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译本:奥巴马获胜演讲全文》竟然错误百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6:48:14
  《新东方译本:奥巴马获胜演讲全文》竟然错误百出!  


说明:首先别忘了,这是奥巴马极具现场感的演说,要能上口,而且还要通俗易懂。更重要的是,要尊重原文。下面先是英文,然后是新东方译文,然后是老张我的评语,再后来是老夫我的译文。整个文章最后,是我的连接起来的译文。

另外,我告诉这位新东方的译者,你这个英文原文是从英国那里弄来的,是不准确的。我暂时按你的这个译文来翻译。主要就是为了批评你的译文错误。正确的英语原文附在最下面。还有奥巴马的演讲也在最下面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对照着看吧。

咱们就开门见山好了。 

Hello, Chicago!
芝加哥,你好!

If there is anyone out there who still doubts that America is a place where all things are possible; who still wonders if the dream of our founders is alive in our time; who still questions the power of our democracy, tonight is your answer.
假如还有人不相信美国是一个不存在不可能的地方,还有人怀疑开国之父们的梦想依然在影响着我们这个时代,还有人质疑美利坚民主的力量,那么,他们的疑惑在今夜得到了解答。

老夫评语:

1、“不相信……不存在不可能的”,这样翻译是故意把英语简单的原话,给说复杂了。

2、“影响着”译的不对,梦想不能影响着,原文是“alive”,是“活着”,“梦想没有死掉的”,“还很鲜活的”意思。

3、“美利坚”:译者自己加的词,原文没有这个意思。是译者过于加重了奥巴马的语气。 

 

老夫译文:“假如还有人怀疑美国是不是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假如还有人困惑于我们的建国先辈们所持有的梦想,在今天还是不是鲜活,假如有人仍在质疑我们民主的力量到底强不强大,(那么)今晚(发生的一切)就是给你们给他们的回答。”

 

It's the answer told by lines that stretched around schools and churches in numbers this nation has never seen; by people who waited three hours and four hours, many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in their lives, because they believed that this time must be different; that their voice could be that difference.
在学校和教堂外面,人们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人数之多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为了投上自己的一票,他们可以等待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许多人是一生中第一次参加投票,因为他们坚信这一次必须有所变革,而他们的声音将举足轻重。 

 

老夫评语:

1、原文没有“为了……可以”的意思。是译者强加上去的。

2、“这一次必须有所改革”,错译。“必须”不对。而是“肯定”,有估计的意思,而不是命令的意思。译者又是把整个话给想复杂了,其实就是简单的口语:“因为他们相信,这次一定与以前的不同”。 

 

老夫译文:“这个回答是由那些连续三四小时在学校,在教堂,排着长长的队伍的人们给出的,这情形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其中有很多人是平生第一次去投票,因为他们相信,这次一定与以往不同,他们相信自己的声音肯定会与过去不再相同。”


It's the answer spoken by young and old, rich and poor, Democrat and Republican, black, white, Latino, Asian, Native American, gay, straight, disabled and not disabled — Americans who sent a message to the world that we have never been a collection of red states and blue states; we are, and always will be,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所有的人,无论年轻人还是老年人,无论穷人还是富人,无论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无论黑人还是白人,无论拉美裔还是亚裔, 无论同性恋者还是异性恋者,无论残疾人还是健康人,他们向全世界发出了同一个信息:我们从来不属于共和党的“红州”或者民主党的“蓝州”,我们属于美利坚合众国,现在如此,永远如此! 

 

老夫评语:

1、“健康人”属于错译。“残疾”的反面是“健全”,而残疾人的身体也可以是健康的。“健康”只与“有病”相反。残疾人不是病人。

2、“同一个信息”,是错译。没有“同一个”的意思。是译者强加上去的。

3、“我们从来不属于共和党的‘红州’或者民主党的‘蓝州’,我们属于美利坚合众国”,这个译法就非常成问题了。奥巴马说话时的语气也可以听得出来,他是巧妙地使用了“states”一词。也就是说不是“红州”,也不是“蓝州”,而是美洲上的“团结起来的州”,就是美州上的“合众州”,也正好是“美国”的意思。所谓一石二鸟吧。他强调的是大家要团结。因为他接下来还要就两党支持者等问题进一步表述自己的立场。另外,这句话也不是非此即彼的“不属于……或者”的句子。而说的是,“我们从来就不是红州和蓝州的集合体”。这里的“a collection of”的意思也是不应该不译的。 

 

