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0/18 20:03:26
 

1946年军事调处执行部在东北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中国内战即将全面爆发,美国应国民政府之邀,到中国参与国共双方的军事调停。美国总统杜鲁门特派遣前任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五星上将为总统特使,来华进行军事调停。
    马歇尔抵华后,促成三方成立了一个负责进行军事调停的由国民党代表、共产党代表、美方代表组成的“三人委员会”。美国代表就是马歇尔、国民党代表起初是张群,后改为张治中、共产党代表是周恩来。为了避免国共双方的军事冲突,于是在“三人委员会”的领导下,1945年12月初在北平就成立了“军事调处执行部”(简称“军调部”),办公地点就设在协和医院。军调部由三名委员组成,国民党、共产党、美国各派遣一名代表,由美方代表担任主席,一切事宜均须三名委员一致通过,三名委员均有否决权,下设38个执行小组,而这些小组的任务是分赴各地执行停止内战的任务,禁止双方军队的战斗接触,妥善处理双方军队的相处与整编问题。

中共方面代表许光达。国军少将衔
美方欢迎到达的中共代表

饶漱石

美方达文波特中校亨利.白瑞德将军雷蒙德上校

军调部大门合影

道路两边的英文标语

机场迎接的士兵

国民党方面与美军对着地图在谈论东北态势

正在从运输机上卸载美军的吉普

东北军的代表张学思

时任安东省代主席的赵公武

罗伯特.德雷克中校

罗伯特.德雷克中校与张学思

 

被我军击毁在黄河边的汽车

我军鄄城缴获的榴弹炮

我军正在押送俘虏

刘伯承司令员(右),李达参谋长(左)与被俘的国民党军104旅旅长杨显明(中)

我军攻克单县及缴获的武器

我军收复嘉兴

聊城鼓楼前的我军士兵

我军在单县俘虏的国民党军军官

我军攻占板城

凌县战斗中我军的炮兵阵地

汤阴战斗中我军攻城

滑县我军缴获的战防炮

攻克汤阴后在城楼欢呼我的我军士兵

我军炮兵进入岱县

 

我军攻克定兴城后,受敌投降

  1946年3月,江青与马歇尔在延安机场的合影1946年3月4日下午延安机场·毛泽东与马歇尔

 

1946年3月4日下午,军事三人小组到达延安,受到中共中央领导人和数千群众的欢迎。左起:周恩来、马歇尔、朱德、张治中、毛泽东、林伯渠
聂荣臻向哨兵敬礼 

解放军士兵通过城门 

 

1946年4月聂荣臻在他的办公桌前

解放军士兵通过城门

华北军调处 

1946年6月,晋冀鲁豫野战部队召开练兵会议,刘伯承司令员亲自为指战员做射击示范

 

晋冀鲁豫野战部队的练兵运动

河北唐县民兵练习投弹

河北徐水民兵

冀东游击队

白洋淀的水上武工队

我军爆破小组在火力掩护下冲向地方地堡

我军炮兵训练

刘邓视察前线

我军用缴获的武器武装自己

出击陇海第一仗,我军登上兰封城头

大杨湖战斗中我军突破敌军防线

大杨湖战斗中我军机枪阵地

我军抓获的大批俘虏

我军正在敌占村庄运动

张凤集战斗

 

 

我军某班缴获的武器我军跨越壕沟发动冲击1946年6月,我军第三次收复山阴县城1946年6月,我军攻克同蒲路北段重要车站岱岳镇大同战斗中我军准备出击
大同战斗中,我军在机枪掩护下冲锋

1946年8月,我军某团在集宁城下会战中

国民党骑兵15团团长海福龙率部起义

张家口军民在街头构筑工事

准备开赴前线的张家口工人自卫队

开赴怀来前线的炮兵

出击平汉路,我军占领徐水车站

我军攻克定兴城后,受敌投降

我军迫击炮攻击涞水之敌

在刘家沟战斗中我三纵八旅二十三团一营荣获“钢铁第一营”称号

被俘的国民党军士兵

我军在易县战斗中缴获的火炮

1946年11月,周恩来在南京梅园新村召开记者会揭露国民党内战阴谋

1946年国民政府接收抚顺老照片

抚顺电厂的水凝塔
当年世界上最大的抚顺煤矿开采面

抚顺油页岩厂

抚顺油页岩厂前的日本殖民者长谷川清二雕像

苏军撤离时破坏的铝厂

苏军军官

煤矿开采面

街上的防御工事

武装警卫护送苏联技术人员

装煤塔台

火车上准备回国的苏联人

苏联人给我们留下的铝厂

国民政府官员正在研究如何接收抚顺

苏联撤退时破坏后的工厂

苏联技术人员居住的地方

三菱发电机

飘扬的民国国旗

接收委员会大楼

接收委员会里的日方代表谷村

别墅群

油页岩厂大门

火车上生病的技术人员与护送的中国士兵

街上日军废弃的高炮

苏联首席专家尤里

搭乘火车回国的苏联人

远处的烟囱

国民政府官员

运煤轨道

抚顺郊区

抚顺煤矿开采面里的水塘

守卫煤矿的中国士兵

苏联撤退后的工厂

国民政府抚顺市市长罗永年与苏联首席专家尤里

油页岩厂生产冒出的热气

接收委员会大楼

赵公武将军

 1946年苏联红军撤离后的沈阳工厂 一架B29轰炸机的引擎被日本人放置在了公园 

沈阳日本工厂内苏军撤离中国时无法搬走而破坏的大齿轮

 

