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不是伪科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2/13 11:58:06
到 中医中药论坛 看看!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相 关 文 章
澳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计划拨款
十大中医健康标准
中医治疗疱疹尖锐湿疣
西医中医各“不道德”了一次
保肝中医食疗
中医与草药
25岁以上中医减肥
温州中医研究诊疗水平全省第
我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因为不懂,自己不能看自己的病,要找医师看病:  找西医,也找中医。既然是要找医师看病的病人,自然对中医和西医就有自己  的看法。
上世纪50年代在农村的时候,我看病的原则大致是:小病,找民间偏方;稍重  ,找中医;再重,找西医。因为那会儿穷,偏方几乎不花钱,而中医看病在当  时要比西医便宜得多。当然,有重病还是不找西医而找中医的时候居多,原因  是一个穷。那时我已经是一个中学生,学了几何学和物理学以后,虽然模糊,  也有了“科学”的概念,所以信任的次序是西医——中医——偏方。穷,实际  上看病,次序当然是颠倒过来的。也有例外,我们那里患疟疾是家常便饭,要  么不看硬挺,要么是买西药的多,大家都知道西医有治疟疾的“特效药”,一  吃就灵,记得不贵。在支付能力的限制下,我不得不在钱和信任之间找平衡点  。我找医生看病,不是要找“科学”,而是要找“有用”。何况,我们乡镇上  的那些极少的西医师似乎水平不高(设备根本谈不上),对于搞不清的病,的  确不如周围一带的某名中医看了有效。
工作以后,有了“公费医疗”,自然基本上是看西医。但像长期咳嗽之类,也  看中医,虽然时间拖得很长,但好像比吃西药几乎无效还是要好些。所以我一  直以为对付慢性病恐怕还是中医有用一些。有一次,我向一位西医师讲了这种  看法,他的回答意味深长“看给谁看咳嗽,你以为西医治咳嗽就只有给你的  甘草片呀,没有更好的药和处方呀。”想想也是,西方人没有中医可看,好像  开起会来咳嗽的人并不比中国人开会时的咳嗽声多。
读了大学,专业是物理学,对科学——在那些“莫名其妙地要区分出两种科学  的“东方科学家”看来(东方应该还包括有其他国家吧!),自然是西方科学  ——有了更多的了解。自发地就有了中医理论不科学的想法。原因有三。一是  中医理论中那些概念,阴呀阳呀,虚呀实呀,风呀火呀,没有明确的定义,概  念不明确怎么能够进行逻辑推理?所谓的推理更像是比附。工作后请教中医朋 友,有的承认的确如此,同一个人的疾病不同中医生的说法常不相同。有的向  我解释一番,也不像我所理解的定义。第二,说中医是科学的人,结果说的都  是用中医的名词套西医的病原病理。事实上,我多次看中医,都是西医一套化  验和检查,中医师再根据检查结果的西医病名,讲一套我听不懂的中医术语的  比对,开出中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所见到的中医研究成果报道,所使  用的都是上千年以前的古籍上的“理论”。
西方人如果坚持“尊重西方文化传  统”死抱住亚里斯多徳的物质四元素(土、气、水、火)说(理论)不放,那  么敢肯定,西方国家一定会比中华封建帝国落后,一定不会有鸦片战争。我不  懂中医,但我懂得理论要发展,任何事物总是新的要代替旧的。好像西方的医  学早先也有点像我们的中医理论呢,对人体结构了解不多,也曾经只能把人看  成是 “整体”,也是“液”呀“精”呀的模糊概念。细想想,那说鬼魂附体的  巫医,似乎更具有整体性呢。
我认为中医理论不是科学理论,有点像亚里斯多得的四元素说还没有发展成后  来的关于物质的原子论和基本粒子理论。但是中医有理论,系统的理论,但理  论不等于科学理论。真正要维护中医这个文化传统的人,就应该为中医理论争  气,就不能停留在古人的那点水平(几千年前的理论,理应不能与今天同日而  语),得有点创新。不过,个人认为,沿着那条中医理论传统走下来,创新也  难,最终的命运,多半还是融入西医之中。这种融入绝不是硬挤进去,而是必  然,因为中医有丰富的经验,的确有用。事实上,今天有水平的大医院,不就  是这样做的吗?
近些时关于中医是不是科学的争论,并不是正在忙活着给病人看病的中医师提  出来的,他给病人看好了病自然就为自己也为中医学赢得了声誉;自然也不是  病人提出来的,管它西医还是中医,管它是不是科学,看好我的病就是好医师  ,好医药。  至于比较起来究竟是西医比中医好还是西医比中医好,同孰为科学孰不是科学  无关。就诊断和用药而言,其实两者都属于技术范畴,看的是效果。从总体看  ,西医效果更好,大概也用不着争论。某位病人的某种疾病,西医没有治好,  而中医治好了,肯定也是有的。经验和技术的作用不容低估。
至于中医的官方地位问题,我以为提出者有点书呆子气,也许还有点赌气,被  抓了辫子。在没有条件(包括穷)的时候,别说中医,偏方也是非常宝贵的东  西呢。在完全没有医疗条件的地方,甚至巫医也是有用的,至少可以安慰一下  病人和家人:我看过病了!看看人类对付疾病的历史,就可以明白这一点。个  别地方的政府,自己没有承担起教育法为之规定的义务,不努力为贫困人口孩  子提供上学条件,却要取缔“不合格”的私人办学。这种不为老百姓办事,反  而要惩罚为老百姓办事的人的恶行,是绝对不能干的!  挑起中医是不是科学争论的人很懂得吵架的真谛:吵架得到周围不了解情况的  围观者的同情,才是高手。这个问题又是对手不能不回答的。对手一回答“不  ”,按照普通大众对不了解的科学也尊崇的心情,利用只有科学的才是有用的  误解,便说你是说中医无用,那就被抓住辫子了。你回答中医是科学,那好,  中医这个“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科学,那么利用“传统文化”搞出的一切东西  就都是科学了。于是,“伪科学”自然就是没有的,反对伪科学自然是错误的  。绝对的胜利!
在凤凰台的辩论中,反对伪科学的人好像多少忽略了对方已经把中医是不是科  学的争论偷换成为中医是不是有用的问题上去了。  已经如此,我就回答:中医理论不是科学,但有丰富的治病用药经验的积累,  作为一项技术,它是非常有用的,但总体而言,用处不如西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