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另一个儿子」邱明山傳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22 00:11:57

蒋经国「另一个儿子」邱明山傳奇

 (原载于2009年10月25日亚洲周刊封面故事)台湾台北县永和市豫溪街,蜿蜒盘绕的小巷弄,一幢屋龄超过三十年,狭窄简陋的二楼公寓里,住着一位七十七岁贫病老人。这位名叫邱明山的老者,看似平凡,他的际遇却极不平凡。因为,他的亲友认为他可能是蒋经国「另一个儿子」,或者是蒋介石的「另一个孙子」。 

谈起邱明山,早年蒋孝勇(蒋经国三子)一位密友回忆:邱明山年轻的时候和朋友一块喝酒,酒酣耳热,毫不忌讳的说:「蒋家子弟当中,数我的血统最纯正」。邱明山言下之意,只有他的父母都是纯中国血统。一如蒋纬国和朋友开过的玩笑:我们蒋家真像是联合国。蒋家家族成员除了中国人,还有俄国人、美国人、德国人、日本人…。说这话的蒋纬国,就有日本血统。邱明山殊不知他的酒后放言高论,犯了蒋家大忌,至少某些孝字辈兄弟听了心里五味杂陈。一位和邱明山在台中宜宁中学的同学回忆:在学校宿舍里,我们几个同学见邱明山咧着嘴傻笑,露出一对虎牙,有同学取笑他的虎牙,邱明山满脸骄傲表情说:「你们别笑,我这可是一对『太子牙』!」邱明山待人客气谦和,对朋友重义轻利,但有意无意间总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是蒋家「龙种」。一位台湾南部地方大老提起邱明山时说:蒋经国有个儿子,下南部来找我总是搭国光号(按:「国光号」是通行台湾南北高速公路的平价巴士)。暗示邱明山相较于其它出入轿车的孝字辈蒋家子弟,显得更为平民化。 

邱明山到底是不是所谓的蒋家「龙种」?他的身世背景究竟是何许人也?邱明山的干妈,与蒋经国、蒋纬国交情颇深的已故妇联会委员周秀兰,有一套最耸人听闻的说法。周女士生前曾经告诉邱明山:经国先生一九三七年初从苏联回国,之后,奉派江西工作,即认识了邱明山的母亲。邱母在生下邱明山后一个月去世。邱明山尚在襁褓之中就被接进蒋家,和蒋孝文、蒋孝章等手足兄妹生活在一块,并由蒋经国夫妇请来的奶妈「汪妈」一手带大(按:「汪妈」本名汪阿娥,浙江奉化人,民前十八年生)。 

据周秀兰称,大陆时期邱明山姓蒋,在蒋经国家里的待遇,和经国先生子女蒋孝文等人毫无两样。撤退到台湾之后,邱明山被改了姓,和章孝严、章孝慈两弟兄一样改从母姓。改母姓的决定,究竟是蒋经国的意思,还是蒋方良的主张?外人不得其详。邱明山家人流传一种说法:大陆时期,蒋介石曾经为他取名「蒋孝滨」。 

据表示,在众多孙儿中间,邱明山颇受蒋介石疼爱,原因是少年时代的邱明山,体格精壮,相貌威武,言行宽厚,十分讨老先生之喜。长安东路公馆每次烹煮美味家乡菜,蒋经国总是叫唤邱明山搭乘座车,亲自送菜到士林官邸,供蒋介石、宋美龄二老品尝。邱明山的张姓知交说,邱明山进官邸就像进自家客厅,完全不必通报。蒋老总统见邱明山送来美味佳肴,总是再三垂询近况,功课有没有进步?体重几公斤?张姓知交说:「如果邱明山『来历不明』和蒋家非亲非戚,蒋介石岂会让蒋经国养这么一个孩子?」 

大学毕业,一般男生都要服一至两年的兵役,蒋经国特地交代有关部门处理他的兵役问题。股役报到当天,海军左营军区某位舰队司令,亲自在部队长办公室等候邱明山报到,办完手续,再带着邱明山去见海军总司令宋长志。多位将军级叔伯辈和邱明山见面,都很客气谦和,完全不敢显露高级长官的架势。据称,邱明山不过在左营军区待了一段短时间,就回到他工作的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据表示,当天陪同邱明山服役报到的,还有一位曾任东北沈阳兵工厂的刘姓副厂长也在场,刘氏受命一路照顾「公子」。过不了多久,邱明山离开左营军区,也是刘姓副厂长负责带他回台北,向蒋经国复命。 

