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患千百年的中国书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1/18 03:42:04
祸患千百年的中国书法
文章提交者:074288872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南之岸批评“书法”言论辑

囗   书法是“艺术”,但决不是一种“健康”的、“有益”的艺术。有鉴于此,希望能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讨论,为下一代着想,是为未来中国之大幸。

囗  “书法”本是专制统治者用来“愚民”的文化产物其中之一,因之它享有“乱字”的各种特权,如只要你拿起毛笔“涉及”汉字,即可恣意“增笔”、“减笔”、“断笔”、“错位”,甚至于“涣散”字体结构等。有人拿“书法”替“茂”字说事,其实是拿某一特权说事,既可为权力“文过饰非”,又可彰显书法的“乱字”特权。
     “书法字”是一种“曲字”,它与中国历史上之“曲学”、“曲说”等,作用如出一辙。在这意义上说,书法不弃,人心不直,民智不振,汉字改革将成为一纸空谈,民族灵魂也必将难以刷新,而几十年改革的成果必将大打折扣,甚至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囗    书法萌芽于东汉末至三国魏、晋,定型并发展于唐朝。此后至清末,它不仅是科举工具,而且与孔儒和玄学等互为表里,同为专制统治者所支配和利用,遗害至深。

囗  汉字是汉字,书法是书法,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汉字是常态文字,是古代硬笔的出品,其笔划造型是“写线”。而书法则是非常态的东西,它把硬笔汉字“写线”型笔划,变成“刀剑形”与“骨骼状”,或借“草”之名,涣散字体,试图借此或使文字粘上“血腥”气味,宣示“武功“与”极权“,或把文字引向虚无迷幻的构图境地。如此一来,既可达到削弱汉字应用的“愚民”目的,又可通过“曲字”的潜移默化作用,扭曲人们的心灵,继之让人们以扭曲的心灵,去“认同”或“迎合”业已扭曲的社会存在,如此而已。由此可见,“书法”是附在汉字身上的一种有害的“增生物”,既是文字枷锁,也是扭曲人们心灵的工具之一。所以说,“书法”是专制统治者用来愚民的文化产物之一。

囗   中国书法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专制文化之一。我们要追求民主政治,更要追求民主文化。专制文化不弃,民主文化就不会到来。
     “书法”究竟是什么东西?(1)是汉字的原型?(2)是对汉字的一种装饰?(3)还是“书写艺术”?若讲是汉字原型,那书法中有所谓“八分”(隶书)、“楷书”、“行书”,还有所谓“颜体”、“柳体”等,究竟应指那一种?若讲是对汉字的“装饰”,那么汉字的原型又是哪些?又若讲是汉字的“书写艺术”,那么汉字的常态书写又是指些什么?到目前为止,对待所有这些问题,国内汉文字论著或书法论著等,或语焉不详,或避而不谈,因之成了中国人的历史悬念。
    
囗   笔者并不反对健康、进步的艺术。但对人民有害的、颓废的所谓“艺术”则要不得。

囗   20世纪“五.四”运动前后,“废除汉字”的呼声一时蜂起,鲁迅等人即是其中例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汉字既废,还用得着另外批评书法吗?由此可见,前人不仅深知汉字问题成堆,而且深知书法加重了汉字的问题。
    笔者一直认为,汉字不等于书法,书法不等于汉字,汉字与书法完全是两回事,必须予以区别对待。

囗   作顺口溜一首,兹录于下:
           汉字原伤神,
           书法更乱智。
           希知此知彼,
           教子孙不迷。

囗   书法“乱字”, 简而言之,主要表现在三个基本方面:
    (1)、将汉字写线型笔划,分别变成“刀剑形”与“骨骼状”等;
    (2)、“涣散”汉字字体结构;
    (3)、任意对汉字进行“增笔”、“减笔”、“断笔”和“错位”等。
    仅此三条,即已对汉字造成了严重伤害,远远地超出了所谓“艺术”的基本涵义和范围了。
     试问,汉字还有一点所谓“尊严”吗?

