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文化的荒漠化与大众文化的低俗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3 14:47:58
作者:一息尚存
二0一0年五月二十九日和三十日的连续两天,中央电视台的《东方时空》栏目请出了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杨禹,就目前国内网络上红极一时的以芙蓉姐姐、凤姐、犀利哥、兽兽门、西门庆故里等人和事为代表的这种低俗网络文化的成因和危害进行了分析和解剖。杨评论员认为目前这种低俗网络文化的危害就是已经严重混淆了真善美与假丑恶的界线,就是已经严重突破了目前社会道德的底线。杨评论员对这种低俗网络文化危害的认识应当说是相当深刻的,但是,杨评论员在对目前这种低俗网络文化的成因进行分析和解剖时,却仅仅认为这种低俗网络文化出现背后的发动机是牟利。杨评论员的这种认识虽然完全正确,但是,深度和广度却是远远地不够的。牟利虽然是低俗网络文化出现的成因之一,但却不是主要的。网络文化低俗化的成因,主要还是由于主流文化的荒漠化才造成的。
如果说网络媒体上的文化所体现的是大众的文化,那么主流媒体上的文化所代表的就是主流的文化。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虽然必须要有一种主流的文化,但同时也更需要文化的多元化。只有文化的多元化,才能更好地促进主流文化向更先进的方向发展。主流文化越是向先进的方向发展,大众文化也就会越加地丰富多彩。主流文化的荒漠化,必然会造成大众文化的低俗化。而大众文化的低俗化,也一定会导致主流文化的荒漠化。从目前国内的出版业、发行业、影视业等文化产业举步维艰的程度和文学艺术创作、影视作品拍摄的题材越来越匮乏上,就可看出目前国内主流文化的荒漠化已经到了何种严重的程度。不同版本,不同装潢的“四大名著”通过反复的发行,多家出版社的同时发行,已经到了汗牛充栋的程度。好在我国现在的著作权制度还不完善,用不着给施耐庵、吴承恩、罗贯中、曹雪芹的后人支付稿费,所以书的售价还不太高。而影视作品的拍摄近年来也多以围绕着翻拍红色经典和“四大名著”以及戏说历史来进行。反映时代特色的也只有反腐的题材还能吸引一些观众。三十年来,除了初拍和翻拍的红色经典与“四大名著”这些影视作品之外,其余的,无论是突出时代特色,还是戏说历史的影视作品,都没有给观众留下什么深刻持久的印象。所以近年来,每到中小学生的假期,几乎全国所有的电视台也只有反复播放红色经典和“四大名著”等这些作品来以飨读者了。至于小说和诗歌等文学艺术作品,三十年来更是鲜有优秀的作品出现。而三十年来涌现出的优秀的文学艺术创作者,更是凤毛麟角。以至于沦落到了目前仅凭一篇东拼西凑加抄袭的作品,都能入选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地步。
对主流文化荒漠化的这个问题,早已有许多专家学者在进行分析研究和探讨。许多人都认为目前绝大多数的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或是由于对金钱的追逐而忘记了自己肩负的责任,或是由于不学无术,可能还有江郎才尽的原因,所以才导致了目前文学艺术作品的质量下降和粗制滥造,又进而造成了目前国内主流文化的荒漠化。这种指责实在是有些过重了。主流文化的荒漠化,绝不是由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工作者们所能造成的,其主要的原因应该是社会大环境的改变。三十年来之所以鲜有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出现,一是我们的那些从事文学文艺作品创作的工作者们由于社会环境的改变失去了生活这个创作的源泉而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可写。二是在目前的市场经济和全社会对低俗文化狂热追逐的这种状态下,任何一个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都必须要迎合读者与观众的口味,才能获得一定的经济上的收益。
中国人都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这个道理。文学艺术作品虽然可以高于生活,但是,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必须源于生活。否则,那就不是在进行文学艺术创作,而是在意淫或是编造神话。在人类早已走出了初期的混沌懵懂而科技与文化都已高度发达的今天,如果再靠编造神话来排遣人们心中的孤寂与恐惧,来满足人们精神生活的需要,那与意淫也相差不了多少。意淫虽然能够暂时愉悦一下自己的心情,但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精神上的崩溃,精神崩溃的民族是形不成任何力量的。几亿人口再加上十几亿穆斯林声援的阿拉伯人打不过只有几百万人的以色列,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阿拉伯人太喜欢在帐篷里围坐在火炉边讲神话故事了,讲了一千夜都没有讲完,而且还要再加上一夜。
