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反复辟理论的现实价值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2/26 17:27:44
——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
李永芒
序 言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学术观点。
文章写于2001年4月,原来的标题是《应当重新认识和评价毛泽东同志反复辟理论》(以下简称《应当重新》),篇幅比现在《试论前苏联东欧的和平演变和国际共运的发展前途》(以下简称《试论》)长近一倍,该文比较系统,内容还有对毛泽东反复辟思想来源、对资本主义周期发展衰亡、对社会主义周期发展等方面的详细分析,当时曾在小范围内征求过意见,得到了肯定和支持,《真理的追求》编辑李同志准备在第七期上刊发,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未能如愿。2004年下半年,一位老报人长流河同志,在强烈爱国良知的驱使下,将《应当重新》一文,在结构上作了调整,在内容上作了大幅删改,最后编辑成《试论》,并于当年被某大型系列丛书收录之中予以出版发行。
从那时以来,作者始终注意着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并不断用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新情况,检验着《试论》一文的基本观点,心里面是踏实的。去年8月以来爆发的目前这场世界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大危机,更支持了《试论》一文的基本观点。感到欢欣鼓舞。今天恰逢毛泽东同志诞辰115周年,对《试论》略作改动进行发表,谨以此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5周年。
当然,《试论》一文的基本观、基本内容、运用的资料都是8年前的,加之作者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不够、研究不深,历史条件的限制等等,文中的一些观点显得不是十分鲜明,一些表述过于含蓄、抽象,一些判断落后于形势的发展。但是,作者认为《试论》一文的基本观点总得看是符合世界历史发展客观进程的。所以对《试论》一文未作大的改动,也未补充新的材料,基本保持了文章的原样,只是在个别地方加进了今天的新情况,进行了新发挥。
为了推动对毛泽东同志反复辟理论的深入学习研究,探索以反复辟为中心的新的社会主义革命运动规律,用这一理论观察世界,指导实践,适应即将来临的第二次伟大社会主义革命运动高潮的斗争需要,真诚欢迎对此文提出批评、指正。
试论前苏联东欧的和平演变和国际共运的发展前途
――兼谈毛泽东反复辟理论的现实价值
反复辟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国上下纪念他老人家诞辰115周年的日子里,重温这一重要理论,联系世界发生的深刻变化――尤其是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各国和平演变的现实,更加感受到毛泽东反复辟理论所具有的深远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苏联和东欧的和平演变证明反复辟理论的极端重要性
苏联和东欧发生的资本主义复辟,不是所谓“人民的选择”,而是苏联和东欧上层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党政要员”的选择。他们起初在“改革”的旗号下,利用手中窃取的权力,以欺骗的方式,强行将苏联和东欧引上了复辟资本主义的道路,制造了当代国际共运史上的空前惨剧。是他们毁灭了苏联和东欧共产党,是他们毁灭了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事业,是他们将苏联和东欧亿万工人和其他广大劳动人民群众推向了复辟时代的苦难深渊。这些上层“党政要员”是苏联和东欧共产党人的敌人,是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事业的敌人,是苏联和东欧亿万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的敌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敌人。这些人是毛泽东曾经指出过的那样的党内“新生资产阶级”,他们与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构成了对立,形成了矛盾。这种对立和矛盾是敌我性质的对立和矛盾。他们奉行的是复辟倒退的修正主义,反对的是马克思主义;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反对的是社会主义;坚持的是资产阶级专政,反对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他们维护的是国内外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的权力和利益,破坏和出卖的是国内外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的权力和利益。
这些血的教训告诉人们,无产阶级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时期其危险主要来自于共产党内部,即来自于那些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上层“党政要员”,来自于他们的政治主张,即复辟资本主义的政治纲领、路线、方针、政策。这就历史的规定了无产阶级政党在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过程中,必须坚持进行反复辟反倒退的阶级斗争,警惕并反对党内、重点是党内高层产生资本主义复辟思潮,出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产生新生资产阶级或腐败的“党政要员”,出现资本主义复辟。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赫鲁晓夫上台不久,毛泽东即以他罕见的马克思主义历史洞察力迅速识破了赫鲁晓夫及其集团复辟倒退的政治本质,准确预见到了他们将给国共产主义运动带来的灾难,及时果断地领导我党与他们展开了坚决斗争,进行了长达十年的论战(期间,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曾分别率领我党代表团赴莫斯科与赫鲁晓夫集团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当时世界上一些兄弟党和左派组织及国内一些同志对这场斗争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还不够理解。一些帝国主义者甚至不相信,认为不可思议(参见:吴冷西《十年论战》,中央文献出版社)。几十年之后再回头看,他们不是亡党亡国,复辟了资本主义吗?毛泽东的预见不是完全被那里的残酷现实证实了吗?论战中,赫鲁晓夫及其一伙听不进我们党的忠告,不接受我们党的规劝和批评,死不改悔,顽固坚持其右倾机会主义立场,硬是坚持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方针、政策、纲领,硬是把他们那个党、那个国家引向毁灭,活活将那里的亿万劳动人民群众推向了复辟资本主义的苦难深渊。这个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历史事实完全证明了毛泽东反修防修理论的正确性。
