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新闻中心--安徽巨贪蔡文龙红颜知己被判无期 吞公款炒期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22 09:55:27

安徽巨贪蔡文龙红颜知己被判无期 吞公款炒期货


http://www.qianlong.com/2008-12-30 06:55:37千龙网


张秀英受审

  核心提示:原安兴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秀英是安徽巨贪蔡文龙的红颜知己,为了弥补违规炒期货留下的亏空,她疯狂作案,被称为“安徽第一女贪”。

  2008年11月21日,57岁的张秀英把自己收拾得像个去约会的徐娘,走出合肥市第二看守所的监仓。铁窗外站着一脸威严的法官,这位原安兴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脸上尽力堆起笑容,希望有奇迹发生。

  然而,“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8个字像盆冷水浇灭了她心头的热盼。当天,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秀英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一案作出终审宣判,维持合肥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张秀英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判决。

  悔恨交加的张秀英可能想不到,她贪污公款609万余元、受贿47万余元、挪用公款2300万元,这一巨大金额创下了安徽女干部职务犯罪的纪录,有媒体给她戴上了“安徽第一女贪”的帽子。

  开仓,十年不晚

  40岁以前,张秀英先后在合肥的两家小企业默默地做工人、会计,倘若一直平淡下去,她的人生可能会无风无浪。1990年12月,张秀英考入安徽省财政厅,一年多后成为该厅下属的天海实业总公司副总经理,她的人生轨迹悄然发生改变。

  1992年秋天,张秀英结识了阜阳人曹春风。初掌公司实权的张秀英很想做成几笔大生意,在公司里树立威信。她借款90万元给曹春风的公司,后来,她又借400万元给曹春风。1993年底,因国家实行宏观调控,许多房地产项目停建。天海公司开始清理对外的借款,张秀英几次催款,曹均表示没钱归还。张秀英心急如焚。1994年4月,张秀英从天海公司调至同为安徽省财政厅下属的海南世益经营开发公司任总经理,双方经协商,1994年4月25日由她代表海南世益公司与曹春风的惠阳阳光实业公司签订了转让土地使用权合同书,约定曹春风将位于广东惠州的一块土地使用权转让给海南世益公司,抵偿天海公司两笔借款及利息。

  张秀英的人生轨迹发生根本性改变,是从担任海南世益公司总经理开始的。同样在1994年,后来成为“知名新徽商”的蔡文龙出任安徽安兴联合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兼安徽世益公司总经理。海南世益公司是安徽世益公司的二级机构,张秀英少不了向蔡文龙这位从省委调过来的少帅汇报工作。40刚出头的蔡文龙面对大自己两岁、风姿绰约、能言善辩的张秀英,从最初的心生好感很快就完全不能自已。不知不觉中,张秀英成了他的红颜知己。

  到了1996年,安徽省财政厅把天海公司和海南世益公司都交给了安兴联合总公司管理。张秀英当上了总经理助理。

  她在向安兴联合总公司移交海南世益公司资产时,将那块抵偿来的土地的情况隐瞒不报,只有她和蔡文龙知道。瞒了6年后,2002年10月,张秀英花了30万元办证费,让曹春风把那块地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办到海南世益公司的名下。她及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蔡文龙。没过多久,在一个酒酣茶酽的夜晚,已经是徽商集团董事长的蔡文龙告诉已成为安兴联合总公司副总经理的张秀英,“自己的弟妹做期货亏损了100多万元,把自家房子都抵押贷款了。”张心里知道蔡文龙弟妹不做期货,是蔡自己做亏损的。她就向蔡文龙建议,“我们把在惠州大亚湾那4亩地卖掉换成钱算了,老放在那里夜长梦多。”蔡文龙眼睛一亮,大声说“你这主意不错,我喜欢。”

  随后, 蔡文龙打电话与自己的小兄弟龚某谈了转让土地的价格。在一家酒店灯光朦胧的餐厅里,张秀英对龚某说,“我在惠州有块地是花七八百万元买来的,现在把这块地向你抵押借款430万元,一年后如果不还钱,那块地就归你了。” 她打了一张430万元的借条,连同该土地的相关证件交给了龚某。大概过了一年,张秀英没还钱,按约定把土地给了龚某。蔡文龙又打电话给龚某,帮张秀英要回了借条。一块国有土地就这样被他们“化解”了。

  其实,龚某将430万元转到了海南世益公司的证券账户的当天,张秀英就将其中200万元归还了一笔单位欠款。2003年1月16日,又把130万元转入到蔡文龙妹夫的账户。这130万元很快被蔡文龙取走。剩余100万,张秀英用来炒了一个多月的股票,亏损3万多元,余款96万余元,被她转入一个期货账户,据为己有。

