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2/09 12:52:11

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

2008-11-04 16:55:54

 

题目: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 第400期

嘉宾:朱锋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编导:韩松笑

播出时间:2008年11月1日星期六

 

主持人: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这里是思想的盛宴,这里是学术的殿堂。11月4日,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将最终落下帷幕,这场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选举,在金融危机的作用下,被赋予了更深远的意义,那么关注大选的同时,如何解读选举背后的美国文化和政治,美国的战略安排与中美关系的走向又该怎样的勾画,有关这些问题,我们荣幸地邀请到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朱锋先生。

主持人:欢迎教授做客《世纪大讲堂》。

朱锋:谢谢王老师

主持人:下面我们看一下大屏幕,一个介绍教授的短片

 

朱锋,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外交部部外专家组成员。1991年,时年27岁的朱锋获得国际关系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也曾在哈佛大学、美国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等多所国际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任访问学者。从教十七年来,在中美战略与外交关系、国际安全理论和美国国内政治方面颇有心得。

 

主持人:这一次美国的总统大选,可以说是非常的引人注目,也非常的好看。其中最大的一个亮点,就是年轻的奥巴马,这一个美国的非洲裔的青年,我们把他叫做,在我们中国47岁,是一个青年干部,是吧。而且这个47岁的奥巴马以一个改革者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那么这种应该是在美国的总统选举上,应该可能是第一次,是吧,那么这样一个现象的出现,就是奥巴马现象的出现,它是一个偶然的呢,还是有某种必然性?

 

朱锋:我觉得应该说今年的奥巴马现象有非常大的必然性,这种必然性在于两个非常突出的原因,第一个是布什政府这八年,其内政外交引起了美国人很多的争议,所以美国的选民事实上对于今天的政府,对于未来的美国,再加上金融危机的影响,是呈现这种两极化的趋势。那么很显然在这样一个不确定的时代,人们都求新求变,所以奥巴马代表了一种清新的形象,他不是美国国会的这种老油条的政客,而且他的族裔背景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对他不利,但是他的这种睿智,他的良好的训练,他演讲时魅力四射的那种激情,以及他的很多的这种,我们说今天所体现这种人格的魅力,那么这种奥巴马旋风,对于今天的美国公众来说,恰恰是面对我刚才所讲的一个,让他们觉得蛮糟糕的一个过去,然后再加上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的时候,他们完全已经从奥巴马身上感觉到一种精神的魅力,当然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国政治这几年的多元化的这种发展,其实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不仅是这种族裔背景在多元化,就是整个社会的这种种族的构成,然后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事实上美国民主党所倡导的,和保守的共和党不同的这种政治理念,在所谓保守与自由之间的争论中,那么事实上也有了更多的空间来容纳一个新面孔,所以我觉得这两个原因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那么很多媒体预言呢,可能奥巴马会要问鼎白宫,但也有美国学者呢,也写了很多文章,他们表示奥巴马面前呢,还有两个障碍需要跨越,一个就是美国的这种选举制度,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叫选举人团的这个制度,还有一个的话呢,就是种族问题,刚才其实您也提到了,那么这两个障碍,他应该如何跨越,而且这两个障碍,是否在最后的几天中间,会突然在这两个问题上头出现某种戏剧性的变局,您觉得会有这种可能性吗?

 