老夫译文:“这个回答是由下面的人给出的:有年轻人和老人,有钱人和没钱人,民主党的和共和党的,黑人,白人,拉丁美洲裔人,美国本土人,同性恋,异性恋,残疾的和不残疾的。所有这些美国人在向世界发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从来不是红州(代表共和党)和蓝州(代表民主党)的混合体;我们是,也将永远是,美洲上团结起来的州(即美国)。”


It's the answer that led those who have been told for so long by so many to be cynical, and fearful, and doubtful of what we can achieve to put their hands on the arc of history and bend it once more toward the hope of a better day.
如此漫长的时期内,曾经有如此众多的人们对我们说:对于我们的成功,我们应该淡漠,应该害怕,应该不相信。但是,历史之轮如今已在我们手中,历史之轮将又一次在我们手中驶向美好未来。 

 

老夫评语

唉,越往下看,这位译者的水平是越来越那个了。

此段整段意思远离了原文。实际上,整段意思,奥巴马还是围绕着“今晚的回答”来进行的。必须把这一层意思给说出来。原文开始就有“It's the answer that...”啊。怎么没有看到?可以是译着译着就忘了?

1、“如此漫长”又是译者自己随便地发挥的感觉。实际上,这句话的重点,不是在于它到底有多么漫长,也就是说,并没有那么严重时间概念。而只是简单地译成“长久以来,有很多人提醒我们,对我们……”就可以了。

2、“led ... to be cynical, and fearful, and doubtful of...”这句是指那些被told的人们,对……变得很……。而译文则完全弄错了,变成“我们应……”。
3、“cynical”一词是很狡猾的词。很多专业英语学生都很不容易掌握此词。在英语中,有很多这样的词,有个根本含义,即根义。从英语中读意思已经达到。但翻译到汉语,也就是说,译文则要根据上下文来决定用什么样的词来表述。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淡漠的”意思。这一点,请这位译者好好注意一下。它的根本含义是“认为人人都是自私的,所以不相信任何人”。

4、“the arc of history”。译成“历史之轮”,让人感到糊涂。从译文上看,不知道这个“历史之轮”到底是用在手上,还是用于脚下。根据汉语,既然是“轮”,应该与脚有关,因为译者后来使用了“驶向”一词。但译者却把它搬到了手上,可能是因为看到原文有“puts their hands”的缘故吧,成了“历史之轮如今已在我们手中”。矛盾得让我都受不了了。呵呵。实际上,这“the arc of history”原意为“历史的弧线”,而奥巴马则鼓励美国民众,要把这“历史的弧线”重新弯曲过来,并迫使它朝着更好的未来前行。因为奥巴马认为美国在八年共和党的领导下,前行的方向是个错误的方向。他要重新把方向摆正。这一比喻现在在美国的很多网站上都很火。也就是说,直接翻译就很不错。

 

老夫译文:“对于那些长期以来被灌输不信,恐惧和怀疑我们到底能做出什么的人们来说,今晚(的一切)也是一个回答。我们可以掌控历史前行的弧线,并把这一弧线弯曲,令它重新朝着更好的未来延伸。”


It's been a long time coming, but tonight, because of what we did on this day, in this election, at this defining moment, change has come to America.
通往今夜的道路很漫长,但今夜终于来临特殊的一天,特殊的一次大选,特殊的决定性时刻,美国迎来了变革。 

 

老夫评语:

把整个段落译成这样,也真是的啊。中文读起来不错,可惜还是那个问题:远离了原文。呵呵。

1、  先说原文前半句:“通往今夜的道路很漫长,但今夜终于来临”,原文的表述与汉语的表述相去太远。只简单地说“今天这一选举结果,等得十分长久”,或干脆说“已经等了好久,但今夜……”即可。

2、  再说后半句:译者用了“特殊的”三个排比句子。但原文根本没有这层意思。奥巴马重点要强调的,不是“特殊的”,而是“change has come to America”“变革已经来临”。这也正是他竞选以来一直强调的主题。也就是说,译者自己又强加了很多不是重点的地方,是不是以为奥巴马是个黑人,就特殊了呢。我不得而知啊。

 

老夫译文:“已经等了好久,但今晚,由于我们今天在这选举时刻,在这重新定义一切的时分,做出的一切,变革已经莅临美国。”


