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服饰考2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6/05 16:27:35
服饰与着装者的心理密切相关,服饰行为可以从侧面反映出人的情绪动向和性格特征。古典名著《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一个服饰审美和设计大师,他笔下人物的服饰具有展示人物个性魅力的神奇功效,书中人物的服饰与其性格是非常契合的。本文仅以宝钗为例,探讨作者是如何借助服饰描写来刻画人物性格的。
《红楼梦》中对于宝钗服饰的描写不多,从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写起。但这一回没有写宝钗的服饰,只写她“穿着家常衣服,头上只散挽着纂儿”,第八回宝玉探病,“只见吊着半旧的红绸软帘”,等宝玉掀帘进去,宝钗正坐在炕上做针线,通过宝玉的眼睛我们看到的宝钗身上无过多的修饰,一切以体现自身原有的容貌气质为主。然后,作者就对宝钗服饰做了一个细致的描绘:“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来不觉奢华。”
先看这个“纂儿”,旧时妇女在较比正式场合戴髻,那是一种用金、银丝或者马尾、纱编成的假发套,上面插些珠翠簪钗之类。平时家居,则把头发松挽成一个纂。宝钗挽的这个纂,可能是“杭州纂”,“杭州纂”起源于杭州,后来通行南北,具体式样没有定规。时至今日,留长发的少女少妇们洗完头后也喜欢把头发松松挽于头上,就是这种纂的遗制。
然后书中提到了蜜合色棉袄,蜜合色为古代染料颜色的一种,就是蜂蜜一样的淡黄色,《扬州画舫录》中有这样的记载:“浅黄白色曰蜜合”,因此此色应当为现今的略带黄味之本白色。
“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玫瑰紫指衣料的底色,是紫玫瑰花的颜色,比肩褂是有表有里的皮衣,有点像现在的七分袖。宝钗的比肩褂外表是紫色绸缎做底色,上边的花纹用金丝和银线织成。从颜色上讲,玫瑰红和紫是调和色,二者与黄都是对比色,葱黄是极淡的黄,所以就减小的刺激效应,又衬以微暗的蜜合色,既不失少女的青春气息,又兼有端庄之态。
“二色金”的全称是“二色金库锦”,花纹全部用金丝银线织出,以金丝为主,少部分用银线装饰。“二色金”指用织金技术织成的花纹,织金是我国一项古老纺织技术,分为“缕金”和“捻金”,缕金是把金箔切成细缕,织进绸缎之中,捻金则是把金缕捻成线再织进绸缎之中。
银鼠是一种产于东北山林的名贵皮用鼠类,皮毛可御轻寒。比肩褂则是一种类似马甲的半截袖外衣,俗称“背褡”。樊美钧在《俗的滥觞》一书中指出,“为追求服饰的美丽,清人对于一些配饰也是从不掉以轻心的。譬如‘半臂’,俗称‘背褡’者是也,其作用在于使体宽者窄,而窄者愈显其窄矣”,比肩褂客观上可以修饰人的体形。而葱绿色就是黄绿色,绫是一种有花纹的丝织品。宝钗的比肩褂里子是银鼠皮,皮毛在领口袖口和下摆露出来,就是所谓“风毛”。
为什么说“一色半新不旧,看来不觉奢华”呢?联想一下黛玉入府,初到王夫人处,王夫人室内炕上“设着半旧青缎引枕”,地下的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都是半旧的东西,可是正是从这些半旧的东西之中,那一种豪华气象已经隐隐而出,这才是真正的世家旧族,与暴发户迥然有别。宝钗这一身装束,体现出一种不事张扬的富贵之气,作者用衣服衬出了宝钗的风神气度,她生在绮罗丛中,却没有世俗富贵气。
