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大国空巢”论批判:易富贤的“鱼目混珠”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6/13 05:57:06

    任何严肃的科学家都不会容忍或赞同在科学研究中有任何弄虚作假行为,理性的科学家都不会否认自己在各种研究中和发表的成果中应当尊重事实和规律,不能有意无意地歪曲事实,这是科学工作者应该遵循的学术道德规范。    
   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做Scientist的易富贤一定知道这个道理。或许易富贤不承认中国的学术规范,我想易富贤应当承认著名的哈佛大学《哈佛参考文献注释体系与学术规范》所具有的权威性和规范性,哈佛大学对于文献的引用明确规定:
  
   “对于引用的文章内容,要忠实原文,不可断章取义、为我所用;不能前后矛盾、牵强附会;无论引用的是原文或者只是阐述了别人的观点,也无论所引用的材料是否已经公开出版,都要明白无误地表明出处。”(202.203.194.198/yjs/myedit/UploadFile/200853082636987.doc)
  
   虽然各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具体规定不同,但都会以成文和不成文的形式来要求科学工作者遵守类似哈佛大学上述的有关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
  
   易富贤的简历表明,他曾经接受过正规的科学研究训练。他的博客是这样自我介绍的:“1988-1999年在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学习,获临床医学学士、药理学硕士、药理学博士学位。1999-2002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威斯康星医学院做博士后。2002年起为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Scientist。”这说明,易富贤一定知道,歪曲事实、篡改数据或引文是违反学术规范和道德的。那么这样一个学者是如何对待他的人口学研究、又是如何对待他的读者的呢?
  
   一
  
   易富贤在《从统计数字看停止计划生育的急迫性——尴尬的13亿人口日》一文中声称:
  
   “1995年2月14日,中国人口达到12 亿。国家统计局2003 年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全国人口总数1995 年底为121121 万人,1990 年114333 万人 (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 ),五年零增加了6788 万人,每年只增加1357 万人。”按易富贤的观点,中国人口增加的数量没有达到预定目标。
  
   他引用了江泽民的一段话:
  
   “1996年3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第六次计划生育工作座谈会(http://www.gxu.edu.cn/administration/gxdxjsb/zzcl/rkll.htm)。江泽民在讲话中强调指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首先必须合理控制人口规模。就是到2000年,全国人口总数达到13亿,2010年达到14亿。”(《从统计数字看停止计划生育的急迫性——尴尬的13亿人口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8d17f0100e7ev.html))
  
   我们可以注意到易富贤引用江泽民总书记原文的时候,故意没有加双引号,我们对比江泽民的原文将会发现,他这样做是有深意的:如果读者发现引文与原文不符,那么可以推脱这是一个不全面的引述,为篡改提供托辞;假如读者没有比对原文,他就可以鱼目混珠,用自己的话替代江泽民的原话,为后面的论述提供依据。易富贤以为读者不会仔细地比对原文,所以他提供了网址,以示引文有出处、有依据。然而,当我循着易富贤给我们的网址,找到江泽民的原文,我们会发现易富贤的引文竟然是经过改动的,这种改动是学术规范所不容的。
  
   江泽民原文是这样说的:
  
   “人口问题是关系全局的重大问题。要实现可持续发展,首先必须合理控制人口规模……他说,到2000年,全国人口总数要控制在13亿以内,2010年控制在14亿以内。这是实现今后15年奋斗目标的一个重要条件。”(《江泽民同志关于人口与计划生育的论述》,《人口理论》网页http://www.gxu.edu.cn/administration/gxdxjsb/zzcl/rkll.htm)
  
   请注意,江泽民在此对人口控制目标的表述是“到2000年,全国人口总数要控制在13亿以内,2010年控制在14亿以内。”而不是易富贤所说的:“就是到2000年,全国人口总数达到13亿,2010年达到14亿。”显然,易富贤蓄意省略了两个数字后的“以内”两个字,加上了“达到”这两个字。
  
   “达到某数”和“控制在某数以内”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含义是“积极地实现并可超过”,用数学符号可以表示为“≥x”,后者含义是“积极地避免并可低于”,用数学符号可以表示为“<x”。两个表述显然不一样。江泽民总书记所表述的显然是后者。
  