邱明山为人四海,日后,在社会上广交各路朋友。蒋经国怨愤他顶着「蒋经国儿子」的旗号,到处招摇,经营生意。蒋经国盛怒之下,下令警备总司令郑为元,将邱明山以「流氓」罪名移送管训。此举,颇为类似满清皇帝「圈禁」犯错皇子的意味。据表示,一般被移送管训的,都是台湾各地的黑道大流氓,这些大哥人物,人人要做苦工,扛重物,搬石头,累得人仰马翻。惟有邱明山竟坐在典狱长办公室抄写文件,自己房间里有电扇、冰箱、电视机,父亲用意明显是要他闭门思过。 

据邱明山的张姓知交透露,他被管训关在台东泰源监狱,有天典狱长慎重其事送来一个牛皮纸包,邱明山打开一看,是父亲蒋经国送给他的一本《富兰克林传》。这本书的某页夹有一张字条,蒋经国亲笔在字条上写着:明山儿,这本书某某页你要细读,书中内容有助你为人处世…。被关出狱后,邱明山拿着这本《富兰克林传》,出示给张姓知交看,眼中含着泪光。邱明山也体会出父亲的用意,是要惩罚他爱招摇的个性,父亲对他还是恩重如山,不容或忘。 

蒋孝武身边一位随从事后告诉邱明山,所谓虎毒不食子,你阁下能从泰源监狱全身而退,就算是你的造化了。这位随从暗示,邱明山之所以会身陷囹圄,与孝字辈兄弟争夺「大阿哥」储君之位,颇有关系。邱明山与蒋孝文自幼结为死党,被管训时,孝文适才糖尿病病倒,这位随从暗示,邱明山被监禁两次,与蒋孝武忌惮蒋孝文、邱明山连手坐大有关。在蒋公馆,邱明山和孝字辈兄弟一样,呼唤蒋经国为「阿爹」(江浙人称呼之爸爸)。 

邱明山真正身世背景和血缘关系为何?他到底是不是蒋家「龙种」血脉?各种说法不一而足。如要取得科学印证(例如DNA检验),在邱明山父亲与昆仲相继过世的情况下,处于台湾今日之政治环境,难度之高,恐非常人所能想象。  

就因为缺乏有力之「直接证据」,肯定或否定邱明山的「龙种」血脉,各种说法版本,仍有参考之价值。                    

话说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国共内战白热化之际,蒋经国安排兵舰,将全家十口家眷,从浙江老家护送至台湾,安顿在台中暂住。宝岛台湾远离炮火,一派安居乐业景象,蒋家家眷暂时栖身于此,并由随从人员代劳办理户籍迁入手续。 

为了查证邱明山的身世背景,笔者查阅了台湾台中户政事务所保存的一份原始户籍数据,这份档案数据依稀透露了几许玄机。原始户籍登记簿上记载,邱明山的称谓,是蒋经国、蒋方良夫妇之「家属」。细部资料写着──姓名:邱明山  本籍:江西省南康县  出生年月日:民国二十三年六月十四日  称谓:家属  父:邱德泰 母:邱杨氏  出生别:长男。这份原始户籍资料中,邱明山母亲「邱杨氏」,是否即为周秀兰所称,「生产一个月后即过世」的那位女士?因户籍资料并未明载「邱杨氏」的生卒年月日,故而无从印证。 

从蒋经国一家初到台湾,在台中登记的这份「台湾省台中市户籍登记簿」上,完全看不出邱明山的身份背景,也看不出他与蒋经国夫妻是什么样的关系。除了称谓栏「家属」两字,「亲属细别」的字段上,则为空白。所以,从户籍资料簿来看,根本无从得知邱明山的身世背景。邱明山在户籍登记簿上记载的出生年月日,为民国二十三年六月十四日,早在蒋经国从苏联回国前二年九个月就出生了。户籍档案的生年记载,似乎排除了蒋经国、邱明山之间存有任何血缘关系,也无形否定了周秀兰的说法。然而,邱明山家人始终怀疑,这份户口资料是否经人「刻意变造」,以保护「强人领袖」形象。

民国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十月三日,毛泽东已于前两天,在北京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蒋经国悄悄交代蒋方良携全部家眷,举家北迁,从台中市西区三民里民权路七九号,搬到台北市中山区正宜里捌邻长安东路一段十八号。蒋经国全家的户籍,也从台中搬到了台北。 

根据迁到台北市之后,一份登记于民国三十八年十月三日的「台湾省台北市户籍登记簿」记载,邱明山的「称谓」和「亲属细别」项目下作了注记。他的「亲属细别」记载为「户长之义子」。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邱明山原本在台中的称谓栏是「家属」,到了台北之后,称谓栏却被改成了「寄居」。   

除了周秀兰提出邱明山身世之谜的看法,还有第二种版本的说法,来自蒋经国长子蒋孝文。王广才,是蒋经国长子蒋孝文生前好友,与孝文为陆军官校时期同班同学,王广才高中时期,也是邱明山台中宜宁中学高一班的同学。与蒋孝文、邱明山两人同为至交。有关邱明山身世之谜,王广才另有一套完整且合理的说法,因系蒋家「官方版本」讲法,更有其参考价值。 

