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任正非回应接班风波 “任人唯贤”落在何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16 11:42:12
传任正非回应接班风波 “任人唯贤”落在何处? 2010年11月03日 08:12 财新网

【财新网】(记者 赵何娟)华为的员工收入多分为三块:基本工资(月薪)+奖金+股份分红,奖金+股份分红的钱可能与每月薪资持平,是华为人很引以为豪的一部分,即他们能分享到公司成长的果实,这也是一种荣耀,相比其他通信企业,华为无论是成长性还是个人年收入都比较高。

没有人怀疑,华为是一家好公司,但华为的股份比例结构至今仍是一个谜。今年,华为首次公布了其股权比例,华为的全资股东是深圳市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截至去年底,华为投资控股的股东包括深圳市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和华为CEO任正非,前者的持股比例为98.58%,任正非持股1.42%。64.69%的员工持有华为股份。华为还特别声明其是没有任何政府背景的私营企业。98.58%的职工持股的具体结构并未公布。

对此,玄鸟传媒CEO郭开森在博客上转发了一篇任正非11月1日在上研所与员工交流时的内部讲话,其中,对有关华为接班的报道做出了四点回应。

任正非首先强调“华为不是朝鲜”,称“外界的所有说法都不符合实际,是集体开了个大玩笑”。

任正非又接着表示,华为从创立起的文化就是任人唯贤,不是任人唯亲。“华为公司有近七万的员工持有虚拟的受限股,他们将集体地决定公司的命运。怎么会由一个人决定这个事怎么做呢?这怎么可能呢?我以前拥有很大股份的时候我都不这么做,现在我只有不到1.5%的股份了,我还有能力这么做吗?我还有愿望这么做吗。”任正非称。

任正非说的第四点,是孙总(孙亚芳)11月2日将陪胡主席出访法国。任以此为例说认为,有关他指定华为接班人的说法,完全是个“天大的玩笑”,“如果是华为员工自己胡说八道,这些人是没有良心的;如果是外面的人说这个事情,是因为不了解;如果是媒体说这个事情,也是因为不了解,渴望知晓华为之“谜”,赚点眼球。”

尽管上述所谓讲话,无法证实其真实性,从有人在华为内部论坛上也贴出此文看出,显然是有“稳定人心”的意图,但当此之机,任正非正面回应非常应该而且早就应该做的事,不仅应该在内部回应,也应该公开在媒体回应。即便此话确实由任正非所说,他要解答的疑问也仍还有很多。

其实,早在此次网络爆出消息之前,我就曾在上研所听到过类似的消息,然后又在不同的场合听很多华为内部的人谈到,外界的种种消息均由华为内部产生。所谓无风不起浪,华为内部为何出现孙亚芳、徐直军、费敏等人离职的传言,为何会出现任平接班、孟晚舟接任CFO的说法,显然不是一句简单的“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可以带过的。任平和孟晚舟与任正非有亲属关系是事实,但只要证明确有能力,也可任用,并不与任人为贤的文化相排斥。任正非真正需要对外澄清的,是EMT(经营管理团队)成员是否换血,如何换血。

华为的这场风波显然还没有结束。孙亚芳和徐直军是否离开,也还没有最终定论,但费敏、纪平等部分EMT成员出局则已是不争的事实。通过华为近来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可以说不仅是外界,华为内部也不了解华为内部的选拔和决策机制,更不了解华为名义上的股份与权利(或者权益)是否匹配。

正如任正非所说的,华为员工所持有的股份均为虚拟的受限股,并非实际股份,谁也不知道所持股份占公司那98.58%的具体组成,也不清楚公司向离职人员回购的股份流向了哪里。

根据华为公布的年报,其董事会成员共九名,具体是哪九人从未对外公开。在华为有限公开的财务年报中,也从未注明任何高管信息。

华为EMT成员也是九名,除去任正非和孙亚芳,其他七名成员分管着不同的重要领域,但是否与董事会成员一致不得而知。

我查到过2008年华为公司的董事会名单,包括徐直军、费敏、洪天峰、徐文伟、任正非、纪平、孙亚芳、郭平、胡厚崑等,基本与当年的EMT成员一致,且当时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已经出现在公司监事会的成员名单中。

现实中,华为是一个以CEO任正非为核心的决策与治理机制,董事会委托EMT管理。虽然董事长是孙亚芳,但华为真正的核心无疑是CEO任正非。

就此,围绕董事会的一系列疑问,任正非都尚未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这在理论上并不涉及公司机密,而是一个公司正常的基本信息。比如,董事会9名成员各自占多少股比,代表多少职工行使表决权?如何保障每一个董事按规则行使权利,如何保障董事选拔制度,以及作为委托机构EMT的成员选拔机制?

以这次既成事实的EMT成员变动为例,本期《新世纪》周刊对EMT成员的大换血做了详细报道。在任、孙二人之外,除了孟晚舟的“伴侣”徐文伟,新班子成员几乎都换成了新人。这些新换上的人是如何选拔的,落选的人又缘何在这一年内陆续出局?如果由董事会来选,董事会的权力究竟体现在何处,董事会成员与EMT成员基本一致,那么董事机制又由谁说了算?如何让每一个股东行使投票权或者其他相关权益,让拥有股份分享公司成功的每一个员工除了在年底分红时,平时也能感觉到自己是作为股东的存在?

也许华为作为非上市公司没有对外披露的义务,但要让员工信服“任人唯贤”,对内做到机制透明、建立企业良治文化是为基本,可以理解华为“稳定人心,平稳过渡”的需要,但如果这些机制都不明晰,“任人唯贤”落在何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