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润发的两段婚姻,两个“莲妹”(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3/02/03 14:49:07
周润发的两段婚姻,两个“莲妹”(图)
花随月转阴晴收录于新浪读书
文章摘自《周润发私家相册》                作者:庞贝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本书简介:他扮演的小马哥重情重义又玩世不恭,令他一夜间成为大众偶像以及大哥样本.重新定义了中国古代传统的仁义精神。风流儒雅,能把黑长风衣加白围巾穿出那样翩翩风度的许文强,已成为一代中国人的浪漫记忆。他与生俱……[连载内容]

周润发最满意的结婚照
陈玉莲: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周润发的第一个“莲妹”。
2005年1月,《美眉》杂志主编在卷首语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都说21世纪是消费*的时代,女人看男人,一个比一个直接,一个比一个厉害,当女生看到自己心目中的角*人出现时,一定是眼前一亮伴随一片惊叫声——无论是花样女孩还是成*人,他们的反应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前者热烈,后者内敛。女人对于*的迷恋,绝非男人可以了解。”
在这位主编的“恋色宣言”中,偶像是人们首选的消费目标,因为偶像是“爱情幻想的寄托者”。
时光倒流20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周润发曾经是“花样女孩”的超级偶像。20年后的今天,当年的花样女孩已经变成了“成*人”,而“文强哥”也变成了“完美的成熟男人”。
有成熟的魅力,既能挣钱,又很爱家,符合这种“新好男人”标准的男人有很多,但他们不是周润发,只有当作为偶像的周润发具备这些凡人美德时,女人们才感到格外有魅力。
在这些女人们看来,那个拥有周润发的女人真正是有福了,他们已经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了18年,他们还要一起把这幸福的生活过下去。
这位发哥已经很多次向人们说起自己的这种幸福感,这是属于一个中年人的幸福感。那些真真假假的绯闻早已成了过眼烟云,那些轰轰烈烈的情变也都已是尘封的往事。
然而,对于影迷来说,这些遥远的往事依然有其特殊的意义,因为它们与自己所喜欢的偶像有关,与自己所喜爱的经典作品有关,与自己人生旅途中的情感记忆有关。
“说句老实话,当初看完《神雕侠侣》的原著,我最强烈的一种感觉就是:小龙女,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奇女子,这块浮华尘世中的一抹净土,恐怕已成为金庸老先生的千古绝唱了。小说中再无第二人可比,生活中也再无第二人可仿。要想拍电影、电视剧,谈何容易啊?谁来演小龙女?李若彤?眼睛空洞无物;吴倩莲?眼睛太复杂;范文芳?眼睛太幼稚,太灵活。《神雕侠侣》后来各个版本的小龙女都被我毫不吝惜地宣判了‘死刑’。直到84版的《神雕》,这个对我来说姗姗来迟的老版本竟一下子把我征服了。”这是中央电视台《佳片有约》栏目主持人曾子航的一番很有代表性的描述,在这个1984年版的《神雕侠侣》中,“小龙女”的扮演者名叫陈玉莲。
小龙女,王语嫣,兰陵公主,雪珂,塞金花。她们身世各异,却都各有一种夺人的气质,这是一种不同凡俗的骨子里的高贵,冰清玉洁的陈玉莲拥有的就是这样一种夺人的气质。作为演员的陈玉莲,她在每一个角色身上都留下了自己个性的印记。清丽脱俗,一种单纯的魅力,一种古典的单纯。
生于1960年的陈玉莲是周润发的初恋情人,也是他的第一个“莲妹”。