王广才和蒋孝文知交三十多年,他十分生动地回忆念陆军官校时期,蒋孝文私下谈及邱明山身世之谜的故事: 

「官校受训时经常打野外出操。有一回,我和孝文一起到野外出操,站队时孝文站在我旁边,他不断轻声叫我帮他挥赶他腿上的蚊子,我看了看他长满卷毛的腿,骂了他一句国骂,你这老外,腿上长满了毛,蚊子根本进不了你腿肉去叮你,我才怕蚊子呢!我腿上光光的没长毛,被蚊子叮惨了,你怕什么蚊子呢?休息时间我趁机会问他邱明山的事,我说蒋孝文,邱明山现在宜宁高中读高三,到底他是不是你老爸生的啊?孝文回答我,这些话都是乱讲啦!我从来不讲邱明山,也不讲蒋明山,都叫他『明山哥』。我接着问孝文,他到底是不是你老爸生的?如果我再三追问,孝文就光火了,你他X的干嘛问那么多嘛!有一次打野外,我与他躺在树底下,我又问起邱明山的身世,他就踢了我一脚说,你又提这个鸟事了,我说聊一聊嘛有啥关系。」 

蒋孝文经不起他一再好奇追问,讲了一段往事。王广才说:「据蒋孝文告诉我,他三岁跟着父亲蒋经国到江西,那时他开始慢慢有记忆了,孝文小时候外向活泼,特别淘气,遗憾是缺少玩伴,经常觉得很寂寞。抗战初期,蒋夫人(宋美龄)在全国各地办了好多个『战地孤儿团』,专门收容阵亡将士遗孤。蒋方良跟随丈夫刚到中国没两年,中国话都还不大会讲,但很有心学习,她自己也是孤儿出身,蒋夫人就要蒋方良到『战地孤儿团』,帮忙照顾阵亡将士遗孤。蒋方良不放心把孝文一个人丢在家里,就带着孝文到孤儿团工作。」 

「孝文面貌五官像外国孩子,许多中国孩童嫌他长相与众不同,都不愿意同他玩。孝文好动,四处乱跑,找不到中国孩子跟他玩,『战地孤儿团』里惟有一个叫邱明山的孤儿,和孝文玩得特别投缘开心。邱明山那年五岁,蒋孝文四岁,两个孩子玩得一身泥巴,难分难舍。蒋方良下班时,看这两个孩子玩得兴高采烈,一身脏兮兮,就把蒋孝文、邱明山一块带回家,洗澡换衣服,两个孩子都干干净净了,蒋方良准备送邱明山回『战地孤儿团』,孝文忽然大哭大闹,舍不得让邱明山走。既然两个孩子玩得很投契,蒋方良也想为孝文找个伴,就常带邱明山去蒋家,过一阵子,孝文更不舍得让邱明山走了,连睡觉都睡一个房间里,两个孩子感情好得不得了。见邱明山老实忠厚,没爹没娘,蒋方良不禁联想自幼她也是孤儿,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征得蒋经国同意,便收邱明山当干儿子,从此在蒋家住下。」 

「到台湾之后,邱明山还是很调皮淘气。所以邱明山和蒋孝文的关系,就是邱明山是孝文妈妈的干儿子(义子),以前蒋孝文给我看过一张照片,蒋经国一手抱着蒋孝文,一手抱着邱明山,让两个孩子一块切生日蛋糕。」王广才说,曾经听一位史姓友人提起,邱明山父亲原系国军中校营长,作战时不幸阵亡,邱明山因而被送到「战地孤儿团」。 

前述蒋孝勇密友,也从早年蒋家内部听到第三种版本的说法:邱明山的父亲原本是赣南某县县长,因勾结境内贩卖鸦片烟土的毒枭,被上级查获,执行枪决前两天,蒋经国登门拜访,这位县长临刑之前,请托蒋经国抚养遗孤,邱明山就在襁褓中,被蒋经国收为「义子」。 

    蒋孝文、蒋孝勇密友、与周秀兰的说法,三者南辕北辙,截然不同。蒋孝文等人的版本是「义子」说,周秀兰则持「亲生儿子」说。这是有关邱明山身世两种比较典型的版本。然而,毕竟蒋氏父子随从人员成百上千,人多嘴杂,私底下仍流传各式各样的传闻,莫衷一是。                           

版本之一,据蒋介石侍卫蒋尧祥的说法,江西时期,蒋经国外出巡视,路过一破庙,见庙中有一年幼小沙弥,衣着褴褛,面黄肌瘦,兴起恻隐之心,收容为义子,这个小和尚就是邱明山。(笔者按:蒋尧祥于西安事变时曾追随蒋介石)。版本之二,据汪妈之子汪追群,引述汪妈的说法,指邱明山是蒋经国从孤儿院里领养的孩子。 

