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自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7/16 22:30:39
  李永田先生是著名的演讲家,在这里我们摘录了一段他关于内心和谐的演讲,以飨读者。人,最悲哀的是不能认识自己!

  希腊神话中有一则“斯芬克斯之谜”的故事,十分有名,也十分有趣,以至流传很广:

  斯芬克斯是一名狮身人面的女妖,她把守着路口,向来往行人出了一个谜语:“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晚上用三只脚走路,脚最多的时候正是速度和力量最小的时候。”猜出谜底的,便被放行;猜不出的,便被这位女妖吞噬。

  这个谜语的谜底应该说是最简单不过的了。原来它的谜底就是我们“人”。

  遗憾的是,众多路人都猜不出来。作为“人”的人,却不能认识自己,只能眼睁睁地进入女妖的血盆大口,成为斯芬克斯的一顿美餐。幸亏一位智者俄狄甫斯猜中了谜底,才使这名浅薄的女妖无地自容、跳崖自杀了。

  不要以为斯芬克斯已经死了,不,她的阴魂不散,仍然在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生路口上设置了一个又一个的关卡,蛮横无理地向行人断喝:“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猜出谜底来!”

  只是,斯芬克斯之谜已不再是当年那么简单,假若你对人生的真谛没有一个认真的思考、对自己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不仅不能顺利通过人生的一个又一个关卡,一不小心,还会落入斯芬克斯的魔口。

  孟老夫子教导我们:“吾日三省吾身”。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阅历的丰富,这些年来,我反躬自问最多的问题便是“我是谁?”

  我与各界青年分别作过一些对话,结集出版的时候,定名为《人生迷宫探幽录》。试图以老师的身份,特别是朋友的身份,带领一群年轻人,勇闯“人生迷宫”探秘,解它几个“斯芬克斯之谜”,不仅为着好玩,也如当今青年所说,“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不想这座迷宫是如此的森严,警卫是如此的敬业。这里进门的游客必须经受“你是谁”的拷问。

  一位威严的卫兵向我喝问:“你是谁?”

  “我是李永田!”我回答。

  “人的姓名不过是区别此人和彼人的一个符号,没有什么意义,叫‘阿猫’、‘阿狗’都无所谓。我问你:你是谁?”

  “我是男人!”

  “世界上除了女人,就是男人,偶尔也有几个不男不女的人。我问你:你是谁?”

  “我是江苏徐州人氏,现居北京!”

  “徐州是历史名城,北京是帝王之乡。你可以为自己的故乡和居地骄傲,但这些与我毫无干系。我只问你:你是谁?”

  我有些愤怒了:“年轻人,何必如此威严,要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

  不想,卫兵毫不退让,反而更加威严:“树木的年轮,只是记载它成长的符号,真的生命所在,还是根深叶茂。我这里老幼妇孺,一样对待。不要倚老卖老,请如实回答我:你是谁?”

  我简直达到怒不可遏的地步,一股脑儿将自己的职务、职称、平生获得的一项项光彩夺目的荣誉倾囊端出,炫耀一番,试图让这名乳臭未干的年轻卫士刮目相看、知难而退。

  卫兵并不动容,仍然义正严词,只是威严中透出一丝笑意:“既然你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应该深知一个道理:荣誉,只不过是一闪即逝的流星;而人格,才是永恒光明的太阳。人的心中只有高悬着太阳,才能在生活中正常地前行。请不要再绕弯子了,如实回答我:你究竟是谁?”

  受到卫兵的提示,我的心中豁然开朗,于是,向着卫兵、更向着人生迷宫紧闭的大门,庄重地回答:“要问我是谁?请听好:我是一个人!我是一个好人!我是一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卫兵致礼,大门开启,我和我的朋友们终于迈进了人生迷宫的大门。但,还会遇到什么样的盘查,谁知道呢?

  许多朋友让我题词,我总要将自己的座右铭写给他们,以求共勉:

  行止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

  一个人,该去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有一个标准,即: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可以引申为:上对得起党,下对得起人民。

  《孙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位伟人也说:“人贵有自知之明”。纵观古今中外,多少人在逆境中妄自菲薄、在顺境中得意忘形,不能认识自己,最终被他人“棒杀”和“捧杀”?真是数不胜数!

