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政变”的第三次高峰将是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20 04:29:32
新浪“政变”的第三次高峰将是什么?
王志东专访
袁卫东
——6月27日下午4点,本刊记者如约赶赴北京新浪。在4楼的办公室,独家专访“重回”新浪的王志东。王志东是疲惫的,新浪似乎是平静的。但此时的新浪“政变”已进入“白热化”的状态:25日,王志东回到新浪上班,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他并没有辞职的真相;本来在20天前被董事会提升为总裁的汪延称病“回避”;26日,新浪董事长姜丰年在台北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董事会对王志东的“原判”。但一切迹象都显示,“拉锯战”才刚刚开始。一种危机正在新浪发生并蔓延,再没有比内斗、内耗,更能摧跨一个公司、一个事业。20天来,围绕王志东“离开CEO”所发生的巨大震荡,已让我们不得不问:到底谁是新浪的权威?是资本?还是曾经的英雄?是董事会的多票?还是公平的程序?答案似乎还在博弈!挑战着权威和权威所赖以存在的基础。痛苦,可以看出这个痛苦不会很快终结。这是内在的伤害!王志东重回来又怎样?伤痕累累,是心与心之间那些微妙的东西。
新浪的又一次“政变”?
《财富周刊》:这几乎是新浪的又一次“政变”。20天前,新浪宣布你因“个人原因”辞职是一次,20天后,是你重新回到新浪,说你没有辞职!
王志东:什么叫政变!政变是人事变动不按游戏规则,不按人事程序。美国大选从来不会被认为是政变!20多天发生的事情,我暂时不做评论!这次回来,理由很简单,从情、理、法三个角度,我都可以回来!至于是否为反击或什么?我唯一做的具有反击性质的事件就是说出部分真相!全部真相我还不知道,在调查中!但只要把这句真相说出来,我不是主动辞职的,就可能有冲击!在过去的20天是一次大的地震!很多人会问:造成这个震动的原因是什么?以前的说法是我个人的原因,王志东很自私,想干自己的事,不跟大家玩儿了!甚至有一种说法是王志东以辞职要挟公司,没想到公司同意了!本质上把责任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只要我是主动辞职的,这些就变成合理的!而我说出了事实,我不是主动辞职!这样一来,对大家是重新的震动!大家以前想好的理由不存在了,需要寻找新的理由!但因为这样,就不应该说出真相吗?我把这个黑锅一直背下去吗?不应该!我没有错!
甚至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在二战中,希特勒占领了巴黎,法国人很珍惜自己的文化,用投降的方式保护!沦陷后,有一段时间,风平浪静!原来的激昂、悲伤也过去了!后来,戴高乐发动抵抗运动,很多人不理解:你能有实力和希特勒打吗?你激怒了希特勒,你可能把巴黎毁了!反对戴高乐的抵抗!现在没有人怀疑!毕竟有一个正义在里面!我能预料到我说出真相可能带来的冲击!
这是什么样的人事斗争?
《财富周刊》:从你的角度,新浪董事会对你的解职是非法的,但新浪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董事会的成员作为众多具有国际视野或具有美国实际经历的人物,照例应该相当具有法制精神,但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王志东: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是不可思议、不可理解、不可理喻、不可想象!我到现在也没想通,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尤其是我做了一年上市公司的CEO,在这个过程,经过很多专业人士的指点,怎么做上市公司的CEO!如果让我做这个事情,应该有怎么怎么的步骤!但他们所做的,完全违背了我所了解的常识,所以才会有这四个“不”!说实话,我与很多朋友讲这个过程,他们都说王志东你开玩笑吧?他们敢发这个信?我说我的确没有写过辞职信,也没签过任何文件!我记忆中也没有晕倒过或失去记忆的时刻!
《财富周刊》:既然这样,那说明这里面一定存在相当大的分歧和利益安排的不同?
王志东:对!但我不能做任何结论!要进一步调查!但不管我以什么身份,我都有权了解这个答案!
《财富周刊》: 你曾经说这是一场人事斗争。
王志东:我当时说人事斗争,是针对把我和资本对立起来的说法!资本意志实际是一个很虚的概念,所有资本的利益都要通过人来实现。但人的认识范围有限,在做判断时,各个方面都会受到利益驱动!所以,我得出一个结论:出事出在人身上!这个结论与国内所指的人事斗争有概念上的区别。国内的更多体现的是人的斗争,“阶级斗争”啊,派别斗争啊,公报私仇啊。我说的是一个更加通性的,就是说做任何决定,人的因素是一个关键。并没有绝对化、公式化的一个资本意志!
当然,这件事有很多因素!公司董事都是华人。包括美国的、香港的、新加坡的、大陆的。我说的出事出在人身上是广义的,但也包括那些狭义的东西。
船长被扔下了水
《财富周刊》:前后20天的持续震荡对新浪是不是一场更大的危机?!一方面,持续的高层重大交锋,对新浪是一个远远超过中华网并购传闻更大的危机!另一方面,新的焦点涉及到新浪巨大海外资本在中国的政策许可问题、法律地位问题,涉及到新浪上市前后,在与中国信息产业政策相对时作出的结构安排,如果争端纵深,这对新浪是否是更大的“危机”?在这里,你准备扮演什么角色?
王志东:我一直有一个船长的理论。整个公司是一只船,公司的CEO是船长,如果船运作正常,大家对船长有信心!但突然间,刮起了风浪,突然间听到船长掉到水里去了,有人就发布消息,说船长是自己跳下去的,没关系,有新船长。大家出于对旧船长的信任,对新船长的不了解,自然有一些迷茫和恐慌!但船长真的跳下去了,没办法!但20天后,有人宣布船长是被扔下水的。大家怎么想?!我只是讲一个故事!