   通过这样的篡改,易富贤就用他编造的谎言作为依据来误导读者,请注意下划线标明的文字,他说:“就是说按照中央的部署,从1995年到2000年底需要增加8879万人,每年增加1776万人口,这就需要政策要比1990年到1995年有所松动。”(《从统计数字看停止计划生育的急迫性-尴尬的13亿人口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8d17f0100e7ev.html)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要实现江泽民的“到2000年,全国人口总数要控制在13亿以内,2010年控制在14亿以内。”这个战略目标必须就必须使人口增长速度低于年均增加1776万人,而现实每年只增加1357 万人是符合江泽民提出的总目标的要求的。一旦超过年均1776万人的增速,人口势必于2000年超过13亿,不能实现将人口控制在13亿以内的目标。何来“需要政策”“有所松动”呢?
  
   易富贤显然是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一个经过严格学术理论训练的博士不会连“达到某数”和“控制在某数以内”两个概念的区别。唯一的解释就是:易富贤蓄意进行篡改,利用读者对文献的不熟悉,或者查询的不便来达到“鱼目混珠”,将中央领导的表述改头换面变成他自己杜撰的“中央部署”。
  
   二
  
   在另一个地方,易富贤如法炮制,继续用“鱼目混珠”的办法继续向计生委发难。
  
   请注意用下划线标注的易富贤的原话:“ 中央领导近年多次强调要稳定生育率。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5年底中国人口13.0756亿,如果生育率能够稳定的话,依照‘十一五’规划,那么2010年人口将达到13.6亿。也就是2006-2010年这5年需要增加5244万人口,平均每年也需要增加1049万。”(《最新数据表明十一五人口目标已破产,该停止计划生育》,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8d17f0100gwpg.html)
  
   易富贤还是用“将达到”一词来试图混淆读者的视听,但是《人口发展“十一五”和2020年规划》的表述是:
  
   “‘十一五’人口发展目标:人口总量控制在13.6亿;……”;
  
   “2020年人口发展目标:人口总量控制在14.5亿;……”
  
   (《人口发展“十一五”和2020年规划》,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7/content_526981.htm)
  
   这里依然用的是“控制”而不是“将达到”,其意依然是“十一五”末人口规模小于13.6亿,2020年小于14.5亿,这是显而易见的界定。
  
   易富贤如何利用篡改的呢?易富贤在《最新数据表明十一五人口目标已破产,该停止计划生育》,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8d17f0100gwpg.html)一文中说(请可以注意一下笔者用下划线标注的表述):
  
   “依照‘十一五’规划,那么2010年人口将达到13.6亿。也就是2006-2010年这5年需要增加5244万人口,平均每年也需要增加1049万。但是国家统计局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表明,2006、2007、2008年人口增量分别只有692万、681万、673万人。这次数据表明2009年又只增加672万。由于老年人口的增加,每年死亡人口在逐年递增,每年增加人口在减少,假设2010年也增加672万人口,那么整个“十一五”期间只增加3390万人口,不到预期的5244万的65%,这难道是稳定生育率?!”,他断言“说明十一五规划的人口目标已经破产!生育率根本没有稳定!”易富贤在这里故伎重演,用“达到”来混淆是非,这样就使得每年增加1049万成为他的“应当”,以此来否定每年实际人口实际增长数下降的成就。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中国计划生育的目标是“十一五”末人口总量小于13.6亿,当实际人口规模小于这个数就表明成功地实现了计划生育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要求每年的净增长不能超过1049万,而不是要鼓励人口达到,那么,2006、2007、2008年人口增量分别692万、681万、673万人,各年净增长低于每年1049万完全符合计划预定目标,怎么会成了为实现13.6亿要求每年增长1049万人,5年增加5244万人呢?他的 “十一五规划的人口目标已经破产!”的断言也是谎言。实际上,人口“十一五”规划控制目标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顺利实现。
  
   事实已经非常清楚,易富贤再次利用篡改“十一五”计划目标表述有意误导读者,完全违背一个科学工作者起码的学术道德。
  
   三
  
   明白了易富贤的这种鱼目混珠的伎俩,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他在《程恩富、田雪原连古代的太监都不如》(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8d17f0100h54v.html)中的表演是何等的卑劣。
  
   他宣称:
  