今人痛心的是,那里的红旗落地后,卫星也坠落了(2001年3月3日,俄国“和平号”空间站因经济困难坠入了南太平洋)。一个具有光荣历史的党就这样毁灭了,一个由列宁亲手缔造的国家就这样四分五裂了。这一切灾难的原罪就是那里的右倾机会主义,即赫鲁晓夫集团背叛马列主义,放弃阶级斗争理论,实行阶级调和,而它的助产婆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所谓“新思维”,即以复辟资本主义为目标的政治多元化,思想自由化,经济私有化、股份制等等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目前,毛泽东反复辟的理论再次得到中国共产党人和亿万劳动人民群众的重新认识,在国际上,也正在为越来越多的共产主义政党和左派组织所接受。在上个世纪90年代前后,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共产主义运动处于极其困难的特殊历史条件下,世界共产主义政党和左派组织在总结苏东复辟资本主义的历史教训,分析国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前途时,它们竟出人意料地宣布:要“重新研究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同“修正主义”作“长期”的“斗争”。1995年5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由世界五大洲15个共产党和左派组织参加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研讨会通过的决议,即《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联合的建议》,就着重而明确地提出:“鉴于苏联的质变”必须重新研究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反对修正主义的思想斗争是一项长期的、难巨的任务”(见肖枫《社会主义向何处去》第1078页)。
可以断定:随着历史的继续发展,随着毛泽功思想及其反复辟理论的深入人心,并且日益紧密地与当代国共产主义运动实践相结合,用不了多久,国共产主义运动就会发生重大的历史转机,运动就会由低潮转入高潮,就会由今天这种带有恢复性的历史阶段转入迅速发展的历史阶段。也用不了很长时间,在复辟地区各国新一代共产主义者及其政党的领导下,新一代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人民群众,定会重新夺回被前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党政要员”所出卖的无产阶级政权,以及经过几代劳动人民群众所创造的一切劳动果实。前苏联和东欧及其他地区各国的共产主义运动之火,一定会再次猛烈地燃烧起来,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的伟大曙光一定会来临人间。
当代国共运的主要特征是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
依据毛泽东关于反和平演变的理论观察和分析当今世界历史发展所呈现出的新特点、新趋势,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新的历史判断:即将重新来临的国际无产阶级革命斗争高潮的性质,很可能是以反复辟为特征的新无产阶级所领导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革命的对象是复辟地区各国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党政要员”和新生的资产阶段,革命的中心很可能是发生资本主义复辟地区的一些国家和民族,革命的方式依然是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武装斗争。
一、当今无产阶级领导的世界革命运动由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历史上尚未出现过无产阶段政权的资本主义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各国的革命运动;一部分是历史上曾经建立过无产阶级政权、实行过社会主义制度但现在已经发生资本主义复辟的各国的革命运动。如果说那些历史上未曾建立过无产阶级政权,实行过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斗争,属于第一次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简称:第一次革命),那么那些历史上曾经建立过无产阶级政权,现在已发生资本主义复辟的各国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则属于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简称第二次革命)。为第一次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而进行的革命,即第一次革命,其革命的对象、手段、方式、道路、任务与历史上的历次无产阶级革命是相同的,就是说,革命的对象依然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任务依然是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政权,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革命的手段依然是武装夺取政权。而那些历史上曾经成功地建立过无产阶级政权,实行过社会主义制度,但现在已经(或将要)发生资本主义复辟各国的第二次革命的性质、对象、任务、手段,与自己历史上发生的第一次革命相比,尽管在本质上是相同的,但是,革命斗争则呈现出了新特点、新内容、新情况。首先,革命斗争的历史环境发生了变化,即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所面临的社会条件发生了变化。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历史时期,无产阶级所面临的历史环境是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或处于向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过程之中的社会。这种社会是从封建社会演变而来,是历史发展的继续。而今天面临第二次革命的国家和地区,所面临的社会虽然本质上仍然是资本主义性质的,但是,这种性质的资本主义并非直接来源于封建社会,就是说它不是经典的由封建社会发展而来,而是来源于历史上曾经取代过自己的另一种更高历史形态的社会,即社会主义社会。