朱锋:我觉得您说的这两个障碍确实存在,而且应该说对奥巴马的白宫之路,今天来看也构成了两个最主要的挑战,但是从目前的一系列的整个美国大选这种动向,我们能够看到的,事实上这两个障碍正在逐步地崩溃和瓦解。第一个是我们说昨天(早些时候)美国最新,就是我们说10月的26号,美国最新的全国的媒体进行的民意调查,奥巴马领先于麦凯恩大概8个百分点,可以说在过去一个多月来,一系列的民意调查,都在说明这样一个数字,就是奥巴马的领先优势是稳定的。那么当然第二个,您刚才讲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特殊的选举制度,选举人票的这个问题,那么我们都知道事实上,2000年大选的时候,当时的美国,克林顿政府的副总统,民主党的候选人,这个阿尔·戈尔,我们说叫戈尔,他事实上在全美的普选票的得票中,高于了布什,但是最后因为佛罗里达的选举人票,比如说输给了布什,所以最后就输掉那场大选,所以我觉得今年的情况来看,奥巴马不会有这样的(情况),我们现在基本的估计,奥巴马可以在美国的整个538张候选人中,大概他能赢得370张选举人票,所以他的优势会非常明显。

 

主持人:好,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朱锋教授给我们演讲,他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大家欢迎!

 

导视小片:

美国大选在即 巅峰时刻即将到来

聚焦真实选举

透析背后文化

预测美国战略

勾画中美关系走向

《世纪大讲堂》 《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

 

那么今天要讲的题目就是《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那么毫无疑问,我们说美国大选是美国的政治与文化的集中体现,为什么说大选是美国政治文化的集中体现,主要是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们都知道,今天的美国整个总统大选的这种选举制度,是相当的美国化。然后第二个原因,是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公众的这种政治参与,以及对整个美国大选中所体现的这种社会动员的方式,是非常的美国化,当然第三个原因很重要的是,美国总统大选中所反映美国的这种政治价值是非常的美国化。

 

那么为什么说美国的选举制度是美国化呢,原因也很简单,首先第一,我们说今天的美国总统选举制度是西方所有民主政体中,耗时最长,最为独特的一个选举制度,因为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总统大选一般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大选年的每年2月开始初选,然后在初选之后,要经历美国两个主要政党,民主和共和两个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对党内的候选人进行正式提名,然后在全国代表大会结束之后,才开始有两党的主要候选人,进行正式的全国大选,所以整个美国大选年的总统大选耗时10个月,所以远远长于比如说今天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等等这些西方国家,那么这些国家的平均政府首脑的大选的时间大概是在四个星期到六个星期左右,而美国要十个月。

   

那么第二个,美国选举制度这种美国化的特点,就是我们说它的特殊的投票方式,这点我相信我们在座的各位同学都了解,就是美国的大选尽管是普选制,但是选民的直接投票不是投给总统的候选人,而是投给我们说,美国从1784年,他的立宪会议就已经确定的,我们说叫Electoral College,翻译成中文我们大家都知道,叫选举人团制度,那么这个选举人团制度,就意味着说美国的总统大选,在本质上是一种,并不是直接的普选,而是一种间接的普选,那么每个选民投票给本州的这个,我们说选举人,最后根据这个州,两个政党候选人,谁拿到这个州的所有选民票中的多数,那么这个州的所有的选举人票,就直接给这个总统候选人,所以我们说这样一种制度在投票方式上,叫Winning Take Over,就是谁在哪一个州获胜,那么他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多数,但是他会拿到这个州的所有的选举人票。

 

而选举人票最后在我们说决定他的投票倾向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可以改变的余地的,所以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美国大选的特殊情况,就是有可能一个总统候选人,失去全国大选的普选票的多数,但是他能够拿到选举人票的多数的话,他一样能够当选总统,那么刚才我们讨论的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布什就是靠的这样一种机制,最后临门一脚,获得了总统大选的胜利,那么美国选举制度的第三个美国化的特点,就是我们所说的,他需要大量的经费的投入,那么根据媒体的报道,迄今为止,美国今年的2008年总统候选,两位候选人的花费,大概已经接近14亿美元,那么14亿美元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就相当于我们说西方三个主要的民主国家,英国、德国、法国他们的大选的所有经费总和,那么这是我们刚才讲到美国的选举制度的美国化的特点,这是美国整个政治文化的非常重要组成部分。那当然第二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美国的选民参与。

 