汪妈的说法,其实与蒋孝文告诉王广才的说法差彷佛。 

纵使嘴里长有一对印证为「龙种」的「太子牙」,可是邱明山在蒋经国家里的处境,却未必尽如人意。来台初期,驻守在长安东路一段十八号蒋经国寓所,和邱明山交情良好的侍从人员回忆,邱明山内向害羞,言谈举止,不时流露出一种寄人篱下的自卑心态。 

侍从人员进一步表示,他不相信邱明山是蒋经国「龙种」的说法,理由是:邱明山体型粗壮,像农家子弟,长相不像。而且平常时候总是窝在侍从人员房间,不喜欢和蒋经国一家共处;其次,所谓虎毒不食子,如果他果然是私生子,蒋经国日后岂会将他赶出家门,把他从户籍中除名,甚至以流氓管训监禁他?至于邱明山照片容貌形影与蒋经国酷似的问题,侍从人员解释,固然不是一家人,同一屋檐下住久了,也会越长越像。 

然而,邱明山接受笔者访晤时,否认长辈或家人对他有丝毫轻慢。邱明山回忆,中学时代每逢暑假,蒋介石经常派人接他到阳明山官邸,殷殷期勉,要他好好用功,不要贪玩。提起蒋经国、蒋方良,邱明山更是红着眼眶说,两老对他特别好,对他的儿子,尤其慈祥疼爱。 

邱明山与孝文相差一岁,两人自幼调皮捣蛋,不爱念书,成天四处晃荡嬉戏,学校成绩年年满堂红,留级成为家常便饭。邱明山光是中学就念了五所,从建国中学、师大附中、成功中学、淡江中学,念到宜宁中学。同年都已毕业一、两年,邱明山好不容易念完高中。 

一九五二年,蒋经国特地安排孝文、邱明山两人进「淡江中学」,淡中位于台北近郊淡水,系加拿大传教士马偕博士(Dr.George Leslie Mackay)创办。斯时,学校董事长为台北市市长游弥坚。除了蒋孝文、邱明山,还有多位党政要员子弟,也一块被安置到淡江中学就读。淡江中学规定学生一律住校,学校当局为示优待,特地安排了一大间宽敞洁净的宿舍,专供这些高官子弟住宿。每逢周末假期,蒋孝文、邱明山如同脱缰野马。 

某个礼拜六下午,两兄弟兀自在台北西门町闲逛,几个不良少年打扮的孩子,挡住了两兄弟的去路。这几个小太保见孝文衣着高贵,五官深邃,长得一副洋人脸孔,头发却又是黑的,讲国话时还带着浙江口音。带头的一个少年冲着孝文啐骂:「杂种!」 

站在孝文身后的邱明山,一个箭步冲上前,二话不说,朝骂人的那个少年脸上狠狠揍了一拳,对方见邱明山这精壮的小个头竟然先动手,七手八拳全部围着邱明山打,邱明山生得短小精干,力拼六、七个少年,毫不畏缩。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邱明山和蒋孝文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伤。这时,不远处响起了警哨声,蒋孝文、邱明山和对方那六、七个少年,全被逮送警察局。 

从警察讯问过程中,邱明山得知对方是某眷村的一群太保,心生报复之念。这群太保全部被关进警局拘留所,轮到警察质问蒋孝文:你父亲叫什么名字?住哪里?蒋孝文指了指警局墙头蒋介石肖像,警察以为蒋孝文开玩笑,不禁火冒三丈。又问邱明山,你呢?你父亲叫什么名字?住哪里?邱明山也学蒋孝文,指了指蒋介石肖像。警察拍桌大骂,再不说实话就要揍人了!邱明山说:我们父亲确实是蒋经国,家住台北市长安东路一段十八号,不信你们打电话去问!小警察惊觉兹事体大,赶紧往上呈报,还惊动了台北市警察局长,一分钟不敢担搁,连忙把蒋孝文、邱明山送回蒋公馆。 

    蒋经国闻讯大怒,责问孝文和邱明山因何与人打架,邱明山说,眷村小混混拦住我们去路,骂孝文是「杂种」,我气不过和对方打了起来,对方人多,我们被围殴。蒋经国盛怒难消,拿起藤条死命往两人身上抽。蒋方良看得心疼,连忙赶来劝阻,但是邱明山已经挨了好几藤条。蒋方良知道儿子在外头遭人辱骂「杂种」,挨人围打,回家还要受蒋经国责罚,不免心如刀割。 