按照社会发展规律看,这种来源于高级社会形态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就是一种倒退的社会历史形态,即旧社会复辟的历史形态。复辟地区各国的无产阶级所面临的新社会形态,与经典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所面临的社会形态本质上虽然相同,但是,从社会发展的来源上相比较,前者属复辟的历史形态,或倒退的历史形态,后者则属于经典型的社会形态。这两种社会形态的最大差别,就是复辟型的倒退历史形态带有社会主义形态的历史痕迹和社会关系(如:社会主义时期形成的先进社会意识、精神、观念、道德、风尚、习俗、行为准则、社会关系、社会理想、物质遗产、政治代表、社会团体、社会政治势力等等,它们还或多或少的,或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存在于这个社会形态的内部结构中)。后者则不具备这些历史痕迹。
这就是当代国际共产主义革命运动中,两类无产阶级革命的最大差别。因为社会发展形态不同,无产阶级在这两种社会形态中进行的革命斗争,便呈现出了不同特征,复辟地区各国无产阶级进行的革命,表现为反复辟、反倒退的革命;革命因社会形态内部尚存在社会主义时期形成的历史痕迹和传统,便具有更大的可能性和现实性,这些国家中的无产阶级具有更大的革命优势,其它地区各国无产阶级并不具备这些历史的优势,它们目前正在进行的革命斗争,则表现为经典型的革命,即按照历史发展规律消灭经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革命。
二、复辟型社会形态因为是从社会主义形态倒退、演变而来,其内部阶级的来源、关系具有其特殊性。这种社会形态内部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均来源于社会主义社会形态内部,即来源于那些本来在社会地位、关系本质上曾经是平等的劳动人民群众内部;经典型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内部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则来源于封建社会形态被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所取代的历史发展过程之中,即来源于资本主义原始资本积累历史阶段的两极分化,或社会阶级分化。这就是说,资本原始积累历史阶段的两极分化导致了两个阶级的产生,即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产生。新产生的两个阶级,即无产者阶级和资产者阶级的社会关系是被剥削被压迫与剥削压迫的关系,被统治与统治的关系,被奴役与奴役的关系,总之是不平等的对立阶级关系。与这种社会形态内部两个阶级的来源不同,复辟型资本主义形态内部两个阶级则来源于社会主义形态倒退、复辟过程之中的隐蔽的资本原始积累的两级分化,或社会分化。这个隐蔽资本原始积累,就是社会主义社会原本平等的劳动人民群众的阶级分化过程。这个两分化过程包括两种途径。一个途径是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内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以欺骗方式制订并推行的资本主义性质的路线、方针、政策、纲领实现的。即以国家的名义,对劳动人民群众强制实施的剥夺过程,其最大特征就是隐蔽私有化,即以隐蔽的、欺骗的方式将劳动人民群众已经创造和正在创造的社会财富,按照资本主义经济政策进行再分配的过程,其实质就是剥夺广大劳动人民群众自己创造并占有的社会财富,将社会财富向少数人转移,集中到少数人手中。这样社会主义国家劳动人民群众创造和占有的社会财富便转向了靠资本主义经济政策发展起来的少数新生资产者手中。共同创造社会财富的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因财富被国家和新生资产者的剥夺,就重新沦为无产者,那些靠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政策窃取、夺得,占有了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共同创造和占有的社会财富的人,就变成了新的资产者。另一个途径是原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和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利,以犯罪的方式,主要是通过腐败行为隐蔽对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共同创造、占有的社会财富予以侵吞、掠夺、榨取和剥夺。
通过上述两个途径,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原本平等的劳动者就分化成新的无产者和新的资产者,其实质就是国家和少数人隐蔽掠夺、盗窃、榨取劳动人民群众共同创造占有的社会财富的过程。这个过程一经完成,就宣告了资本原始积累的结束和两级分化的完成。于是社会主义国家就演变成资本主义国家(这就是所谓的“和平演变”),旧时代的历史悲剧就会重演,整个社会就会呈现资本主义时代的一切历史罪恶。这就是原社会主义国家产生新资产阶级和新无产阶级的历史过程,是社会主义国家蜕变成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过程。
三、从现代社会主义国家复辟史看,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一般包括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共产党内部出现资本主义思潮的过程。在这个阶段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出现隐蔽的资本主义。主要表现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借助窃取的党权、政权、军权、文化权提出并推行以复辟资本主义为特征的政治路线、方针、政策、纲领,社会发展偏离社会主义方向。这就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帜,实行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部政治基础、经济基础、社会基础、阶级基础就是在这个阶段中产生的。这个过程一经结束,即意味着新资产阶级的形成及和平演变的结束,也意味着资本主义复辟第二个阶段的开始。在这个新的复辟阶段,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和新生资产阶级,再也无须隐蔽了,再也无须欺骗了,再也无须打社会主义“招牌”了,他们可以公开打出自己的旗帜,阐发自己的政治主张,亮明自己的政治纲领,即公开地、彻底地进行资本主义复辟了(如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就是这样干的,戈尔巴乔夫近年甚至公开说:“自己的全部生活就是要搞垮共产主义”)。这时,过去形成的社会主义社会形式,即真资本主义假社会主义的形式就完全成为一种多余的历史束缚了。这些过去形成的形式上的社会主义,包括形式上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军事制度、文化制度、外交政策······对于新生的资产阶级及其政治代表来说,过去是他们复辟的脚手架,欺骗的工具,对社会进行剥夺的手段,现在就变成一种历史的束缚和复辟的障碍。因此他们就利用手中窃取的政权,一脚将这些障碍踢开,一举粉碎这些束缚(如叶利钦上台后就是这样干的)。这就是资本主义复辟第二个阶段的历史内容。于是新生资产阶级及其政治代表,便利用手中窃取的社会统治权和剥夺的社会财富(即资本),公开地、全面地、彻底地建立资本主义了。于是资本主义便“凯歌”行进了。