PART 2

一边是天赋人权的政治理念

一边是远低于西方的选举投票率

一边是自由和民主至上

一边却有着根深蒂固的种族问题

奥巴马现象 在今日的美国社会 怎样解读

《世纪大讲堂》之《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正在播出

 

 

我们都知道美国人具有很强的政治热情,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他们的《宪法》所赋予他们的最基本的理念,也是我们所讲的美国理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所有统治的权威,来自于人民的授权。所以美国人对于这种所谓自己所拥有的选票,和政治参与的权益,然后来选择自己的总统,具有相当高的热情,因为这是美国《宪法》赋予他们的自由和权利,但是问题是我们可以看到两个非常奇怪的现象,第一个现象是美国每四年大选中,他的选民的投票率,远远低于西方其他民主国家,也就是说他选民的投票率大概只有50%到55%,那么远远低于今天欧洲主要民主政体的大选投票率,大概平均都要达到70%到90%,而法国、英国、德国最典型的是它们每次大选的投票率要达到84%,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非常大的冲突,就是为什么一方面美国人具有很高的政治参与的热情,而当大选年到来的时候,投票率那么低呢,这是第一个现象,第二个现象就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说美国往往被称之为是一个民族的大熔炉,因为它是移民的国家。但是事实上今天的美国是按族裔来区分的,所以在美国所有的合法登记的选民中,妇女的选民大概占一半。然后我们可以看到拉丁裔的选民他们已经达到3700万人,超过了今天美国的黑人的总数,所以黑人只不过是3600万人,所以今天美国第二大族群是,英文被称为是Latinos(拉丁裔美国人),就是有西班牙背景,那么这些西班牙背景的,有可能是拉美的移民,也可以是从别的地方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族群、性别、年龄,往往对这个投票和投票的动员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经常碰到一个问题是,如果奥巴马是一个黑人的候选人,那们他的这种族裔的背景,能不能使他比别的白人更有优势呢,那么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这是奥巴马的劣势。

 

那么在一个讲究自由平等民主的美国,为什么一个黑人的总统候选人,恰恰是政治上的一个劣势呢?所以带着这两个问题,我们来看今天美国的政治参与,那么政治参与的第一个很重要的美国化的特点,就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美国的不同之处,那就是美国的所有的州,几乎都有它自己的政治颜色,就分成我们说红、蓝两个州,而且这个红、蓝两个州,不仅给今天美国所有的各州都带上了,鲜艳生动的政治颜色,最重要的是它和欧洲,我们如果把它作为另外一个民主政体来比较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它这一个巨大的差异。那就是通常我们认为民主党代表一种自由主义的理念,那么它往往能够更好的去代表那些,我们所说的中下层,或者低层选民的利益,但是在美国恰恰相反。也就是说支持共和党的那些红州,恰恰是我们所说的什么,所说的那些中西部的,那些农业发达的,工业化程度比较低的,人均收入水平比较少的,那些我们说美国的选民。而我们说民主党能够赢得的那些,我们所说的蓝州,恰恰是那些美国东、西两个海岸,城市化程度高,平均居民教育和收入水平高的那些州。

 

那么这就体现了美国公众参与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美国化的特点,宗教,也就是说美国选民的宗教意识,往往是他们政治选择的第一个关键,而那些中西部的这些州,那些美国人,他们往往比两岸,两个海岸的美国人更有深刻的这种宗教的意识,所以他们往往从一种宗教的这种信仰出发来决定,他们选票的政治流向,所以共和党保守就在于,要像布什那样,更多地强调所谓,美国是一个必须以宗教意识为自己的基本价值核心的这样一个政党,这样一个政府。所以那些有更强烈的宗教意识的,中西部的选民,往往就成了我们所说的保守的共和党的支持者,而相反教育程度更高的,本来我们说收入水平更高的,本来应该去支持那些,更代表这些中上层这个选民利益的这些(选民),理论上应该是保守势力的支持者,恰恰在美国成了民主党的最坚定的,我们说政治的票仓。所以这是美国公众参与的这样一个非常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的这样一种宗教的意识