网上还有一个故事,说一个和尚在锅里煎一只活虾,活虾就乱蹦,和尚就拍一拍活虾说:虾米呀,等一会你熟了,你就不感觉疼了!
“我有拯救新浪的冲动”
王志东:扮演一个什么角色?这些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作为创始人,股份被稀释得不成样子了。在公司更大的角色是职业经理人。这个在97年已经形成。职业经理人就要有自己的职业道德和游戏规则。同时又是创始人,一大特点就是对公司有感情!这会带来什么东西?有这个感情我可以不计较自己的利益,只要公司好,就有精神上的回报,就有事业的成就感。像97年的融资,98年的合并,98-99年,退出CEO,由姜丰年、沙正治他们出来担当,看到他们把公司带到歧途,就顶住所有压力,又抗起了这个担子,当时很危险,做不好就身败名裂!我没有考虑自己的利益!我把新浪当成自己的孩子!在网上、在媒体上有一种说法是王志东把新浪当成自己的,不顾其他股东的利益,一意孤行,有人明目张胆地散布这种说法,我很伤心、很寒心。不仅歪曲事实,而且完全是昧着良心说话。
业界也有这种人,有些人是创业者,但根本不懂管理,老用创业时的思想、观念工作。我要说的是,我早已摆脱了这一点。历史已经一再证明!
《财富周刊》:你还是怀着一种对新浪“拯救”的心情回来的?
王志东:对!一般股东有两种,一种是投机型的,一种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把整个未来赌在这个公司。当公司出现困难,前一种股东,会把股票卖掉,拜拜!另一种股东,看到公司这个样子,就不能眼瞅着公司毁下去,他要想办法,去出一份力,让公司度过这个难关。
我至少有这个冲动。但我会让它合情、合理、合法、理智地处理!
“我一定能创造第三个高峰”
《财富周刊》:假如事态的发展,新浪再回到你手里,你将如何驾御它前行?你最近所指的“更大的航母”是指什么?
王志东:事态会不会发展到这一步?我没有指望,也没有预见。第一,从更深层次,这次事件对我打击更大,甚至让我寒心,我能不能把心态调整过来?第二,在董事会之前,我就有一个计划,大幅度的改革,包括业务、财务、人员上,完全有信心,带新浪冲过这个风浪。但经过这一次的动荡,大家相信不相信我?
所谓航母,我一直坚持中国互联网的春天来了。经济持续的增长,IT界一定能够出现航母,超过新浪好多倍。那么,新浪有没有机会?新浪做不到,谁会有机会?谁能驾御?就我个人而言,有两次成功的历史,第一次是中文之星,是技术和市场的成功;第二次是新浪网,国际化,成功上市,全球华人的第一大品牌。这个成功对我来讲是非常骄傲的!明天(6月28日),我才34岁,正是干事的时候,我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积累了不少朋友,我完全有理由相信我能够创造第三个高峰。
《财富周刊》:到今天为止,你如何评价自己在新浪上市后的表现?这里有没有失误甚至是重大失误?到今天为止,你如何评价自己创业近十年的经历,从王选那里、新天地那里、四通利方那里直到新浪,那里有过致命的痛苦,也有致命的欢欣?在这里,曾经伤害你的东西:制度的、人的、观念的,现在你改造了他们了吗?
王志东:我一直在做这个实验,甚至取得相当程度的成功。这次,完全在意料之外,作为CEO,没有预测到这个,这是我的一个失败,在商场是以成败论英雄,我承认我有错!但人不经过磨难,不会有成长,经过新天地之后,才有四通利方和新浪,我希望在将来的职业生涯中不再重犯。
王志东在新浪不可替代?“你为什么要强制性的剥离他?”
《财富周刊》:以前,有人问你:你在新浪不可替代吗?你曾说:我希望那一天的出现,这表明我创办的公司完全成熟了。你会很高兴!今天,同样的问题,你怎样看待?
王志东:如果我离开之后,新浪发生了特大的甚至是致命的震荡,我的感觉,我这个人做的很失败,因为,你所倡导的精神、文化,并没有被人继承下来。那我会很伤心!当然,不可替代性,在很多公司都有精神领袖这样的灵魂人物。你不可想象没有比尔·盖茨的微软会怎样?这种不可替代性也许是正常的。但关键的一点是,如果这种不可替代性并没有彻底取消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做?你为什么要强制性的剥离他,而让公司产生很大的危机?当然,有人说地球少了谁都照样转!这句话怎么讲!举个例子,一个现在是四肢健全的正常人,那一天失去了胳膊或腿,你说他就不能活下去吗?不会,但你能说我的胳膊是多余的吗?不能!不可替代性真正发生了,重要的是你如何坚强的去面对?如果对公司产生影响,你如何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情?!
《财富周刊》: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你对新浪是不可替代的?
王志东:第一,我自己不敢得出这个结论。第二,我过去一、两年中,一直试图把自己做成可以替代的,一直在寻找更合适的人物。包括在新浪合并后,请沙正治、姜丰年他们出来,希望自己能够逐步退出!我真要走,对我反倒是一个解脱!我并不希望我的离开对新浪是一个伤害!这样的做法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王志东要回哪个家?
《财富周刊》:你说:你要回家,这个家指什么?
王志东:第一个家是我的爱人和孩子,给我以温馨和支持!第二个家是中国这个地盘,在我成长的这个地方,有很多的网友、朋友、老师,这是广义的一个家。一个真正我能够理解、看懂的地方。
《财富周刊》:那么,新浪算不算你的家?
王志东:新浪算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