I just received a very gracious call from Sen. McCain. He fought long and hard in this campaign, and he's fought even longer and harder for the country he loves. He has endured sacrifices for America that most of us cannot begin to imagine, and we are better off for the service rendered by this brave and selfless leader. I congratulate him and Gov. Palin for all they have achieved, and I look forward to working with them to renew this nation's promise in the months ahead.
刚才,我接到了麦凯恩参议员一个非常大度的电话。在这次竞选中,他作出了持久而艰巨的努力。为了这个他热爱的国家,他作出的努力更持久、更艰巨。他为美利坚做出的牺牲,超出了我们绝大多数人的想象。他是一位勇敢无私的领袖,正因为有了象他这样的服务,我们才生活得更好。我对麦凯恩参议员以及佩林州长的成绩表示祝贺。同时,我也期待着在未来与他们一起为振兴国家而共同努力。 

 

老夫评语:

1、“大度的电话”,英语看明白了,但汉语表达出了问题。电话不能大度,只能形容态度。

2、“他作出了持久而艰巨的努力。为了这个他热爱的国家,他作出的努力更持久、更艰巨。”乍一读,跟原文意思差不多,但仔细一读,就知道了,汉语表达出了问题。重复了。这对于演讲高手奥巴马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仔细一读原文,才知道,译者并没有吃透原文。奥巴马说的是,麦坎恩已经很努力很坚持了,但他实际上“为这个深爱着的国家,甚至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因为,奥巴马要列举麦坎恩的过去。也就是说,他用递进的演讲方式,是要高度赞美一下麦坎恩曾在越战的经历。而译者并没把这种“递进法”给用汉语表述出来。

3、“像他这样的服务”,这种翻译如果还表明是“新东方”的,有点丢脸了吧。“service”能这么直白地与翻译成汉语的“服务”吗?应该是“效忠”,“报效国家”的意思。至少要用“贡献”一词吧。

4、“成绩”一词不能用在这种总统大选时描述对手的所做所为上面。这是一个中学生用词,是上不了总统大选的。这不是译者说复杂了,或说深了,而是说浅了。 

 

老夫译文:“我刚刚接到麦坎恩参议员打来的电话,态度十分大度。他为此次竞选,做出了艰辛而长久的付出。不过,他对自己热爱的这个国家,则付出了更多艰辛与岁月。他为美国做出了多少牺牲,我们多数人甚至难以想象。而现在,我们则因为这位勇敢而无私的领袖所做的奉献,正过着幸福的日子。我向他和佩林州长所赢得的一切表示祝贺。并且,我期待在未来数月后,与他们一道,为重新振兴国家而工作。”

 

算了,不继续评论了。用“不忍卒读”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吧,总之是问题太多,经不起基本的推敲。真希望代表新东方的这位译者,好好弄弄,毕竟是代表了新东方,别这么着就把自己的东西给拿出来。另外,相信新东方一定还有高手,比如俞敏洪什么的。

 

这篇新东方译文的水平,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及格。我坚信,这个译本不代表那个新东方。原以为新东方的译本会横空出世,译技压群芳,让人羡煞到死。原以为,我几乎能背诵下来的这篇演讲,经新东方一译,会带给我们高水平的中译文,并给大家巨大惊喜。但显然,我失望了。

 

另外,如果这位译者认为我是在吹毛求疵,那就对了,原因就是你说你是新东方译本了。如果说这是我教过的学生们的译文习作,翻译成这样,我还真挺满足了呢。

 

 

 

___________

最后整体地读一下老夫的译文吧(原文参考上面):

 

    假如还有人怀疑美国是不是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假如还有人困惑于我们的建国先辈们所持有的梦想,在今天还是不是鲜活,假如有人仍在质疑我们民主的力量到底强不强大,(那么)今晚(发生的一切)就是你们给他们的回答。

   

    这个回答是由那些连续三四小时在学校,在教堂,排着长长的队伍的人们给出的,这情形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其中有很多人是平生第一次去投票,因为他们相信,这次一定与以往不同,他们相信自己的声音肯定会与过去不再相同。

 

    这个回答是由下面的人给出的:有年轻人和老人,有钱人和没钱人,民主党的和共和党的,黑人,白人,拉丁美洲裔人,美国本土人,同性恋,异性恋,残疾的和不残疾的。所有这些美国人在向世界发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从来不是红州(代表共和党)和蓝州(代表民主党)的混合体;我们是,也将永远是,美洲上团结起来的州(即美国)。

 

    对于那些长期以来被灌输不信,恐惧和怀疑我们到底能做出什么的人们来说,今晚(的一切)也是一个回答。我们可以掌控历史前行的弧线,并把这一弧线弯曲,令它重新朝着更好的未来延伸。

 

    已经等了好久,但今晚,由于我们今天在这选举时刻,在这重新定义一切的时分,做出的一切,变革已经莅临美国。

   

