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近思录a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0/16 02:49:50
《老子》近思录
杨中有
大家好,朋友们好。今天我和大家讨论老子哲学的当代思考。
老子的思想是成于洛阳,书于函谷关,传播到天下。老子哲学贯通古今,包罗万象,一个整体性的哲学思考;它是我们中华民族哲学的主干——这就是我们对老子哲学的一个评价。
那么大家会反问,这么好的一本书,这么好的一个哲学著作,为什么当代读的人和学的人不多呢?老子学院是寥若晨星,孔子学院200多个,这就说明老子没有充分发挥它应有的哲学作用。今天我想讲的就是我们怎样正确认识、评价和运用老子哲学。
我讲的第一个问题,以民族的语汇,以现代的语汇来阐释和传播老子。
大家经常看老子的古本,看不懂。古代有个叫河上公的,也被称为河上丈人,他怎么样解释《老子》第一章呢?第一章非常重要。他说“道可道,非常道”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说出来的“道”都是经术政论之道,已经不是老子的永恒之道了。这些语言都非常艰涩难懂。
我们现在一些版本怎么翻译呢?他说“道可道,非常道”,“道”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是凡我们讲出来的道,都不是老子的永恒之道。那么他们讲这个“玄”是什么概念呢?玄就是深远的意思,“玄之又玄”就是即深即远的意思。这都不是哲学概念,没有哲学的含量。
所以说我今天要举第一章为例,用我们民族的语汇、现代的语汇,来阐释老子的《道德经》,让大家看得懂,看得明白,各有所得。
老子那个时代是春秋末期,讲道的人非常多,诸子百家,各有各的思想,各有各的说法,各有各的理论。
老子针对这个理论环境,他庄严的宣告——实际上第一章是老子的哲学宣言,类似我们现代书的提纲挈领式的前言——我讲的“道”不是你一般人讲的道,我讲的是“非常道”,他的大道是独树一帜的。
下边他就举例子了,比如说“无名天地之始”,我讲“无”这个名词术语,它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意思,它所表示的是宇宙的起源,天地的开始,“有名万物之母”,“有”这个名词术语,是可以定义的,它所表述的不是一般的物的存在,它标明的是“万物之母”,万物由此发生。这两句非常大气,就这两句,老子把他的宇宙论交代得清清楚楚。这不是假设,这是肯定式的语句。
下面两句话非常重要,标明了我们人类认识路线的关键的地方。他说我讲“常无”这个名词,这个术语,它是什么概念呢?用“常无”的观点来看待事物,你就可以看清楚事物的本质和它的微妙之处。“常无”是一个重要的哲学概念。
“常有,欲以观其徼。”用“常有”这个观念来看待事物,就可以看清事物的运行路线。这两个哲学观念是我们人类探索未知,认识事物的关键的关键。
下边很重要,老子说“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什么意思呢?这就是我们东方哲学、老子哲学的一元论,西方哲学是二元论。他讲,这个“常有”和“常无”这两个概念,“无”和“有”这两个概念同出一处的,同出一道,它是统一的。用这个统一的观念去看待事物叫做“玄”。所以我们历来把“玄”解释成什么呢?很多人说老子是玄学,是唯心的,就在这个“玄”上没有充分认识它的重要性。“玄”就是我们人类通过运用“常无”和“常有”这个观念的结合去看待事物,这样看待事物,就从一个妙处进入了另一个妙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大家看看,我们这样认识《老子》第一章的时候,那就非常大气,非常顺畅,就不会产生那些千奇百怪的错误的看法。第一个问题就这样,以我们民族的语汇与现在的语汇来正确地阐释《老子》。
我们第二个问题想讲的正说老子的大道,纠正那些对老子的错误评价,或者是以那些浅陋、狭隘的思维来阐述老子。
为什么现在老子哲学传播这么缓慢?大家不愿意读或者很少地运用,关键我们有些学者,有些版本,错误地评价老子。
大家可以看看书店里有本书,叫《十家论老》,就是我们近代现代的十位名家论述老子。有的人讲,老子是客观的唯心主义,有人讲老子是露骨的愚民政策。大家想想,这么样评价老子,那就抹杀了老子当代的作用。