仔细阅读,可以发现,曹雪芹给宝钗初次登场时设计的服装颜色是“杨妃色”,宝钗的棉袄是浅黄色,棉裙是葱黄色,棉袄和棉裙都是黄色调,宝钗扑蝶时给她用的词是“杨妃戏彩蝶”,而杨妃平生最喜欢的是黄裙子。
宝钗的这一套服饰,色彩上以暖色调为主:蜜合色(浅黄白色)、银鼠(洁白色)色、葱黄(浅黄)。黄色是一种能给人以温暖感觉的色彩,与宝钗温柔、随和的性格很契合。在一系列的暖色调中,她又以稍冷的玫瑰紫调和,显得很和谐。 而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罩了雪帽。二人一齐踏雪行来。只见众姊妹都在那边,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独李纨穿一件青哆罗呢对襟褂子,薛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一时史湘云来了,穿着贾母与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
这段的色彩感很强,“红香羊皮小靴”、“大红鹤氅”是明末清初的皮货,红香羊皮小靴就是漆红的小羊皮靴,大面积大红颜色的袖边襟下露出白狐狸毛边,而白狐狸毛又天然带一点银色毫光,加上那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大红配青金闪绿,用金线和绿色丝线分别做经纬纱织成的闪色面料,鲜艳的红色服饰在素雪的辉映下,一反黛玉惯给人孤高清雅的印象,使她显得生气勃勃,神采飞扬。
众姐妹都穿着大红猩猩毡,独李纨“穿一件青哆罗呢对襟褂子”,青色是一种冷色,这与她年轻守寡、清心寡欲的生活处境和生活态度相一致。
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衣服是色彩是莲青色,一种较深的蓝紫色,是一种典型的冷色,在生理上,冷色一般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这与她沉稳和冷静的性格吻合,似乎永远游离于人群之外。
宝钗衣服的样式是“鹤氅”,氅是袍服的一种,最早的氅是用鹤的羽毛织成的,称为鹤氅,关于它的记载最早出现于魏晋时期,《晋书·谢万传》有云:“著白纶巾,鹤氅裘。” ,陆游也有诗句写道:“薄晚悠然下草堂,纶巾鹤氅弄秋光”,又据徐灏《<说文解字>注笺》云:“以鸷毛为衣,谓之鹤氅者,美其名耳。”,明刘若愚《明宫史》水集“氅衣”条云:“有如道袍袖者,近年陋制也。旧制原不缝袖,故名之曰氅也。彩、素不拘”。
大约鹤氅是一种以鸟毛为原料的毛织物,样子像道袍,不缝袖,穿在外面的大褂子,一如现代人里面只穿一件夹衣,外面套个大羽绒服般。无论鹤氅还是羽毛缎纱,皆为鸟羽捻入线中再织成的像缎子一样光滑且能防水的织物,正好作为雨雪天气遮风避雨之用。清王士禛《香祖笔记》:羽纱羽缎出海外荷兰暹罗诸国,康熙初入贡止一二匹,今闽广多有之。盖缉百鸟氄毛织成。在《皇华纪闻》卷三说:西洋有羽缎、羽纱,以鸟羽织成,每一匹价至六七十金,着雨不湿。荷兰上贡止一二匹。综上所述,这种雨雪类衣料的主要来源是靠海外贸易,珍贵且稀少,贾府小姐们不是猩猩毡就是羽毛缎,其豪富至此为甚。鹤氅是羽衣中的上品,仙鹤是中华文化中的祥禽,所以身披鹤氅的人,往往被视有仙风道骨。
宝钗衣服的质料是“洋线番羓丝”,这是一种用丝线和毛线混合的织物,从“洋”字上看起来,和黛玉的羽纱缎、李纨的多罗呢,凤姐的洋绉一样属于舶来品,在当时是比较能够表现人物身份地位的一种名贵衣料。