    我刚刚接到麦坎恩参议员打来的电话,态度十分大度。他为此次竞选,做出了艰辛而长久的付出。不过,他对自己热爱的这个国家,则付出了更多艰辛与岁月。他为美国做出了多少牺牲,我们多数人甚至难以想象。而现在,我们则因为这位勇敢而无私的领袖所做的奉献,正过着幸福的日子。我向他和佩林州长所赢得的一切表示祝贺。并且,我期待在未来数月后,与他们一道,为重新振兴国家而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

下面才是准确的英语原文(套红的地方,则是与新东方提供的英国的版本不同的,却是正确的原文。):

If there is anyone out there who still doubts that America is a place where all things are possible; who still wonders if the dream of our founders is alive in our time; who still questions the power of our democracy, tonight is your answer.

 

It's the answer told by lines that stretched around schools and churches in numbers this nation has never seen; by people who waited three hours and four hours, many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in their lives, because they believed that this time must be different; that their voice could be that difference.

 

It's the answer spoken by young and old, rich and poor, Democrat and Republican, black, white, Hispanic, Asian, Native American, gay, straight, disabled and not disabled - Americans who sent a message to the world that we have never been a collection of individuals or a collection of Red States and Blue States: we are, and always will be,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t's the answer that – that led those who’ve been told for so long by so many to be cynical, and fearful, and doubtful of what we can achieve to put their hands on the arc of history and bend it once more toward the hope of a better day. It's been a long time coming, but tonight, because of what we did on this day, in this election, at this defining moment, change has come to America.

 

A little bit earlier this evening, I received an extraordinarily gracious call from Senator McCain. He fought long and hard in this campaign, and he's fought even longer and harder for the country he loves. He has endured sacrifices for America that most of us cannot begin to imagine, and we are better off for the service rendered by this brave and selfless leader. I congratulate him, I congratulate Governor Palin for all they’ve achieved, and I look forward to working with them to renew this nation's promise in the months ahead.

开头的话:新东方的这位译者,从英国《每日电讯报》那里,弄来这么个并不是完全准确的英语原文,然后就照着翻译,这样是很不负责的翻译态度。但我不准备就此多说什么。还是回到这个糟糕的译文上面。

 

I would not be standing here tonight without the unyielding support of my best friend for the last 16 years, the rock of our family and the love of my life, our nation's next first lady, Michelle Obama. Sasha and Malia, I love you both so much, and you have earned the new puppy that's coming with us to the White House. And while she's no longer with us, I know my grandmother is watching, along with the family that made me who I am. I miss them tonight, and know that my debt to them is beyond measure.
我要感谢下一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她是我家的中流砥柱,是我生命中的最爱。没有她在过去16年来的坚定支持,我就不可能今晚站在这里。我要感谢萨沙和玛丽雅,我太爱你们两个了,你们将有一条新的小狗,它将与我们一起入住白宫。我还要感谢已去世的外婆,我知道此刻她正在天上看着我。她与其它亲人一起造就了今天的我。今夜我思念他们,我知道他们对我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 

老夫评语:

奥巴马是个演讲高手,他在这里做了一个小小的抖包袱。也就是说,他先表示了对当选副总统的感谢之后,先描述一下接下来他要感谢的人的情况,然后再隆重推出。但“新东方译本”先把包袱给平淡无味地说了出来,这种翻译,损害了原文的神韵。就这种翻译,中国人看完了之后,会认为这个奥巴马有什么演讲口才吗?

unyielding:不是“坚定的”意思。而是“Not bending; inflexible. ”或“Not giving way to pressure or persuasion”的意思,即“不向压力低头的”,“不屈不挠的” 。“坚定”翻译得不透彻。

 


To my campaign manager, David Plouffe; my chief strategist, David Axelrod; and the best campaign team ever assembled in the history of politics — you made this happen, and I am forever grateful for what you've sacrificed to get it done.But above all, I will never forget who this victory truly belongs to — it belongs to you.
我要感谢我的竞选经理大卫•普鲁夫,感谢首席策划师大卫•阿克塞罗德以及整个竞选团队,他们是政治史上最优秀的竞选团队。你们成就了今夜,我永远感谢你们为今夜所作出的牺牲。但最重要的是,我将永远不会忘记这场胜利真正归功于谁---是你们!