我们经过这些年的研究,我们有充分的论据可以告诉大家,老子绝非如此。比如说,老子是唯心主义。为什么说老子是唯心主义呢?关键是如何对待老子的这个“虚”和“无”。老子讲,“无”是天地之始,“无”是宇宙的血,老子说事物的本质是虚无。我可以告诉大家,当我们进入到量子时代的时候,量子力学的知识可以很好地验证老子理论的正确性。霍金讲,宇宙创生于无(霍金是现代科学家),宇宙是自给自足的。宇宙的边界条件就是没有边界。量子学家说,现在这个宇宙已经不像是一个坚硬的岩石了,而像是个伟大的思想。量子力学这些语汇,都类似于《道德经》的语汇。
当我们这么来学习理解的时候,我可以告诉大家,那些唯心主义的东西都统统会消灭掉了。
再有关于老子是愚民政策的问题,这个影响非常深。这怎么起源的呢?起源于第65章,老子有一段话:古之善为道者,不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这段话就使我们很多学者给老子扣上了愚民的帽子。我们看老子是不是愚民,要把握老子81章的整体脉络。81章对人民群众的总体脉络是重民、爱民、亲民、以民为本。比如他说,“以百姓心为心”,“治民爱国,能无为乎”,“贵以贱为本,上以下为基”,“贵以生为天下,爱以生为天下”等等,都是讲管理者和统治者要重民、爱民、亲民。这是从整体上看。
另外,从65章看,我们一些学者错误地翻译了这些句子。“将以愚民,将以愚之”,这个“愚”不是指的民众,不是指的人民。是指什么呢?是指统治者、管理者对待民众的态度。什么态度,要以愚人之心对待民众。什么叫愚人之心?老子81章里多得很。闷闷、混混、沌沌、稀稀,这些愚人之心。什么叫愚人之心?那是六、七十年代我们有一个名词叫“做革命的傻子”。什么意思?对待民众要有奉献牺牲精神,要舍得自己为大家等等,这些纯朴的甘为民众做孺子牛的精神叫愚人之心。我希望大家传播出去,老子绝不是愚民。
这两个基本问题我作了个解释,下边一些翻译问题更多。比如第二章,“美之为美,斯恶已”,我们很多版本你可以看看,用那些浅陋狭隘的语言来翻译它。他们怎么说的呢,说世界上有丑的东西就有美的东西,这没有哲学含量。这句话应该怎么翻译?这个“美”字,有的学者解释,古代农牧业时代以畜牧为主,羊肥大就为美,所以“羊大为美”,那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美”字上边这两笔是古人装饰用的,比如鸟的羽毛。所以“美”字是什么概念呢?修饰为美。所以这句话我们怎么翻译?美的东西,过分修饰,就丑陋了。这是哲学。第二章老子讲的是人类间、世界间转化的大规律,不是讲丑和恶,美与善相对立的存在。比如说现在的美容,你过分了,就丑陋了,就会产生很多的副作用。下边一句话,“善之为善,斯不善已”,这也是讲事物的转化。善事你不能做过头,做过头了也会出现坏的结果。这叫正说老子的大道,纠正那些偏颇的评价或阐释老子的语汇。
第三,我们要结合当代科学发展的前沿知识,来解读和运用老子。我们要纠正那些过时的陈旧的观念,来阐释老子。很多版本没有把老子哲学的大气表达出来。我想说,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进入到量子时代了,我们为什么对量子时代的东西不理解,对老子的东西也不理解?因为我们头脑里装的都是牛顿经典力学的知识。
牛顿的经典力学是什么概念?我们看待事物都是几何图形,有形状的,都是相对缓慢的运动,都是显性的、有形的。而量子世界什么概念?量子世界是无状之状,无象之象,是不可确定性。所以牛顿力学没法理解一个粒子怎么一会儿是波一会儿是粒子性,他没法理解。
现在的量子力学告诉我们,我们看天空那种虚无的真空,那里面正发生着像大海一样的量子涨落,能量非常巨大,忽然之间正负粒子出现了,忽然之间正负粒子对撞以后就烟消云散,你看不着踪迹了。牛顿的经典力学你没办法理解,这样以来,你就会认为老子是非常伟大的。老子哲学包括了我们人类创始那些宇宙论的一切东西,也包容了量子力学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比如这课桌,它的本质是虚无,你绝对不好理解——它有棱有角,怎么是虚无的呢?它本质虚无!量子力学告诉我们,这个桌子是量子泡沫。什么叫量子泡沫呢?这个物体是由原子组成的。原子核多大?相当于我们外面这个篮球场那么大小。那么电子云多大?虚空的电子云相当于地球那么大。大家看看,这是不是泡沫?但我们敲它的时候,又这么实在,这为什么?