从文学艺术创作必须源于生活这个创作原则上不难看出,我们今天的文学艺术创作其实是在吃生活的这个老本。没有人们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实践,就不会有丰富多彩的文学艺术作品的出现。而目前我们的社会生活能给我们那些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工作者们提供什么样的创作素材?想必地球人都知道。既然现实的题材不好寻找,人们就只好到历史中去挖掘创作的素材,可我们的前人也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老本可吃。两千多年来,中国始终是文人当道。文人虽不乏丰富的想象力,但就是由于缺少值得大力讴歌的创作素材,所以在文学艺术创作上,上下五千年,除了唐诗宋词和楚辞汉赋之外,中华民族的文学作品也就只有“四大名著”代代相传了。就是这仅有的“四大名著”,其命运今后也极可能遭遇不测。孙悟空大闹天宫的造反精神和水浒英雄“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侠义作风,就与当下盛行的“普世价值”很不适应。在劫难逃的可能还不只是这“四大名著”,其他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今后恐也将遭遇厄运。孔孟之道又回来了,巴金的《家》、《春》、《秋》这反封建的激流三部曲,从此不便再“流”了;资本家都进了政协和人大,成了座上客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曹禺所写的《子夜》,恐怕就要“天亮”了,而至于《雷雨》,那就更不应该再“下”了。泱泱华夏,五千年来在文学创作上只产生了“四大名著”,这其中的原因并不是由于华夏儿女缺少文学艺术创作的智慧和天赋,而就是由于缺少生活这个文学艺术创作的源泉。
今天的许多人一说起我国文学艺术的繁荣,必定会说到上个世纪文革前的五、六十年代。确实,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的确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文学艺术发展的一个高峰。这个高峰的出现,并不是当时的那批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工作者们比他们的前人和后人有多么高的文学艺术创作造诣,而是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活给他们提供了用之不尽的绝佳的文学艺术创作的素材。魏巍的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散文,足以使他名扬千古;巴金的一篇名为《团圆》的短篇小说,更使他的文学艺术创作生涯攀上了更高峰;知侠创作的《铁道游击队》,直到今天还在“战斗”,而刘流评书体的长篇小说《烈火金刚》,至今仍屹立不倒。在那个年代,像这样优秀的创作题材到处可找,像王成、王芳、老洪、史更新那样可歌可泣的英雄原型更是随处可见。而今天你让我们的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那些人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优秀的创作素材?面对今天这样的社会现实,我们的那些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又能歌颂什么?又该歌颂什么?歌颂农村改革的急先锋小岗村人,小岗村人到现在还穷得叮当响,没有给人留下一点改革开放就能迅速地富起来的感觉,所以不仅没有给改革开放这项伟大的事业添什么光彩,反而还给改革开放这项伟大的事业抹了不少的黑。歌颂他们,好像是与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有点相违;歌颂城市里的工人,可工人不是下岗失业,就是重新沦为资本的奴隶了;歌颂知识分子,可知识分子不是大多都忙着支持转基因,就是宣扬什么“普世价值”去了;再歌颂一下《外来妹》和农民工,好像也不妥,如今的“外来妹”们不是成站街女,就是成了“小二”、“小三”。而农民工则更是不好好在城里的那些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工厂里打工,都改做什么“十二连跳”去了。由于没有什么好歌颂的,所以也就只好不歌颂了。而做一个现实批判主义的作家,在目前的形势下,似乎也很不妥。现实的题材不好找,那就去历史中挖掘。可我们的祖先似乎也没有给后人留下多少的老本可吃,而毛泽东时代留下的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以及社会主义建设时代的老本似乎又不便吃,于是,我们的那些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工作者们就只好去挖掘什么芙蓉姐姐、犀利哥、凤姐、兽兽们、西门庆之流,再不就去吃戏说搞笑等低俗文化这碗饭了。从此,主流文化也就逐渐开始了荒漠化并直至最后注定要消亡,而大众文化也只能低俗化了。
