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他的女儿与演化论》:父亲的慈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0/16 14:19:37
梁文道:我们之前曾经说过达尔文身处那个时代,他在研究他这样的一个想法,是一个会跟周边的人产生冲突的事,而冲突里面最严重也最让人难堪的,也许就是他跟他太太之间。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太太艾玛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到死都如此。艾玛甚至曾经一直痛苦一件事情,就是说假如我丈夫这样子背弃了基督教信仰,他这样子背弃了基督教的教义。将来他不就上不了天堂吗?假如他上不了天堂的话,我在天堂上就无法再见到他了,该怎么办呢?当时有些智者就劝慰他太太说,所有上天堂的人,都必须忍受跟某些你很好的配偶,甚至你至亲的人分手的痛苦,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上不了的。
但是,达尔文的太太艾玛接受不了这一点,但是很奇怪这两夫妇一生的感情都非常要好,这一家人的感情也很奇怪,他们非常的和蔼,非常的亲密。然而根据我们介绍这本书《达尔文,他的女儿和演化论》里面讲述,他的家族,因为这个作者我们昨天也说过了,是达尔文家族的后人。他们家族里面就说当年达尔文家庭里面一家大小很快乐,孩子是满屋乱跑的,达尔文两夫妇都不大喜欢严厉的管教子女,喜欢启导他们学习的兴趣,达尔文不会强调子女学习自己对科学的关注,但是如果他们有兴趣,他很乐意倾囊以授,所以他很多孩子都曾经帮过爸爸做研究。
他有个小儿子在小时候,甚至曾经在去人家家里头玩的时候,太年幼无知了,以为全世界的爸爸都该像他爸爸一样在家研究藤壶。所以他跟别人的同伴玩耍的时候会问人家同伴,说你们的爸爸在哪里研究他们的藤壶。但是达尔文这个家庭尽管如此,却有个很奇怪的气氛,根据我们作者凯因斯的家族说法,你去他们家会发现这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不大愿意谈私事,大家喜欢谈国家大事、世界局势或者是生物研究,或者自然状态。不大谈个人的东西,为什么呢?这就是因为里面有一个很深、很深的矛盾,这个矛盾就是达尔文跟他太太信仰的矛盾。到了后来达尔文已经不上教堂,送了一家人进教堂之后,他就在路边跟警察聊天。但是尽管如此,他们的感情仍然非常好,有时候好到可以开玩笑。
比如说像这本书里面就提到,达尔文跟他太太还没结婚前,艾玛就注意到达尔文对脸部表情的兴趣,也注意到他在用一本笔记记录突然的想法。他向她说明自己的想法,而达尔文的太太在一封信中开玩笑说,我相信你心里面只是把我当成某一只鼠的标本,我不晓得我是哪一鼠,我想应该是西米亚,就是一种猿猴。你会写出关于我的理论,如果我心情不好或者发脾气,你将只会想到这证明了什么?这种想法可是相当宏观,相当哲学。
你想想看这样的一个人,什么都记录的一个人,就像大家以为的那个非常冷酷的生物观察家,把原始的道德观推翻的一个人,他会怎么样对待他的家人呢?我们看看他的长女安妮出生的头几周。查尔斯居然在她身上寻找他曾经在另一个孩子,甚至跟一些猿猴、猩猩身上找到的特点,他非常细密的记录安妮,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的每一个脸部的表情。他发现她第一个笑容在出生后的第46天,他注意到她手部的动作跟猿猴相似的地方。也就是说达尔文像观察一个生物的样本一样来观察自己的子女,来看他的孩子。
这样的人,你会觉得他能够给他们爱吗?可是我们看看他的这些孩子们的记录。他们说每当有任何一个孩子身体不适的时候,查尔斯和艾玛总是不辞辛劳的哄他们,逗他们笑。艾蒂,他另一个女儿,记得她生病的时候,“我父亲每天固定陪我玩西洋棋,我母亲会大声念书给我听,我还记得那句像宁静舒服的避风港,盖着毯子被安置在书房的沙发上,懒洋洋的盯着挂在墙上的老地图”。他们家总是被书包围,这两夫妇总是喜欢对着孩子们读书,教他们读书,包括长女安妮。
但是安妮后来不幸的生病,当时他们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病,直到现在的记录,我们才发现其实能够确诊是一种肺结核。当时达尔文用一种观察科学样本的方式来观察他女儿每天的病情,用一套固定的字句来形容他的感觉,范围从好到非常好,到不错,到可,到尚可,到欠佳,到差,每天他都记录许多次他女儿的哭泣、疲倦、咳嗽和脉搏的强度。观察和记录是达尔文的第二本能,但要像这样子看着安妮接受各种治疗并记录结果,他是利用他自然学家和实验家的态度,绝望的想要理清她的病因,以便医生找出治疗的模式和解药。
达尔文这时候就开始想到了宗教,因为宗教本来可以慰藉一个父母在这时候的焦躁心情。孩子遭受病痛的时候,宗教是可以帮助你的,但是达尔文发现这个教义,他难以忍受。为什么?因为根据教义,每一项罪行都是恶意惩罚的结果。每一项你现在受到的苦痛,都是上帝对你的施虐或者甚至是邪恶的结果,然后他记录他的女儿。
1月27号夜晚疲倦哭泣,第二天清晨哭泣。然后,他认为我怎么能够接受我的女儿,她的苦恼跟她克服苦恼的努力里面,居然有邪恶的成份呢?恰恰相反,邪恶常在折磨他的东西里面。后来终于经过长期的磨难,他那时候最苦的时候,他太太怀孕了,在另一个家里头,他带着他的女儿在乡间接受治疗。他甚至一个小时就写一封信告诉给她太太,他女儿的病情现在怎么样。终于到了有一天早上,他写了一封信,我最最亲爱的艾玛,也就是他太太,我祈祷烦你的信让你已经有心理准备,安妮非常温顺、安详的在今天12点时长眠了。我们可怜的最最亲爱的孩子一生短暂,我相信她过的很快乐,天知道若她活下来,未来不知道要面临多少的苦难。
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像达尔文这样的人,他当时要向全世界宣布他的新观念。他要大家接受一种新道德,但是他如何劝勉大家接受至亲的死去跟死亡呢?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会怎么办?我们在这里再讲一次,他非常喜欢的大诗人华兹华斯的一首诗,这首诗写的是华兹华斯自己三岁女儿死的时候,他说她沐浴了三年阵雨和阳光,大自然这时候说到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可爱的花,我要把她收在身旁。大自然慢慢的收回了她的生命,大自然说,是,已经完成了。露西,也就是华兹华斯女儿,这么快走完全程,她死后给我留下来的是这宁静的景色和荒园,是对那永远也不会重现已成为往事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