四、从上面的分析中知道,当代存在两种类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一种是经典的社会形态(如欧美及其他地区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另一种是复辟型(或倒退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如前苏联和东欧地区各国复辟的资本主义)。在经典型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内部,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的特征,依然表现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做的分析和揭示,依然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揭示出的规律运动发展着。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复辟类型的资本主义形态内部的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的性质,虽然仍属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和斗争,但是,这种形态内部的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则出现了新的历史内容和特征。
其阶级矛盾表现为被剥夺了各种生产资料和其他各种社会权力的原社会主义时代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与剥夺各种生产资料和社会权力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和新生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因此,复辟历史形态内部两个阶级间的斗争,就表现为被剥夺了各种社会权力和社会财富的原社会主义时期的工人、农民、普通知识分子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与剥夺了各种社会权力和社会财富的原社会主义时期党政要员及阶级异己分子之间的斗争。这就是复辟社会形态内部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的新内容和新特征。
五、按照马克思主义原理,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及其他剥削阶级,革命的动力是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革命的任务就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对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进行剥夺,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公有制基础上建立社会主义经济。这些基本原理仍然符合当代欧美及其他地区各国无产阶级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的特征和要求。
然而,复辟地区各国无产阶级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从历史发展方向上看,则属于反复辟,反倒退的革命,其革命的对象则是社会主义时期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和新生资产阶级,其革命的动力则是原社会主义时代的主人,今天被剥夺了社会权力和财富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即新的无产者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其革命的任务就是以各种革命手段和方式,打倒、消灭原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和新生资产阶级,推翻复辟政权,夺回被“党政要员”和新生资产阶级窃取的各种社会权力和社会财富,重新建立无产阶级政权,建设崭新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个革命从历史上看,(与自己的历史相比较)其鲜明特征就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反对资本主义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这就是当代复辟地区各国无产阶级与世界其他地区各国无产阶级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斗争,在革命的性质、对象、动力、任务上的显著差别。
六、从上面的分析中知道,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存在两类社会主义革命斗争。那么,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特征是由哪种类型的革命斗争决定的呢?就是说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特征是由复辟地区各国无产阶级进行的以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决定的,还是以欧美和其他地区各国无产阶级进行的以反垄断资本主义为特征的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的特征决定的?我们认为,这个特征是由复辟地区各国无产阶级正在进行的以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决定的。这是因为,复辟地区各国的反复辟革命的影响、决定着其他地区的革命。首先,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内部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及其集团,不仅毁灭了本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同时也给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造成了巨大历史灾难,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因此陷入低谷,进入低潮,同时整个世界形势也因此呈现出倒退的时代特征。