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赌盲才能关闭赌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1/27 23:20:06
(《学习月刊》2005第10期)
我国周边的许多国家遍设赌场,如马来西亚、朝鲜、俄罗斯、缅甸等国大力发展赌博是针对中国人的。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人的嗜赌系数高,所以在国际赌场上受欢迎。这种说法是无知的。
赌盲是赌博问题的根源
国内地下六合彩大肆流行,我们可以说玩它的码民们文化比较低,素质不够高;但大陆著名的赌博人物马向东曾是沈阳市副市长,受过高等教育,在赌博上却也和赌地下六合彩的码民没什么两样,一样地愚昧无知,一样是赌盲。
赌盲通常有两种,一种是不知赌不懂赌却偏要死赌滥赌;另一种是不知赌不懂赌却惧赌畏赌,患有恐赌症,通常的表现就是,一看见赌博两个字就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然后装模作样地指手划脚一番。
赌博是随机现象,赌博本质上是一种基于概率的预测。概率是公平的,无论什么人,哪怕是最聪明的人,也无法占到概率的便宜;就算是最普通的人也不会在概率面前吃亏。简而言之,概率面前人人平等。
有人想不出赌场除了出千使诈之外还能通过什么方式赚钱,只好说“十赌九诈”、“十赌九千”,认为开赌场就是出千使诈,这是赌盲的“概率面前不平等”的赌场版。用它来描述街头小赌摊小骗局倒是不假,但华人一年交给国际赌场的“200亿美元”岂是出千和使诈所能做得到的?现代赌场早已进化到了以数学制胜的时代,庄家取胜的法宝是基于数学的原理而不是靠诈骗或出千。
中国著名数学家华罗庚说过,“数学是最容易辨别是非的!”数学能够对赌博形成明确的问题,对是输是赢给出明确的答案,因此,当我们以数学的方法来面对赌博这个数学问题,也很容易分辨出其中的是非来。就算是生活在赌博和赌场的包围之中,也可以坦然面对、泰然处之、不为所动,而所有与赌博有关的愚昧都源于对赌博中的数学的无知。
通常人们是基于对赌博法律、道德的认识,以坚强的意志来达到远离赌博的目的,这具有不稳定、易变的特点,受时间、地点和环境因素的影响比较大;而以基于数学的理性来对抗人类喜赌的天性,却是稳定、不变的,与时间、地点和环境等因素几乎无关,不受个人情绪的影响。一个简单的说明就是,1+1在任何时候都等于2,不受任何条件的制约:心情好的时候是这样,不好的时候也是这样;得意的时候是这样,失意的时候也是这样;王公贵族是这样,普通百姓也是这样。
概率理论诞生于掷骰子游戏,并由于航海、保险等行业的兴起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但它是关于随机现象最一般的理论,并没有专门关于赌博的内容。可能因为在传统的观念里赌博是“偏门”的缘故,虽然科学的发展已经能够把赌博和赌场说清楚,但赌博在多数人眼里还是雾里看花。赌博绝非社会之癌,只是有人没有找到治疗的方法而已!
赌场是由赌盲来支撑的
正确的赌识是否定赌博的,赌场之所以能够存在是由于知道它的人太少,宣传赌识才能唤醒赌盲,反制赌场。赌博,至少赌场里的愚昧是能够彻底消除的。
构成赌博有两个基本要件:规则和愿意参与赌博的双方或多方。而输赢是由规则确定的,通常是闲家久赌必输,庄家久赌必赢。既然这样,那还有谁愿意坐到久赌必输的位置上去呢?有,这就是不知赌不懂赌的赌盲。
虽然赌场是由不知赌不懂赌的赌盲来支撑的,但知识可以被掌握,赌场就能够被打败,赌博问题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因此,赌场显然也在赌,但不是直接赌输赢,而是赌人们不知道赌博的真相,也没有人能够把它说清楚。历史表明,赌场赌赢了。但笔者深信,这种状况是暂时的,不可能也没有理由要永远持续下去,总有如笔者这样的好事者来把其中的道理说清楚。特别是当赌博知识深入人心,赌盲的概念广为人知之后,所有与赌博有关的问题就会从此消失,想要见赌场只有去博物馆了。
赌场里摆下的其实是形形色色的数学擂台。其中的21点赌戏由于构筑的基础不牢,在电脑科技出现之后被攻破,而轮盘、拉号子和百家乐等赌戏则有着坚实的数学根基,至少到目前为止普通人还无法撼动。不过,这些成果都不是在赌场里靠赌博完成的。
几乎赌盲的所有错误都可归结为小数法则误区。“生活本来就很少刺激,博彩就是仅存的几个之一。”这是著名博彩公司伟德国际的总裁、英国人伟德引以为傲的一句话,他就利用了人们的小数法则误区。不错,赌博中的输输赢赢的确很刺激,但数学就能折射出刺激后面的愚昧和无知来:很多人赌博是为了寻求赢钱而不是输钱的刺激,可是,久赌必输却是输钱的刺激。
根据概率理论从赌博中导出的正收益率原则是庄家和赌场的克星,只要大家都遵循它,赌场纷纷关门,赌博之风消失当指日可待。当然这只是笔者的一厢情愿。尽管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种可能性还非常小,但并非不可能。当正收益率原则成为赌博常识,人人都鄙视赌盲的时候,这种可能性就变得非常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