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发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6/13 04:52:58

尚未发生

□简媜

四月当然不是残酷的季节。孩童在草地上踢足球,球追孩子,孩子追球。年轻教练吹哨子喊著:「喂!你们还没睡醒吗?快快快,球过来了,用力踢出去!」

风,带著稀薄花香从山上吹来。那香,只够让专心呼吸的人嗅闻,「春,将尽!」你深呼吸,转译鼻腔内讯息竟起了恋恋不舍。风吹拂你额前微霜的发丝,彷佛安慰,彷佛一向都懂。

阳光穿透晨雾而来,草地烫金,露珠被刺破闪出银芒,孩子们呼叫、挥汗,继续围剿一颗足球。树荫下,陪孩子练球的爸爸、妈妈坐在阶梯式看台上像一群聒噪肥鸭,聊天、看报、吃早餐,积极点儿的踢腿扭腰做运动或打呵欠之後穴道按摩;大操场一隅,乃其餐桌之延长、沙发之延长或会议室之延长。彷佛太平盛世就应该这样,爸爸妈妈做的谈的想的都是琐碎之事;有的互相询问孩子过敏体质交换小儿科医师电话,有的评论围棋班哪位老师的教法较具启发?有的下定比当年结婚更难下的决心跑操场一面频频召唤友伴:「你不来吗?你不来吗?」状似赴死,有的拨手机连络午餐约会,有的简报中医师名录听者莫不撕小纸片记录……。彷佛太平盛世就应该这样,每件事都跟昨天、前天没什么差别。一位迟到妈妈拉著尚未换穿球衣、头发睡歪一边的儿子小跑步而来,手上还捧著纸碗装蚵仔面线,由於限塑政策推行彻底,一支小汤匙只好含在嘴里,就这么快快快抵达树荫下,立刻有几只妈妈手围上来替男孩剥衣换服下一秒钟他就像走出电话亭的超人,直接上场了。

唉,在太平盛世的范围,早起算是相当痛苦的。

你坐在布满粉紫草花的草地上,看这浮世一角看得趣味盎然,甚至还不想打开手中诗集。你不禁想,浮生之所以有趣,在於允许你隐身於安全处所,又能附著於他人生活藉以观赏、感应,遂得出你未曾察觉的滋味。突然,一声急哨打断你的思绪,教练吼著:「守门员,搞什么飞机,你睡著啦?」那可爱男孩当然没睡著,他守门守得毫无动静近似被罚站被遗忘,所以自作主张摘花扑蝴蝶去了,门户大开,一颗球以万里寻母姿态急急滚入球门怀抱。

肥鸭们笑成一团,吃蚵仔面线妈妈擒拿小汤匙评论:「这个天兵厉害哟,以後当兵不能派他站卫兵!」孩子的妈笑岔了气,掩面跺脚做羞愧状。输球那队被罚跑操场,肥鸭们提议孩子妈妈去助跑以谢罪,那妈死也不肯。

你偷偷喜爱那男孩,只有他与你嗅到春深气息。扑蝶事件将成为他生命中的奇异点,此後因不断被引述、传诵而有了亮度。浮生甚暖,一陌生男孩抓到奇异光点时,你正好在现场。

中场休息。孩子奔来,肥鸭们赶忙递水、擦汗、喂面包、抹驱蚊膏。你打开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诗集,阳光捆著你的眼眸放在〈越南〉那页:

妇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
你生於何时,来自何处?──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在地上挖洞?──我不知道。
你在这里多久?」──我不知道。

你看著树荫下十多个家庭的寻常早晨,相信太平盛世里所有的缺口都有办法弥补,即使「挖洞」这讨人厌的事,也能找到暖和故事遮盖遗憾。你相信太平盛世里,死神患有自闭症,不喜在人群中走动。

你为什么咬友谊之手?──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们不会害你吗?──我不知道。
你站在哪一方?──我不知道。
战争正进行著,你必须有所选择。──我不知道。