比如,当今国际形势趋向于右倾化,极右势力抬头,战争因素增多等等。这就是说,整个当代国际形势因社会主义国家发生复辟也出现了复辟倒退的时代特征。这个特征是时代的总特征。这个时代的总特征就从根本上决定了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时代特征,即以反复辟、反倒退的革命特征。这就是说,无论复辟的国家的革命,还是其他国家的革命,在世界历史总特征的决定下,都具有反复辟、反倒退的革命特征。但是,必须看到随着复辟地区各国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发展和高涨,必将会重新影响整个共产主义运动,必将会有力地推动整个国际共产主义的运动向前发展。其次,复辟地区各国以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存在着巨大的可能性。这是由复辟时代的复辟与反复辟的特殊阶级斗争规律决定的(在此应当明确指出,这个规律是客观存在的,是不依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大体说来,下面的第七部分就相当于此规律,这里就不在展开论述)。这就是说,在复辟和反复辟阶级斗争历史规律作用下,复辟地区各国无产阶级进行的以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一定会获得胜利,这场革命一经胜利必将对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产生深刻影响和巨大促进作用。因此说,复辟地区各国的反复辟革命便决定了整个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而它的特征也就是整个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特征。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因此就具有了反复辟时代的历史特征。所以我们认为,正在酝酿发展之中的即将来临的新的国际无产阶级革命,其性质很可能是以反复辟为特特征的国际共产主义革命运动。这场革命的中心,很可能发生在资本主义复辟地区的一些国家或民族,革命的对象就是复辟地区国家前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和新生资产阶级。而革命的方式依然是无产阶级组织领导的,其他劳动人民群众参加的武装起义和战争。
七、复辟时代的复辟与反复辟的特殊阶级斗争规律。我们知道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巨大挫折是由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内部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和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上层“党政要员”,对工人阶级利益和社会主义事业的背叛、出卖造成的,而右倾机会主义头子上台是靠政治伪装和投机实现的,他们制定和推行的那条复辟倒退的政治路线是靠欺骗得逞的(如理论歪曲,历史否定,领袖丑化,舆论欺骗,组织阴谋等等)。当然,也与他们巧妙地利用无产阶级政党和领袖在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这一伟大历史探索实践过程中出现的局部失误和个别缺点而造成的特殊困难历史局面有着直接关系。比如,党和领袖在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实践中,由于经验不足,难免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失误和缺点,以致引起人民群众对党和领袖人物某些不理解或暂时不满,人民群众因而渴望党和领袖人物纠正某些失误和缺点。这就是一种历史要求,也是一种历史的矛盾。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比如:老一辈领袖去世,或其他事件,如历史发展面临转折),右倾机会主义头子及其集团便会利用这种特殊历史局面,极力煽动人民群众的不满情绪,扩大人民群众与党和领袖人物的某种对立,并以答应满足人民群众某些要求为借口,靠政治上的战略欺骗为手段,在国际垄断资本、金融资本的全面支持下(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意识形态的、舆论的等等方面),一举窃取党、国家和军队的最高领导权。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等就是这样起家发迹,一步步登上最高政治舞台的。
但是,欺骗和伪装是不能长久的。右倾机会主义头子及其集团既然要复辟,既然要推行资本主义政治路线,就必然要按照资产阶级本来面目(即政治上的多党制,经济上的私有化,指导思想上的资本主义化)重新塑造现实社会关系,就要恢复被无产阶级所埋葬了的旧时代的社会制度,建立旧时代的社会关系和秩序,那么,旧社会和旧制度之中所包含的一切历史矛盾也必然会在这种恢复(即复辟、倒退)中一并恢复起来。其结果就是阶级矛盾的颠倒恢复,阶级对抗的颠倒恢复,阶级冲突颠倒恢复,阶级斗争的颠倒恢复。随着这一切旧的社会矛盾,旧的阶级对抗,旧的阶级冲突,旧的阶级斗争的颠倒恢复和历史的展开,一幅活生生的旧时代的社会历史画面就残酷无性的呈现出来。被欺骗、被愚弄了的新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群众,而对这血淋淋的复辟现实生活就会骤然惊醒,他们会突然发现,本阶级上当了,而右倾机会主义头子及其集团所允下的一个个诺言一个也没有兑现。如:使人们迅速过上好日子,拥有更多的民主权利,获得更多的法律保障,使社会生活更为健康,使社会经济更为公平、更加有效率等等的一切诺言统统都成了废话和谎言。不仅如此,本阶级经过几代人艰苦奋斗、流血牺牲所赢得的一切政治权利,一切军事权利,一切文化权利,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包括所创造的一切社会财富统统被他们剥夺、被他们窃取、被他们出卖了。这个复辟的历史过程,就是无产阶级和其他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各种社会权利和各种社会财富被剥夺的过程,也是丧失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的过程。这个过程一经结束,就宣告了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被彻底剥夺完毕,及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的丧失,也就意味着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的彻底觉醒和新的反抗,今天的形势不正是如此吗?!