   “程恩富说中国人口将达到15亿,这是采纳‘国家人口发展战略报告’(简称《报告》)的结论,但是近几年的实践早已宣示《报告》破产。”
  
   他有什么根据呢?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报告》关于人口控制的战略目标是:
  
   “——到2010年,人口总量控制在13.6亿人,……”前文我们已经阐明,这意味着2010年的人口控制结果≤13.6亿,那么人口控制成果。易富贤承认了2006、2007、2008年人口增量分别只有692万、681万、673万人,都是小于预测值的,说明人口控制结果必将小于13.6亿,实现了《报告》中设定的人口控制目标,而不是“破产”。
  
   易富贤说:
  
   “根据《报告》的预测,2006年到2009年每年大致应该增加1327、 1280、1232、1185万人口,……”这个预测不是《报告》的原文,竟然是易富贤自己推导出来的。在(http://guancha.gmw.cn/show.aspx?id=3418《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献疑 》)一文中,他采用了自己编制的公式进行了推测,公式为
  
   29X-406Y=19244
  
   X=28Y,
  
   按照这个公式,易富贤得出2006年到2009年的数值,计算出“2006年到2009年每年大致应该增加1327、 1280、1232、1185万人口,……”可是易富贤为何要说“根据《报告》的预测”呢?易富贤有什么根据说《报告》的作者以及有关专家一定是按照易富贤这个公式作出了预测呢?
  
   《报告》说:
  
   “按此预测(笔者注:指有关专家做的预测),总人口将于2010年、2020年分别达到13.6亿人和14.5亿人,2033年前后达到峰值15亿人左右(见图1)。”而根本没有易富贤的预测值。易富贤居然无中生有地制造了一系列预测结果,还将此结果说成是《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以及它提及的专家做出的预测,煞有介事地说“根据《报告》的预测,2006年到2009年每年大致应该增加1327、 1280、1232、1185万人口,……”,这显然是易富贤又一次使用了鱼目混珠的手法。
  
   易富贤所做的这个预测,也是十分低劣的。
  
   首先,易富贤有什么根据“假设”: 今后年人口增加是直线递减(易富贤说:“至少是接近直线递减,1987年到2005年确实是直线递减的。”)?这种假设本身就经不起推敲,因为人口规模的变动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如育龄妇女人口变动、自然条件、经济、文化、传统、技术、人口政策等很多因素影响,人口变动背后的规律十分复杂,偶然性因素很多,因此人口变动假设为直线型的变动就是错误的。
  
   其次,易富贤假设人口是直线递减,而没有估计人口变动是随机的高低起伏的,如何是直线递减呢?
  
   其三,在社会科学中的数学应用的公式都应解释某种必然的联系的数学规律,易富贤有没有做这样的分析和解释呢?没有。
  
   其四,易富贤的预测公式有没有得到证明,而成为公认的规律的预测公式呢?也没有。如此,易富贤如何证明自己的预测是符合事实的呢?如果还有待证明,那易富贤又如何凭借这样低劣的推导来质疑《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
  
   其五,易富贤有什么证据说,《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的预测就是按照你易富贤的公式来进行的呢?如果没有,你不是在鱼目混珠,栽赃陷害吗?
  
   可见易富贤所说的,“2006年到2009年每年大致应该增加1327、 1280、1232、1185万人口,……”完全是他自己杜撰的预测数据,不能作为一个战略目标来看待,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对统计数据进行计算和预测,那么这些预测值能作为衡量是否应该“达到”的战略目标吗?显然不能。那么易富贤如何以自己的预测来说每年“应该增加”多少人口呢?这不是在蓄意误导读者吗?实际情况是, 2006、2007、2008、2009年人口增量692万、681万、673万、672万人,使得人口增长速度延缓,2010年整体人口规模小于13.6亿,完全符合完全符合《人口发展“十一五”和2020年规划》、《国家人口发展战略报告》等一系列整体战略计划目标,而完全不是易富贤所诬称的破产,也不是易富贤说的人口“应该达到”什么他易富贤预测的什么人口增量。
  
   四
  
   易富贤提出的一个建议文本《用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尽快停止计划生育》,(http://yi.fuxian.blog.163.com/blog/static/109005802201003113356257/ )中,易富贤再次使用了鱼目混珠的手法。
  
   他提出:“1980年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简称《公开信》)标志着独生子女政策全面实行,但也明确提出:‘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 2010年刚好30年,停止计划生育对政府来说是诚信、是义务、是应尽的责任。”按照易富贤的说法,似乎《公开信》中,“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就等于“应停止计划生育”了。
  
   事实是怎样的呢?
  