    打了几架之后,蒋孝文和邱明山早有默契,只要出事进了警察局,就由邱明山替孝文具名顶罪,回家也是邱明山挨最多藤条。里里外外,邱明山总是英雄好汉。久而久之,台北警察界视蒋孝文、邱明山为麻烦人物。 

    屡次遭人「克烂饭」(围殴),两兄弟亟思报复,邱明山向眷村混混下了挑战书,约好某日某时,到他们眷村门口决斗,对方不知道蒋孝文是蒋经国儿子,仗着他们人多势众,根本没把蒋孝文、邱明山这两个「手下败将」放在眼里。到了约定时间,这群眷村太保等在村子口,远远看见来了一部军用吉普车,心想这会是谁啊?等车子驶近村子口,这些小太保还没回过神来,坐在吉普车上的蒋孝文,拔出手枪朝村子口砰砰砰连开三枪,那些眷村混混吓得人人抱头鼠窜。小太保这才晓得,遇到了大有来头的权贵子弟,要倒大楣了,胆战心惊,人人自危。 

    警察根本不敢插手这起枪击案,可是,蒋孝文、邱明山学校里的训导主任却上门关切了。训导主任开门见山说:有人向学校报告,蒋孝文在大街上乱开枪,严重违反校规!…。蒋方良也为孩子诉苦:眷村太保先开口辱骂孝文是「杂种」,骂了人,六、七个小太保围着两个小孩打,能教我不心疼吗?训导主任拿不出解决办法,只好摇摇头无可奈何起身辞别。蒋经国早已为孝文、明山两兄弟到处逞凶斗狠头疼不已,这次又发生街头持枪寻仇事件,情势愈演愈烈,再不釜底抽薪,迟早要出大问题。蒋经国决定将两兄弟隔开,安排孝文读台北成功中学,就近看管,把邱明山送到台中宜宁中学,发配边疆。 

据昔日宜宁中学同学转述,邱明山转学到台中之后,依旧爱为朋友打抱不平,四处逞凶斗狠。某次,与另外一所高中学生打群架,当年刀枪管制严格,邱明山和同学把自行车的齿轮拆卸下来,握在手里当成短兵相接时彼此闘殴的利器。据说,那次的校外闘殴事件,对方有不少人被打得头破血流。 

成功中学校长潘振球,是蒋经国任职青年军、国防部预备干部局时代的老部下。宜宁中学董事长则是蒋纬国。两所学校主事者都是「自家人」,蒋经国自认可以高枕无忧。岂料两兄弟南北分隔,照旧调皮捣蛋,不爱念书。蒋孝文爱熬夜玩乐,到学校上课无精打采老打瞌睡,还打呼噜。老师任凭他梦周公,下课前,老师摇醒他:「孝文啊,快下课啦!你也该醒一醒了吧?」有一回,潘振球到教室巡堂,潘校长见蒋孝文呼呼大睡,走到孝文课桌前,用拳头猛捶课桌,孝文这才被惊醒。同学调侃蒋孝文,你就算考零分,学校都会让你毕业。念完高中,孝文考不取大学,蒋经国强迫他进入陆军官校,后来连军校也念不下去,只好出国「留学」。 

邱明山参加了几所大学入学考试(当年台湾尚未形成大学联考制度,各校采分别招生),在台湾省立海事专科学校(国立海洋大学前身)榜单上名列备取第二十几名。邱明山看到榜单,自忖希望不大,准备先去当兵。蒋经国下班返家,邱明山向蒋经国禀报此事。第二天,「救国团」某高干奉命打电话到省立海专校长室,那年参加省立海专入学考试的近三十名备取生,全部破例录取。   

    从海专渔业捕捞科毕业后,邱明山服完一年余的预备军官兵役,又上船实习了一年多,回到台湾,照户口资料上的年龄计算,邱明山已逾而立之年。蒋经国是第二任「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辅导会)主任委员,邱明山结束船上实习回台湾时,蒋经国已经从辅导会卸任,主任职缺由蒋经国老部下赵聚钰继任。赵聚钰奉蒋经国嘱托,安插邱明山至辅导会「第四处」担任技士,主管海洋开发事务,这是邱明山踏进社会的第一份工作。 

辅导会技士职务虽然不高,但是,赵聚钰对他却是另眼相看,特地在台北县永和镇大新街,以辅导会名义,向民间租赁一间两层楼洋房,作为邱明山宿舍。如此厚待基层员工,辅导会前所未见。与一般公家机关相比,辅导会待遇颇丰,编制比一般部会庞大。第四处技士位阶不高,薪金待遇较诸政府单位优厚,堪称钱多事少离家近。 