被洗劫一空的工厂

 

被苏联彻底炸毁的橡胶厂

 

苏联军队撤退前炸毁的橡胶厂

 

苏联将工厂中能搬的都搬走了后,破坏的厂房

 

苏联将工厂中能搬的都搬走了后,破坏的厂房

 

苏联将工厂中能搬的都搬走了后,破坏的厂房

 

苏联将工厂中能搬的都搬走了后,破坏的厂房

 苏联将工厂中能搬的都搬走了后,破坏的厂房

苏联将军与中国将军把酒言欢

一架B29轰炸机的引擎被日本人放置在了公园

一名中国的京剧演员正在演出

 

以上这组照片记录了一名男子去鸦片馆吸食鸦片的全过程

舞会上的日本乐团

 

 

 

在街头摆摊的日本女子

在街头兜售香烟的日本女子

在街头兜售商品的日本商贩

一名男子站在放有斯大林画像的橱窗前卖零食

商店橱窗里的斯大林画像

苏联红军纪念碑上的铜质浮雕

在街道拐角停放的苏联坦克

商店的玻璃门

苏联舞会上的各种饮料

街头修皮鞋

苏联红军纪念碑

日本人被聚集起来正在打扫街道

沈阳“红场”(即现在的沈阳南站广场)全貌

沈阳的一条普通居民小巷

当时的沈阳火车站

停在轨道上的铁路装甲车

苏联红军阵亡烈士陵园

店门紧闭的日本商店外走过的两个小孩

在舞会上跳舞助兴的中日两国的舞女

苏联红军烈士陵园的教士与守墓人

苏联红军烈士陵园的教士与守墓人

在街上兜售帽子的中国男子

在看墙上布告的中国人

沈阳火车站外站岗的中国士兵

沈阳火车站大楼

沈阳(奉天)火车站内

苏联红军烈士陵园的东正教教士

苏联红军烈士陵园的东正教教士

苏联将军科夫通.斯坦科维奇

买卖旧衣的小贩

苏军撤离沈阳时炸毁的日本橡胶厂

在舞会上表演的日本演员

打扫街道的日本人

打扫街道的日本人

打扫街道的日本人

沈阳大街上拥挤的人群

沈阳火车站

抢乘火车的人们

在街头出售商品的日本商贩

墙上的中苏友好宣传画

苏联红军烈士陵园内用日军战机的螺旋桨作为标志的苏军飞行员墓碑

用铁轨做成的十字架墓碑

在沈阳红场照相的人

舞会上苏军和陪他们的日本女人

拿着永远无法兑现的苏军“白条”,一脸无奈的中国人

中苏两国将军貌合神离的握手

沈阳帝国饭店门头上中苏友谊的装饰

门口悬挂中苏两国国旗的商店

沈阳红场及其周围

沈阳火车站大门前中苏友谊的标语

苏军阵亡将士纪念碑

国军沈阳总部

沈阳帝国酒店(后改成为东北酒店)

被苏军撤退时破坏的沈阳工业园区,空荡荡的,如同一座鬼城

在路旁摆摊的日本女人

在路旁摆摊的日本人

中国妓女

日本妓女

美国战地记者Dmitri Kessel在1946年拍摄的一组记录长江风光及沿岸民俗风情的老照片


 1946长江三峡段的风光。

1946年北京的冰上老者

  前门大街

1946年,我东北民主联军两名战士在观看“要求马歇尔将军本一月十日协定的精神公平调处东北内战”的中英文标语

解放区珍贵影像:张家口.1946

正在白求恩和平医院接受牙科检查的患者

正走出晋察冀边区妇联的女子

课间休息的孩子

学生和老师的合影

街头卖灯笼的商贩

盐业公司大门

文具用品店的经理与学生代表在核对账目

医院正在进行阑尾手术

药店的招牌

驮运盐的毛驴

赶车的男子

张家口裕民百货公司内部

当时的一户小康之家正在吃饭

在百货公司橱窗前观望的男子

正在进行锻炼的华北联合大学学生

华北联合大学的学生宿舍

接受改造后的妓女

正在读黑板报的人们

欢度春节的人们

面粉厂大院

正在接受眼科检查的男子

踩高跷欢度春节的人们

面粉厂大门

在文具店里面勤工俭学的华北联合大学学生

面粉厂内部

演出的华北联合大学学生

农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