1977年,中学毕业的陈玉莲进入香港无线电视台第6期艺员训练班,那时的周润发虽然已是无线电视台小有名气的演员,但却因为协利公司拍的几部电影不卖座而被称为“票房毒药”。1978年,周润发和陈玉莲合演一部名为《大亨》的电视剧,就在这部戏的拍摄过程中,周润发爱上了陈玉莲。情窦初开的陈玉莲也为周润发的魅力所吸引,周润发迫不及待地想有一个明确的结果。有一次,一位富家帅哥送了一份贵重礼物给陈玉莲,周润发得知此事后醋意大发,当天晚上就买了一束红玫瑰送给陈玉莲。18岁的陈玉莲接受了周润发爱意的表示,他们从此确立了公开的恋爱关系。当年的电视明星杂志封面上常有他们两人亲密的合影,而他们对自己的感情毫不避讳。
为了这份纯真的爱情,陈玉莲几乎是刻意淡出娱乐圈,一心想做周润发的乖乖女。然而,他们长达五年的恋情却最终以分手而结束。对于分手的原因,他们两人都是讳莫如深。一种说法是,陈玉莲与周润发母亲的关系不和谐,而周润发是一个出名的孝子;另一种说法是,周润发移情别恋,“莲妹”被“发哥”抛弃。
刚刚分手的那些日子,莲妹整日以泪洗面,深悔自己为感情而放弃了专业。发哥亦是伤心欲绝,绝望之中他喝下了家用清洁剂。幸好医生抢救及时,发哥才捡回了一条命。那段时间,莲妹一直在医院陪护他,等到发哥痊愈,莲妹便默默地走掉了。
1984年,陈玉莲嫁给了美国华裔商人陈超武,对于她与周润发的这段情事,陈玉莲不想再提。尽管如此,也有一些例外的时候。陈玉莲曾经说,当年与发仔分手,可以说是被对方抛弃,至于真正的原因,她只是淡淡地说,大家或许缘分已尽。她说假如有一天碰上发仔,她会向对方点头问好,说声再见,接着便不知该怎么样。
陈玉莲与陈超武的婚姻只维持了几年的时间,离婚之后,陈玉莲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里。周润发不禁感慨,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似乎毫无老去的迹象。
2004年9月,周润发接受《明星BIGSTAR》杂志记者采访时说起他曾为陈玉莲自杀这件事,于是有了这样的对话——
问:你现在怎么看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周:我觉得像梦境一样,回忆起来很美好。
问:有没有过后悔?
周:你觉得我现在这样会有什么去后悔吗?
问:还和故事里的人有联系吗?
周:每个人都有自己正常的生活,也许平静才是每个人最想要的。
问:别人反复地把你的旧事拿出来当新闻,你是不是也很反感?
周:大度一点嘛,无所谓,这些人也是需要靠一些东西养着的,你从没有新闻他们怎么办?还好他们是提旧事,他们没有给我炮制新闻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问:你对往事的这份回忆,太太知道吗?
周:她知道,她会和我一起想。
问:她的感受是什么?
周:不管想什么都不会有很强烈的感受了,可能也是我们共同寻找记忆时找得距离都很远,我们都不愿意在近20年之内里走路,既然她陪着我,我们就走得远点儿。
问:远到哪里?那里一定很新奇。
周:那是我的童年,那里也是我的梦想。
余安安:周润发的第一个妻子,他们的婚姻只维持了九个月。
1983年12月,周润发与余安安“闪电结婚”,而此时周润发与陈玉莲分手还没几个月。这个决定让人们感到很突然,因为事前没有人知道他们拍拖。周润发是无线电视的当红小生,余安安也是无线电视的当红花旦,尽管他们的婚礼准备得很匆忙,无线电视还是做了现场直播。他们的婚姻一时成了轰动香港全城的事件。
同与陈玉莲的“初恋”相比,与余安安的“初婚”可谓是轰轰烈烈。然而,这场热闹的婚姻只维持了短短九个月。1984年8月,周润发与余安安“闪电离婚”。
余安安1959年出生,十岁时父母离异后,余安安姐妹三人一直跟着母亲过。嫁给周润发后,他们也曾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然而,好景不长,他们的婚姻很快就出现了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周润发出演许鞍华导演的电影《倾城之恋》,周润发扮演范柳原,而出演白流苏的是缪骞人。