 

那么第二个很重要就是年轻人,那么这次奥巴马现象,我们刚才也讨论,之所以能在美国今年的政治中,迄今为止以如此巨大的优势对共和党和麦凯恩构成挑战,是因为美国的年轻人对于今天的奥巴马,可以说是一个强大的追随的力量,也是今天奥巴马整个选举的过程中,能够最好的最大程度的发挥这种媒体效应的,我们说一个积极的参与者,那么在今天的整个美国选民登记过程中,大概是我们说年龄在18岁到36岁的选民占了多少呢,占了将近三分之一,而这样一个我们说,按年龄阶段来进行区分的选民的构成部分中,三分之一的构成部分中,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大概有将近88%的这些年轻人说,他们是铁杆的奥巴马的支持者。那么原因也很简单,就是麦凯恩,奥巴马的竞选对手今年已经71岁了,而且马上快72岁,他如果当选,会是美国历史上年纪最大的总统。所以年轻的选民这三分之一的票源,完全一边倒地投向了奥巴马,也是今天奥巴马在这个选举中具有如此强大优势的重要原因,因为年轻人希望朝气,他们更崇尚变革,他们对于政治人物能够给他们带来的激情,和重新置换国家发展方向的那种承诺,具有良好的这种回应,和发自内心的支持,那么这是美国选举制度,美国的公众参与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种美国化,这是美国政治文化所特有。

 

然后最后让我们来看,今天的美国整个选举制度中,包括在美国的选举过程中所反映的这些基本价值,也是相当的美国化,那么为什么这些价值是美国化呢,比如说第一点,美国的选举制度中的这种,我刚才讲到这个选举人团的制度,可以说是世界上延续最长久,而且他确实有利有弊,这个弊的地方,也是经常被人批评的地方,就是如果这个总统大选最后赢得白宫主人的位置,但是他失去的是,整个全美大部分普选票,也就是大部分选民实际的投票支持,那么很显然这是对民主的一种讽刺,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民主的基本原则就是多数决,要让多数人的意志和意愿去主导政治的实施过程,所以选举人团的这个制度,也经常受到批评,但是我们说美国的核心价值,其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让美国人去延续,所谓历史赋予他们的经验,让美国人更好的去继承,美国人自己认为他的历史经验带给他的美好的这种记忆到现实经验的积累。

   

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美国的选举制度典型地体现了美国人在观察政治事务中的一个基本特点,这个特点不是我们经常所说的保守,或者固执,而是美国人常常以自己的历史经验来看待整个社会现象,甚至世界问题,那么第二个价值,我们说可以从美国的这次大选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所谓美国人的价值,那就是美国人的理想。

 

从自由女神到美国《宪法》,它经常强调的,三个最重要的核心概念是自由、平等、自治。而自治的概念它的本质来自于美国的个人主义,所以我们也可以很好的来解释,为什么具有广泛参与热情,而且自始自终将选择政治人,政治家和总统的这种投票作为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权利的美国会有如此低的投票率?

 

那就是因为大多数的美国人认为,他尽管在政治上有自己的独到的见解,希望去更多地参与整个总统的选举过程,但是在本质上多数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幸福和他们的未来,取决于他们自己,而不是国家,而不是政府。

 

那么我给大家两个数字,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这种个人主义的这种价值,在今天整个美国选举制度中的实质性的反映或者表现,那么第一个数字就是,我们说民主国家往往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就是政府应该去承担,去救助社会弱势群体的责任。那么这一点在西方的福利民主体系中表现得非常充分,但是如果同样的问题问美国人,说如果一个人出现了问题,他出现了生活的困难,那么政府是否应该去承担救助他的责任?那么美国人的回答是,只有23%的美国人说,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但是同样的数字在德国、在英国、在法国是50%到60%。然后另外一个数字又可以问,体现美国人的这种个人主义的价值倾向,那就是个人幸福的实现的最终依靠,究竟应该是政府还是个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你,个人幸福的本质来源于自己的努力,而不是政府的帮助,所以这种个人主义的价值观,当然他来自于美国的传统,来自于美国人的价值理念,所以直到今天还在美国的总统大选中,可以说成为主导美国人大选的个人行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所以这种个人主义反映在总统大选,就是有高昂的政治参与的热情,但是却有比较低的,到时候大选的投票率,这就是今天美国的现实。