我可以说在这些问题上老子的哲学都有回答。它为什么是实在的呢?这是由速度决定的,爱因斯坦的功劳就是光速是绝对的,牛顿力学的时候,谈不到光学的问题。那么电子云是怎么运转的呢?我们平常可以看到那风扇,运转缓慢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缝隙;但转得快的时候我们看不到了。如果这个电风扇以光速运转,那么电风扇就是一个铁疙瘩。我们桌子里的电子云是近光速运转,所以说它就实在了。大家想一想,这就是事物是虚无的本质。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现代和近代的很多版本把老子说得一塌糊涂,什么玄论啊,什么唯心啊,什么清修啊等等,就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认真的理解《老子》深刻的内涵。这是我讲的第三个问题。
第四个问题我想讲讲我们学习老子哲学要从大处着眼,要把握老子哲学的整体性,纠正看待老子的片面和局限。方才和主持人交流的时候也谈到这个事儿,为什么很多人把《老子》这句话这么理解,他那么理解?可以说大家读《老子》的时候都会各有其道,各有所得。这就是《老子》伟大哲学的普及性,谁都有所得。但是归根结底一点,要把大处把握准。
老子的道大,什么大?他是以宇宙论为基础的大。老子的宇宙论我简单地说几句:宇宙的起源是道,道就是无和有;宇宙的基本结构是网状结构,宇宙万物是由四个基本元素组成的,那就是物与像,精和信。宇宙运行的基本规律就有自然律、无为律、反之律、柔弱定律、损补定律。这就是老子的基本东西。
当我们学习老子哲学思想的时候,一定先看这个大体,然后再落实到人生之道、社会之道和万物之道。老子的大道是一级一级落实下来的,我们有个结论,如果你没有明白老子的宇宙论,你就很难全面地、或者明确地掌握老子的人生之道和万物之道。
我们举个例子,比如讲无为和自然,这是不论从古到今都讲的,实际上这是老子哲学的两大基本概念,也是我们人生、宇宙和社会的基本原则。哪儿来的?是从宇宙论来的。我们现在一些版本是怎么解释的?他们讲无为和自然就是像自然界生物那样,叫他们随便去生长,不予干涉,这是一种观点。还有一种观点,最好的社会是不需要管理的社会,乱由治起,乱由治生。只有无为,不去治它,这个社会才好。这是最近一位学者在一家论坛上讲的。我可以说他们完全错误地理解了老子的无为和自然。
无为是什么?无为就是否定过分之为。老子讲的无为是有前提的,老子认为宇宙万物,包括我们人类,都是有为的,都是竞争的,都是有欲望的。就因为宇宙万物,包括我们人类有欲望,去竞争,去有为,才能够生存和发展,这是最基本的。但老子看到另一面,这种有为往往趋于过份,无为就是倒置所为,就是否定这些过份的有为,否定这些妄为而达成一个新的和谐。
那么什么叫自然?自然这个概念我们很多学者解释得更差了,这我们不一一列举。自然是宇宙间最高层次的自控规律,从宇宙高层开始,一直落实到我们的人生,落实到每一个万物之内,这种自控得达到一个高的境界,比如我们人类,你的自然什么自然?应该达到一种高层次的觉悟,高层次境界的时候,你能达到那种自控自如的状态。千万不能像我们有的学者说的那样,你随便去干吧,不用干扰,不用干涉,决非如此。
现在我们讲西方的哲学是二元论,它把物质和精神分裂开来,把主体和客体分离开来,把无和有分离开来,按照西方的哲学,用到科学上是单一路线的物质探索,用到我们人生社会上是那种没有干涉,没有监控的那种放任自流的竞争。
所以我们说现在美国的金融危机,西方的经济危机,它们的本质是意识形态的危机,是文化的危机,它们都不是无为,而是过分地施欲,过分的小团体、小集体利益,违背了大道。无为这个总的规律,总的原则必须制裁它们,这是老子哲学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个规律。