这个缪骞人曾是1976年港姐选举中的“最上镜小姐”,当年与缪骞人合演128集的《狂潮》时曾经“擦出过火花”,1981年又在许鞍华导演的《胡越的故事》中扮演过周润发的昔日情人,而当他们又一次在许鞍华导演的《倾城之恋》中扮演一对情人时,捕风捉影的传媒便得到了炒作的猛料。
余安安无法容忍这一切,这个在《陈真》中扮演过方志芯的女人性格中也有方志芯那种刚烈的一面,于是便发生了逐步升级的争吵,没完没了的争吵最终只有以离婚来收场。
离婚后的余安安去台湾拍了电视剧《昨日梦已过》,后又认识了任职广告公司的李万祺。1987年,余安安嫁给李万祺。他们的婚讯曾经轰动一时,传媒称之为“公主与阔少的童话婚姻”,因为余安安曾在《书剑恩仇录》中饰演过“香香公主”,而李万祺的父亲是著名的电单车赛车手。这个婚姻童话维持了15年。2003年初,余安安与李万祺正式离婚。余安安说令她心死的原因是“女人最不可以忍受的事”。
多年之后,当周润发谈起他与余安安的那场婚变时,仍然显得心有余悸:“那一阵,很多很多不利于我的新闻,层出不穷地刊载在周刊上,我仿佛成了一个玻璃人,周身上下都透明了,站在公众面前,任凭大家评头品足,那个滋味,啧啧。”
周润发对余安安的确感到很内疚,就连他后来的妻子陈蕙莲也表示说:“我也觉得我老公对她不住。”
余安安得悉周润发夫妇的这种说法,她的反应很平静。经历了这场婚变,她反倒变得有些开朗和达观了:“过去已成过去,我不介意。纵使我与他厮守到今时今日,也未必得到想要得到的幸福。一切只是随缘,真是个遗憾。”
周润发与余安安离婚之后,无孔不入的传媒依然穷追不舍,依然不断地爆出周润发与缪骞人、郑裕玲、钟楚红等影星的绯闻,直到1987年周润发与新加坡富商之女陈蕙莲结婚。
陈蕙莲:周润发的第二个“莲妹”,细水长流的婚姻使发哥成了一个“住家好男人”。
与陈蕙莲的婚姻是周润发的第二次婚姻,这个陈蕙莲也是周润发的第二个“莲妹”。陈玉莲与陈蕙莲,两个周润发最爱的女人名字只有一字之别。周润发说这是“命运”的安排。这个“莲妹”比“发哥”小四岁。
1987年的周润发已是香港影坛的头号影星了,这年6月,周润发与陈蕙莲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婚礼上,陈蕙莲喜极而泣,幸福地说:“这一生中,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就是让我成为周润发的妻子。”
浪子回头,周润发成了一个好丈夫。
这个“莲妹”当然也得到了周润发母亲的认可,对于周润发来说,这是一个绝对的原则。
学过工商管理的陈蕙莲成了周润发的贤内助,从香港到美国,从香港影帝到国际影星,周润发事业的每一步,都有陈蕙莲幕后的付出。
结婚18年来,他们共享一份属于自己的平静的生活,尽管他们无意做给别人看,但人们还是把他们当成了“恩爱夫妻”的模范。
2003年4月,由于“非典”的缘故,原定去美国宣传《防弹武僧》的周润发暂时留在了香港。应无线电视台的邀请,周润发接受了《娱乐大搜查》节目主持人郑裕玲(嘟嘟)的专访。面对这位自己过去的老搭档,周润发大谈他的夫妻相处之道:“太太就像我的一面镜子,望到她就好像望到自己。同她结婚这么多年,我俩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甚至最多都没有分开过几个钟头,平时假如不拍电影,我比较喜欢待在家里,不过我在家里很少说话,但是太太基本上是话说不停,比较喜欢讲,有时成天被她说得都会觉得有点烦,但听不到她的声音,又会感到不习惯。”
对于太太在自己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周润发显得很得意:“我老婆的职位有多个,她是我的私人秘书、经理人、煮饭婆、半个律师、公关和英文补习教师。”
在周润发看来,这位“莲妹”或“发妻”不只是一个全能助手的角色,也是一个“导演”的角色:“(电影中的形象)这些都是导演让我演的,我的生活可没这么复杂,都由我太太来导演,她说什么我就怎么做。”
从1994年4月周润发与媒体记者的一段对话我们看出他恋家的这一面。那位记者注意到周润发身上没有带传呼机和”大哥大“之类的通讯设备,于是便问他:“你现在都不带这些在身边?”
“是呀!你看我连手表都不戴,我是不想自己有时间规限,又不想被人找到呀!”
“那想找你的人岂非很困难?”