宝钗的衣服冷素,衣料上却不含糊,看似简朴的外表下另有一份常人不及的贵气。衣服的花纹是“斗纹锦上添花”,斗纹指“交叉的斗形花纹”,锦上添花是丝织工艺中的妆花工艺,指在彩纬提花的基础上,另用小梭在织物局部挖织花纹。清代的妆花工艺十分先进,有著名的“金宝地”、“芙蓉妆”花样。宝钗的这件衣服的花纹就是用妆花技法织成的斗纹,而非花朵纹,仍是比较素雅的图案。
总体来说,宝钗的这件衣服其实就是一件蓝紫色方格斗纹的毛料大衣。冬天因为寒冷,所以人们脸色大多比较苍白,以黛玉为首的小姐们,在冬天都是身穿大红外衣以便映衬出白里透红的肤色,宝钗穿的却是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而贾母送宝琴“凫靥裘”是用野鸭头上的毛制成,是绿色而微有光晕的。众所周知,皮肤不够白嫩的人是不能穿绿色的,否则容易产生面若焦炭手如生姜的效果。同理,皮肤不够白的人,也不能穿深色衣服,因为这样会显得非常老气。宝钗服装的素雅风格贯行的是中庸平和的风格,不突出不张扬。 由统计数字来看,《红楼梦》中出现的服饰色彩令人叹为观止,黄色类计有葱黄,金黄,鹅黄,柳黄以及近似为桔黄的蜜合色;绿色类有葱绿,水绿,柳绿,豆绿,翡翠,松花绿和秋香色;红色类最多,计有杏红,银红,桃红,杏子红,水红,海棠红,石榴红,碧玉红,茜红,绛红,分红,玫瑰红,大红再加上似为酒红的血点般大红等十多种;此外还有石青,莲青,藕合,玫瑰紫,荔枝,茄色等等。
宝钗平时穿衣的颜色,大致以素色为主,白色、墨合色(淡黄色)、葱黄色等,在服饰色彩上,她大都选用了自然界具有的原生态的色彩,如蜜合色的棉袄、玫瑰紫的坎肩、葱黄色的棉裙等都是一些自然界的植物颜色,在服饰的材质上也都选择了动植的毛发等天然纤维,如鹤氅、棉裙、丝绸,可谓取之自然用之于自然。在服饰搭配方面,她也是遵从简约原则,力求保持朴素、原汁原味的自然之美。(明清时期女子服饰造型以秀美、清丽为主,所以那时候的女子化妆打扮不如其他时期的女子那么繁荣复杂,一切从简,主要是为了突出个人自身的形象气质。)
总的来说,红楼服饰很鲜明地反映了明清交替时代的某些特色,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呵呵。
 《 红楼梦 》的两大色彩便是红与绿,黛玉居住的潇湘馆中翠竹遍布,是绿色,而糊窗的霞影纱是银红颜色,红绿相衬,在贾母眼中是最佳搭配。
宝玉天生有一个“爱红”的毛病,这红有胭脂之红,红香绿玉之红,沁芳之红,清静洁白女儿之红。红色又是《 红楼梦 》的主色,大观园成园之前,贾宝玉将自己的屋子命名为“绛云轩”,所谓“绛”,是大红色,后搬进大观园,住在“怡红院”,又是红,大观园里“茜纱窗”的茜也是红色的意思,蒋玉菡赠与贾宝玉的茜香罗是大红色的腰带,女孩子日常生活的胭脂腮红样样都离不了红色,在贾宝玉眼里,红色是至爱之色。
红色和绿色,是红楼梦中的两大标志性颜色。宝玉的住处蕉棠两植,红香绿玉、怡红快绿,始终红绿并重。
前八十回中唯一一次正面描写黛玉的衣着是第四十九回,下雪后大观园众多小姐商量赏雪作诗的文字。其中,对每个人的着装都有详细描述。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皮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缎双环四合如意绦。服饰中有红有绿还有金,富贵逼人。从中可以肯定作者曹雪芹非常爱红和绿这两种色彩。
宝玉喜欢的人如黛玉、袭人、晴雯的着装总是红绿不离身,而宝钗本人偏爱的是白色、黄色、蓝紫色,与宝玉喜爱的红绿二色毫无联系,可见两人的偏好不同。     
其实,在古代,黄色是比较敏感的颜色,元春省亲,乘坐“金顶金黄绣凤版舆”是不对的,贵妃应该坐红色的凤舆,只有皇后才可以坐金黄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