这就是复辟的历史。其实质就是剥夺和被剥夺的历史。在这个历史中,工人阶级被剥夺一切,则获得的仅仅是贫困、灾难和新的雇佣劳动者的社会地位,即新的被奴役的地位。这就是说,在整个复辟、倒退的历史时代,整整一代乃至几代工人阶级的一切社会权利和社会财富都被剥夺了,他们重新沦为新的被奴役阶级。相反,在这个剥夺与被剥夺的历史中,右倾机会主义头子及其集团,以及阶级异己分子,他们就彻底变成了新生资产阶级,成了一个真正的、完全的剥削阶级,成了社会的统治者。于是社会就分化出一幅清晰可见的新阶级关系图。一方面出现了新生的资产阶级,另一方面出现了新兴的无产者。在这个社会里,昔日的主人,即工人阶级变成了新的无产者;昔日的社会公仆、即各级领导干部阶层变成了新的社会主人。在这个社会里,新的无产者失去了一切,他们只有受压迫,受剥削,受奴役,受凌辱的权利,只有替新生资产阶级当牛做马的权利。而新生的资产阶级则可以肆意剥削无产者,压迫无产者,今天的情况不正是如此吗。于是这个社会就会重复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历史阶段所发生过的一切罪恶:强盗式的剥削压迫,吸毒,走私,贩毒,制假、卖淫,暴力,生态遭破坏,道德沦丧,伦理败坏,数不清的犯罪,道不尽的罪恶,说不完的灾难,这一切构成了一幅血迹斑斑的历史画面。在这个画面中,无产阶级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的生活就是苦役,就是贫困,就是忧愁,就是泪水,就是无钱购买住房,无钱就医治病,子女无法接受教育,一句话,就是饥寒交迫,任人宰割,任人欺压,无法生存,举止眺望,今日发生资本主义复辟的国家难道不正是这般历史惨景吗?与新无产者的奴隶般生活构成构成鲜明对比的是新生资产阶级的生活。他们拥有超过西方首脑的豪华别墅,拥有成百万、成千成、成亿万的财富,拥有进口高级轿车,可以一掷千金,可以骄奢淫逸、纸醉金迷,可以驱使家仆,可以嫖娼纳妾找情人,可以吸毒,可以结交高官权贵,影响国家政治、经济生活和对外政策,可以为所欲为。这就是被右倾机会主义头子及其集团制造出来的人间“乐园”――即无产者的地狱。这一幅幅最残酷、最悲惨的历史画面,也是最出色的课堂和教科书,它胜过一切最高超的教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向无产者传授几十年也无法掌握的历史原理,使他们成为最优秀、最出色、最深刻、最具批判力的理论家,可以使他们成为一个最勇敢最有觉悟的阶级。他们会很快动员起来、团结起来,组织起自己的先锋队,奋起反抗,向着新的统治阶级进行最无情的战斗,最勇敢的拼杀,夺取以反复辟为中心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这是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挡的历史洪流!饥寒交迫的奴隶们,定会再次唱响嘹亮的《国际歌》,为实现英特那尔的胜利而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当代的伟大社会主义革命!