“可以打到我公司,好奇怪,结了婚后,我连街都不想去。”
曾经有一段时间,周润发玩票似的学唱歌,而当华纳唱片公司推出他那张名为《旧情人》的唱片时,市面上立时出现了抢购的热潮。在为这张唱片进行的宣传活动中,总有人不厌其烦地追问谁是那个“旧情人”。有朋友担心地对他说:“总提起旧情人,怕不怕老婆吃醋?”周润发笑着回答说:“不会啦!有计划再录一张《枕边人》安慰她一下呢!”
对方信以为真,周润发又笑道:“可能是唱片公司有这个计划吧!也许还有下一张,叫《新爱人》好不好?满意不?”
周润发总喜欢用缘分来解释他和太太之间的感情,他认为如果双方有缘,地震也震不开;若是无缘,则用强力胶也粘不住。
结婚近20年来,周润发从未有过一丝绯闻,他说与太太陈蕙莲的感情就像一杯加了青柠檬的白开水,虽然清澈通透,却又能够永远保持清新的感觉。
在接受郑裕玲的专访时,也说到太太对自己在美国的事业和生活所起的作用:“这些年来,都是太太在家里悉心地照顾我,在外面替我接片,陪伴我工作。她说好莱坞的人事很复杂,里面有很多权术和政治手腕,但这些都不用我去打理。我太太常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想为我寻找更好的机会,谈更好的价钱。有时候电影拍出来,票房不够理想,她会感到对不起我。我便常常安慰她——我只是一个简单的打工仔,只要给我一份工作,就可以了。”
也就是这次在香港期间,陈蕙莲也对访问者说起在他们这段细水长流的婚姻生活中最令她难忘的一件事,这就是前一年周润发因过度劳累患上了“惊恐症”。虽然老公已经康复,但她依然有些后怕:“一次老公说他不舒服,同他一起去医院,但医生说他好健康。真是好惊,试过一星期去三次医院,经过全身检查,从头Check到脚,结果一切正常,后来才知是患上‘惊恐症’。知道了原因就没有这么惊,但怎么都想不到是‘惊恐症’。那近半年的日子过得好辛苦,知道不可以给他压力,基本上所有事都会听他、体谅他。其实这段时间我都有心跳、失眠,但不可以同老公讲,费事担心,亦不知可以同别个讲,自己秘密去看医生,医生说是因为压力,我同自己讲:‘一定不可以病。’是因为我怕老公有事,且除要照顾老公外,我还要料理其他大小事务,太专注去做,又怕自己做得不好,我不想令人觉得周润发的事,是因为老婆做得不好而失败。后来自己不去想这么多,亦同好朋友去倾说,个人终于放松,我明白这个病最重要是想得通。”
2004年9月,周润发在接受《明星BIGSTAR》杂志记者采访时,又一次谈起他与太太陈蕙莲的幸福生活——
周:我现在很喜欢生活,和太太在一起,这样的感觉很幸福。
问:生活——这就是你目前最想拥有的?
周:它对我是一种调理,这是我现在的工作。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香港最拼打的阶段,那个时候堆积下来的毛病有可能要在这个时候爆发,所以我现在选择休息,和太太到处玩。
问:现在身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周:这个大家不用担心,我对自己很细心的,尤其她一直陪着我,有一点小毛病都不会放过的。
问:你很听太太的话?
周:是的,她比经纪人还经纪人,什么都管,我也喜欢听她的。我可以告诉你,有很多剧本我看后觉得可以了都不行的,一定要她通过了才行,她要是不让我接我就不能接,她说你去拍吧,我就可以去了。
问:你们的生活一点摩擦都没有吗?
周:吵,吵得可凶了,你们媒体是看不到了,我们并不是在过一种童话般的生活,是正常人的生活,我们最可爱的是——两个人都会彼此原谅、都明白珍惜,每一次争吵我们心里也都知道一会儿就好了,然后都交换一下心情,这样就没问题了。
问:你记不记得太太已经陪着你走过多少个地方了?
周:太多了,我也真的去想过,不过都是在睡觉的时候想,想想就睡着了。
问:你对哪个地方的印象最深呢?
周:我对哪里都感兴趣,但我还是喜欢往东南亚这边跑,因为这边吃的东西很吸引我,很适合我这个从渔村里走出来的人。
问:太太呢?
周:她也一样呀,要不然她怎么会找一个渔民当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