  倒仓,机关算尽

  2000年6月23日,安兴联合总公司出资成立安兴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由张秀英兼任董事长。上任后不久,蔡文龙向她介绍了一位姓刘的专家。蔡文龙提议,徽商集团和安兴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合作做豆粕期货,由刘先生操盘。按照规定,期货经纪公司是严禁炒作期货的。张秀英觉得有钱赚管不了那么多。她喊上公司的几个领导一碰头,决定分别在安兴联合总公司的两个二级公司账户和一个个人账户操作,用股票账户的钱炒豆粕期货。

  听信刘专家的话,两家公司在高价位开仓炒作豆粕期货,张秀英亏损248万元。

  安兴联合总公司与徽商集团等单位共同开发合肥香港商业步行街桐城路至美菱大道段,并成立指挥部。2003年2月至2005年3月,张秀英擅自动用了指挥部的资金,又动用了安兴期货公司股票账户上的资金供自己炒作,最终亏损达650余万元。到2004年11月底,指挥部短期投资未转回资金为550万元,其中有张秀英指使部下用于炒股亏损153万余元。为了补亏,她转让了个人在瑞思房地产公司的股权,兑现400万元。她又将指挥部公款买卖股票亏损153万余元虚增为396万元,让财务人员在指挥部短期投资账户冲抵,虚增的242万余元被她用于弥补个人期货交易的亏损。

  机关算尽的张秀英通过3次“倒仓”,侵吞了公款381万余元,弥补炒期货的亏损。

  平仓,为所欲为

  在张秀英众多的犯罪事实中,大多数都和徽商集团董事长蔡文龙有关联。蔡文龙在检察机关坦白,张秀英是他的红颜知己,对她的许多要求都给予满足,自己也从中获利。

  1998年,蔡文龙调到徽商集团任董事长。而安兴总公司总经理没有到任,张秀英任副总经理。她就对财务处长谌正平说,“有一个朋友开公司,需要注册资金,你从公司财务上解决一下注册验资的资金。”谌正平遂将1200万元转到张某带来的一个指定账户上,安兴总公司又出具了一份虚假的代投资说明。这1200万元在注册验资完毕后很快就归还了。张秀英擅自转出1200万元这件事其他人不知道,也没有向主管单位汇报。后来又成立天泰装饰公司,张秀英以其弟弟的身份入股,蔡文龙那一份也算在张秀英名下。

  蔡文龙和张秀英相互提携,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2003年绿地置业和徽商城建合作开发建设徽商国际大厦,准备动工前,徽商集团下属的徽商城建的副总经理曹大全告诉张秀英,“这个项目很好,你可以成立一家公司一起合伙做。”张秀英与曹大全及合肥绿地置业商量,同意张秀英成立瑞思房地产公司入股。她需要出资400万元。因为手头没有钱,张秀英就给蔡文龙打电话,蔡满口答应。2003年3月10日,徽商集团房地产公司转了600万元到安兴期货公司,张秀英通知财务将其中500万元转入一个个人账户,同日又转入验资所用的瑞思房地产公司账户。2003年3月23日,这500万元验资款又转回安徽安兴期货公司的另一个期货账户。

  为防止被查到,张秀英是以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瑞思房地产公司。后来她转让了这家公司的股份,得款数百万,用于弥补炒期货的亏损。

  在蔡文龙的恩泽下,精明的张秀英就这样拿公款倒腾来倒腾去,为自己私下经商、借他人做生意挪用了2300万元公款。

  爆仓,全盘皆输

  2005年夏天,安徽省财政厅原厅长匡炳文被立案侦查,张秀英多次被纪检部门传唤接受调查。有一个包工头受她关照,承接了工程,送给张秀英4万元。张怕出事,很久后悄悄将4万元退给包工头。

  但该来的是躲不过去的。2007年3月,蔡文龙被纪委“双规”,但他拒不交代违法犯罪事实。2007年4月28日,张秀英被纪检部门带进了专案组。没过几天,张秀英竹筒倒豆子般主动交代了自己的问题,并主动检举了蔡文龙的问题。蔡文龙坚守多月的堡垒因红颜知己的检举被轻松攻破。

  几个月来惶惶不可终日的张秀英终于如释重负。在看守所的日子里她开始反省自己堕落的根源,写下了不少忏悔。

  张秀英说:前几年,我快到退休年龄了,心理发生了很大变化,就把公家的钱当作自己的钱,公私不分,明目张胆地侵吞公款,简直到了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地步。我有时候总觉得自己是有功于企业,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个不知羞耻之徒,简直无地自容。……我不仅是法盲,更像个疯子。  (记者 朱春先 特约记者 海一笑 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