我们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学习老子的哲学要正本清源,要把老子哲学和道家道教区分开来对待,现在为什么我们对老子哲学思想产生一种混淆的概念呢?就是因为我们把道家和道教混同在一起看待,尤其是道家。这样造成了老子哲学思想到底谁是谁的说不清楚,就减弱了老子哲学思想 的光辉。
道家是什么呢?它是历史上学习和运用老子哲学的一个群体,各有所得,各有所想,对学习老子各有各的结果。比如我们平常说的老庄老庄的,庄子很多思想已经偏离了老子的哲学思想,比如讲自然,方才我们讲过了,什么叫自然?庄子讲,牛和马有四只脚,这就是自然。如果你给马的头上套上笼头,给马的脚钉上铁掌,给牛的鼻子穿上绳子,这就不是自然。大家看看,庄子这样解释自然,他是消极的,他没有掌握老子这个自然的本质,那我们这样学习自然有什么好处呢?没什么好处。
前段时间有位学者讲,说老子哲学是隐士哲学,他这个思想哪里来的呢?可能是从道家那里来的。大家知道,范蠡成功了,退隐江湖走了,有这样的人物,那是古代故事而已,它绝不是老子的哲学思想。这样解释老子说是隐士哲学,没什么意义。这里面牵涉到道家、道教、老子对人生的看法问题。
哲学要解决两大问题,第一宇宙起源问题,第二,人为什么活着。大家经常会问,我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为什么活着?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开始讲了,老子解决了宇宙起源的问题,也解决了人为什么活着这个大问题。
讲哲学,讲中国哲学,讲中国人生,必须讲命。什么是命?命是一个哲学概念。儒家讲天命。古代儒家有个解释,什么叫天命?天,高远莫测;命,无可奈何。我们近代一些学者怎么解释?认为天命,孔子说的天命,那是一种不怨天尤人,那一种淡定的心态,这么解释的。道家道教怎么解释?讲究个人的清修。佛门怎么说的?做好事上天堂,做坏事下地狱,这是小循环。老子也讲命,《老子》第十六章就讲命。“万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什么意思呢?宇宙万物都是为使命而生,为使命而回归,回归于道,非常简单。老子不讲天堂,不讲地狱,不讲其它东西,就讲使命论。这个使命论非常大气。大家在座的可以考虑,我们的使命,什么使命?对家庭的、对朋友的、对社会的、对群体的、对国家的、等等,包括对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有使命,你就为了这个使命而来的,完成使命就回去了,回归于道。非常简单,但也很大气。
总之我可以告诉大家,老子这个整体的哲学是以宇宙论为基础的,是以宇宙万物为对象的,所以它不单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我们这个民族应该有这个文化自信,要相信我们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能够解决世界的问题,老子哲学能为解决世界问题提供巨大的精神资料。
现存来讲,比如一些西方哲学,它们只能解决历史一个阶段,一个区域性的,或者只能解决一个国家某个部分的问题。我们进入了全球的时代,全球化、多元化、网络化,包括量子时代,这个时代需要世界性的文化,也需要世界性的哲学。反正我个人相信,老子哲学,一定能立于世界之林,解决世界问题。我们中华民族应该有这个文化自觉,谢谢大家!
杨中有,辽宁省锦州人,一九四四年生,自幼爱好书画,研习文学、书法和中国山水画技法。精心收集天下美石,集诗书画于一石之中,独创了被誉为“华夏一奇”的中国石画艺术。杨中有现兼任“洛阳大学《老子》哲学研究所”所长,潜心研究《老子》哲学十余载、著书立说,宣扬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