉移到了關聯公司的手裡。隨著利潤的流失,國家稅收也一同流失了。稅務部門反避稅就是要把這種不正常的交易還原成正常的交易,算出企業贏利的真實狀況,把企業避掉的稅收回來。
在對某涉嫌避稅外企的突擊檢查中,廣東稅務人員發現,公司財務人員電腦中醒目地保存著一份文件,文件開頭便寫道:經咨詢有關會計師后,本公司利用台灣、香港、深圳三地關聯公司的不同分工,特制定對付中國稅務機關反避稅調查的完整應對方案。如今,國內外有不少會計師、稅務師事務所十分樂於向外企推銷此類避稅方案。
“外資企業一年流失稅收300億元人民幣。”這是國家稅務總局反避稅官員蘇曉魯推算的結果。他說,目前全國有48萬家外企,每年虧損金額在1200億元以上,由此造成的稅收流失超過300億元。但是很多人認為這個數字相當保守。一位專家稱,僅福州市每年外商轉移的利潤就在10億元以上,流失稅款達1億元左右。而廣州著名的跨國企業寶潔公司曾一次避稅8149萬元。僅從這些數字就可以看出,避稅造成的稅收流失數量驚人。事實上,外資企業的稅收流失到底有多少,我們根本不可能知道。
外企避稅嚴重損害中國國家利益
北京某中外合資企業,是一個“兩頭在外”(即原料採購和產品銷售均由外方在境外進行)的加工企業,外方採取抬高原料進口價格、壓低成品出口價格的辦法,從中賺取高額差價,致使企業從成立開始便連續虧損,中方股東蒙受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北京的這家企業,隻是眾多虧損外企的冰山一角。國家統計局2001年公布的第三次全國工業普查表明,全國41%的三資企業都在虧損。吉林某市曾經有98%的三資企業都在虧損。廣東某市去年87.5%的三資工業企業虧損。天津去年62%的三資企業虧損,如此大面積的虧損,令人觸目驚心。
稅務專家稱,這些合資企業的虧損,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避稅手法。其結果嚴重侵害了中方權益。由於利潤被轉移到境外,中方投資人不但無法獲利,而且需要賠錢彌補虧損。對外方來說是明虧實贏,對中方來說是實實在在的虧本生意。在無力出錢彌補虧損的情況下,中方隻能出售公司股權減少損失,從而逐步喪失對公司的所有權,造成國有資產的大量流失。蘇州的一家合資造紙企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在與外方合資的七年當中,每年虧損將近1個億,結果中方不但一分錢沒有賺到,所持股權卻幾乎全部被外方收入囊中。
稅收優惠曾是我國吸引外資的重要手段。但某些外企在享受超國民的稅收優惠待遇之后,仍然採取避稅手段,逃避納稅義務,不但造成國家稅收流失,侵害了我國的稅收主權,而且對內資企業形成了極大沖擊,損害了我國的國家利益。談到外企的避稅問題,一位內資企業的財務經理憤憤不平地向記者抱怨,在稅收政策上,外企已經得到了很大的優惠,比如外商投資企業的所得稅率為15%,國內企業卻為33%﹔外資企業還能享受從贏利之年起,所得稅“兩年免征,三年減半征收”的政策。他告訴記者:“內外資企業稅收負擔不同,已經造成了競爭不公。外企避稅則加劇了這種不公平,這種行為是不能原諒的。”
發達國家如何反避稅
在我國去年引進的外資中,來自維爾京群島、西薩摩亞、開曼群島等避稅天堂裡的資金,均在前十位。從國際上看,跨國公司的避稅問題也不僅僅出現在中國,它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所面臨的共同問題。很多跨國公司設有專門稅務經理職位,有的跨國公司高價聘請會計師代理稅務事宜,這些人甚至比稅務人員還要精通稅法,他們千方百計逃避納稅義務,大肆避稅。
由於避稅沖擊國家的稅收權益,直接減少國家稅收收入,世界各國對此都高度重視。美國是最早實行反避稅的國家。早在一戰時期,就已經開始了反避稅立法。經過幾十年的不斷完善,目前已經形成了比較健全的反避稅法律體系。美國規定,企業避稅(所得稅)淨額達500萬美元以上的,除如數追繳外,還將處以20%—40%的罰款﹔對來自避稅港的企業,採用不同於其他地區企業的稅收條款等等。不僅如此,在11萬聯邦稅務人員中,數百人專門從事反避稅工作。同時,美國還擁有一支精干的稅務警察隊伍,把避稅當成偷稅一樣來嚴厲打擊。