I was never the likeliest candidate for this office. We didn't start with much money or many endorsements. Our campaign was not hatched in the halls of Washington — it began in the backyards of Des Moines and the living rooms of Concord and the front porches of Charleston.
我曾经是最没有可能的候选人。起初,我们的资金不多,赞助人也不多。我们的竞选并非始于华盛顿的华丽大厅,而是起于德莫奈地区某家的后院、康科德地区的某家客厅、查尔斯顿地区的某家前廊。 

老夫评语:

1、Endorsement:翻译成“赞助人”是错误的。这是一个政治竞选的专门术语,专指“一些重量级人物对竞选人公开宣布支持”的行为。比如,最后一周前,共和党的鲍威尔宣布支持奥巴马,这一公开支持行为,使奥巴马的竞选行情更加看好。也就是说,Powell’s endorsement,成了那一天所有新闻媒体的头条。

2、把Des Moines很随性地瞎译成“德莫奈地区”是非常不负责的。这是美国中西部一个叫爱荷华州的首府。尽管这个州在大选时,并不是太重要的一个州,但却是一个成立于19世纪时一个州啊。传统地翻译为“得梅因”。 

 


It was built by working men and women who dug into what little savings they had to give $5 and $10 and $20 to this cause. It grew strength from the young people who rejected the myth of their generation's apathy; who left their homes and their families for jobs that offered little pay and less sleep; from the not-so-young people who braved the bitter cold and scorching heat to knock on the doors of perfect strangers; from the millions of Americans who volunteered and organized, and proved that more than two centuries later, a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has not perished from this earth. This is your victory.
这些劳动大众从自己的微薄积蓄中掏出5美元、10美元、20美元,拿来捐助我们的事业。现在的年轻人曾被认为是冷漠的一代,但正是这些年轻人壮大了我们的声势。他们离开自己的家庭和亲人,拿着很少的报酬,起早摸黑地助选。上了年纪的人也顶着严寒酷暑,敲开陌生人的家门助选。无数的美国人自愿地组织起来,证明了在两百多年以后,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并未从地球上消失。这是你们的胜利。 

老夫评语:

1、“5美元、10美元、20美元”这是表达了原文的表面意义。但实际上,这是中国的一些翻译最常见的糟糕的翻译。试想一下,你在说人民币时,会说“5人民币,10人民币,20人民币”吗?因此,你在翻译时,也认为奥巴马会这么说吗?

2、“捐助我们的事业”,又是译者自己在胡乱地多加汉字,原文是“It was built by…”,也就是指“竞选活动”,而不是什么“我们的事业”。然后,演讲高手又继续深入地说,“It grew strength”,也是与“it was built by…”是同一个意思。同一种意思,不使用同一个词,这是演讲上的最大的讲究。也是一种递进式的进一步加强语气的最常见说法。结果呢,看汉语,突然说了句“现在的年轻人曾被认为……”。

3、the myth of their generation’s apathy:译成“冷漠的一代”,又过于简单了。因为,这里是指“这一代人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不是“冷漠的一代”。

4、“上了年纪的人”?玩什么玩笑,“the not-so-young…”不应该按中国人的习惯给翻译成“上了年纪的人”。在美国,人们是不喜欢自己变老的。这是一种非常婉转但很美丽的表述啊,就是“已经不太年轻的人”。此外,还是翻译时太随性了。


I know you didn't do this just to win an election, and I know you didn't do it for me. You did it because you understand the enormity of the task that lies ahead. For even as we celebrate tonight, we know the challenges that tomorrow will bring are the greatest of our lifetime — two wars, a planet in peril, the worst financial crisis in a century. Even as we stand here tonight, we know there are brave Americans waking up in the deserts of Iraq and the mountains of Afghanistan to risk their lives for us. There are mothers and fathers who will lie awake after their children fall asleep and wonder how they'll make the mortgage, or pay their doctor's bills, or save enough for college. There is new energy to harness and new jobs to be created; new schools to build and threats to meet and alliances to repair.
我知道你们这样做并不只是为了赢得一场大选,更不是为了我个人。你们这样做,是因为你们明白未来的任务有多么艰巨。今晚我们在欢庆,明天我们就将面对一生之中最为严峻的挑战--两场战争、一个充满危险的星球,还有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今晚我们站在这里庆祝,但我们知道在伊拉克的沙漠里,在阿富汗的群山中,那些勇敢的美国人正在那里。为了我们,他们醒来后面对的是一个有生命危险的世界。这些士兵的父母会在孩子熟睡后仍难以入眠,他们担忧的是如何偿还月供,如何支付医药费,如何存够今后孩子的大学费用。我们需要开发新能源,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修建新的学校;我们还要迎接挑战和威胁,并修复与盟国的关系。 