囗   草书是用来“涣散”汉字结构的“乱字”方式其中之一,其目的,是将汉字引向虚无迷幻的构图形态,既“迷乱”文字,又“迷乱”人的心智。以唐朝孙过庭的《千字文》草书帖为例,名称“千”字,其实可供读懂的字竟不足50个,其中有部分还要经过仔细辨认。而余下来900余字,竟被变成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将笔划分明、结构分明的汉字,变成“什么都不是的东西”,难道也是一种“健康”的、“进步”的“艺术”?
     事实证明,在书法里面,根本就不存在所谓“进步”的东西。缺乏定力的人们,越是接触书法,就越是容易产生“迷惘”、“傻懵”的心理素质积淀,极不利于“智育”。也越是容易养成认“曲”为“直”、以“非”为“是”的心理潜质。
     至于说有助于简化字的产生,那纯属片面的看法,是一种误解。汉字要简化,根本就用不着“草书”。

囗    这里想澄清如下问题,即“美术字”、“毛笔写字”与“书法”的关系。
“美术字”是硬笔的出品,手工制作上多由矩尺等作配合,与书法毫无关系。其基本特征,主要在于讲究“平衡”、“对称”。目前国内流行的美术字式,尽管看似各种各样,但基本上仍以“黑体”和“黑变体” (其称谓来源未详)为主。所谓“黑体”,即赋予笔划以相等的“面”,而笔划两端则多以“直角”或“圆角”处置。所谓“黑变体”,即指在黑体基础上而另作设计的各种笔划图案,虽变化不尽相同,但仍以平衡、对称为用。必须指出的是,硬笔美术字是对常态字的一种“美化”,故称为美术字,它在现实生活里完全可找到与其相对应的常态字。所以说,硬笔美术字与书法毫无关系。至于“宋体”,尽管手工制作上多由硬笔和尺具联合完成(有经验者,用油画笔也可直接写成),但其字形源自书法楷体,且不具备“平衡”、“对称”的特点,故不能算是硬笔的出品。此外,外文如英语字母等的各种美术写式,也多具备平衡、对称的特点,均是硬笔的出品,与书法毫无关系,更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其次是“毛笔写字”。“毛笔写字”不等于“书法”。其区别在于,同是使用毛笔,运用“平行”运笔方法,让笔划呈写线型者(如毛笔工笔画,即是以“写线”造型),属于毛笔写字,这种毛笔字永远不可能成为“书法”。而用“提、按”作为运笔方法弄捏出来的字,则不叫“写字”,而叫“书法”或“书法字”(讲准确点,或叫“炮制”汉字)。换言之,“书法字”由毛笔“炮制”而成,但毛笔写字却不等于是“书法字”,其区别即在于运笔方法的不同。

囗   世界上,“美”的事物很多,但“美”的事物并不等同于“健康”的事物。
譬如古代中国女人缠足,走起路来扭扭捏捏,摇摇摆摆,算不算一种“美”?算不算也是一种“艺术”?为什么要将它给废除了?要是让其经常走在学校里课堂上,那对中小学生的心灵将造成哪些危害,不是很清楚吗?
     其次,“艺术“也得讲究对象才行。不讲究对象的而乱扣、乱套的所谓”艺术”,就值得引起警惕了。譬如说,京剧是艺术,芭蕾舞是艺术,要是让教授们都操着京剧唱腔去演讲,让工人、农民们都跳着芭蕾舞步去做工种田,那象什么话了?同理,书法即使果然是“艺术”了,但乱扣、乱套在常态汉字身上而不分彼此,那与让教授们都操着京剧唱腔去演讲,让工人、农民们都跳着芭蕾舞步去做工种田,又有什么区别?

囗     歌曲(音乐)艺术并无妨碍中国人的正常话语行为;舞蹈艺术也并无妨碍中国人的正常走路行为;而所谓“书法艺术”,却在妨碍着中国人对汉字的识、记、写,也即在妨碍着中国人对汉字的应用行为。
     书法在不断地制造着更多的“识字”文盲。
     书法在不断地扭曲着更多中国人的心灵。


囗    这里强烈呼吁国家教育部门:首先,不要让书法(包含所谓“硬笔书法”)进入中小学和幼儿园去!

