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出差报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5 11:55:06
巴勒斯坦出差报告(2010-06-03 )
“该文源自南方周末网(http://www.infzm.com)”
受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阿巴斯总统的邀请,我们访问了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
成员有:代议士松本纯,参议院议员世耕弘成,前代议士铃木けいすけ,国际大学教授信田智人,河野太郎,以及河野事务所的实习生マゼン。
日本的国会议员去约旦河以西的地区访问属于极少数,听说自2007年麻生外相访问以来,国会议员的来访几乎为零。
我自己也是自从2004年访问阿拉法特议长以来第二次来到这里。
2004年访问阿拉法特议长时,拉马拉全土被以军包围,周边皆是战车,阿拉法特议长所居住的建筑物也部分被炮火损毁。
自那之后已经6年了。现在总统府已经被修复,还有由日本的ODA援建的新的总统府也建成了。
从日本到约旦河西岸的话,本来利用大韩航空走成田--仁川--特拉维夫的这条线路是最简单的。但是此次由于巴勒斯坦的西亚姆大使的强烈建议,我们从安曼走陆路,经过日本ODA援助建设的约旦河艾伦比大桥(Allenby Bridge)后入境。
由于以色列和约旦两国都将约旦河水用于灌溉,使得约旦河水只剩下最盛时期的2%了。
这条在圣经上出现过的极富盛名的河流,现在正变成一条轻轻一跨就可以越过的细流。其结果导致了死海的水位以每年一米的速度在下降,有一部分完全干涸,死海分成了南北两个湖。
想在死海上漂浮一下的话,或许趁它还没有消失的时候赶紧来比较好。
听说约旦方面计划把红海的水引入死海,但是这片地区位于海拔300米以下,如果海水不停流入的话,约旦溪谷将沉没于海底300米。
在约旦河西岸,被称作A区的治安和民政皆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负责的区域像岛屿一样散乱分布在拉马拉,希伯伦,伯利恒(Bethlehem),耶利哥(Jericho)等主要城市及其周边。还有围绕岛屿的靠海的地方是以色列负责治安和民政的C区。
还有在南部的农田地区,民政是靠自治政府,但治安是由以色列方面管理的B区。
西岸地区又近6成是C区,也就是治安和民政都由以色列方面负责的地区。
巴勒斯坦方面的治安组织不能在A区以外的范围活动。所以,负责我们安全的是巴勒斯坦总统府的特别警备队,在各个城市的A区范围以内保护我们。除了A区直到C区内都没有安保人员,到进入下一个城市时该城市的治安组织就会开始护送我们。
约旦境内的艾伦比桥,耶路撒冷还有谷木兰(Qumuran)事实上完全在以色列的施政之下。
实际上去西岸看看,便会知道巴勒斯坦人的人权遭受侵害是不争事实。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以色列方面的理由,说为了预防恐怖袭击而有必要建隔离墙。但是隔离墙并不是国际承认的缓冲地带,而几乎是作为唯一的界线深深嵌入巴勒斯坦的国境。
而且在本应该是巴勒斯坦领土的地区内,以色列人建了很多的移民区,不断侵犯巴勒斯坦的国土。
在耶路撒冷周边等地可以看到广大的类似新兴住宅区的移民地区,为了将这种非法建造的移民区和以色列领土连接起来,隔离墙不知不觉地就往巴勒斯坦方面深入过去。
耶路撒冷北面的拉马拉和南面的伯利恒之间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但是由于围绕耶路撒冷的巨大的移民区都建了隔离墙,所以从拉马拉必须绕很远的路才能到伯利恒。
在巴勒斯坦境内四处都建着隔离墙,西岸地区的南北交通也被隔绝。本来5分钟就能到的地方现在要花30分钟,不经过检查站就不能通过。
有的人由于家和农田之间被隔离墙分开,无法从家里前往农地,因此无法进行农业生产的农家也不在少数。
在将要成为巴勒斯坦首都的东耶路撒冷,原本是阿拉伯人的地区,但是由于以色列人将阿拉伯人赶出了东耶路撒冷的住宅区,并且非法占据,挂着巨大的以色列国旗的“小型移民地”有好几个。对于这样的“移民者”,以色列政府非但不处置,反而派出警察和军队在其附近保护“移民者”的安全。
在南部的希伯伦,市中心的小学被以色列人随意闯入并占领。原本两层的屋顶上又增建了两层,从楼上向接近的阿拉伯人扔石头等等。然后,为了保护那些随意闯入的以色列人,以色列军队在其附近建造驻扎地,而且为了将其和最近的以色列移民区连接起来,禁止阿拉伯人利用市内的繁华大街并试图在该区域与移民区之间的道路左右建造隔离墙。结果就是,希伯伦被南北分离,往来都必须从城外绕远路。曾经和市中心商业街连接的道路全部成了死胡同,顾客也少了,市内大多数商量都关门了。
关于巴勒斯坦的状况,在国际社会中,日本应该更加坚定地采取拥护巴勒斯坦人权的立场。
国内没有犹太人共同体的日本和对以色列能够行使特别的影响力的美国,应当在中东和平的问题上承担起责任,在政策上进行协调。
在与PLC(巴勒斯坦立法评议会)议员进行的会议上,PLC每个人都对日本的ODA表示感谢,但之后又有疑问说日本为什么不更加强化在中东的政治影响力呢?
