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分配改革脚步临近 工资倍增计划尚难出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4/07 04:55:29
近期,改革收入分配提高居民收入以拉动内需的预期便逐渐升温,日前有报道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草案有望在年内出台,同时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澄清,他之前提出的“工资5年倍增”计划并未被纳入方案草案。

  官员提出“工资5年倍增计划” 称已具备实施条件
  6月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发了对人社部工资所所长苏海南的专访。苏海南在专访中称:中国已经具备了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条件,应该在“十二五”规划或者政府的工作计划里面,酌情考虑或者采取类似的做法,“如果年均工资增长15%以上,五年左右就可以翻一番”。
  “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起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1960年,日本内阁采纳了经济学家下村治的建议,开始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1967年,日本的国民收入增加了一倍。到了1973年,这项数额增加了二倍。
  2008年,广东省曾经提出过年均工资收入增长14%的收入增加计划,但由于国内地震和国际金融危机的双重影响,这项计划并未得到实质性的进展。
  近几年来,中国的GDP一直保持着10%左右的增长率。然而,全社会的工资收入总额占GDP的比例却在逐年下降,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有学者表示,我国经济发展从“经济增长促进国民收入提高”模式向“国民收入提高促进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有其必然性。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实施亦可以有效地促进这一转变。

  工资倍增计划未纳入收入改革方案 专家称仍需“谨言慎行”
     在解释中国具备实施“工资5年倍增计划”的条件时,苏海南提出,目前GDP增速在8%以上,人均GDP已经“达到了4000美元”,中国已经是“中等偏低收入”的国家。加之十六大、十七大早就明确要提高两个“比重”,要建立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苏海南表示:“我们现在做这样一个“倍增”的安排,不管是对外宣布或者是内部掌握,都是应该予以考虑并做出决策的。”
  另有专家却认为中国的“收入倍增计划”仍需“谨言慎行”。与日本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时的情况相比,我国的工业化程度仍然不高,农业生产率和收入还是相对较低,不能为低收入人群工资收入的快速、大幅度的提高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日前,苏海南又澄清,称相关部门尚未将“收入倍增计划”写入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草案。

  政府部门频吹风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年内或公布
  7月2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报告指出,展望全年,有收入分配体制等几项重大改革会对进一步增强经济增长的协调性发挥重要作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日前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要以推进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为重点,加快建立职工民主参与企业工资分配决策的机制。
  政府部门的频繁吹风让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日渐明朗。近日,有报道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有望于年内公布。报道称,从启动至今已过6年、经6次易稿的《关于加强收入分配调节的指导意见及实施细则》有望于年内出台。但该文件更多的是提出改革的目标,完善收入分配机制,致力于长期改善收入分配格局。
  除了“工资5年倍增计划”,收入分配改革中受到关注的还有人社部起草修订的《工资条例》。据了解,该条例有望年内出台,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同工同酬等保障劳动者权益的条款将被纳入其中。
  此外,中华全国总工会也正在积极推进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据中华全国总工会集体合同部部长张建国介绍,今年全总计划投入1000万元,先在10个省市总工会、城市总工会开展试点,通过三至五年的努力,基本达到全国具有一定规模的基层工会,都能按需聘用专职人员开展工资集体协商。
收入分配改革脚步临近 工资倍增计划尚难出台 收入分配改革刻不容缓,不需要工资倍增计划 分配改革草案或年内出台?工资倍增计划未被纳入 分配改革草案或年内出台?工资倍增计划未被纳入--公益--人民网 分配改革草案或年内出台 工资倍增计划未被纳入 分配改革草案或年内出台 工资倍增计划未被纳入 工资5年倍增计划疑已写入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草案 工资5年倍增计划疑已写入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草案 东方网 呼声高涨的工资倍增计划未为何没纳入分配改革草案? 收入分配改革启动前奏 工资条例将在年内出台 张魁兴:工资倍增计划为何未入分配改革方案 分配不公严重 可实施收入倍增计划 - 雅虎财经 人保部官员:分配不公严重 可实施收入倍增计划 收入分配方案年内出台 专家建议每年工资增15% 收入分配优化方案现端倪 类似日本收入倍增计划-搜狐财经 高层调研收入分配改革 年内可能出台总体方案 高层调研收入分配改革 年内或出台总体方案 全会力推收入分配改革 实质性举措有望尽快出台 我国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将缓期出台 收入分配到改革路口 行业工资差高达3000% 收入分配改革,劳动者的工资谁做主 收入倍增计划不要“被倍增”? 人保部官员:分配不公严重 可实施收入倍增计划 - 雅虎财经 厘清日本“收入倍增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