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讨薪被打 信访办主任称拿不到工资是交学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6/23 03:18:41
社会 >人间万象 > 正文工人讨薪被打 信访办主任称拿不到工资是交学费
2010年07月30日 16:55钱江晚报【大中小】 【打印】共有评论21条
事发东莞,该主任还称工人拿不到工资是“交学费”
从7月27日起,近200名装修工人拉着横幅,到广东东莞市东城区莞龙路旁的“藏宝国际大酒店”,讨要拖欠的工资,期间有两名工人被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殴打。东城区政府信访办就此事举行协调会,在会上,工人提及被打一事,主持该会议的信访办主任叶柱权却称“活该”。该主任在会中数次情绪激动,甚至拍桌子骂女工人为“泼妇”,并称工人拿不到工资是“交学费”。
工人讨薪遭不明身份者殴打
28日中午,东莞市莞龙路的石碣路边一幢正在装修的大楼下站着近200名工人,拉着写着“藏宝国际大酒店还我工人血汗钱”的横幅。
小包工头田先生说,他们近200工人为“藏宝国际大酒店”做了三个月装修,但至今一分工钱都没有拿到。“按合同,酒店应每个月向我们支付工程款的70%,这样算来,这家酒店总共欠了我们将近200万元。”
从27日开始,这些工人就在此处聚集讨薪。“当时政府的人过来了,还有警察、治安员。有几名身穿黑衣服的人打了我们。”工人李明生说,“我们跟他们理论,一个戴墨镜的说‘不听话就给我打’,随即上来几名身穿黑衣服的人,将横幅下的竹子抽出,猛打在我额头上,再朝我的腹部猛刺,将我打倒在地。”他的额头和腹部都包着纱布,裤子上仍留有血迹。
被打的还有田先生的妻子左云飞及其弟弟,左云飞说:“当时一个高个子黑衣人,把我弟弟打倒在地,我的眼镜也被打烂了。连女人都打!”
信访办主任称维权得交学费
28日下午3时,为藏宝国际大酒店装修的近30名小包工头和工人来到东城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参加协调会。会议由东城区信访办主任叶柱权主持,与会的还有区公安、劳动、司法等部门工作人员、柏洲边村委会负责人及藏宝国际大酒店老板吴光军等。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给藏宝国际大酒店做装修工程的小包工头中,绝大部分人是与一家叫“铭艺”的装修公司签订工程合同,该装修公司承接了酒店的装修工程。如今“铭艺”老板谭青山已经不知所终,包工头只得向酒店追讨工钱。但酒店方却认为,工人应向“铭艺”讨薪。
叶柱权认为讨薪应找“铭艺”,“老板跑了你可以告他啊。”但工人说”铭艺“的老板同时是藏宝国际大酒店总经理,两家根本是一伙的。
叶柱权说,工人有可能是被酒店蒙了。“你打工不懂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要交学费,那是你的事情哦。”
协调会上主任骂女工是泼妇
随后,协调会上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争论的焦点始终围绕在“究竟是向‘铭艺’要工钱,还是向‘藏宝’要工钱”上面。叶柱权始终强调,工人要追讨的主体应该是“铭艺”,在多次解释均不济事的情况下,叶主任的情绪越发激动,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高。
“你这个领导根本就是偏向酒店一方,说的都是冠冕堂皇的话,都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你如果说你无权受理或者不是你的受理范围,我马上就走。”包工头妻子左云飞站起来对叶柱权高声说道。叶柱权说:“你走就走!你自己出问题,我政府要跟你协调就协调,不协调就拉倒!”
此后,左云飞不断地表示自己的不满,称政府部门没为农民工说话。叶柱权显得不耐烦,就说:“昨天也是你,一直说个不停,简直跟个泼妇一样!”说罢,他一掌“啪”的一声拍在桌面上。
左云飞说:“你们这些领导说话怎么这样?昨天还打我的弟弟,昨天是不是你们的人打我弟弟?”
“活该!”叶柱权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对话信访办主任:
对于那个女的,我的确很恼火
会议结束之后,南都记者采访了叶柱权。
记者:在会上,有个女工人说自己的弟弟被你们的人打了。然后你说了一句“活该”,这是不是证明你们政府的人的确是打了他?他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的“活该”呢?
叶柱权:我到达藏宝酒店那里时,的确看到两个人躺在那里,但是至于是谁打的,这个我真的不清楚。如果说是因为他们违法拦路或者怎么样,警察就有责任去处理。但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打的他们。老实说,对于那个女的,我的确很恼火。从一开始,她就一直指着我来骂,说我领导不为民说话,不为民服务,简直是有点不讲理了。

欢迎订阅凤凰网资讯电子期刊
大事发生,手机看凤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博客】“活该”挨打的工人还要交多少“学费”?
【博客】讨薪工人“活该”,信访主任最牛?
朱四倍:话语权遮蔽下的“拿不到工资活该”论
下井救人 死里逃生
《工资条例》将报国务院 垄断行业工资定期公布
张天蔚:多管齐下保障工资收入的合理分配
中国工会以“破冰之势”推进工资集体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