展望国际共运的发展前景
这场国际上无产阶级组织的以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与第一次成功地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相比,其发展速度很可能是相当快的,也就是说革命所需要的时间不一定会很长(它有可能在本世纪头一、二十年内外发生)。这是由复辟时代复辟与反复辟这种特殊阶级斗争的历史规律所决定的。下边结合世界近代以来的历史和复辟社会的特征作进一步说明。
一、近代史的证明。我们知道,世界近代史上,曾经发生过几次国际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例如:英国1640年爆发的和法国1789年爆发的两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些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胜利后,新兴资产阶级由于经验不足,理论不成熟,在建设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实践中,都因政策失误加剧了各阶级间的矛盾,引起了各阶级和本阶级内部不同派别的矛盾,被推翻的封建贵族及其政治代表,巧妙地利用这种特殊阶级斗争形势,以欺骗的方式,借助各阶级和不同政治势力的不满和反抗,一举攫取政权,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了封建复辟王朝。但是,封建复辟王朝的寿命不长,英国封建王朝复辟后,只经过20多年时间就被资产阶级推翻了。法国封建王朝复辟后,也只经历了不到20年时间就被资产阶级推翻了(当然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较量是复杂的,也是激烈曲折的,几经反复的)(参见:北京大学历史系第简明世界近代史编写组编《简明世界史(近代部分)》1979年版)。同资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发生封建王朝复辟一样,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也不可能完全避免发生被推翻阶级的阶级复辟。但是,同资产阶级迅速粉碎旧王朝的复辟一样,无产阶级也有可能会迅速粉碎资产阶级“王朝”的复辟(这是由复辟和反复辟的特殊阶级斗争历史规律决定的,也是历史发展的辩证法)。从时间上看,苏联和东欧各国出现资产阶级复辟政权至今已经历了十多年的时间。按照世界近代史上封建王朝的复辟过程计算,即按二十多年(或近三十年左右)算,当代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进程当不会超过封建王朝的复辟时间,就是说不会超过三十年左右。而且,当代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相比,是一个历史上更为进步的阶级,更有作为,更有经验,更为成熟。他们已经拥有自己的政治代表、理论代表和斗争传统、先进社会革命意识,即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第一次夺取革命胜利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形成的传统、培养的先进社会革命意识等等。因此,他们进行的以反复辟为中心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进程,在时间上,至少不会比资产阶级以反封建王朝复辟的第二次民主革命的时间更长。很可能比资产阶级的反复辟革命时间更短些。同时,世界无产阶级在当代进行的以反复辟为中心的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与本阶级历史上领导进行的以社会主义为目标的民主革命相比,在革命的进程中,还省略了一个反封建的历史阶段。当代进行的第二次革命,直接表现为社会主义革命,直接表现为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对新生资产阶级的斗争和革命。革命是简化的,直接的,公开的,鲜明的。因此,从这种意义上看,以反复辟为中心的第二次无产阶级革命的进程很可能是快速的(这是从历史发展的对比及其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上得出的一般历史判断,但客观的历史发展进程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二、当今世界政治经济形势正从整体上趋于恶化(参见:《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载于《求实》2001年第3期;斯蒂芬罗奇《世界经济面临硬着陆危机》见《参考消息》2000年11月29日),在本世纪头一、二十年世界有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可能。这种世界形势,将会对世界各复辟国家政治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既会为无产阶级创造有利的内部革命条件,又会为无产阶级创造有利的外部革命条件,这些内部和外部的革命条件结合到一起,就会造成无产阶级胜利发动反复辟革命斗争的有利历史时机。历史上的十月革命、中国革命及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都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爆发的。具体讲,(一)当今世界失去了遏制垄断资本主义社会体系的矛盾力量(即与之相对立的社会主义体系的力量)。主导世界的基本矛盾已经由两极对立的矛盾平衡体系,让位于由垄断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基本矛盾这一极主宰世界的不平衡矛盾体系,即由主导整个垄断资本主义社会体系之内各国共同具有的社会基本矛盾构成的世界主导矛盾,这个矛盾亦即资本社会固有的社会矛盾。(二)垄断资本在生产力周期更替规律的作用下,能够发生周期性的生产大过剩,即大周期性的经济大危机(如在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和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曾经发生的那种生产大过剩或经济大危机)。