不仅是PLC的成员,和省长市长等巴勒斯坦的政治家一交谈,便发现他们对ODA的确非常重视和感谢,但很多意见认为,ODA若无法与之后的经济交流联系起来的话就失去意义了。
在西岸的伯利恒,耶利哥,希伯伦等城市,商会的活动特别积极,和日本进行贸易以及寻求投资的愿望非常强烈。
的确,巴勒斯坦的市场很小,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魅力的。
有企业在巴勒斯坦做生意,在巴勒斯坦拥有影响力,在帮助巴勒斯坦经济的成长,这对和其他中东各国的经济往来应该是有正面效果的。
日本企业中,和巴勒斯坦方面签署了什么代理合约的企业为零。也就是说,相对于以色列企业拥有所有巴勒斯坦国内的代理合同,巴勒斯坦方面强烈质疑,为什么日本不能像一部分欧美企业那样和巴勒斯坦签订合同呢?
去时差了难民区的UNRWA的小学。
需要区分的是,UNRWA是以1967年以前的难民及其后代为援助对象的联合国机构,而1967年以后的难民则由UNHCR负责。
为什么要弄的这么复杂呢?1967年以前的难民是由于以色列建国而成为难民的,他们是可以主张归还权的。也就是说,他们有权利在将来申请归还在以色列境内的原住所,无法归还的时候可以获得补偿。
因此67年以前的难民,在西岸也住在难民区,他们的孩子则去UNRWA开办的学校就读。
如果他们在西岸定居,他们的孩子去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建的学校就读的话,就有可能被以方看做是在第三国定居,丧失归还权。
原本67年前成为难民的大约有70万人,现在已经到了第四代,在UNRWA登记的拥有归还权的难民人数已达到460万人。以这460万人为援助对象的就是UNRWA。
另外还去了日本和巴勒斯坦,以色列,约旦合作实施的和平走廊项目。
在约旦河西岸,ODA援助建设了农产品的加工工厂,原本是计划经由艾伦比桥出了约旦,再出口到地中海沿岸各大港口城市去贩卖的,但好像进行得不是很顺利。
巴勒斯坦的工资一点都不低,水电费也很贵。因此在巴勒斯坦加工成本也便宜不到哪里去。JICA做的相关计划的可行性研究也得出了悲观的结论。即便如此,通往工厂用地的道路工程依然在大刀阔斧地进行中。而且是四车道的像高速公路一样的道路。
建公路,平整好工厂用地,然后等着巴勒斯坦的投资家们大驾光临,这应该不会顺利进展下去的。完全就是繁琐拖拉的官僚作风。正因如此ODA实际上成了浪费资源。
加工什么样的农作物,在哪里以什么价格贩卖,如果不和有见识的商人一起商讨的话,不可能制定出像样的计划的。
还视察了日本ODA援建的耶利哥的医院。日本方面的相关人员一直保持着其整齐和干净,可以拍着胸脯说:“ODA援建的这个医院,使用率一直不低,但是即使过了12年也一样整齐干净。”
让日本国内更加了解巴勒斯坦的现状,做一些日本力所能及的事情,主张应该持有的主张,这些都很重要。我已经决定再次组建巴勒斯坦访问团,今后希望能够募集一些商界的成员,成立日巴经济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