老夫评语:

1、“For even as…, we know…”这个关联词是必须要翻译出来的,因为它是整个这个演讲中,很重要的一个转折。奥巴马从这时开始要评述目前的经济困境了。也就是说,该必须翻的,结果还给漏掉了。另外,奥巴马还是很喜欢排比句,他还要继续以“even as…”深入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奥巴马看到人们的热烈欢呼的场面,但他知道,美国人民还必须面对更严峻的经济形势。所以,他说,即便我们今晚在这里庆祝胜利,但我们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好过。

2、把“the worst financial crisis in a century”译成“百年一遇”也过于随性。说“百年一遇”,在汉语里有“唯一一次的”意味。事实上,1929年就已经有过一次。所以,还是最好不要这样译,还是直接翻译原文就更对味了:“一个世纪里最糟糕的金融危机”。

3、“这些士兵的父母”?也太随便了点吧?哪有的事情啊?是个并列的句子!奥巴马先说在国外的士兵,然后,又说在国内的很多父母,但并没有说这些人就是那些士兵们的父母。

4、“他们担忧的是……”是这样吗?“wonder how…”,没有担忧的意思。是他们在想,在盘算,在合计的意思啊。这个译本给我的感觉,越来越“深一脚浅一脚”的了。

5、“挑战和威胁”?原文只有“威胁”一词,哪有“挑战”的词呢?这是添了油加了醋。要知道,翻译政论性的文章,就应该学《参考消息》的那种翻译方法啊。这是业内基本的共识。这样的译者,如果真给派到外交场合去翻译的话,给国际外交带来的,只能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The road ahead will be long. Our climb will be steep. We may not get there in one year, or even one term, but America — I have never been more hopeful than I am tonight that we will get there. I promise you: We as a people will get there.
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任务很艰巨。一年之内,甚至一届任期之内,我们可能都无法完成这些任务。但我从未像今晚这样对美国满怀希望,我相信我们会实现这个目标。我向你们承诺--我们美利坚民族将实现这一目标! 

老夫评语:

1、“our climb will be steep.”多好的语言啊,怎么被翻译成“任务很艰巨”这么没有一点原文滋味的话呢?奥巴马喜欢使用很多很生动形象的比喻。作为一个译者,不是在没有的地方多加些话,就是在应该原滋原味地翻译的地方,胡乱地套上一点也不尊重原文的汉语,这已经不是翻译。原文的意思是,“我们要攀爬的地方还十分陡峭”。因此,他继续说,“我们也许在一年后,甚至一届总统任内,都不会抵达那里。但美国人民啊,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充满着憧憬,那就是,我们一定会抵达那里。我向你们承诺:我们美国人民一定要抵达那里!”这么富有煽动性的话语,让新东方译本这么一译,成了白菜汤了,都。

2、  关于“We as a people…”,任何对美国宪法有一点了解的人,都明白,奥巴马是在这里

婉转地使用了美国宪法最开始一句话的头三个字:“We the people”。而这位译者,却翻译成了“我们美利坚民族”,听上去更像有种族主义者的意味。

 

 

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夫译文:

I would not be standing here tonight without the unyielding support of my best friend for the last 16 years, the rock of our family and the love of my life, our nation's next first lady, Michelle Obama. Sasha and Malia, I love you both so much, and you have earned the new puppy that's coming with us to the White House. And while she's no longer with us, I know my grandmother is watching, along with the family that made me who I am. I miss them tonight, and know that my debt to them is beyond measure.

今晚,我能站在这里,是因为我拥有过去16年来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家的基石,我生命中的挚爱,我们国家的下一位第一夫人,米雪·奥巴马始终不渝的支持。莎莎,还有玛丽亚,我深爱着你们两个。你们已经赢得了一个新的宠物,它要随我们一起走进白宫了。还有一位,她已经不再与我们在一起了,我知道,姥姥在高天上正望着我,她跟所有培养我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亲人们一起,在望着我。今晚,我想念他们,我内心知道,我对他们永远感激不尽。

 

老夫译文:

It was built by working men and women who dug into what little savings they had to give $5 and $10 and $20 to this cause. It grew strength from the young people who rejected the myth of their generation's apathy; who left their homes and their families for jobs that offered little pay and less sleep; from the not-so-young people who braved the bitter cold and scorching heat to knock on the doors of perfect strangers; from the millions of Americans who volunteered and organized, and proved that more than two centuries later, a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has not perished from this earth. This is your victory.

