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菊花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4/19 22:44:09

“落尽繁红,别是一番淡雅;催开霜菊,重书三径风流。”秋风起处繁花落尽,少了番浓艳之余,又见丛菊迎霜傲立,满眼金黄自是一种别样的风流。
说到菊,就不得不想起黛玉的《咏菊》之美。一句“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涵盖李商隐的“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之意,区区十四字还把人和花的柔美、情和景的秀美、意和诗的谐美等诸美合于句中,也就无怪于这首诗能在十二首诗中夺魁了。结句“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见咏者性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能懂得陶令翁这份怡然之得的女子,会是个怎样超凡脱俗的佳人?
说到黛玉的《咏菊》之美,就不得不想起她的《问菊》之姿。一句“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把个菊花问得哑口无言。诗中轻俗傲世、花开底迟的菊花,把个柔如无骨偏生傲,净若清莲不染尘的潇湘妃子的满腹心事表达得是淋漓尽致。“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在那个庸俗浑浊的大观园里,这又是个怎样清高傲世的佳人?
说到菊之姿,还不得不想起宝钗的《画菊》之殇。“攒花染出几痕霜”,“跳脱秋生腕底香”,于“攒”和“跳脱”之间,黄巢的“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是黄金甲”浮上心间,张艺谋的“满城尽是黄金甲”浮至眼前:谁于帐下绣黄花,那一缕哀伤,攒成怒火;月到台前凉白刃,是何人眼泪,化作汪洋。“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摇曳的东篱菊香菊影里,有一个黯然而泣的佳人。
说菊、咏菊、问菊、画菊之后,还会想起黛玉的《梦菊》。“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和云伴月”和“登仙”的不祥,“衰草寒烟”和“幽怨”的凄凉,无奈的庄生蝶梦里,有一个抑郁而终的佳人。
……
十月的菊黄里,菊注定要承载人生太多的喜怒悲哀。
十月的菊黄里,我想起了红楼里借菊抒情、借菊言志的诗句,却忘了眼下正摇黄吐蕊的时令之菊。是这世界太匆忙,还是我对平常的事物已不再有时间和心情去关注?
满目深秋萧条,一径秋风萧瑟。
可是,风清云淡,秋水长天共一色也在此时……
可是,霜寒菊艳。晚风里,眼下的菊花开得和当年一样的灿烂。“秋风最忆当年友,老圃重开往日菊”,在“枯藤老树昏鸭,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千古离伤里,秋风寄来了故友的思念之情……
于是,所有的思绪如烟般缥缈而无踪。
于是,晚风里,眼下的菊花和当年一样让诗情翩然纸上:高怀眷眷盼重阳,槛外篱边是故乡。瑟瑟秋风无素怨,还期好梦笑吟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