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放前六天潜伏将军张权被捕牺牲始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12/02 04:40:33
上海解放前六天潜伏将军张权被捕牺牲始末 2010年06月30日 09:04 凤凰网历史 【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39条

核心提示:张权与王亚文拟定了一个大计划。他们计划出奇制胜,擒贼擒王,先由驻扎在西体育会路上的机械化炮兵团进占施高塔大楼,突袭淞沪警备司令部,彻底摧毁敌指挥系统。他们又计划策动51军、182师和青年军230师临阵倒戈,给长驱直入的解放军让出通道。他们还计划破坏机场,封锁吴淞口航道,使黄浦江里的敌军舰艇全都成为瓮中之鳖。当然,他们的重中之重,还是往北打,打通蕴藻浜、张华浜一线,配合解放军,围歼月浦、杨行、刘行的守敌。

5月17日,蒋介石赶回上海,在“江静号”上听取张权兵变未遂的报告。当他听说张权坚不吐实、宁死不屈时,立刻下令杀无赦。他说:“对张权的审问已经没有意义了,予以处决,立即执行。”他还说:“一定要以扰乱金融、破坏治安罪处决,对外不得公布实情,以免影响士气。行刑后用大号标题登在报纸醒目处,以震慑同党。”

 

本文摘自《史海钩沉:民国疑案》 作者:叶孝慎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5月17日,蒋介石赶回上海,在“江静号”上听取张权兵变未遂的报告。当他听说张权坚不吐实、宁死不屈时,立刻下令杀无赦。他说:“对张权的审问已经没有意义了,予以处决,立即执行。”他还说:“一定要以扰乱金融、破坏治安罪处决,对外不得公布实情,以免影响士气。行刑后用大号标题登在报纸醒目处,以震慑同党。”

将军就义后的第六天,上海完全解放。上海市人民政府随即追认张权将军为烈士,隆重表彰,沉痛哀悼。上海市市长陈毅还亲自下令捉拿出卖烈士、破坏上海起义的叛贼。但是那一个因为叛变而领得四五十两赏金,并被汤恩伯亲自提升为一三二师上校代理参谋长,并享受少将待遇的张贤,在解放军进城前就已失踪了。

将军草黄色的呢军服上结结实实地绑着粗棕绳,一双指挥过无数次战役的军人的臂膀被用力反剪着捆在身后。背上插着的草标上写着三个大字:“银圆犯”!

身边是打断了腿被刑警拖行的李锡佑将军,他那张清秀漂亮的脸孔雪花石一样的白,使得额前浓厚的头发更加黝黑。(注:于劲:《上海:1949——大崩溃》,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12月第一版,836页)

一声枪响。

带着啸音的子弹钻入将军的后脑,撕开了一个带血的弹洞。

弹洞里迸出一股黏稠的血浆。

将军全身一颤,猛地仰起脸来。将军仰望苍穹,怒目圆睁。将军至死没有合上他的双眼。

将军从他穿上军服的那一天起,就没想过颐养天年,寿终正寝。

什么叫军人?军人就是“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什么叫军人?军人就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但是,此时此刻,一个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一个肩上扛着两颗金梅花的威武将军,不仅不是战死在枪林弹雨之中,甚至还不是安稳死在温馨的家里,反而是被人五花大绑,作为“散布谣言,抬价收兑银圆企图搅乱金融,破坏治安”之“银圆犯”当众处死在闹市中心的最繁华地段、十里长街的最熙攘时分!这是何等的羞辱!

也许将军至死也不明白:一个如此完美的计划,怎么就会在最后千分之一秒,轰然颓毁在了最不应该颓毁的节点?!

他冒险进入最高参谋本部地下保密室

1945年,抗战胜利,这是一个日月重光、普天同庆的时刻。人民以为和平就此来临,和平却未如期而至。毛泽东将“抗战胜利的果实”比喻成“一棵桃树”,毛泽东说:“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蒋介石蹲在山上一担水也不挑,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他说,此桃子的所有权属于我蒋介石,我是地主,你们是农奴,我不准你们摘。”(注:毛泽东《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二版,1128页)人民自然不答应,全面内战就此爆发。沙文汉随即出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城工部部长,负责配合我军的武装斗争,在华中各主要城市建立我党的秘密组织,团结广大群众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坚决斗争。

沙文汉,1908年生,浙江鄞县人。

沙文汉1925年入党,历任共青团上海法南区区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部长、军委书记。解放后,曾任浙江省第一任省长。

沙尚之是沙文汉与陈修良(曾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的女儿。2006年春,沙尚之接受了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档案》栏目《民国遗案》摄制组的专访。沙尚之说:“抗战胜利不久,在新四军原驻地,即以两淮为中心的地区,建立中共中央华中分局,我父亲任分局城工部部长。1946年10月,我父亲从苏北乘木船到上海,仍以城工部的名义,领导所属各城市的地下党组织。1947年1月,党中央决定撤销华中分局城工部,我父亲领导的组织全部合并到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同年5月,上海分局改为上海局,我父亲任上海局宣传部部长,后又兼管统战工作,同时分工领导南京和杭州的地下市委。他当时的化名是张登。”

根据沙文汉的指示,王亚文与当时已在上海的张权取得联系。张权从他那里接受了策动国民党部队起义的任务。

王亚文,1910年生,湖南醴陵人。

1924年王亚文入团,1925年转为中共党员,并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四期。

1939年,王亚文奉中共中央南方局命令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报到,从此就在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的直接领导下做国民党党、政、军上层要员的工作。

现已90高龄的张端元是王亚文的夫人。1917年出生的张端元1938年入党,离休前为高级工程师、上海涂料工业公司经理。

2006年春,张端元在毗邻虹口体育场的家里接受了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档案》栏目《民国遗案》摄制组的专访。张端元说:“1939年夏,王亚文从西南联大出来,到重庆‘八办’报到,也就是到人们常说的‘红岩村’曾家岩50号报到。王亚文1925年就入党了,又是黄埔四期的,黄埔四期的兵都是张治中带的。当时张治中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所以,周恩来通过张治中介绍王亚文与张权联系,让他去张权那里当上校秘书。张权知道王亚文是周恩来推荐的,非常高兴。”

<<上一页 1 2 3 ...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