    工作稳定,生活无虞,邱明山情感也有归宿。堂弟蒋孝伦介绍妻姐邓琪云,与邱明山认识,不久论及婚嫁。据王广才表示,邱明山、邓琪云婚礼十分低调,刻意选在「静心托儿所」(蒋纬国、石静宜夫妇创办)礼堂举行婚礼,由蒋经国、蒋方良夫妇主婚。王广才说,当时大家年轻,大伙闹洞房闹得很凶,蒋方良担心闹过火会出事,赶紧出面制止,她以宁波官话喊着:「孩子们不要闹了,再闹要出事了!」朋友这才鱼贯退出新房。 

婚后,邱明山与邓琪云育有一子,家庭生活美满。但是,妻子对邱明山身世未受到蒋经国承认,颇有微词,时与朋友抱怨。邓琪云当着邱明山的面,到处跟人讲,明明邱明山是蒋经国亲生儿子,蒋经国偏偏不承认。邱明山闻言当场制止:「你不要再讲了!他是我高中同学,又跟孝文是同学,你讲这些干什么呢?」某次,邱明山感冒住院,邓琪云同病房另一位病人聊天,跟陌生人透露邱明山身世。 

类似传言终于引起「义母」不悦。蒋方良致赠美金五万元,办妥两本护照,交代邓琪云带孩子去美国念书,避免留在台湾引发是非。然而,真正导致蒋经国决意与「义子」绝裂,则是邱明山的二度梅婚姻。 

一九六九年冬某日,邱明山向蒋方良禀告,女友熊翰品小姐怀有身孕,他准备与她结婚。蒋方良女士不表意见,把责任推给丈夫:「明山,你也长大了,都三十几岁的大人了,我不能干涉你的感情生活,你自己决定了就行,但还是要得到你阿爹同意才好。」 

等到邱明山向父亲禀报,有意离婚再娶,蒋经国面露愠色,追问女友熊翰品父母出身背景。邱明山据实以告:熊翰品的父亲熊剑飞,抗战时期当过「第三战区情报总站」少将主任,是前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的侄子,算起来,熊翰品是熊式辉的侄孙女。蒋经国闻言极力反对,但邱明山仍表示要跟熊小姐结婚。蒋经国大发雷霆:「你不听我话,执意离婚,跟姓熊的结婚,从今天起,你不要再进我蒋家大门!」邱明山不停婉言解释,蒋经国更是火冒三丈,说到激动处甚至狠狠踢了邱明山一脚。邱明山虽然知道父亲不赞同子女离婚,但实在不明白蒋经国何以对熊家成见如此之深。殊不知,当中有段曲折内幕。 

一九三八年春天,蒋介石命令蒋经国前往江西,向江西省主席熊式辉报到。 

熊式辉早岁参加同盟会,出身保定军校第二期,投身滇军李烈钧部,历经北伐、剿共、抗日,战功赫赫。蒋介石在江西剿共,熊式辉因系本乡本土的江西人,受蒋介石重用为江西省主席,连任十载。虽未据地称雄,但老式军人霸气作风,则不在话下。 

蒋经国初到江西,蒋介石致函熊主席请托代为管教蒋经国,熊式辉忠人之事,把长官之子直视为自家子弟。或谓熊氏授蒋经国以少将军衔,似有利用为蒋经国加官晋爵机会,向蒋介石示媚。然而,按当年国府的规矩,凡是文人进入军政机构服务,可察考他过去的资历,比叙相当之武官官阶。蒋经国固系于国府初次任官,但比叙他在苏联十二年学习与工作资历,熊式辉即按国府老规矩,授以「同少将」官阶。 

据熊家家人表示,熊式辉平日会客访宾甚多,即便贵为委员长之子的蒋经国来见,等候半个小时也是常事。蒋经国恪遵军人礼仪,等候时间笔直站在熊主席办公室门口,未经熊式辉副官叫唤,不敢进入办公室内。恪遵蒋介石的嘱托,熊式辉接见蒋经国,总以长辈口脗,谆谆教诲。日久,蒋经国对熊式辉倚老卖老,「官架」十足,颇有微词,只是格于长官部属伦理,敢怒不敢言。熊式辉与蒋经国之间,毕竟位阶不同,尚不致发生直接冲突,但是,蒋经国和熊式辉的侄儿熊剑飞,则历经过一段不足为外人道的恶斗。 

熊剑飞身高不过一米七上下,国字脸,五官俊秀,穿起军服英姿飒飒,很得女人缘。熊剑飞时任「第三战区情报总站」少将主任,年少气盛,自视和蒋经国同为少将,平起平坐,且是江西一霸,不免傲气凌人,不把蒋经国放在眼内。熊剑飞虽已有三房妻妾,平日性喜票戏寻乐,冶游于茶楼酒肆之间。 

适有京戏戏班在江西演出,湖南籍旦角美女王屏南、王屏衡两姐妹,红极一时,脍炙人口。蒋经国公余之暇,亦常在梨园穿前穿后,对王屏南、王屏衡姐妹深为倾心。真可谓冤家狭路相逢,熊剑飞也同时看上王屏南、王屏衡姐妹。近水楼台先得月,熊剑飞为防止蒋经国染指,不惜重金把王屏南、王屏衡姐妹演出的戏园子,前三排座位全部包下。 