祸害千百年的中国书法--南之岸批评书法言论辑(2)
文章提交者:南之岸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祸害千百年的中国书法
――南之岸批评书法言论辑(2)


囗    “书法”一词,是春秋时期古硬笔文化的专用术语,意为“记事方法”。至唐朝,竟被“书法”界给讹夺了。

囗    请不要忘记,时至唐初以前,古硬笔依然是官方和知识分子手上的主流笔具。
书法不等于书写,书写不等于是书法。

囗    现在流行的所谓“石鼓文”,有专家认为是“宇文化及”时之物,也即是“隋末”之物。

囗    书法将汉卓(隶)字的写线型笔划,变成“疙瘩型”,说确切点,变成“刀剑形”与“骨骼状”等,化简为繁,让老百姓不容易使用,使文字变成官方手中的愚民工具,也即所谓“扬于王庭”,其作用与孔儒和玄学相通,故言其“互为表里”,并不过分。

囗   “金石”文字并不全都是与书法相关。说东汉起多数碑文为书法之属可以,说青铜器铭文和篆文碑刻也同书法相关,就毫无理据了。

囗    什么是“常态”汉字?“常态”汉字即是古硬笔所创制、书写的常用文字,其笔划多呈写线型。

囗    说到“书法艺术”或“书写的艺术”。这两个概念是当代才衍生出来的。至清朝以前,从未见将书法直称之为“艺术”者。至于称为“书写艺术”或“书写的艺术”,就更为荒谬了。试问,书写即是书写,注意一点技巧就可以了,为什么又要“艺术”?书写不等于是书法,两者不能相混淆。书写就如同“说话”和“走路”。难道“说话”和“走路”也要所谓“艺术”吗?

囗     传统的思想文化“强加”给中国人的废物太多。即使现在就将“书法”摆进中国历史博物馆去了,也不过是对汉字的一种“历史还原”,距离所谓“民主文化”还远着呢。

囗   硬笔美术字与“书法字”毫无共通之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囗   目前的中国书法不仅没有“走偏路”,走得很“正统”,而且变本加历,连与其毫无关系的先秦文字,也一并要“扩张”到其旗下来了。此外,说“中国书法更强调的是线条的流畅”,是不成立的。中国书法所反对的,恰恰正是“流畅”。中国书法一生下来就是反对“流畅”,同时制造汉字的应用阻力的。

囗    毫不讳言地说,中国硬笔文化与所谓“书法”或“书法文化”之间,要是存在着哪些“历史冲突”或“历史矛盾”的话,那首先必将是汉字笔划造型之“争”,即是说,硬笔汉字笔划造型是“写线型”,而“书法字”却把“写线型”变成“疙瘩型”等。

囗   本主帖所举证之孙过庭《千字文》草书帖,乃据自《续三希堂法帖》第九页,即北京古籍出版社1988年9月版。
        在书法熏染下的中国人最缺乏的,恰恰正是所谓“钙质”。只有硬笔文化,才能真正地为中国人提供最可靠的各种养料。

囗    将书法混同于汉字,甚至误以为书法就是汉字,这是中国的一大怪事。
        将书写混同于书法,甚至误以为书法就是书写,这是中国的又一大怪事。

囗   回复103楼:
    (1)到目前为止,国内汉文字著作与《字典》等,并未见说明汉字的原型。书法读物则大肆宣扬所谓“楷书”、“隶书”之类。近60年来,国内无论学生、官员、工人、农民等,基本上都使用硬笔进行学习和工作。让硬笔去书写所谓“楷书”之类,分明是故意“为难”于人。这是“妨碍”人民对汉字的应用。
    (2)由于社会上过分的渲染,不少读书人竟然“沉迷”于书法而不能自拔,这是在“制造”更多的“识字”文盲。
    (3)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文字均以“写线”作为基本笔划造型,中国也决不能例外。汉字由古代硬笔所创制,其笔划造型是写线型。而书法却把它变成“刀剑形”和“骨骼状”等。如此扭曲的文字笔划图形,目睹神会,潜移默化,作为条件反射,即必然会对人们的心灵也造成一种“扭曲”。

囗  笔者向政府呼吁:
      还汉字的历史原型于民!
      还硬笔文化于民!
      还硬笔文化于中国人!
      还硬笔文化以合法的历史地位和现实的社会地位!

囗   一个真正务实、文明、正常的中国,是不应该“流行”太多的“扭曲性”文化的,至少不应该遍地“俯拾皆是”……

囗   中国年轻一代,要做硬笔文化的参与者和发展者,不做书法文化的奴隶!

囗   没有硬笔文化,就没有所谓书法。

囗    没有硬笔汉字的产生,中国就决不会出现所谓“书法”。历史昭示,“书法”才是硬笔汉字的“克星。

囗   复兴中国硬笔文化,抵制所谓“书法”文化,是21世纪反思中国文化的重大课题之一。

囗   借文字反对文字,也即借“书法字”反对硬笔汉卓(隶)字,试图以此达到滞阻文字应用、弱化民智的“反民”目的,是千百年来“书法”之所以受到专制统治者竭力推动的基本原因。

囗   书法将汉卓(隶)字的写线型笔划,变成“疙瘩型”,说确切点,变成“刀剑形”与“骨骼状”等,化简为繁,让老百姓不容易使用,使文字变成官方手中的愚民工具,也即所谓“扬于王庭”,其作用与孔儒和玄学相通,故言其“互为表里”,并不过分。

囗   请批评批评者们,拿出“反驳”的所谓“理据”来吧!

