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调引发的血案-沈伟民的专栏-经理人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16 12:01:46

      前天,在中国最佳商业领袖奖的颁奖现场,陈光标获得最佳企业公民奖,当天活动有很多商业赞助商,其中上海的老庙黄金创意性地给每位获奖的企业家赠送一块标有企业家名字的金条。老庙黄金希望在赞助活动上能够与众不同。

照例,获奖的企业家欣然接受,但是轮到陈光标领奖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他说了如下一段话(根据我当时在现场的记录),如下:

“获得最佳企业公民奖,我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资格。至于今天要领取的奖杯和金条,我决定只拿走奖杯,留下金条。黄金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希望组办方将它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我借助今天的活动,想和在座的企业家朋友,发表我个人的观点,就是现在很多商界老板喜欢收藏字画、古董、黄金,但是这些东西对社会有价值吗?人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觉得做企业的应该用自己的良知回馈给我们商业机会的社会!”

这就是陈光标。

现在就社会贡献来说,有两种意见在争议:一是针对裸捐行为的争议;二是企业家是否应该把企业经营更大更好的争议。可以说,前者如陈光标式的裸捐是一种更简捷的回馈社会的出路,但是后者要把企业经营好,则太难太难!

什么叫把企业经营好?业绩、伦理、贡献三者是一个完整的架构,缺其一都不能称为好企业。但是,中国企业在这个架构中的缺失太多,甚至已经到了需要法律来监管的地步。

非商业的不当争斗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把注意力太多集中在企业的业绩上,这种单一目的的追求下,我们的企业会是什么?

托·约·登宁有一段精彩的论述“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换句话说,资本创造了丰富的财富,充分展示了人的力量,然而资本的创造物却像一个魔鬼一样,挣脱了人的控制,把人的生活带向了毁灭的深渊。

就在最近,我们听到了多家中国顶级企业的“极端”事例:

第一件事情:格力的一名商场导购和美的一名实习业务员发生打斗,美的这名业务员在打斗中头部受伤,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第二件事情:圣元奶粉指有竞争企业的幕后黑手导演了此前“圣元奶粉性早熟”事件。

第三件事情:蒙牛集团发布《蒙牛集团关于“安勇事件”及诽谤与被诽谤的声明》,表示:“安勇对伊利及消费者造成的不良影响,我们深表歉意”。并称“安勇原是伊利集团的员工,2005年才来到蒙牛,他在做损害兄弟企业的事时,没有向任何人请示,擅自而为,其中缘由,我们也正在了解。目前,安勇已被呼和浩特市公安机关批捕,并已被蒙牛集团除名。下一步,我们将痛定思痛,认真反思,对员工加强教育,严格管理,坚决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

 社会信托责任缺失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上述三件事例是如何缺失业绩、伦理、贡献三者的架构——

针对格力、美的:他们是行业的业绩好榜样。两家在上半年度主要业绩指标中显示,美的净收同比增长56.06%;而格力的净收同比增长27.7%,均高于海尔,也因此将为国家增加税收来源。但是两家的非商业性争斗就不断地出现,有公开的,也有非公开的,这已经是行业不是新闻的新闻,但是一直没有听到两家企业当家人规范过自己的公司,虽然他们在商业上被认为是偶像。遗憾的是,两家企业当家人不仅不去制止非商业性争斗,而且还无意的某些场合默许这样的行为。因此这此“死亡事件”不是偶然,也因此需要两家企业当家人承担管理责任,但是他们会吗?

格力、美的需要在企业内部大探讨什么叫伦理?如何为伦理建立文化、制度?

针对圣元奶粉:它的失意,不是在正常的商业竞争中的失意,而是遭遇到可对手恶意、非商业性的暗算。在一个伦理缺失的商业环境中,即使它通过法律最终捍卫了自己的尊严,但是业绩亏损又将如何追补?

针对蒙牛:在看似谦虚的声明中,它重要的是,表明当事人曾经是对手伊利的员工。引开了舆论的注意力,将企业不当行为归咎于个人行为,从而技术性地处理了这次企业的社会危机。那么,反过来问一个问题,安勇一个人能做坏事吗?安勇的整个部门,以及他的上下级为什么没有适时监管?因此,这不是企业的个别员工的问题,而是企业本身就没有为伦理制定监管的程序、标准、制度。

伦理的缺失,让业绩、贡献变得暗淡无光。但究其本质是公众公司对社会赋予的信托责任的缺失。我们看一下2008-2009年中国企业缺失信托责任的情况:2008年被证监会行政处罚的有49个案件,被市场禁入的有25个案件;2009年被证监会行政处罚的有52个案件,被市场禁入的有15个案件。综合问题全部是与缺失伦理有关,结果是让投资者损失。

资本所统治的社会是一个失控的风险社会,生活于其中的人们则受着外在于自身的盲目力量的支配。只要存在着这种伦理的缺失,经济秩序的风险就会与之如影随形,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