   我们先看看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5-02/04/content_2547034.htm)是如何表述的呢?
  
  原文是:
  
   “现在我国约有五亿劳动力,预计二十年后还要增加到六亿,就是到二十一世纪初,每年还会增加一千多万个劳动力。到三十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因此,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可以不必担心。”
  
   那么什么叫人口政策?张纯元提供了不少定义可供参考:
  
   “国家直接调节和直接影响人口再生产过程所颁布的法令和措施的总和,称人口政策(刘家麟 1992)”;
  
  “人口政策是一个国家的统治阶级为维护统治利益,对人口发展过程施加影响和干预而作出的具有法令性的规定”(侯文若 1985);
  
   “人口政策是一个国家或地区根据自己的社会经济发展需要和人口与社会经济发展的比例关系,采取直接干预、调节和影响人口数量(包括鼓励或控制人口增长)、人口构成、人口分布等而制定的法令、措施、方法和手段的总和”(底书贵 1989);
  
   “从形式上讲,人口政策应该是国家旨在影响人口过程的政策、法令。但是,问题往往却又不那么简单。……国家常常用法以外的形式干预人口过程。所以……不能把对人口过程给予了很大影响的国家行为排除在外(梁中堂 1983);
  
   “人口政策是一个国家为实现特写历史时期人口发展目标而制定和推行的管理、调节人口过程,指导人口行动的一系列措施和准则的总和”(王俊祥 1994)。(以上定义参见张纯元:《中国人口政策演变历程》,http://www.macrochina.com.cn/zhzt/000044/001/20010425002629.shtml):
  
   《人口政策与法规专业委员会报告》(执笔人:陆杰华 傅崇辉(http://www.cpirc.org.cn/rkxh/xhjs/xhjs-5.htm)的解释是:“人口政策是国家直接调节和直接影响人们生育行为和人口分布的法令和措施的总和。从理论上讲,人口政策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人口政策是指直接调节人口再生产和迁移活动的法令,其目的在于影响人口诸要素沿着预期的方向发展。广义的人口政策除包括上述内容外,还包括旨在直接影响人们生育行为和人口分布的其他社会经济政策和措施。”
  
   请注意,多数专家都认为人口政策的行为主体是国家;方式是国家直接调节和影响;客体是人们的生育行为和人口分布;具体表现形式法令和措施。
  
   人口政策中有关对于人口生殖进行影响的政策又可以分为两种:鼓励人口增殖政策和限制人口增殖政策。
  
  鼓励人口增殖政策,就是“一个国家的政府通过直接和间接的经济、行政、法律和技术措施来影响、干预人们的生育行为,鼓励早婚、早育、多育,限制不婚不育,禁止或惩罚堕胎、避孕、溺婴、弃婴,以达到促进人口较快增长的目的。”而限制人口增殖政策是“一个国家的政府通过多种措施鼓励人们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以降低人口增长速度,稳定或缩小人口规模的政策。”“今天,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和部分发达国家都走上了限制人口增殖政策的道路,如印度、中国、韩国、巴基斯坦、泰国、印度尼西亚、埃及、加纳、赞比亚、卢旺达、乌干达、秘鲁、墨西哥、牙买加和日本等130多个国家。”(张纯元:中国人口政策演变历程,http://www.macrochina.com.cn/zhzt/000044/001/20010425002629.shtml)
  
   据张纯元介绍,中国在1980年以后,人口政策一直在根据现实情况进行局部调整。
  
   比如1980年后逐步收紧人口规模,“由70年代的‘晚、稀、少’变成了80年代初的‘晚婚、晚育、少生、优生’。晚婚、晚育没有变化,少生从允许生二孩调整为基本只准生一孩。稀是就生育间隔而言的,只生一孩,就不存在间隔了,稀被取消了,增加了一个优生,即提高人口素质的内容”;
  