 

PART 3

今日美国

政治实践与民族心理

发生怎样变化?

复杂情形之下,

中美关系新的发展空间在哪里?

——《世纪大讲堂》之《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文化》正在播出

 

那好,让我回到最后一个问题,就对于今天我们中国人来讲,对于我们在座的各位年轻的同学们来讲,我们为什么要关注美国大选,我觉得第一个原因,是因为中美关系太重要,因为美国作为今天世界上的主导国家,和中国作为世界上今天最有潜力的发展中国家,所以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我们说在很大程度上是能够影响人类这个世纪的未来,最重要的世界性的双边关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相信中国人关注美国大选的一个最基本的方式是,因为我们乐见未来中美的稳定与合作,而且我们也期待未来中美两国的这种合作和共同承担的责任,能够给我们的世界注入更多的和平、繁荣和自由

   

那么第二个,中国人关注美国大选的非常重要的原因,很显然是来自于我们对于那样一种可能我们并不了解,但是我们打内心,对于这样一种民主制度的运作理念,具有热情的民主政治的运营方式,我们有一种好奇,我们有一种渴望,所以我相信美国的大选,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讲,是民主政治实践的伟大的实验室,也是我们中国人可以更好地去理解,说什么是民主政治的运作过程,操作原则,和游戏规则,包括它的实质性,实体性的民主政治可以得以演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舞台,所以我相信当我们所有的中国人都在关注美国大选,以某种方式的时候,我也希望美国大选能够成为,让我们在座的各位年轻的中国同学,让我们中国人去学习民主为什么是一个好东西的一个重要的机会。

 

然后第三个原因,我相信也比较简单,中国人关注中美大选是因为中美关系中依然还有很多难以解开的这种战略性的恩恩怨怨,比如说台湾问题,比如说今天的金融危机中,中国是否应该参与美国的金融救市问题,但不管怎么样,中美关系之间这种复杂的利益、情感,到我们的基本价值的纠缠,也使得今天的中美关系,我个人认为可以拉动中美相互提升,社会接触和我们所了解的一个重要的契机,

 

所以我最后想说的一句话是,如果美国人正准备用自己的选票选出一位黑人总统的时候,那么中国的民主和法制的春天还会远吗?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朱教授精彩的演讲,关于美国的大选有一个传统的说法,说是得佛罗里达和得俄亥俄州的就得了美国的天下,从美国的历史看,历届选举来看,好像也鲜有例外,是吧,那么这是一个什么原因?

   

朱锋:原因两个方面,第一个我们说这两个州都是选举人票数量很高的州,你比如说佛罗里达有27张选举人票,而我们说俄亥俄州有20张,所以这两个州加起来47张,总统候选人如果赢得大选的话,它要获得270张,所以47张选票占整个它应该获得的这个选举人票的20%了,所以我们说它因为是这个选举人票的大州,所以它的决定性很强。

 

