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看钓鱼岛事件,何新谈钓鱼岛问题的思考与对策_何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2/14 19:34:06
冷看钓鱼岛事件:何新谈对钓鱼岛问题的思考与对策(修订稿)
何新說:钓鱼岛事件、菲律宾事件、黄海演习事件,近期这一系列国际异常事件发生都不应孤立地仅视为偶发的个别事件,背后有国际对手的整体布局和战略考虑。实际上,是国际对手要以此类事件测试中国国家意志、国民心态以及国民舆论的反应,从而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此次中国政府对于钓鱼岛事件的回应基本是恰当的,但仅有语言主权宣示是不够的。而仓促直接的军事反应目前是不适宜的。因为中国已经经历三十年无战事的骄奢淫逸松弛怠惰,尚不能适应外部有事时的紧急应对状态。
这些前兆事件的发生是好事,警示国人───战争离中国不远。未来年代形势严峻,从现在起中国有必要重新全面评估内外形势,对未来发展方针考虑做出全局性战略调整,例如:
1、考虑到世界经济危机正在深化,国际上确有势力正在暗中准备战争。中国未来年代应当在经济、政治管理、国防体系和意识形态四个方面设计建立整体性的能够应对局部战争和全面战争的两套应对方案,设计和建立全民战时体制。以便在必要时能够整合和动员全部国家资源和国民力量,战胜一切内外挑战。
2、中国应当考虑节约和重点应用资源,整体统筹安排国民经济体系,以国防军工体系为最大重点,强化拉动内需。
3、将导弹和核导弹锁准敌国和潜在敌国的战略要点和要害地区。准备实施逐步升级的军事回应战略。防止潜在敌手对中国发动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确保中国核力量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核回应力量。
4、将我国钓鱼岛海域划入中国中程武器的演习区域,必要时可对这个岛屿和海域发射若干枚宣示性导弹。(但应避免人员直接接触冲突和海舰冲突。完全无必要。)
5、建议全国人大考虑制订国家反侵略战争战时状态法律,惩办出卖和有损国家利益的汉奸。
6、强化国民意识形态方面的爱国主义教育,遏制网络上为敌对国和潜在敌国张目的言论。
─────中国,如果明天有人对你发动侵略战争,你准备好了吗??
--------------------------------------------------------------附录  日本各大媒体是如何报道钓鱼岛纠纷的?
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和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日本名;尖阁诸岛)附近海域发生碰撞一事后,日本方面从上到下通过各种渠道表态,坚持要“依法严肃处理”,反映了日方对此事高度的重视。虽然只是巡逻舰轻微受擦破了一点皮,没有翻船,没有漏油,更没死人。但是日本方面却执意要将中国船长逮捕,并不顾中方72小时内的6次抗议,通过地方法院判处中国船长10天拘留,其后还可能延长。采取如此强硬的态度,在战后中日关系史上,尤其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还是前所未有的。日本方面为何会采取这样的,可以说是不计后果的措施,这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事情发生后,菅直人首相在第一时间就表态,“将根据法律严肃处理”。外相冈田克也7日在柏林会见日本媒体表示:“此事发生在我国的领海内。我方将依法处理”。官方长官仙谷由人也强调,“我们将根据法律严肃处理。”
事情发生后,日本外务省还专门为此召开记者会,强调钓鱼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在记者会上,外务省发言人佐藤悟强调,钓鱼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中国渔船船长被扣押,是根据日本国内的法律,以妨碍公务执行的罪责来处理,“这次发生事件的钓鱼诸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在历史上、国际法上都不容置疑。从日本的立场说,日本对钓鱼诸岛有效的管理和使用,不存在任何所有权的争议问题。”并且还说:“这次逮捕事件,对日本的外交政策,以及今后的外交政策都不会有影响。关于今后的中日关系,应该继续发展战略互惠关系。对于日本来说,中国是非常重要的邻国和伙伴。”以这样完全是自相矛盾的逻辑,为这一事件定下了口径。  他们口口声声所说的法,就是《日本渔业法》。日本的渔业法规较为完善,早在1875年宣布了《海面官有宣言》,这里所提到的《渔业法》成立于1901年,后又不断修订、充实。但那只是一部规范日本海洋渔业的国内法,根本不适用于两国之间的纠纷。这次事件的起因就是日本海上保安厅决定就海保巡逻船以涉嫌违反《渔业法》(逃避登船检查)为由展开调查,后又加上嫌妨碍执行公务罪判刑,实在是太牵强附会了。