   中共中央在1984年4月批转国家计生委党组《关于计划生育工作情况的汇报》即7号文件,重新调整了生育政策的某些规定,在农村仍要继续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但也要适当放宽生育二胎的条件,“对农村继续有控制地把口子开得稍大一些,按照规定的条件,经过批准,可以生二胎”;严禁超生计划外二胎和多胎;严禁生育问题上徇私舞弊和不正之风;人口在1000万以下的少数民族允许一对夫妇生育二胎,个别可生育三胎,不准生四胎。
  
   从80年代未到90年代初都先各制定了本地区的计划生育条例,经过相应级别的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后,作为本地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执行,从而进一步体现了从实际出发,区别对待,分类指导的原则和精神;
  
   调整后的现行计划生育政策,具有三点新意:其一为控制生二胎的条件有所放宽,原先定的十几种情况加上独女户,农村政策生育率约为1.76孩,大大缓解了生育政策与生育需要之间的矛盾;其二为严格禁止计划外生育,特别是计划外三胎生育;其三为对少数民族计划生育的要求进一步明确起来,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少数民族,原则上与汉族同样要求,1000万以下的,根据人口密度等情况,允许一对夫妇生育二胎,个别的可以生育三胎,但不准生育四胎。
  
   (参见张纯元:中国人口政策演变历程,http://www.macrochina.com.cn/zhzt/000044/001/20010425002629.shtml))
  
   事实说明,计划生育的具体人口政策一直在不断调整之中,完全体现了《公开信》 所承诺的“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的精神。也满足另一段话的精神“如果不从现在起用三、四十年特别是最近二、三十的时间普遍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控制人口的增长,……这将会大大增加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困难,造成人民的生活很难有多少改善的严重局面”可见,“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在《公开信》中希望能够持续到2020年左右。
  
   那么人口调整是否等于停止计划生育呢?
  
   中国的人口政策的基本原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法》http://www.china.com.cn/chinese/PI-c/92122.htm被确定为:
  
   “第二条 我国是人口众多的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是国家的基本国策。
  
   国家采取综合措施,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
  
   国家依靠宣传教育、科学技术进步、综合服务、建立健全奖励和社会保障制度,开展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
  
   这就是说,任何人口政策都不能超越“实行计划生育是国家的基本国策”这一基本法律准则之下。为什么?因为《计划生育法》第一条做了明确表述:
  
   “第一条 为了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推行计划生育,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促进家庭幸福、民族繁荣与社会进步,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计划生育的目的是为了“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宗旨是“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促进家庭幸福、民族繁荣与社会进步”,所有中国的人口政策都必须服务于计划生育的目的和宗旨,因此,人口政策的变动和调整都不能违背基本国策——实行计划生育,也就是说,人口政策可以调整,但不能动摇计划生育这一基本国策。
  
   计划生育的措施是为了“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改善人口结构”,“控制”意味着当人口规模和结构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不协调的时候对人口规模和结构进行调节,而不是取消。一旦生育不处于国家计划调控之下,那么人口生殖将处于无政府状态,将不能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这就好像一辆机动车,司机通过方向盘和制动系统可以控制车辆的速度和方向,车辆的速度和方向可以调整,但是车辆不能取消司机、方向盘和制动系统。
  
   可见易富贤说《公开信》说的“停止计划生育对政府来说是诚信、是义务、是应尽的责任。”完全是鱼目混珠,混淆视听,欺骗读者,达到为其叫嚣停止计划生育提供法理依据的目的。
  
   五 结语
  
   易富贤叫嚣“诚信、义务、责任”的时候,我倒想问问易富贤:
  
   你篡改江泽民总书记的讲话原文是诚信吗,是负责的吗?
  
   你篡改“十一五”人口规划目标是诚信,是负责任吗?
  
   你用自己的推测强加于《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指责计划生育委员会是诚信,负责任吗?
  
   你蓄意将《公开信》中关于到30年以后,“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曲解为“停止计划生育”是诚信吗?负责任吗?
  
   易富贤的种种不诚信行为违背起码的学术道德和规范,丧失了作为Scientist的起码资格,必将引起人民的警觉;
  
   “人无信不立”,易富贤或许可以暂时蒙骗一些人,但是易富贤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易富贤的骗术迟早会以失败而告终,到那时,易富贤必将身败名裂。奉劝易富贤不要试图鱼目混珠、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在真理面前,任何骗术都是长不了的,逃不过人民的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