日本、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無不重視反避稅工作。日本和加拿大成立了反避稅部,其中日本還投入了大量人力,13萬稅務人員中有300人在反避稅部門工作﹔意大利、新加坡等國也像美國一樣設立了稅務警察。這些國家經常就反避稅法律、手段等方面情況交流信息,相互借鑒,取長補短。比如英國就借鑒美國的方法,要求稅務顧問在向企業出售有關避稅方案之前,必須取得稅務部門的許可。
越是經濟開放程度高的國家,越是重視反避稅工作。隨著世界經濟的一體化,每一個國家的經濟都會更加開放。打擊避稅行為,維護稅收主權,已成為各國共識。
中國反避稅困難不少
上個世紀80年代初期,開放的前沿陣地深圳就發現了企業的避稅行為。稅務部門隨即開始了反避稅工作。國家稅務總局專門成立了反避稅處,組織協調全國的反避稅工作。
國家稅務總局反避稅處處長賀連堂告訴記者,就反避稅而言,國家稅務總局選定調查對象有著嚴格的工作程序與方法,不會故意跟企業過不去。現在一些外企在其本國都會向稅務部門報送關聯交易情況,但在中國卻根本不報,或申報不實。我們進行反避稅調查,僅僅是在還稅法的本來面目。但是中國的反避稅工作卻面臨著很多困難。
目前,國際上通行的反避稅方法叫“預約定價”,也就是稅務部門與企業約定關聯交易價格,據此確定企業利潤數額征稅。早在1998年,廈門市國稅局就與某台資公司簽訂了預約定價協議,首開我國預約定價反避稅的先河。2001年深圳地稅局與某日資企業簽訂了第一份預約定價協議書。此后,國家稅務總局要求各地積極開展預約定價工作,但是由於種種因素制約,這一工作進展並不快。據悉,全國現在僅簽訂了大約100份預約定價協議書,每年反避稅所取得的稅收收入甚至還不到10億元。
人才不足,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中國的反避稅工作進度。全國100萬的稅務人員中,反避稅人員不足200人。一位稅務局長說,培養一位反避稅人才至少需要3年時間,而培養出來之后,往往又會被外企高薪挖走。
此外,地方政府有時也不太願意大張旗鼓地反避稅,這也成為了一種制約因素。一位反避稅人員告訴記者,在某些地方政府看來,招商引資重於稅收流失,外企越多政績越大。有的領導認為,稅務部門反避稅會搞得企業人心惶惶,破壞投資的軟環境。有的被調查企業則充分利用了地方政府的這種心理,到政府告稅務部門的狀,有的甚至揚言如果不停止調查,就要到其他地區投資。在這種情況下,地方政府往往會作出讓步,稅務部門對此有時也是無能為力。
盡管面臨著種種困難,但國家稅務總局仍然在不斷強化打擊外企避稅現象。近日,國家稅務總局下發《國家稅務總局關於進一步加強反避稅工作的通知》,其中“國際合作”、“涉外稅務”、“國際稅收管理部門”等赫然成為強調重點,針對外資企業的反避稅已經成為國稅總局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針對大量外企長期虧損的現象,該通知明確指出,稅務機關將重點審查長期虧損、微利卻在不斷擴大經營規模的企業和跳躍性贏利企業,目標直指“虧損”外企。
避稅對外企弊大於利
從企業角度來講,避稅盡管能在短期內給企業帶來額外的利潤,但從長遠來看,避稅對企業弊大於利。北京某大型跨國公司就曾在一次反避稅調查中,補繳了一大筆稅款。經過這次教訓,該公司的稅務經理深刻體會到,避稅對外企也沒好處。因為這家公司是美國的上市公司,一旦被稅務部門查出納稅違法問題,就會給公司帶來極大的法律風險與經營風險。中國稅務部門會要求公司補繳稅款,並給予相應的處罰。美國投資者就會認為公司在欺詐他們,公司要向美國投資者、美國証監會、美國稅務部門作出解釋。這一切都嚴重損害公司形象,對股價打擊也很大。因此對跨國公司來說,依法經營是頭等大事。應該嚴格按照中國的稅法,依法納稅。稅務官員提醒說,為了避免此類風險,這些公司應該主動與稅務部門簽訂預約定價協議,不要做那種對誰都沒有好處的事。
王平是國內一家知名空調公司財務主管,她說的一句話朴素實在:“作為知名企業,我們從來沒動過避稅的腦筋。我們把納稅看成企業對社會的一種回報,納稅越多越光榮。與其挖空心思節稅避稅,不如千方百計節流節支。”▲
《環球時報》 (2004年07月07日 第二十三版)

很多跨國公司利用進出口貿易轉移利潤,造成中國稅收大量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