(三)在资本主义政治生产关系的阻力下,处于发展变化之中的垄断资本内部存在的两种性质不同的生产力,即新旧两种生产力,无法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历史的更替(即新旧生产力之间发生的历史更替),大过剩的经济力量也无法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常规的释放。在垄断资本竞争的生产条件下,大过剩经济力量的释放,生产力周期性的历史更替,只有通过垄断资本间的战争来实现(参见: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级》)。战争消化大周期性出现的大过剩经济力量,实现新旧生产力大周期性的历史更替。整整一部世界近代史,就是一部生产力大周期更替史,即新质生产力代替旧质生产力,新质生产力被更新质生产力代替的大周期性发展史(参见:赵涛《经济长波论》关于经济大周期部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7月出版)。就是一部新的战争代替旧的战争,更新的战争代替比较新的战争的大周期性战争发展史。自近代资产阶级登上世界历史舞台以来,在资本主义社会固有矛盾作用下,它的各个周期性的发展阶段中,基本上都发生了大规模性战争,而发生的时期一般都出现在两个大周期的历史交替之际,如发生在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性战争就是最典型的证明。当今世界生产严重过剩,科学技术面临历史革命,工业生产结构面临革命更替,新的垄断竞争日益取代旧的垄断竞争,欧洲和亚洲极右政治势力已经抬头(参见:戴维卡普兰和卢西恩金《新纳粹运动正在全球范围内形成》,载于《参考消息》2000年10月22日),日本军国主义早已死灰复燃并迅速发展,整个世界趋向于右倾化,大国间的全球战略也隐蔽着诸多危险的战争因素,世界象脱僵的野马,迅速向危险方向奔跑。这些因素的相互作用,世界的未来不是和平,只能是形式不同的战争。只有战争这个资本主义自身的历史否定周期规律,才能在新的灾难中克服自己的旧灾难。但是,它每经历一次历史的大灾难其内部就会出现一次灾难的否定力量,就会有这个死亡的对立物,即社会主义从中产生出来。这就是毛泽东同志所说的,“战争引起革命”,“革命制止战争”的历史辩证法。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历史规律。根据这个观点,世界一旦出现这种历史形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工人运动就会出现高潮,高潮之中就会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目前这场处于孕育发展之中的以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国际社会主义革命,按照世界性战争每60年或70年左右时间为一个大周期计算,二战结束已有58年了(注意,按作者的观点,二战是一战的继续,是同一个历史大周期更替中诱发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诱发了十月革命,十月革命加速了一战的结束,但经济大过剩的力量尚未释放完毕,所以,未经多长时间就爆发了二战。经过二战,上次经济大周期更替之中形成的经济过剩力量才得以释放完毕,才使新生产力产生,催生出新的社会制度),按照这种观点,至多还有十二年左右时间就要又面临一次周期性的历史大更替了。这与毛泽东对二十世纪下半期和二十一世纪上半期的世界革命发展进程的时间所做的估计也较为接近,他说:“从现在起(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笔者语),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的斗争”(见:1968年3月4日《人民日报》)。在周期性大更替中,一旦出现大规模的战争,无产阶级进行的这场以反复辟为特征的第二次国际社会主义革命还会遥远吗?既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十月革命,难道就不能发生“第二次十月革命”吗?
三、复辟政权不稳定。在无产阶级专政历史条件下“和平演变”出现的资本主义政权,是无产阶级政党内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官员,利用社会主义实践的特殊困难,靠政治欺骗上台的。他们一经推行资本主义政治经济路线和政策,就会重演历史上的悲剧,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的利益就会被剥夺,他们就会起来进行抑制和反抗,这必然会导致社会不稳定。一当资本主义复辟完成,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的利益被彻底剥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者的欺骗就会彻底破产。在历史灾难中,工人阶级及其他劳动人民群众就会迅速觉醒,团结起来同复辟政权做斗争,进一步加剧复辟政权的不稳定。另外,复辟时期的经济是困难的。(例如:前苏联和东欧地区各国的经济无一不困难),在国际垄断资本的控制和束缚下,新生资产阶级无法建立一个真正的、独立自主的、完整的资本主义国民经济体系,实质上只能是西方垄断资本的附庸。从2007年8月爆发的世界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正严重的憾动着复辟政权,进一步加剧了复辟政权的不稳固性。同时,随着当代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继续恶化,复辟地区各国内部政治、经济、各种矛盾将会进一步加剧,阶级矛盾、社会矛盾、民族矛盾会进一步激化,新生资产阶级的统治变得更加困难,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群众的生活处境会更加艰难,更加悲惨。在这种条件下,走投无路的新无产者们,为了生存,定会起来进行反抗,定会以复仇般的热情奋起战斗。
四、反复辟革命具有更加有利的外部条件。这是因为当代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即将进入另一场新的深刻的周期性历史大更替(实际上,目前这场世界性的经济大危机就是周期性的历史大更替)。这场历史性大更替将使整个世界陷入空前深刻的政治经济大危机之中,危机将进一步加剧世界各种矛盾,国际垄断资本间的矛盾将迅速激化,关系日趋紧张,整个世界和平战略平衡格局遭到瓦解,国垄断资本的统治更加困难,各复辟政权更加不稳定。这就造成了一种客观的革命历史形势,在这种形势下,无产阶级组织领导的反复辟革命一定会爆发,也一定会取得胜利。■
(2008-12-22)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