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因美国金融业危机而获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4/19 22:31:48
华尔街日报 2008-10-20 15:09:07
美元因美国金融业危机而获益
美国可能面临着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但从美元上你却看不出这一点。
美元汇率非但没有因政府对金融业的救助而走低,反而呈现出上扬势头。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他们原本预计政府开支的不断增加以及美国经济的下滑会对美元产生削弱作用。
而实际情况却是,美元正因全球资金从高风险资产中流出以及融资套利交易的解除而获益。当前这场危机的范围也对美元有利,因为很显然,经济和银行业出问题的并非只有美国。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经济学家巴里•埃成格林(Barry Eichengreen)说,美元的强势令他吃惊,目前表现比美元强劲的货币并不多。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编制的一个指数显示,自9月初以来,美元兑26种货币的贸易加权汇率已上涨了8%。这一指数目前大约为2007年2月 时的水平,也就是说自那以来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 Cos.)倒闭以及Fed数次下调利率对美元造成的不利影响目前都未在这一指数中反映出来。
美元的涨势如此凌厉,以致于投资者们警告说,美元的上涨应该告一段落了。就像美元近来从全球市场的动荡中获益一样,全球市场趋于稳定也有可能使美元失去一些最近的涨幅。
中、长期而言,美元的强势仍然取决于外国人对美国资产的兴趣,而美国经济不稳以及美国政府支出的增长有可能对这种兴趣形成考验。至少目前而言美元已经显示了其抗跌性,给那些看好美元的人提供了证据,这些人说美元的长期下滑趋势已于今年早些时候结束。
广告近来一些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投资趋势纷纷出现逆转,如对新兴市场股票的买盘兴趣以及押宝大宗商品价格会不断上扬等,美元汇率最近的上扬也是这种逆转现象之一。当投资者从这些资产中撤出时,他们往往会将变现资金兑换成美元。
在多年来不断将资金投向海外之后,美国投资者目前正在将资金撤回国内。据美国财政部截止到7、8两个月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投资者这两个月卖出的外国股票和债券比买进的多570亿美元,资金回撤额创下历史之最。
由于过去一个月中银行间美元拆借的正常渠道已几乎断绝,从韩国到瑞士,世界各地的银行都在想尽办法搞美元,这也对美元汇率起了提振作用。国际清算银 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美元依然是最受全球银行界欢迎的货币,占这些银行外币资产和债务的55%。
一些投资者说,市场目前对美元的兴趣类似于其对日圆的喜好,而日圆现在是少数几种兑美元汇率呈上扬的货币。日圆经常在市场出现动荡时表现强劲,因为在市况平稳时,投资者往往会借入日圆以利用日本的超低利率牟利。
而当市场波动性加大,或投资者需要弥补在其他方面遭遇的损失时,他们就会解除这种融资套利交易,从市场上买回日圆,从而推高日圆汇率。从市场最近对美元的需求判断,似乎投资者、对冲基金和银行正在将美元当作融资套利交易的借入资金,就象他们当初借入日圆一样。
而在市场剧烈动荡时,投资者也会将美国国债视为投资避风港。来自外国央行的需求十分重要,因为它们是美国债券的主要买家。Fed代其他国家央行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量多寡是衡量外国央行这种需求的一个指标。最新数据显示,过去四周内这类美国国债增加了约1,000亿美元。
这表明了外国人对美国资产的信心,而这种信心对美国金融体系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外国人停止购买美国资产,甚至开始抛售它们,美元汇率将大幅下挫,美国利率将大幅飙升,从而使已经疲弱的美国经济雪上加霜。
虽然一些投资者担心,美国政府救助本国金融业的财政开支最终将打压美元汇率,但经济学家们提醒说,这方面的最终影响目前还不清晰。与日本和意大利等国相比,美国的政府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要低得多,甚至比德国还要略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说,从历史经验看,很难说预算赤字会对汇率产生重大影响。他指出,理论上说,预算赤字对利率的影响更大。
虽然近年来美国预算赤字增长总是同美元汇率走低相伴出现的,但在上世纪80年代二者的走势却是一致的:与预算赤字增长相伴的是美元汇率的走强,特别是在高利率的环境下。
经济学家们说,经常项目赤字对美元汇率的影响更为显著,这一数字是衡量美国进口大于出口有多严重的广泛指标。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虽然已有所下降,但 要达到健康水平仍然任重道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美国经常项目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明年将从2006年时的6%缩小到3.3%。
如果市场动荡程度减弱,投资者可能会将关注焦点重新放在美国与其主要竞争对手谁的经济增长前景更佳上来。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央行不同,Fed早在一年多前就已开始下调利率,而这已对美元产生了负面影响。
现在随着其他国家央行也纷纷开始降息,美元肩上的担子会相对减轻。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货币经济师任永力(Stephen Jen)说,美国在降息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很远,而欧洲却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