蒋经国某日进了戏园子,兴致勃勃要为王氏姐妹捧场,正往前排座位走去,有人拦住他去路说:「蒋先生对不住,前三排已经让熊将军包下。」问戏园杂役,方知整个档期前三排座位都给熊剑飞包走了,蒋经国气冲牛斗,七窍生烟。熊剑飞挟其地利之便,俊俏多金,赢得美人心,最后娶王屏衡为妾。蒋经国得知消息,信誓旦旦,此仇不报非君子。 

为了争夺戏子王屏南、王屏衡姐妹,蒋经国和熊剑飞结下不共戴天之仇。国民党宣传蒋经国赣南「治绩」,熊剑飞则直把这「治绩」当成笑话看待。 

蒋太子治理赣南期间,严格取缔烟、赌、娼妓、土匪,赢得「蒋青天」美誉。但蒋经国为人处世的大缺点,在其矫枉过正。以江西抓赌为例。蒋太子怪罪军警抓赌绩效不彰,他找来一套贩夫走卒的破旧衣裳,头戴市井小贩布帽,易容改装。入夜之后,在赣州大街上,挑着一副担子,卖起热腾腾的馄饨来了。 

蒋太子把馄饨担子搁在街边,手里打着竹板,一边打竹板,一边吆喝叫卖热馄饨。刚入夜,家家户户正是吃饭时间,买馄饨的人倒不太多,到了夜半时分,有人要买四碗馄饨,生意上门了。煮好四碗热呼呼的馄饨,小心翼翼地端到客人家里厅堂,定睛一瞧,果然房里有桌牌局,赌客都是普通人家的亲族友朋。赌客吃饱馄饨,正准备继续牌戏,岂知已成瓮中之鳖。蒋太子收好碗筷,收拾起馄饨担子,悄悄通知等候附近街头的便衣,大批警骑随后掩至,全部赌客一网成擒。这时馄饨贩子脱去小布帽,冲着赌客们说:我是蒋专员,你们违法聚赌,到警察局拘留所去吧!

蒋太子对付赌徒,可真是极尽羞辱之能事。他命令被抓捕的赌徒,四个人抬着铺满麻将牌的牌桌,沿着赣州大街马路上游街示众。不论是挥汗如雨的炎炎夏日,也不管是下着雪的冷冽寒冬,一律处罚抬牌桌游街。把这些赌徒整得死去活来,叫苦连天。

 为了与熊剑飞之间争夺戏子结下的仇隙,加之记恨熊式辉倚老卖老,蒋经国利用各种机会藉端报复。  

国共内战,国民党军兵败撤台,熊式辉和熊家第二、第三代,陆续逃离大陆,前往香港、澳门、泰国曼谷、马来西亚等地,申请入境台湾,却遭拒绝。原因竟是蒋经国、陈诚连手抵制熊式辉家族(按:陈诚怨恨熊式辉,因国共内战任职东北期间,两人为了用兵看法不同曾有激烈斗争),不核发熊式辉家族成员「入境证」,让熊式辉、熊剑飞伯侄家人饱尝流落异域之苦。 

此期间,熊式辉曾在泰国曼谷开设纺织厂,营运不佳,颇有赔累。熊家在香港寅吃卯粮,坐吃山空。虎落平阳的熊式辉,于一九五四年透过汤恩伯,将「入境证」申请直接递交蒋介石。汤恩伯仗义执言,蒋介石终予批准。蒋介石还请张岳军修书一封,催熊式辉尽速赴台,这才结束了长达五年的「半流放」岁月。 

熊家老小固然得以入境台湾,但是,上至熊式辉,下至熊剑飞,过去在国民党军中,显赫一时的高阶将领,到台湾之后,非但无缘继续任官,找工作时亦处处碰壁。为一家生计,熊剑飞万般无奈,只好屈就台湾省税捐处小税官,专门为屠宰场已宰杀的猪只盖完税印戳。 

    蒋经国之所以忌讳邱明山娶熊家女儿,除了往日恩怨耿耿于怀,尤其担心熊式辉或熊剑飞等与之交手过的人,揭穿蒋太子过去在赣南时代老底子,或者揭发邱明山身世之谜。岂知邱明山不听从劝阻,蒋经国怒火中烧,萌生釜底抽薪之计,对付熊剑飞。 

    蒋经国密令台北团管区两名少将,连袂造访熊翰品父亲熊剑飞。两名少将手上拎着一盒礼物,名为探望,实为威吓。两位将军与熊剑飞寒暄一阵之后,迂回道出来意。两位少将说,听说令嫒要与邱先生成婚,不知可有此事?我们今天是奉了上级命令,专程来拜访您,希望您务必劝阻令嫒的婚事…。 

