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逃杨湘洪引发温州官场地震 多名官员被双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7:07:12

 外逃杨湘洪引发温州官场地震 多名官员被双规   外逃官员杨湘洪引发温州官场地震

  被曝光的是一份来自该指挥部的内部文件,其中有一张“多余安置房按暂定价格销售给相关人员”的名单,共涉及房屋面积23700平方米

  《望东方周刊》记者黄柯杰 | 浙江温州报道

  “现在温州官场人人自危。 ”浙江省温州市政府的一位官员私下告诉本刊记者,“随着纪委对杨湘洪案的了解深入和牵扯人员的逐一归案,许多隐藏多年的问题可能会慢慢暴露。”

  杨湘洪出走国外5个月后,温州官场地震才刚刚开始。而近日网上的“名单门”,让温州官场的局面更显复杂。

  多名官员被双规

  据知情人士介绍,温州此次官场地震发轫于杨湘洪之妻游捷归案。供职于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的游捷,自2008年10月杨湘洪出走法国后,就一直广受各界关注。

  2009年3月初,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就杨湘洪案表示:“根据他能够这样执意不归,一定不回来了,就从我们一般的常理上来分析判断他应该是有错误的,如果是没有一些重大的问题,他不至于这么下决心地不归,背叛了祖国背叛了国家。”

  温州官场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看到赵洪祝如此表态,他已经感到省委处置杨湘洪事件的决心,“游捷被逮捕意味着对杨湘洪彻底清算的开始”。

  据了解,检察部门在侦查中发现,游捷在2007年间涉嫌以炒股等方式接受企业数十万元贿款,个人银行卡还有大量现金进出,存在重大受贿嫌疑。

  此后,温州某知名女企业家被相关部门带去问话。“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该企业家与许多官员过从甚密,之后温州有数位官员被纪检部门带走,其中包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戴国森。

  据接近戴国森的人士告诉本刊,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众多知名企业工厂所在地,而戴国森为人豪爽,与许多企业家交好。

  坊间传言,纪检部门从戴家搜出名贵奢侈包袋数十只,还有大量现金。

  温州市纪委向本刊记者表示,戴案正在侦查过程中,不方便向外公布案情。

  但接近戴国森的人士透露,戴被牵连,与游捷和某知名女企业家有莫大的关系,“此外,还有温州市国税局和外经贸局的两位官员被双规。”

  而原先的温州市鹿城区委副书记、区长余中平,现调任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    “名单门”

  正当游捷被相关部门带走之时,温州知情人通过网络爆出重大猛料,直击游捷原先所供职单位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

  被曝光的是一份来自该指挥部的内部文件,其中有一张“多余安置房按暂定价格销售给相关人员”的名单,共涉及房屋面积23700平方米。

  这一“名单门”涉及的94位“工作联系部门有关人员”,引人瞩目。

  本刊记者看到,牵扯人员涵盖温州市数十个政府部门,其中不乏市政府领导和重要部门的一把手。

  4月8日上午,本刊记者来到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办公所在地。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总指挥正在外面开会。本刊记者拿出名单给该工作人员,对方对此事件并不知情。

  他向本刊记者表示,这些安置房都位于大南门和小南门的黄金地段,而且房屋面积也确实比较大,“在温州,把平房拆迁改造成高楼后,会空置出不少房屋,通过市场价销售也未尝不可。”对于曝光者所说的这些领导购房价远低于市场价,该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情,他说,当时旧城改建指挥部因为资金短缺,的确把房子以暂定价预售过。

  曝光者的帖子质疑:温州市大南门地区许多拆迁安置户数年都得不到安置,而政府官员通过低价购房来攫取利益。

  “预售价格与当时的市场价十分接近,近年来温州房子涨价迅速,存在升值空间也很正常。 ”旧城改建指挥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当时只是暂定价格,是需要补差的,许多房子的产权证都没拿下来,但按照现在市场价格补差,对当时的购房者来说,是不划算的。”

  他向本刊记者表示,当时自己确实有一套房买入,但是按接近市场价买的,问心无愧。

  《瞭望东方周刊》从房产中介公司了解到,位于大南门的安置房莲花大厦目前单价在17000元以上,好楼层要达到25000元以上。曝光的材料显示,该大厦住着数十位温州局级领导。

  4月8日傍晚,本刊记者来到莲花大厦。一位住在6楼的陈姓居民告诉本刊记者,他是原拆迁安置的,“分房抽号我排在很前面,但只分到6楼,套型好、楼层好的房子一套都没看到。”

  这份被曝光的名单显示,许多企业家也参与其中,拿到好房。温州特福隆集团的黄丽娜和陈永坤各有一套房,房屋面积分别是329.3平方米和265.79平方米。

  陈永坤和黄丽娜,分别担任温州世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其开发的温州世贸大厦是浙江最高的楼房,紧靠莲花大厦。

  本刊记者致电陈永坤,陈表示,房子是按照市场价购买的。

  莲花大厦一位居民说:“拆迁房有多余,政府卖掉作为财政收入也合理,但是房屋的选择权也首先在我们拆迁户,大房子补差价,我们也愿意的,大家又不是没钱。”

  有居民告诉本刊记者,莲花大厦许多房子并未出售,“交物业费的时候,我看到16到20层的许多房子,业主都是房管局。”    故事还未结束

  本刊记者来到温州市环城东路与公园路的交叉口,看到一幢建筑上涂满文字,“拆迁九年,还我店面”等标语很醒目。据路人介绍,这是一位至今未妥善安置的拆迁户写的。

  还有标语写着“惩办大贪官杨秀珠”。“杨秀珠确实发迹于温州的旧城改建。”温州市的一位官员介绍说,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温州的旧城改造已经开始。

  据他回忆,在当年的温州旧城改造中,拆迁户死活不肯让,两个带头的妇女对拆迁队工人破口大骂,工作一时陷入僵局,“杨秀珠亲自带着铲车前去拆房,来到现场后,她穿着一件大背心,冲上前去与两个女人对骂,把拆迁户全骂了下去。”

  当时的杨秀珠是温州市规划局局长兼温州旧房改造指挥部负责人,“把项目给哪个公司做,都是杨秀珠自己决定的。她留下的拆迁后遗症到现在还未消除,许多拆迁户至今未能妥善安置。”

  “在一房难求的温州,旧城改建指挥部位高权重,这次曝光的名单,可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该官员告诉本刊记者。

  但是,该官员也表示,这次事件也有不少疑点,“名单是否有所隐瞒?那张向市政府请示的文件上,并没有指挥部的盖章。”

  他称,温州有人将“名单门”事件看做某种“交锋”,担心可能扰乱温州官场目前严厉整肃的局面。

  4月9日下午,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国有资产管理处处长金佩静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网上所发材料确实是指挥部文件,“这些房子的出售过程没有任何问题。2005年销售时是公开的,无论领导还是普通市民,都能来买。”

  2009年以来,本刊记者多次给杨湘洪打手机,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开通状态,但均未接听。

  “书记丢了”之后,故事也许还远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