然后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两个州历史上都被称为是摇摆州,所谓摇摆州就是,它们的选民最后的这个民主和共和这两党候选人中的投票倾向呢,有点游移不定,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叫海岸州,就是东海岸和西海岸的这些靠海的州是民主党的铁定票源,所以我们不用想,我们都经常知道哈佛所在的马赛诸塞州,我们说麻省,一定是民主党的,这个跟共和党没有关系,这个传统持续了将近,从肯尼迪到现在,已经将近50年了,然后布什的老家,德克萨斯州,它的侯选人票,选举人票也很多,三十四张,但是民主党根本打不动主意的,因为这是共和党铁定的票仓,那么游移的票才能决定这个总统候选人到底能不能胜出,所以我们知道2000年大选的时候,事实上是因为佛罗里达的这个票的问题,戈尔赢得了全国的普选票,领先于布什55万张,但是最后就是在佛罗里达的记票中,就是很简单,就是最后是多少张呢?大概是527张,这个就是普选票,因为这个普选票的最后的记票结果,是被认定是投向布什,所以最后布什以两票的选举人票的优势,就是我们所说的272票,然后最后击败了戈尔,成为了美国总统

   

主持人:那么根深蒂固的美国的盎格鲁·萨克逊文化,其实也决定了在美国大选中间的美国的每个人的这种所谓人权的一个等级秩序,也就是说白人是要优于有色人种的,男人是要优于女人的,而这一次的大选,它的中心人物恰好是一个黑人,女人,也当然还有老人,是吧。怎么解读这一种美国文化呢,因为这三个从我们表面上来看,在美国是弱者,在次序中间是排在下面的,可是他却成为了中心的人。

   

朱锋:对于今年的美国大选,老师刚才您的这个问题,确实是今年美国大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看点,因为今天如果说我们都知道,在民主党的党内初选,希拉里击败奥巴马的话,那么很可能会选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但是如果在现在的大选中,11月4号的投票最终麦凯恩击败奥巴马,那么就会产生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这还是一个72岁去当总统的一个美国总统,但是如果说奥巴马最后赢定,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那么出现这个现象,我们说这样三个,我们说在美国选举中,很少出现的这种情况,在今年汇聚于一身,我想大概有一个原因很重要,就是其实美国的选民对于到底什么人来当他们的总统,这种开放的态度越来越强。

 

比如说根据美国盖洛普的这个全国调查,美国只有10%的成年美国人反对,说他们不接受一个女总统,然后同样的调查呢,美国人说你们接受一个黑人总统吗?这个数字(不支持的)只有12%。所以今天的美国人在心理上已经能够接受一个黑人总统,或者一个女总统。

 

那么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也很重要,那就是其实美国的政治实践,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他们有黑人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有黑人的国务卿,就是鲍威尔,不仅当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而且当了国务卿,而且现在美国又有一位既是黑人又是女人的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这几年美国政治实践的发展,也在推动美国人心里的自我调试,他们会倾向于接受一个可能跟他们的主流的总统的这种性别和族裔背景不同的一个候选人。所以我们说今天的奥巴马现象,恐怕是好莱坞一再倡导的黑人总统的这种电影的效应终于可以有了实现的机会。

   

主持人:那么今天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特别关注美国的总统选举,除了是一种民主的学习以外,但是更重要的对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我想中美关系太重要了。中美关系对美国重要,对于中国尤其重要。这一次的奥巴马,和共和党的这位老人(麦凯恩),这两个人如果谁当选美国总统,对中美关系未来走向更为有利。

   

朱锋:我个人认为呢,首先美国总统的选举,确实对中美关系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新的白宫主人,他面临美国国内政治的需要,那么事实上从1993年的克林顿政府开始,就是往往在就任总统以后,会对中国采取一种咄咄逼人的人权甚至战略攻势,那么这种攻势往往会给这个新政府初期的美中关系带来起伏和震荡,所以这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说从90年代初到现在,中国因素一直是美国总统大选中,一个政治足球,被两党候选人踢来踢去,拿我们中国人开涮,甚至忽悠中国,所以这点我们其实也非常的不满意,但是这一次总统大选两个很重要的特点,第一个是双方候选人,在有意淡化所谓美国对外政策的这种主张、观点竞争中的中国因素。

   

