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靠消息:某国的猪肉价格为什么狂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9/25 00:06:41
某国的猪肉价格为什么狂涨
作者:e派胡言
下面这个事件,发生在一个遥远而古老的国度,这个国度距离中国很遥远,有科学家说,该国与我国的距离,要用光年计算。用黄宏小品里的话说:“走着去要三天三夜才能到,而且都是山路。”可见其遥远程度。
话说在这个国家里,也有一种叫做猪的动物,也是人类养着用来吃肉的。不过,他们那里的猪与我们这里的不同。咱们这里的猪都是用正常饲料喂大的,而且,猪肉在卫生防疫、工商管理等有关职能部门的负责工作下,老百姓可以放心食用。而他们那个国度里的情况,与我们这里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他们的国民外号叫“铁孩子”,喜欢自虐。他们的猪是用瘦肉精喂大的,而且,他们喜欢往猪肉里注水,另外,他们的国民有一个奇怪的嗜好:酷爱食用病死猪肉。所以,很多商贩们都把病死猪肉做成漂亮精美的熟食制品供应给国民。
按正常道理来讲,既然他们国家的国民如此不忌口,可食用的猪肉一定非常多,猪肉的价格应当始终保持稳定,甚至是稳中有降才对。但在二十三世纪的某一年,他们国家的猪肉竟然发生了大面积、大幅度的涨价。消息传到咱们这里,很多人都猜测说,很可能是他们那里的猪发生大面积的疫情了,谎言越传越神,好像变成了真的。其实,这件事情的原委我是最清楚的,而且,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我有个远房七舅姥爷就是那个国家的国民,更巧的是,猪肉涨价的事情,还和我七舅姥爷有直接的干系。且听我从头说起。
我那个远房七舅老爷是一个以养殖业为主的农民企业家,当地人都称之为“小七”,为表达方便,我且也先大不敬地以“小七”称呼之。小七经营着一个规模庞大的养猪场,他因此成了他们国家著名的劳模,报纸、杂志、电视台经常对之宣传报导,作为宣传“黄色经典主旋律”的主要内容出现在该国国民面前。
有一天,小七他们县主管农业的王县长到小七他们乡视察工作,王县长及其随行人员在小七的带领下兴致勃勃地视察养猪场。面对膘肥体壮的肥猪,大家都夸小七有本事,小七说:“还是要感谢你们制定的好政策啊。”听此言,官们员都啧啧称赞小七懂识大局,讲大体。此时,王县长突然内急,环顾四周没有厕所,情急之下跳进猪圈里方便。当时随时人员都在听小七吹牛B,谁也没注意王县长跳进了猪圈。
也是倒霉催的,正敢上这天是生猪出栏的日子,养猪厂的几个工人进猪栏里抓猪,因为怕猪们反抗,按惯例先用电棍把猪击昏,蹲在猪群中方便的王县长结结实实挨了一电棍,昏死过去,被捆个结实,扔到了进城送猪的车上。半路上,王县长醒了过来,一边拚命挣扎一边大声嚎叫:“我不是猪,我是王县长。”押车的几个人都乐了:“哈哈哈,你不如说你是美国总统。”王县长急了:“我真的是王县长。”押车人说:“扯淡,你有人证、物证、暂住证么?你说你是王县长你就是王县长了?”王县长说:“你们瞧我这气质,难道还看不出来么?”没等押车人说话,其他猪都乐了,说:“当然看出来了,咱们都膘肥体壮达到了出栏的标准,要不然能往屠宰场送么?”王县长说:“我是人民公仆,一想到全国有好多穷人,我就痛心的睡不着觉。”几个押车人一听这话,脸都吓变色了,交头结耳地说:“这么无耻的话都能说出来,不会真是县长吧?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猪么?”大家一商量,决定打电话向领导请示一下。
话分两头,养猪场这边也乱成了一团,一转眼王县长没了,谁能不急啊。县长秘书很冷静,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他冷静地说:“如果王县长不小心混入猪群里,一时肯定很难分清谁是县长谁是猪,不过大家不要慌,分头寻找,每人负责两个猪圈。”公务员办事向来雷厉风行,都跳进了猪圈里,挨个问:“请问,您是王县长么?”
