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寻回被拐16年亲生儿 称疯走大半个中国(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2/07 15:22:59
来源:大洋网-信息时报
2010年11月19日02:25
我来说两句(11)
复制链接
打印
大中小
大中小
大中小

父母好心却遭“蛇”咬 男孩被拐16年终日以泪洗面
“男孩被拐16年寻回亲生父母”案昨日开庭,被拐男孩当庭怒斥人贩“16年来,我哭了一地眼泪”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闫晓光 通讯员 越法宣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文杰
16年前,年仅6岁的甘林在广州火车站附近被父亲的工人拐走,几次辗转,最后被福建莆田一个吴姓家庭收养。多年来,他一直念念不忘自己的亲生父母,通过各种方式寻亲。去年6月,甘林开始通过网络发帖寻亲,巧合的是,甘林的亲生父母也同时在网上寻找儿子,他们最终通过一个叫“宝贝回家”的网站牵线得以相认。
昨日,人贩子出庭受审。甘林当面怒斥人贩拆散三个家庭,更痛诉自己“16年来,哭了一地眼泪”。
父母:好心收留落难人不想贩走自家儿
50岁的甘正洪是重庆人,昨日,他们一家都来到越秀区法院,见到了一手酿造家庭悲剧的那个罪人。记者留意到,为了看清被告人,甘正洪在旁听的时候还特意换了几次位置。
好心被“蛇”咬
他回忆说,1993年,当时他是个小包工头,8月份的时候,他们在火车站附近遇到两个人,说在火车上被抢,既没吃的也没穿的,他们夫妻俩就收留了这两个男人,每天一起吃饭,还给他们衣服穿。9月4日下午3点多,这两名工人就悄悄把甘林带走。
“他们两人借口买冰棍给我儿子吃,然后就把儿子带上汽车,去了佛山,后来又带去了福建莆田。”甘正洪说,其中一人叫张作海,湖北人,后来被警方抓到,另外一人叫陈国荣(真名邱某)。“现在想来,他们都是专门来广州做坏事的,两个人都说身份证被抢了,报的全是假名,出了事也很难找到他们。”
“我们疯找了大半个中国”
甘林的母亲在开庭前还与儿子有说有笑,但庭审开始后,却忍不住哭泣。
“儿子失踪后,我们天天在找,没心思干活,像疯子一样找了一年多,走遍大半个中国。晚上在亲戚家住,白天出去找,还要装得很坚强,在亲戚家不敢哭,出来才哭。由于他们留的都是假地址,真的是受了很多苦,有那个村,没那个队,有那个队,又没那户人家。在警方的帮助下,终于见到了张作海,不过张作海却称不知道甘林的下落,说甘林已经被姓陈的卖了。”甘正洪说,他和妻子后来带着张作海去到福建找甘林,但没找着。“不见儿子两年之后,我们才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在广州的16年间,我们一直想着有个小孩,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真的非常难过。他们害得我们太惨了,我当时就想一边走一边看,他们化成灰我都认得。”甘正洪说。
多年不愿搬家只为等儿子
“失去儿女的心情,没有经过的人都不知道,天天晚上做噩梦,精神都崩溃了。五六岁的小孩被带出去很残酷的,一两岁什么都记不得还好,可是他被拐走的时候,家人和亲戚的名字地址都记得,也上过一年幼儿园,16年间,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我还以为他记得我们的地址和姓名,结果他记不得了,到最后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说不下去了……”说到这里时,甘林的母亲伤心地痛哭。
甘正洪接着说,“我们当时想,找不到这个小孩就不回去,我宁可借钱,宁可修自行车,我也不搬家,我总觉得儿子记得家在哪里。我们就这样等着他,我们一家人还是有缘,否则一辈子都见不到。”
儿子:为寻找亲生父母16年间无心读书
甘林告诉记者,“养父母和姐姐对我都很好,我就这样一直在那里生活了16年。”甘林说,1994年,他7岁时,在福建当地开始上小学,但读到高一就没再读了,因为没心思读书,“后来就在家学油画,有时候就在自家的仿古家具厂帮养父母打工。”
甘林说,自己之所以不想读书,是因为太想念亲生父母,以致没办法读下去。“我被带走的时候,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但随着时间推移就记不起了,不过我清楚记得自己是四川人,地震发生时,我特别想念自己的父母,所以才想到网上去寻亲。”
甘林说,他在一次听别人介绍说有一个叫“宝贝回家寻子网”是专门帮人寻亲的,就决定试一试。“养父母都同意并支持我寻找亲生父母,后来姐姐帮忙上网发帖,把我小时候的照片贴上网站,等了将近一年,终于有了消息。”
也许是心有灵犀吧,去年4月份,甘正洪买了电脑,看到和儿子同年的都在上网,就想发个帖子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得到,于是电脑刚买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小儿子发寻人启事,发了十几个网站,其中就有“宝贝回家寻子网”。
10多天后,甘正洪收到一个激动人心的信息。网站志愿者打电话联系他,说可能找到他们的小孩,让他们看照片确认,“我立刻对比照片,发现照片中的人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儿子。”
2009年6月17日,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被告:“我想对甘林说对不起”
今年6月4日,邱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邱某身高1.75米左右,昨日,他驼着背且面容憔悴地出现在法庭上。
“我想对甘林说对不起,我当初不应该。念在我当初年轻,法律意识淡薄,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这是他留给甘林的唯一一句话。
法官:为什么拐走别人小孩?
邱某:我的小儿子死了,我心情不好,工友说他亲戚有个小孩,没想到带出来的是老板的儿子。
法官:那为什么还要带走?动机是什么?
邱某:我儿子死了,想买个儿子回来。
法官:后来怎么又卖了?
邱某:我养了快一年,后来我自己老婆怀孕,老婆也不喜欢这个男孩,便以5500元的价格卖了,同时签了不再来往的协议。
甘林:“这是你应该受到的报应”
昨日庭审,甘林就坐在检察官旁边,紧紧盯着那个曾经在爸爸工地上带他到处玩的男子,也是那个让他做了16年噩梦的男子,他告诉记者,在警方提供照片给他辨认时,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昨日,甘林当庭怒斥邱某,“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一个孩子失去父母的心情,你知道不知道?从小我就知道我有亲生父母,为了找他们,我绞尽脑汁,小时候到现在,我哭了一地眼泪。在别人家里养,总是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其中的辛酸不是别人能够体会的,你对我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包括我亲生父母,因为这个事情,两个人发疯似地到处找我,钱花光了还到处借钱,一年多,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三个家庭的命运改变了,我养父母家,亲生父母家,包括你自己家,今天,这是你该受的报应。”
近况:磨合期未过,还是有点隔膜
在找回亲生父母后,甘林选择了跟自己的父母一起生活,如今已经一年多过去了,甘林说,“就算是那边对你再好,我不属于那里,他们也有亲生子女,对自己来说,总感觉到很自卑,所以要回家,我一直都想回来,想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现在已经找到了。经过这一年,还是会觉得陌生,努力在适应。”
甘林的父母则感慨道,甘林性格变化很大,他小时候很活泼,但现在很内向,老不说话。“虽然他知道我们是亲生父母,但之前一点感情也没有,隔膜好像很大,这一点,我们也感觉到很伤心。”甘林的父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