那么第二个我们也可以看到,实际上奥巴马和麦凯恩的中国政策,就他们目前今天的这种表述来看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差异,而且也没有用以前我们总统大选中可以看到那些,比较具有攻击性的情绪化的语言,所以总的来讲,这次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确实让我们这些做国际关系的人,感觉到是一种最轻松的观察美国总统大选的这样一个难得的年份,因为我们相信不管谁当选,其中国政策都不会有实质性的变化

 

所以我个人认为呢,如果奥巴马当选,那么很显然奥巴马可能在他刚开始履任的头几个月里,会对中国的人权炮火会猛烈一些,麦凯恩如果当选,因为他是共和党的总统,所以他可能会更加顺利、便利的来继承今天的,美国布什共和党政府的中国政策的基本架构和理念。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因为奥巴马年轻,因为奥巴马善于沟通,而且今天奥巴马也在中国问题上讲过,说他从小生长的夏威夷,就是一个华人居住很多的地方,所以他说过,他是在华人圈里泡大的,而且他认为他对中国人有一种天生的理解和感情,不管他是不是在忽悠我们,但是我们说奥巴马在强调他的中国情结,所以我个人认为奥巴马即使当选总统,他可能会更有利于中美之间的沟通,甚至以他个人的闯劲,可能会真的给美中关系带来新的合作的空间

   

PART4

如果说民主是有钱人的游戏

那么最昂贵的选举 该怎样支配与管理?

金融危机面前

美国精英的共识又在哪里?

《世纪大讲堂》之《从美国大选看美国政治与文化》正在播出

 

主持人:有位叫做“锱铢必较”的网友,委托我在这里向朱教授提一个问题,他认为美国的总统选举不过是有钱人的游戏,因为据10月(最新)的美国的新闻资料显示,这一次大选已经耗费了将近14亿美元,创造了美国历史上的又一个之最,同时呢,我们也注意到,就是在台湾也有陈水扁贪污选举费用的这个实际的例子,所以他想问教授一个问题就是,在美国选举中间,金钱的地位和决定作用是怎样的?

 

朱锋:我们说民主本质是一种昂贵的游戏,没钱,没有比较发达的社会和国民收入水准,民主是玩不起的,所以美国人今天能够将这种民主的总统选举搞得如此有声有色,跟美国是今天最富裕的国家有非常大的关系,所以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我们说整个社会的富裕程度,民主肯定是有它自己的困难性。

 

但是另外一方面,那么我觉得按照现在的美国的《联邦选举法》,而且在各州的候选人的有关经费投入的联邦竞选,总统竞选法案中的各种规定,那么这个候选人如果要去贪污哪怕是一毛钱,他的政治前程会就此断送,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美国规定有非常严格的候选人竞选经费的筹募,到使用的这个严格的法律的监督和规定,你比如说给大家举一个例子,10月份,到10月20号,奥巴马单月筹集到的竞选费用是5500万美金,但是他在这个月,如果他按这样一个筹款能力,他需要向美国联邦政府申报的,整个他个人的募捐文件大概要8万页,因为他所有的申报必须明确地告诉政府说,哪怕是20美金的竞选经费的筹募,到底是谁给的,这个人的所有的联系方式,然后你这个钱到底怎么花,而且这个花不仅要符合,从联邦到州的整个联邦竞选经费的使用规定,而且你必须全部造册登记,向政府汇报。第二个很重要的监督机制说,我给奥巴马捐了25美金,然后我有一天我想知道说我这25美金用到哪里去了,然后他可以随时有一个信息系统,让他去查到说我25美金我用到哪里,所以在这样一个联邦架构,和一个社会参与的联邦经费的这个透明度的这两个机制的共同的制约下,我觉得美国的大选,至少在大选经费的募集和使用上,迄今为止传出丑闻的案例非常非常少。

   

主持人:好,下面把问题开放给我们在场的观众,有问题的同学请举手。

 

提问:老师,您好,我们看到这个民调一直显示奥巴马都是处于领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