强势的文化、先进的文化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文学艺术作品也是如此。苦情文学,悲情文学,伤痕文学终难长久,一个民族终究不会总在哭哭啼啼中过日子,祥林嫂那么悲惨的命运到后来都得不到了人们的片刻同情。人类无不向往着能够驱除阴霾,追逐光明。
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既离不开优秀的生活题材,又必须要从属于国家的政治形势,而且在目前还要受国际大环境的许多影响。中华民族的文学艺术发展之所以能在毛泽东时代攀上一个新的历史高峰,就在于毛泽东时代是一个令中华民族骄傲的时代、是一个值得歌颂的时代、是一个能够和敢于歌颂的时代、是一个有歌颂的内容的时代。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以及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不仅使中华民族从此站了起来,赢得了民族的真正独立和尊严,奠定了值得中华民族永远骄傲的国际地位。而且也给中华民族的文学艺术的发展,开拓了广阔的空间,给中华民族的文学艺术的创作,提供了无尽的生活素材。可当历史前行到了今天,由于抗美援朝战争将美国打得灰头土脸,为了不影响世界第一大国的伟大形象,于是抗美援朝战争便不好再提起。如今,连志愿军都被赶出了博物馆,还有哪个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愿去触这个霉头?再写一些抗美援朝战争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于是,到目前为止最值得中华民族骄傲的抗美援朝战争好像是在中国主流们的记忆中消失了,中华民族文学艺术创作的无尽的最佳素材也从此失去了。至于有关抗日战争的创作题材,目前虽然还未列入文学艺术创作的禁区,但是为了顾全中日两国关系的大局,也还是少触及为佳。据传,自日本的鸠山由纪夫首相上台以来,有关部门已经提醒了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工作者们,在创作有关抗日战争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的时候,作品里所描写的日本侵略者,不许再用鸠山这个名字。如此一来,象十分优秀的现代京剧《红灯记》那样的作品,由于创作于文革时期,而且还与江青的有很大的关系,本已命悬一线。如今再加上剧中的日本宪兵队长名叫鸠山,与日本的当朝首相重名,为了避讳,其命运就更加岌岌可危了。在这样的国际国内形势下,不仅像《红灯记》这样十分优秀的表现爱国主义内容的文学艺术作品再也难以创作出来,而且就是已有的,也将难以再继续流传下去了。
在市场经济的状态下,特别是在允许“少数人先富起来”这个政策的诱惑之下,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工作者们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市场经济的体制,逼迫得那些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必须要靠自己的创作来维持生计,如果都“十年磨一戏”,在市场经济的状态下,恐怕那些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都将要饿死了。因此,文学艺术作品的质量下降,甚至是粗制滥造也就在所难免了。而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实行的“少数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又诱惑得那些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无不想凭借自己的创作先富起来。因此,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也必然会由原来的要以思想性和艺术性为主来进行,改变为目前的必须要以经济性为主来进行。因为只有符合市场需求的作品,才能带来相应的经济效益。而这个市场需求,就是观众和读者的欣赏能力和对精神生活的追求方向。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社会迅速向贫富两级分化的方向上发展,而且贫富的差距还越来越大。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在物质生活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之后,必然会去追求精神生活上的满足。但是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除了贪官污吏,就是流氓地痞,自身并不具有多么高雅的文化欣赏能力,所以,他们在精神生活上的追求也就只能是些低级趣味的东西。这部分人虽然人数不多,可他们却是低俗文化消费市场上的主力。
