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皇詹姆斯大帝本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6:30:24

      蟹皇帝者,乃美利坚国俄亥俄人也,姓詹姆斯,讳勒布朗,飞人(臣子长之注:飞人者
,乔丹也,为世虎臣,万人之敌)元年冬诞。帝生时,其母梦蟹入怀,卜者云:“梦虾
蟹入怀者,其子大贵。”帝户东南有一桑树,高五丈,遥望之,童童如蟹螯,相者又云
:“此家必出贵人。”

      帝貌异于常人,其母尝携之于市,或问:“汝兄乎?”母答:“妾子也。”或大惊。及
长大,豹头环眼,面如钟馗,虎背熊腰,壮硕过人。乡里小儿夜啼,母喝曰:“詹姆斯
来也”,啼立止。

       帝幼时家贫,事母至孝。然不甚好读书,喜音乐、篮球,常旷私塾,与乡朋球友会猎野
场,声名远及。母深忧之,屡责不改。有善相者闻名而来,见帝曰:“子读书之蠢材,
篮球之奸雄也。”帝抚掌大笑。

       及高中,举孝廉,天下难觅敌手。鲨王奥尼尔轻之,亲观其战,惊乎:“真天人也!日
后取飞人代之者,其在君乎?”后同窗皆升太学,帝独不往,问之,帝捻须笑曰:燕雀
安知鸿鹄之志哉!”商贾帝斯特恩壮之,钦点为武状元,领典军校尉,拨兵五千,镇守
克里夫兰,时飞人二十年也。

       是岁,天下大乱,群雄蚁聚,诸侯鹰扬。帝虽有千钧之力,盖世之勇,奈何粮寡兵微,
屡战不胜,仅拔三十余县,人皆哂之。商贾帝力排众议,以帝勇,擢为羽林中郎将,食
邑千户,满朝皆惊。飞人二十二年,加为骠骑将军、武功侯领俄州牧。帝恃功大,与军
师西拉斯不睦,赐食盒一个,西氏启之,无一物,乃悟,服毒而死。帝另拔布朗为军师
,操练兵马。布氏深畏帝威,凡事诺诺而已,皆由帝主。

        飞人二十三年,帝用布朗策,矫诏天下,讹言“诛阿贼,清君侧”,统兵五万,以休斯
为偏将军,斯诺为裨将军,欧罗巴人伊氏为护军,亲征帝都。大将军阿里纳斯点本部精
兵一万拒之。帝战不利,死伤怠半,军有退心。帝乃亲骑爪黄飞电马,提青龙偃月刀,
大喝一声,直冲敌阵。时依祖制,两军交战,限进三里,帝竟直进四里,阿氏促不及防
,被帝手起一刀,斩于马下,其军皆溃。朝中众官责之,帝诈痴,笑而不语。大司马科
比与帝论:“如我能进几里?”帝曰:“大人不过可进三里。”科比曰:“于君何如?
”对曰:“某多多而益善耳。”商贾帝益壮之,排驾出郭迎接,拜为大将军,假节钺,
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或谏商贾帝:“大将军鹰视狼顾,不可重用。”商贾
帝不从。

        飞人二十四年,阿氏余党复起,号“华府军“,帝亲御精兵十万伐之,遂平。帝复征新
泽西、底特律,力拔八城,灭之。与底特律一战,帝一人斩将四十八员,夺槊九条,砍
旗七面,威震天下。后与圣安东尼奥争,帝大败,仓皇而走。敌将邓肯喝曰:“外八字
步者乃是詹贼!”帝惧,改内八字步疾走。邓肯又喝:“戴头箍者乃是詹贼!”帝弃箍
于地,抱头鼠窜。奔百余里,马力衰方止。布朗扯辔曰:“将军休惊!”帝曰:“吾头
尚在否?”又泣言:“几不能生见汝也!”

        帝与布朗议,以护国为名,请商贾帝赐穿黄马褂。商贾帝准之。帝穿此褂,纵横疆场,
无人敢近。稍触皮毛,商贾帝即遣侍中棒之,自是战无不胜。飞人观之,叹曰:“吾不
如也!”不敢复出言事。

         二十五年,骁将莫威廉来投,领先锋印,每战必胜,帝拜之为不传将军。

         二十六年,为克城公,与洛城公科比共行丞相事。岁初,华府军复乱,帝征之。战正紧
,帝复亲骑爪黄飞电马,提青龙偃月刀,大喝一声,直冲敌阵,正待斩贼首,侍中持圣
旨至,喝曰:“丞相且慢!违祖制矣,可速撤!”贼趁势掩杀,帝大败。乃奏商贾帝,
曰:“陛下何言老臣违制?”对曰:“实违制矣。”帝怒曰:“是何言也!老臣行军,
惯进四里,岂与庸碌之辈为伍!陛下岂不知乎!”商贾帝泣曰:“非朕无情,公已进五
里也。”帝哑然,良久,拔剑斥曰:“甚矣,汝之不惠!此螃蟹行军也,岂有违制之理


         及帝败,百姓奔走相告,弹冠相庆,谑帝为“蟹公”。帝嘿然不乐。或谏曰:“克公功
高盖主,今天子已有猜疑之意,何不取而代之?”帝不从,然已有废立之心。

         二月,纽约反,洛城公科比征之,与贼战于麦迪逊,斩将六十一员,贼大溃,海内皆惊
。帝不忿,亦提师伐麦迪逊,大败贼军,斩将五十二员,夺槊九条,砍旗十一面。帝班
师,诈称夺槊十条,功至“大三元”。商贾帝封之蟹王,加九锡,亲题“三十四载天下
一人”金匾赐之。后谋泄,商贾帝下诏收回金匾,帝大怒,愈恨之。

         及征印地安纳,帝迫甲乙二侍中同行。将败,帝穿黄马褂,直冲敌阵。敌将格兰杰微触
帝肤,帝怒,斥甲侍中曰:“何不罚之!”甲侍中战战栗栗,汗出如浆,令锦衣卫棒之
。百姓哗然,皆欲生啖侍中之肉。格兰杰不顾棒疮,径来冲阵,帝亦微触其肤。乙侍中
谓甲侍中曰:“今亡亦死,举事亦死,等死,死国可乎?”令锦衣卫棒帝。帝遂大败。


          有佞臣谓帝曰:“此侍中当斩!若不棒格兰杰,大王尚有反败为胜之机。今棒之,失天
时也!观似公平,实大不公!”帝然之,曰:“天下若无老夫,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
王。今天子暗弱,不能扶宗庙,孤为天下百姓,理合废之。”乃废商贾帝,自立为帝,
国号蟹,称“蟹皇”,改元阳澄,大赦天下。
(此残本,多遗失,原文至此)

          评曰:古今帝王名将多矣,然独蟹皇超卓不群,何也?盖世人皆以“兵限三里”为然,
偶有犯之,亦自惶恐,惟蟹皇龙骧虎步,势若奔马,视祖制为浮云,终立不世之奇功,
威加四海,澄清宇内。虽飞人复出,大帅再世,弗能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