哨响,「上场!」教练喊。紧张的爸爸叮咛儿子要机警点儿,眼睛看球知不知道?妈妈做的总是比较多,帮儿子铺吸汗巾、拉好裤子顺便传授「黄金右脚」姿势、提示重点:「看到没?你们的球门在那儿,别踢错了!」

教练吹哨,下一场比赛开始。球追孩子,孩子追球,即使阳光带刺,四月仍然不是残酷季节。肥鸭们坐乏了,纷纷振作,站在场外大喊:加油!踢啊!给他死!

给他死?如果这是一场战争,死的是一颗球还是某孩童之某脚?如果是真正的战争如我们在电视萤幕所见伊拉克小男孩失去手脚乃真实之事非合成画面藉以骗取世人眼泪者,场外为父为母者,哪一位愿意为「圣战」奉献他的心肝孩儿?哪一位会急如星火,拉起不愿起床头发睡歪一边的孩子、抱著尚未换穿的军装小跑步而来?哪一位会斥责她那漫不经心的孩子,上战场怎可摘花扑蝴蝶?

肥鸭们的加油声浪有点儿过激,惹得不远处打拳的老先先老太太侧目,竟歇手看起男孩们的战况。你眯眼观战,相信这群六、七岁男童可能有人会成为企业家、科学家、教授、医生或国际巨星,但绝对没有贝克汉的半只脚。这也就是肥鸭们激动的原因了,因为双方势均力敌(翻成白话是:都不行),所以战况分外惨烈。

「战争正进行著,你必须有所选择。」你的眼睛回到书页。阳光将你的手指投影在纸上,如倒塌的大楼、可移动的废墟。四月不是残酷的季节,但焉知五月不是、九月不是?焉知明年不是、每年都不是?

你後悔带这本诗集,更懊恼读这首杀风景的诗。然而,翻开的书页一旦过目再也阖不上。你甚至无法进入诗人之眼体会文学心灵之起伏跌宕,某种你忤逆不了的力量将你押入那名越南妇人的处境酖酖挖洞的处境。你茫茫然逡巡这热闹的操场,赛球孩童、打拳老者、慢跑的人们向你展示太平盛世的面貌,可是诗句却如钢刀划破颜面,你幻觉那群奔跑孩子掉入诗中呈现的烽火国度,一样奔跑,挥汗流血,纷纷仆倒。

远山,你眷恋的远山若隐若现宣告油桐树的花讯,像一个羞怯的守护者,桐花乃这岛屿这季节里最能让人静息片刻的存在:替春送葬、为夏接生;凝睇一树雪白,彷佛焦躁有出口,恐惧得以释怀。

可是你无法释怀,无法斩除那名越南妇人之附体,告诉自己部署在这岛屿命盘上的五百颗飞弹只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爱,一群准备南下过冬的候鸟,只是比较喧嚣的一种招呼的方式!

如果有一天,此刻大喊加油的肥鸭们必须挖洞掩埋自己的孩子,那么,谁为他们掘穴掩埋永不瞑目的恨呢?若那一日注定不可避免,你忍不住反过来感谢飞弹,从现在到启程那一天之间,你可以自我练习并安慰那些被意外、疾病、误杀、忧郁带走孩子的妈妈们:「走了也好,你的儿穿戴整齐手捧香花去天堂,他避掉战争了!」你可以继续思考:活著与死亡孰优孰劣,哪一个苦短乐长?

哨响,比赛结束,平手,鞠躬,鼓掌。满头大汗的鸭子们奔向树荫,喊著:「妈咪,渴死了!」

你寻声看见你所爱的小男生四处喊你,他总算发现你坐在开满粉紫酢浆草花的地方,笑嘻嘻朝你跑来。

这时间够你读完那首诗:

你的村子还存在吗?──我不知道。
这些是你的孩子吗?──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