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石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3/02/02 17:02:23
杜荣《 人民日报 》( 2010年06月05日   08 版)
在城市,甚至一些经济发达的农村地区,石磨已经远离了人们的视线;在偏远的山区或边疆交通不便的地方,石磨也已不多见。
我早年间见到的小石磨就是一种手推子推动磨片的石质小磨,这种小石磨在我的家乡叫手磨。在我的故乡陕西南部农村,当地人们都有爱吃米皮的习惯,而米皮是用大米浸泡后用小手磨磨成的米浆蒸出来的,因而许多家都备有小石磨。这种手磨,直径大多一尺左右,磨盘固定在家庭墙角或是院子里干爽的地方,木制的手推子挂在墙上。我家没有手磨,但我从小就是随同大人在邻居家时常磨米浆,经常见这种手磨。每次母亲浸泡好大米,去邻居家磨浆时,只要我在家,就跟随母亲去。母亲在那磨浆,我跟邻居家孩子们玩耍,浆磨完我还不想回家,母亲说回家马上要蒸米皮了,自己又想吃米皮,就急忙跟随母亲回家。
家乡的另一种石磨是水磨,直径在一米左右。用水流冲水轮,水轮带动磨盘转。我很小的时候,大人们肩挑或背扛小麦,去水磨房磨面。水磨房在村外,距离村庄较远,小孩们不敢去水磨房玩耍,水磨那地方水槽和水轮机等等好几处地方有危险,大人们去了水磨上只顾得忙着磨面,顾不上看管孩子,因而无论孩子们怎么央求,大人们总是不带小孩子去水磨房。直到我长大了,才跟着父亲去水磨房,那时已经不是去贪玩了,而是帮助大人们到水磨上搭把手。水磨房不是很大,但是水磨房声音很大,首先是那巨大的水流,沿着石槽从高处一泻而下,借助水流的冲击力,将水轮机冲转动,水轮机再带动大石磨转动,人们就用大石磨磨面粉。我第一次到水磨房去的时候,老远就听见巨大的水流声音,给人震撼之感。当走进水磨房,看见磨房外那喷泻的水流,飞溅的水花,心里有些害怕,不敢靠近那水槽。进了水磨房,就紧跟在大人身边,大人让帮忙做什么,就乖乖地干活,从不乱跑。
80年代后期,用电力磨面粉的机器被农村先富裕起来的人家买回来加工磨面粉。电力磨面机省力,人们越来越多地到电磨坊磨面,这样,水磨就被乡亲们渐渐遗忘。加之水磨受干旱等因素影响,限制很多,雨水多的年份,干渠水流充足,水磨天天忙碌;雨水稀少的年份,水库库容少,渠水时有时断,没水时,水磨就歇业了。然而,电动面粉机器,只要不停电,啥时候电门一合,不费多大工夫,几袋面就磨好了。因而,水磨的历史使命就随着机械化的进步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跑遍陕西南部,或许还有不少人家在墙角落或是厨房的水缸边,被当作水桶或水缸垫子的小手磨片还能找到一些,可是要想找到水磨,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些古老的磨盘,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很久。或许再过几代人,当我们的后人在农业题材博物馆见到手磨或水磨时,如果不看文字说明,将茫然不知其为何物。
历史的车轮在飞转,像当年转动的水磨磨盘,日夜不停。只是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人们再也不可能回到那种悠悠转动的手磨时代,毕竟信息化的潮流已经成为历史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