  我每到一处去演讲,会场的主持人总要把我介绍一番,往往特别要突出我的各种头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引起听众的崇敬,维持好会场的秩序,收取组织者预期的效果。

  我不好阻止,只有加上一个独特的开场白:

  第一次见面,还是让我作一番自我介绍吧,因为最了解我的还是我自己。

  请大家不要打听我的职务。我这个人,见高不低、见低不高。

  见到高官,我不觉得自己低微,彼此只是岗位不同,没有高低之分,我更不会“前襟长、后襟短”地卑躬屈膝、阿谀奉承;见到普通的平民百姓,我没有感到高贵,因为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平民百姓,而且是百姓之中“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这便是我的“本”,而人是不能忘本的。非要打听我的职务,我便是“见官高三级、见民低三分”了。

  请大家不要考察我的职称。我这个人,见智不愚、见愚不智。

  “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一种知识领域里的泰斗,也许会是另一种知识领域里的“白痴”。在鼎鼎大名的专家面前,我不会去追星,在文化程度不高的“老粗”面前,我也不敢摆出“教师爷”的架势说教。

  请大家不要计较我的钱财多少。我这个人,见富不穷、见穷不富。

  遇到亿万家产的款爷,我不羡慕他的富有,明知道,你的钱再多那是你的,决不会平白无故流入我的腰包,更何况,我也许不像你那么有钱,但我有的很多东西,你大概绝然没有;面对众多还比较贫穷的人,我也及早声明:本人也是工薪阶层的一员,并不富有,常常想着“扶贫”,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请大家也不要猜测我的年龄几何。我这个人,见老不轻、见轻不老。

  年老的人休要在我的面前倚老卖老,请看,我的头发不多了、皱纹不少了,这把年纪足可以与老人们称兄道弟、插科打诨;而在座的年轻人可千万不要以为“又是一个老头要在台上忆苦思甜”,须知,人的生理年龄与心理年龄是并不完全吻合的,我的心态、我对某些新鲜事物的接受敏感度,有的时候,比一般年轻人还要年轻!

  一阵掌声之后,立即拉近了我与听众之间的距离。外表上看,这是演讲开头的一种独特技法;实质来讲,我把一个坦荡荡的自我,在与素不相识的听众会面初始,便全然托出,铺垫了以后三个小时的感情交流、心灵碰撞。有的听众以后成为我很好的朋友,时隔许久,还牢牢记得我的这段话。

  见高不低,见低不高;见智不愚,见愚不智;见富不穷,见穷不富;见老不轻,见轻不老。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勤勤恳恳奋斗,潇潇洒洒生活。这就是我对自己反省之后,对自己宏观认识的提炼。

  是啊,在我看,人生之路尽管漫长,看透了,不过在走着五步:第一步,走出娘胎。如开始所说,这一步看起来不知不觉极其简单,实际上只有三百万亿分之一的几率;第二步,走出无知。用前人积累的知识将自己武装起来,如同接力赛跑一样,需要承前继后;第三步,走出贫困。民以食为天,衣食无着不能生存,何谈创造?第四步,走出自我。全然为着自己不顾他人,与禽兽无异;第五步,走进永恒。大爱感天地,大善泣鬼神,大德荫子孙。

  有的人只走完了第一步,这是那些可怜的早夭儿;有人走完了两步,满腹经纶,空无一用,贫病交加,抱憾终生;有人走完了三步,沾沾自喜,自鸣得意,从此裹足不前,成为一个“可悲不自悲,可怜不觉怜”的庸人;大部分人正在走着第四步,利己也利他,为家亦为国,扪心自问: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外无愧于人,内无愧于心!

  “行百步者半九十”,只有走出第五步,也就是最难行的一步——走进永恒,人的一生才真正完美,才真正能够成为他人的榜样、他人的典范、他人的偶像!

  想到许许多多历史上的和现实中的,有名的和无名的,我认识的和不认识走进永恒的人。这太多太多的人都在提示我们: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的五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