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季节   人之卷之四--浪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6/13 06:00:57

七个季节   人之卷之四--浪人

浪人
浪人之一
城市街车
   子夜的灯是不灭的星,
   映著酒醉後城市浪人的脸。
   迟归的街车划过疲倦的线,
   一阵洼水溅湿浪人裤脚。
   摊地作舖的浪人嗫嚅著,
   喊他的妻,
   下雨了窗户没关。
浪人之二
买花哟
   蛰伏於地下道口,
   熙扰的人行抢去玉兰花香
   「买花哟,先生」,
   竹盘竽叶上还躺著
   茉莉球「买花哟,小姐」;
   卖花女挽起盘耳,
   伫立红绿灯下,
   黄昏日头曬软了花,
   及她半褪的青春。
浪人之三
天桥下
   工地的机械正在午眠,扒空了的便当就
   是枕头。
   外乡来的工人不想家,只惦记最後一根长
   寿,几里外的槟榔摊。
   有人鳴鳴地哼起小曲:「这边探过那边山
   哦,看到我家阿娘在曬被单啊......。」
浪人之四
拨弦
   总在黄昏市集出现,发弄手中弦琴,
   咿咿哑哑不成曲辞,尤其唱不过店头音响。
   瞎妇自有身世,行人自有脚步。
浪人之五
化缘
   托佛菩萨的福,
   沿街托钵给众生种福田。
   无缘的人,一声阿弥陀佛。
   有缘的人,一声阿弥陀佛。
浪人之六
提一篮水蜜桃的女人
   好久不见, 请你吃水蜜桃,
   她说。
   篮子缺了个空, 她用五彩花丝掩了掩,
   还是一整篮。
   我也在台北呢,上班啦。
   就说。
   秋割之後旱田放了水,掉穗的粒嵌在土里,
   永远不是剥糠的白米。
   这一粒托你带给江阿梅,小学我跟她最好。
   她说。
浪人之七
捡海人
   海滨沿岸,
   浪花正在磨洗卵石。
   有五戴笠老妇默默地拨弄石子,
   偶而拾起海钓後的死鱼,
   一手掷给海。
   黑石运到日本庭院,
   或镶在温泉池脚底按摩。
   「一斤一块半呢!」
   老妇喜孜孜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