小七哪见过这场面,早就吓半死了,哆嗦着紧随那些官员跳进圈里,场面乱极了,小七拉过一头肥猪问:“请问您是王县长么?”肥猪说:“我是估计局局长。”小七又转身问另一头猪:“您是哪个局的局长?”猪不乐意了:“你骂谁呢?没看到我是堂堂正正的猪么?”乱……正在这时,小七的手机响了,押车人打来的:“老板,车上有一头猪,它说自己是王县长。”小七松了一口气:“快拉回来,他真是王县长……”放下电话,小七冲猪圈里喊:“都出来吧,王县长找到了。”听了这话,猪圈里所有的肥猪都往外挤,小七冷静地说:“都别挤,把证件掏出来,有证的是官员,没证的是猪。”小七的话音刚落,好多头猪哭了:“天哪,我们到处都靠脸熟过关,从不带证件啊……”
这下子更乱了,找到了一个王县长,没想到其他更多的官员却都混进了猪群里,猪栏里一片嘈杂,每头猪都嚷嚷着:“快放我们出去,我们不是猪,我们是官员。”小七一想:“我一个农民,谁都惹不起,算了,都放出去吧。”就这样,猪栏门一打开,所有的猪全跑了。
第二天,更乱的局面出现了:很多猪都蜂拥到政府机关上班,每头猪都说自己是真的官员,或者说,每个官员都声称自己不是猪。屠宰场那边就更乱了,工人们刚把一头猪按到地上,猪说了:“放开我,我是教育局局长。”一听这话,屠宰工人就害怕了,你想啊,这年头谁敢惹教育局这帮黑心肠的东西?再换一头,那头猪又说了:“你敢杀我一下试试?我是卫生局局长。”宰屠工人当时就吓哭了,这时,那些待宰的猪都七嘴八舌地嚷嚷:“我是铁路局局长!如果再不放我,今年过年票价狂涨!”“放老子出去!老子是城管的!”还有其他的,比如:“我是王朔……”
场面越来越乱,终于引起了该国高层的重视,下达了紧急通知:马上对所有官员进行一次彻底清查鉴别,先从地市级干部做起,鉴别方法主要有两个:一、化验DNA;二、检查学历。DNA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非常令人恐怖:所有官员(猪)之间的DNA差别,均不超过 0.0001%,也就是说,只有一个二选一的可能:或者这些全是猪,或者这些全是官员。没办法,只能靠第二个办法:检查学历。结果更令人恐怖:绝大多数猪(官员)都掏出了博士学位证书,有几个只有硕士学位证的,红着脸说:“那段时间我秘书太忙没时间上课,所以我的博士学位证没拿到手,只混了个硕士。”
这办法还是行不通。眼看着局势接近失控,高层发话了:此事到此为止,为安定团结计,国家扩增公务员队伍,凡现在在岗的官员(含无法鉴别出来的猪)一律按公务员编制重新造册,划归官员行列,国家在四个月之内(一头猪的最短出栏期内)严禁杀猪,防止误伤官员。今后,对生猪实行户藉管理制度,并配合以暂住证制度,做到一猪一登记,以免再发生官员与生猪弄混的事件。
这件事情终于得到平息了。不过,因为那“四个月之内禁止杀猪”的规定,所以致使该国的猪肉价格疯狂上涨。不过,据我七舅老爷小七说,这种局面很快就会过去。昨天我收到了小七寄来的一封信,随信还寄来了一张反应养猪场新气象的照片:活泼可爱的小猪们举着户口本,那样子仿佛在说:“以后就好啦,再也不会有人把我们与官员弄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