这一竞选过程的气势,是由那些劳作的人们,从自己很少的积蓄中,掏出五块十块二十块赞助,而赢得的。是从那些离开家,离开亲人,干收入很少的助选的活儿,睡很少的觉的年轻人那里赢得的,(因为)他们拒绝承认自己对政治不感兴趣。是从那些严冬酷暑里,勇于敲开一点也不认识的生人的门,自己却并不太年轻的人们那里赢得的。是从数百万自愿组织起来的美国民众那里赢得的。而且它也证明了,两百多年后的今天,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并没有从这个地球消失。这是你们的胜利! 

 

老夫译文:

I know you didn't do this just to win an election, and I know you didn't do it for me. You did it because you understand the enormity of the task that lies ahead. For even as we celebrate tonight, we know the challenges that tomorrow will bring are the greatest of our lifetime — two wars, a planet in peril, the worst financial crisis in a century. Even as we stand here tonight, we know there are brave Americans waking up in the deserts of Iraq and the mountains of Afghanistan to risk their lives for us. There are mothers and fathers who will lie awake after their children fall asleep and wonder how they'll make the mortgage, or pay their doctor's bills, or save enough for college. There is new energy to harness and new jobs to be created; new schools to build and threats to meet and alliances to repair.

我知道,你们这样做,并不是只为了赢得一次选举,我也知道你们这样做,也不是为我。你们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你们懂得,摆在眼前的任务太过艰巨了。因为即便我们今晚这样庆祝胜利,但我们都明白,明天带来的挑战,是我们一辈子里最大的挑战了____两场战争,危机四伏的地球,百年里最糟糕的金融危机。因为即便我们今晚站在这里,但我们都明白,在伊拉克的沙漠里,在阿富汗的群山中,还有我们勇敢的美国人(战士),他们一觉醒来,就面临着为保护我们而牺牲性命的危险。还有无数母亲们和父亲们,孩子已经熟睡了,自己却不能入眠,他们要盘算着如何才能偿付房贷,怎样支付医疗费用,如何才能攒够孩子上大学的钱数。还有,新能源要开发,新的就业机会要创造,新校舍要搭建,无数威胁要面对,友邦关系要修补。

前面的路,很长,我们要攀爬的地方,还很陡。也许,我们在一年内,甚至一届总统任期内,都不会抵达那里。但美国人民哪,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充满着憧憬,这憧憬就是,我们一定会抵达那里。我向你们承诺:我们美国人民一定要抵达那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还有地方,再补充些评语内容:

There will be setbacks and false starts. There are many who won't agree with every decision or policy I make as president, and we know that government can't solve every problem. But I will always be honest with you about the challenges we face. I will listen to you, especially when we disagree. And, above all, I will ask you join in the work of remaking this nation the only way it's been done in America for 221 years — block by block, brick by brick, callused hand by callused hand.
我们会遇到挫折,会出师不利,会有许多人不认同我得某一项决定或政策。我们知道政府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会向你们坦陈我们所面临的困难。我会聆听你们的意见,尤其是在我们意见不同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我会请求你们一起参与重建这个国家。用自己的双手,从一砖一瓦做起,这是美国立国221年以来的前进方式,也是惟一的方式。 

老夫评语:

1、“as president”,漏译。

2、不是“某一项”,是“每项”,是强调社会的多元化。

3、But I will always be…语气译得不够原文那么强烈的意味。

4、“用自己的双手”,却没有了原文的味道。原文说的是“用一双又一又挽在一起的长着老茧的手”。我发现,这位译者不喜欢把细节的东西好好看。所以给人感觉是粗糙地“意译”,而不是翻译。 

 

 

What began 21 months ago in the depths of winter must not end on this autumn night. This victory alone is not the change we seek — it is only the chance for us to make that change. And that cannot happen if we go back to the way things were. It cannot happen without you.
21个月前那个隆冬所开始的一切绝不应在今天这个秋夜结束。我们所寻求的变革并不只是赢得大选,这只是给变革提供了一个机会。假如我们仍然按照现有方式行事,就没有变革。没有你们,就没有变革。 

老夫评语:

1、“This victory alone is not the change we seek”,“这场胜利本身,并不是我们要追求的变革。”直接翻译就很不错啊,为什么要人为地拐一下弯呢?接下来也正对啊,“这场胜利,不过是我们要进行变革的一个机会。”

2、“the way things were”是“现有方式行事”吗?那是个过去式,奥巴马在批评八年执政的共和党呢。从此时起,就一切都成为“过去式”了啊。这可能还是一种随性译法吧。 

 