9月9日,日本的全国性各大报不约而同地发表社论。第二天9月10日,其他地方性报刊,如《北海道新闻》,《神户新闻》等约50余家也都发表社论,社评或专栏文章。一时间各类报导,评论铺天盖地,在阐述自己的观点的同时,引导国民应该如何来看待此事。  《朝日新闻》的社论标题是“尖阁—成为没有争执之海的智慧”。《每日新闻》的社论标题是“逮捕中国船长,必须进行严肃严格的搜查”。《读卖新闻》的社论题目是“尖阁冲突事件,中国船长逮捕理所当然”。《日本经济新闻》的社论题目是“尖阁问题表明安全保障现实极为严峻”。《产经新闻》的社论是在<主张>栏目里发表的,标题为“中国船侵犯领海,是必须立即逮捕的案件”。
首先是事件的经过,各大报纸都是根据海上保安厅和外务省公布的资料撰写的,基本上相同。只是《产经新闻》对事件发生十几个小时之后才宣布对中国船长实行逮捕,表示愤慨,疾呼“太晚了”,主张应该如它们社论标题那样“立即逮捕”。并指出,“如此前怕狼后怕虎的举动,反应了民主党政权在外交上软弱,害怕事情发展成外交事件。”
其次,关于钓鱼岛的主权所属,除了《朝日新闻》是用了比较客观的表述——“尖阁诸岛是日本圈为自己的领土,并实权统治,而中国也主张拥有主权的敏感区域。”其他的四家报纸一概将钓鱼岛称为“尖阁诸岛”,一口一个“日本固有的领土”。所以,日本媒体都按政府的口径,将中国渔船的作业说成是“违法的,是对我国(日本)领海的侵犯”,逮捕是“理所当然的”。“   关于解决方法,《朝日新闻》在社论中提到1978年邓小平的建议,“这个问题可以把它放一下,也许下一代比我们更聪明些,会找到实际解决的方法。”叹息道:“一代人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没找到解决的方法。”建议“应该通过对话来解决。”《每日新闻》也主张在两国政府之间“建立海上危机管理机制,加快协商步伐,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读卖新闻》建议日方“海上保安厅要与海上自卫队互相联手,海上自卫队也要努力收集情报,互换情报,密切合作,”来保卫日本领海。《日本经济新闻》则通过此事呼吁国民关心本国的安全保障问题,指出,“中国军事增强,(北)朝鲜核问题等,日本已经无法单独对应了,必须在强化危机管理,确保安全的同时,立即重建在鸠山执政时遭到破坏的日美安保体系。”《产经新闻》除了呼吁“海上自卫队要与海上保安厅紧密配合,强化海洋权益。”同时还强调要追究中国“侵犯日本领海的背景,因为,不仅仅是违法作业,也许他们是伪装成渔船的间谍船从事收集情报和间谍活动。”   日本国民可能根本没有想到,在本国领海钓鱼岛作业的中国渔民,不接受日本的“登船检查”,也是理所当然的。在自己家作业,为什么要接受日本海保巡逻艇的指示呢?所以对中国船长拘捕的名义---逃避登船检查是不成立的。中国的渔船没有听从日本巡逻艇命令的义务,在本国领海钓鱼岛作业的中国渔民,拒绝接受日本的“登船检查”,伸张了民族的正气。1978年4月也曾发生中国渔船进入所谓的日本“领海十二海里内”作业事件,当日本巡视船要求中国渔船退出该海域时,中国渔船上的渔民用粉笔在木板上写出“这是中国的领土”、“我们有权在此作业”的大字,以示抗议。可见渔民们的国境意识是相当强烈的。这也是邓小平当年发表钓鱼岛建议的背景。当时,日本国内一部分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就叫嚣:日本“自卫队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出动?”……要使用武力“立即拘捕来犯的渔船”等。尽管如此,由于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正确的应对方式,当时的自民党福田赳夫(福田康夫的父亲)内阁也能从大局出发进行处理,因而风波渐渐平息,没有对中日关系的发展产生致命的影响。而那时右翼的叫嚣,在事隔30余年后的今天却变成了现实,这实在发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