囗    书法对汉卓字可以恣意增笔、减笔、断笔和解散字体结构等,造成对文字的严重侵犯,其“权力”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有如此“超脱”的“乱字”特权“?

囗  “书法”是打前站的“愚民”先锋。

囗   书法是一种“邪术”、“曲术”,它不能同音乐、舞蹈、戏曲和绘画等艺术相提并论。

囗    正因为如此,所以人人都可以批评书法。

囗    将汉卓字的写线型笔划变成“刀剑形”与“骨骼状”等“疙瘩形”,而又不分彼此,这本身就是渊源于心术不正的一门“曲字”之术,即“曲术”。将笔划分明、结构有序的汉卓字体,通过装神弄鬼式的胡涂乱拨,而变成杂乱无章的“灵符”般的图形,这本身就是一门“散字”之术,即“邪术”。由此看来,不论是“曲术”,还是“邪术”,其实都是“乱字”之术。
    自唐至清,从未见前人将书法称之为所谓“艺术”之记载。当今有人一定要将其自诩为所谓“艺术”,也无妨。但必须指出,书法艺术决不是一门“健康”、“进步”和“有益”的所谓“艺术”。

囗     那么,比“书法艺术”低一等的“写字”,究竟是指哪些?历史上,“书法”从来都没与真正的“写字”扯上关系,又何来“源于写字”?

囗   书法是扼杀中国硬笔文化的罪魁祸首。

囗    颜体、柳体、隶书又如何?不也是把硬笔汉卓(隶)字的写线型笔划给“践踏”和“蹂躏”了?至今仍在变本加历地推行和扩张。

囗    书法很“美”吗?简直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囗    近60年来,国内基本上已实现了全民皆用硬笔进行学习、工作的新风尚。研究表明,硬笔文化是以“实用”和“理性”,作为审美的观念核心的。就硬笔写字而言,只要把字体结构书写正确、书写端正,也就基本上实现了硬笔文化的审美观念。对于以“实用”为生命意义的硬笔写字来说,跟在书法后面走是极端错误的。

囗 历史上,毛笔写字以“平行”运笔法者,是硬笔写字的同盟军,求之不得。
      汉字是硬笔的出品,硬笔比“书法”更有“资格”对汉字“讲话”。这点“资格”竟被所谓“书法”给“剥夺“去了,至今已1000余年了。难道不可以批评?

囗    坚决反对“每一个小学生,都要花一定时间练习书法”!

囗   历史昭示,中国古代硬笔文化里,只存在着“实用”、“理性”的“写字”文化,不存在所谓“硬笔书法”。所谓“硬笔书法”这一提法,则是某些别有用心者的“发明”,其目的,是试图把硬笔写字也“拉下水”去,放弃实用价值。
     硬笔写字,从唐朝起,即与所谓“书法”是死对头。希勿相混淆。

囗   书法除了《四体书势》与《法书要录》作为1000余年来的“开山”文献之外,其余者“价值”不大。

囗    请不要转移争论的主题。笔者贴上几幅旧迹,目的在于回应批评者有关写丑字或不会写字的种种质疑。笔者的字很丑吗?字很丑也可以批评书法的。


囗    什么是所谓“正体”?对于硬笔写字而言,主帖上第4幅钢笔写字就是“正体”了。即是说,只要把字书写清楚、书写端正,就是“正体”了。把书法的所谓“审美”观,强加在硬笔写字身上,这才是问题的实质要害。

囗    古代谶纬、玄学和董仲舒的神学,也都有一套理论存在,难道可以说,只要拥有“一套理论”,就意味着“正确”、“有益”或“神圣不可侵犯”了?
     此外,22楼那幅“东西”,既远离了书法,更远离了一般写字,显得尢其不伦不类,看了实在令人“汗颜”。

囗   老百姓都可以批评书法的。

囗   汉字写得不够“好”者,也都有资格批评书法,因为书法是一门不正常的“艺术”,所以人人都可以批评。

囗    请教:批评书法竟需要哪一类的所谓”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