人们的物质生活越是匮乏,就越是需要靠精神生活上的满足来弥补。这不仅仅是精神生活的资料比物质生活的资料更容易获得,而是人们要靠精神生活的满足来弥补物质生活上的不足所带来的痛苦。如今先穷下去的那部分人,在不得不承受贫穷的同时,有时还不得不承受那些贪官污吏和黑社会强梁们的欺压。为了减轻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因此便更需要精神上的抚慰。但是这种符合当代需要的精神抚慰,却不可能是精神上的自我强化,而只能是相反的精神上的自我麻醉。因此,先穷下去的那些人对低俗的文化也就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在困苦的生活压迫之下,在腐朽生活方式的强力诱惑之下,在低俗文化的严重毒害之下,在实用主义、拜金主义、极端利己主义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许多先穷下去的人几乎丧失了判别正义与非正义的标准,丧失了识别真美善与假丑恶的能力,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和方向,甚至是丧失了生的希望。既然注定是无路可走,既然注定要在贫困中提前死去,那么在麻醉中死去,痛苦终究会少一些。于是,看一看赵本山那夸张得已经变成了扭曲的小品表演,听一听“小沈阳”那不男不女腔调的歌唱,再意淫意淫“超女”“快男”和“伪娘”,暂时的麻醉也能减轻一下自己精神上的痛苦。低俗的大众文化能够受到先穷下去的那部分人的喜爱,除了先穷下去的那部分人的自身原因之外,更有社会主流精英们刻意引导的因素。社会主流精英们为了使先穷下去的那些人彻底地失去对毛泽东时代那种公平与公正的记忆,为了削弱他们在遭到剥削和奴役时的反抗意识和意志,在刻意地制造了低俗的大众文化对他们进行潜移默化的同时,更是刻意地往实用主义、拜金主义、极端利己主义和及时行乐、娱乐至上的方向引导着那些先穷下去的人。所以,在目前这样的一个社会大环境之下,不仅诲淫诲盗的文学艺术作品大受欢迎,而且低俗的文学艺术作品也更是广受人们的喜爱。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低俗文化市场的需求,所以才有了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那些人在经济效益的刺激下而产生的强烈的创作欲望,才有了低俗的大众文化的蓬勃发展。而低俗的大众文化的蓬勃发展,又导致了主流文化越发的荒漠化。
即使是在一个文化多元化的社会里,它的大众文化,也应该而且必须要从属于这个社会的主流文化。而这个社会主流文化的发展方向,又必须要从属于这个社会的政治发展需要。在阶级社会里,文学艺术的发展,决不可能是自然而然地进行的,而是必须要符合统治阶级、尤其是最高统治者利益的要求。改革开放之后,为了减少人们的旧有观念对改革开放构成的阻力,为了顺利地向人们灌输实用主义、拜金主义、极端利己主义等与私有制相适应的价值观念,那就必须要改变人们在毛泽东时代形成的社会主义的人生价值观念,必须要改变毛泽东时代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的社会价值体系和社会道德体系。但要公开并急切地这样做,那么势必会引发社会的动荡,所以只能采取“打左灯向右转”的办法悄悄地进行。由于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不仅能够有效地发挥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而且还能很好地掩盖实施者的真正企图。于是,所谓的控诉反右、控诉文革、控诉社会主义建设,妖魔化毛泽东的伤痕文学便应运而生,承担起了改变人们的人生价值观和搞垮社会主义的社会价值体系及社会道德体系急先锋的角色。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几十年来,伤痕文学和其后兴起的阴谋史学果然“不负众望”,不仅改变了一些人的人生价值观念,成功地搞垮了毛泽东时代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的社会价值体系和社会道德体系,而且也如愿地将中华民族引向了一条通往灭亡的绝路。而且由于这些人只有搞垮原有的社会价值体系和社会道德体系的能力,却没有建立一个新的符合时代发展需要的社会价值体系和社会道德体系的智慧,所以才造成了目前人们的人生价值观念的混乱和社会价值体系的空白以及社会道德体系的崩溃。由于人们的人生价值观念的混乱和随着社会价值体系的空白以及社会道德体系的崩溃,主流文化也就失去了发展的方向。失去了发展方向再加上失去了文学艺术创作的生活素材,所以主流文化也就必然会出现荒漠化。今天的中华民族,除了对金钱的追逐之外,再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追求的方向。在整个民族都找不到一个明确的追求方向的情况下,不论是主流文化出现了荒漠化,还是大众文化形成了低俗化,那也就是历史的必然了。
文化是一个民族区别另一个民族的主要标志,承载的是民族精神与灵魂。主流文化的荒漠化,反映的是一个社会或是一个民族主流灵魂的空虚与堕落。而大众文化的低俗化,反映的是则大众精神的贫乏。一个社会或是一个民族主流灵魂的空虚和堕落以及大众精神贫乏的最终结果,就是社会道德的崩溃,就是民族精神的崩溃,最后必将是整个民族的彻底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