话说到此,熊剑飞这下发火了:「我反对女儿和蒋家结亲,但是女儿已经成人,父母未必管得住她。我是个普通老百姓,凭什么女儿嫁不嫁要听你们的命令?」 

那两个少将面露尴尬之色,连声说这是上面的意思,他们是奉命行事。熊剑飞当然明白所谓上面的命令,必定就是蒋经国的命令了。他故意质问那两个少将:「你们口口声声说上面,到底上面是谁?请你们告诉我,上面是谁?」两位团管区的官长瞠目结舌,自知无法说服熊剑飞,只好行了个军礼,仓皇辞出熊家。

两位少将落荒而逃,熊剑飞十万火急找到女儿熊翰品,谕令不得与邱明山结婚。怎奈熊翰品泪涟涟,方知女儿已怀有身孕,如若不结婚,即处未婚生子窘境。熊剑飞心中又急又气,抡起拐棍想教训女儿,殊料用力过猛,反而导致自己右手臂骨折。 

施压熊家无效,无计可施的蒋经国最后警告邱明山,不准离婚,更不准娶熊家女儿,否则父子恩断义绝。邱明山执意不从,照计划印发三百份喜帖,于台北「第一大饭店」喜相逢厅预订三十桌酒席。 

蒋经国怒不可遏,召来辅导会主委赵聚钰,耳提面命,不准辅导会任何人员参加邱明山、熊翰品结婚喜宴,违抗命令者,一律撤职!赵聚钰从抗战胜利后,就是蒋经国忠心股肱。接到蒋经国命令,赵聚钰骇异莫明。下令部属不准喝喜酒,这倒是闻所未闻之怪事。除了蒋熊宿怨,斯时蒋经国雷厉风行公务人员十项革新,规定请酒不得铺张浪费,邱明山一请就请了三十桌,这也是蒋经国勃然大怒的原因。赵聚钰亲自起草书面命令,张贴在公告栏。略谓:查邱明山、熊翰品,违反命令,擅自结婚,情节严重;通令全会同仁,一律不得出席婚礼及婚宴,凡抗命参加者,一律撤职,绝不宽贷。云云。 

结婚本应喜气洋洋,孰料竟换来一股肃杀之气。原本预定三十几桌酒席,结果竟只来了三分之一的客人,逼得必须临时向餐厅退去二十几桌酒席。 

一九七0年五月,邱明山不听父亲恩断义绝的警告,离婚再娶熊翰品,再婚半年后,噩运终于降临。辅导会以邱明山在外经营鳗鱼苗公司的罪名,记两大过开除。连在台北荣民总医院工作的熊翰品,也身受牵连,被迫离职。  

一九七四年底,一群台湾商界领袖推举邱明山担任「全国商品展览会」的副秘书长,实为该会主要负责人。「全国商品展览会」声势浩大,轰动全台。邱明山明知蒋经国憎恨政商挂勾,再三告诫蒋家子弟不得介入商业活动,他依然故我,干犯大忌。当邱明山正兴致勃勃计划到台中、高雄举办商展,祸不单行的事情发生了。负责筹办商展会的邱明山等五人,被周边厂商控告诈欺,理由是积欠少许广告费。五名被告中,惟有邱明山被判徒刑。为了区区一万余元广告费,吃了两年多牢饭。 

一九七七年获释出狱后,邱明山当「海阳营造公司」特约顾问。重获自由半年后某日,几个「警备总部」特务忽然冲进公司,把邱明山押往台北爱国东路警总看守所,之后又转关台东泰源监狱,前后监禁将近一年。据蒋孝勇密友表示,邱明山前两次牢狱之灾,都是「教育长」的密令。所谓「教育长」,指的就是蒋经国。移送邱明山「流氓管训」的蒋经国亲笔手令,还是邱明山「弟弟」蒋孝武递交给警备总司令郑为元的。 

蒋经国去世后,邱明山被控涉及投资公司吸金案,一九八九年三度被捕入狱,监禁一月余。这次坐牢,则纯受朋友拖累。 

蒋家王朝已成前尘往事,命运坎坷的邱明山也垂垂老矣。一九九七年,邱明山动过一次心脏大手术。最近三、四年间,他接连三次中风,饱受缠绵病榻之苦。邱明山性格豪爽,待友慷慨,半生扮演疏财仗义过路财神角色,不善蓄积财富,至今两袖清风,老来生活拮据贫困,与收入微薄的么女相依为命。他曾深受蒋经国夫妇养育之恩,也享受过蒋家权力光环。回看这位蒋经国「另一个儿子」传奇坎坷的一生,能不兴起无限感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