So let us summon a new spirit of patriotism; of service and responsibility where each of us resolves to pitch in and work harder and look after not only ourselves, but each other. Let us remember that if this financial crisis taught us anything, it's that we cannot have a thriving Wall Street while Main Street suffers. In this country, we rise or fall as one nation — as one people.
让我们发扬新的爱国精神,树立新的服务意识和责任感;让我们每个人下定决心,更加努力地工作,彼此关爱;让我们牢记这场金融危机带来的教训:不能允许商业街挣扎的同时却让华尔街繁荣。在这个国家,我们属于同一民族,我们患难与共。 

老夫评语:

1、“服务意识”?呵呵,哎呀。怎么说呢,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怎么一看“service”就是“服务”呢?这种理解“service”的方法,有些太初学的意味。

2、“if this financial crisis taught us anything”这是纯粹英语表述法,但在汉语中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要舍弃原滋原味的奥巴马演讲风格为好。

3、“不能允许商业街挣扎的同时却让华尔街繁荣。”彻底翻译错了。又是在关键的地方出错。美国不是集权国家,不敢动不动就对商业说“不能允许”的话。这是一种客观描述,而不是命令句。而且,这也说的是一种教训,希望大家能吸取。

4、“我们属于同一民族”,这是明显是中国人典型的翻译法。美国总统不会说出中国式的话。美国什么时候都不认为整个美国属于同一民族。它永远都是以“melting pot”为骄傲。

这部分的总体评价:整个翻译,说得不客气些,就是没有神韵,就是在关键的地方,总译不到点子上,也可以进一步说,就是很差的意思。原文极其具有煽动性,劝说性,但读起这个译文,有些“白菜汤”的味道。

说明:

事不过三。这是最后一篇。第一篇批评新东方的博文上了新浪首页之后,有人提出一些对我的批评。不过,一看,我就知道写帖子的人或是不太懂英语,或有点另有用心。其实,最开始我一看此人的译文,就基本上了解了此译者的水平高与低的。是不是行家,一上手,就知道有没有的。就是这个道理。

 

这是第三篇了,为一篇博文,连写三篇批评文章,也说明我的确有些郁闷了,这个人的翻译水准能让人郁闷,也真有他的。呵呵。实际上,我发现我还真就替这位仁兄有些担心着,就总觉着不踏实,就估计这位仁兄会在某些地方出个什么大的错译。果然,再往下看,看到“She was there for the buses in Montgomery, the hoses in Birmingham, a bridge in Selma and a preacher from Atlanta who told a people that "We Shall Overcome." Yes, we can.) 

“她看到了蒙哥马利通了公共汽车、伯明翰接上了水管、塞尔马建了桥。来自亚特兰大的一位传教士告诉人们:我们能!。是的,我们能。””时,的确真的有点让人无法容忍了。不信,您也把气放平,花几分钟时间,看一下,犯这种常识性错误的译本,还适不适合继续给广大的读者看。 

 

可以老实地说,这位仁兄译文从头到结尾译本的全部毛病,我都已经挑了出来。不过我不准备帖出来了,也不想再与他有什么理论。因为,不在一个层面上讨论有时是很累的事情。

 

我这是最后与他再计较一次了。因为从上面的错误,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确不太配当这次的笔译。尤其不适合当英译对照的笔译。这太难为他了。

 

为了能更好地看懂我要计较的事情,请最后看一下下面浅色的原文:

(This election had many firsts and many stories that will be told for generations. But one that's on my mind tonight is about a woman who cast her ballot in Atlanta. She's a lot like the millions of others who stood in line to make their voice heard in this election, except for one thing: Ann Nixon Cooper is 106 years old.
这次大选创造了多项“第一”,诞生了很多将流芳后世的故事,但今晚令我最为难忘的却是一位在亚特兰大投票的妇女:安妮•库波尔。她和无数排队等待投票的选民没有什么差别,除了一点:她高龄106岁。


She was born just a generation past slavery; a time when there were no cars on the road or planes in the sky; when someone like her couldn't vote for two reasons — because she was a woman and because of the color of her skin.
在她出生的那个时代,黑奴制刚刚结束。那时路上没有汽车,天上没有飞机。当时像她这样的人由于两个原因不能投票--一第一因为她是女性,第二个原因是她的肤色。


And tonight, I think about all that she's seen throughout her century in America — the heartache and the hope; the struggle and the progress; the times we were told that we can't and the people who pressed on with that American creed: Yes, we can.
今天晚上,我想到了安妮在美国过去一百年间的种种经历:心痛和希望,挣扎和进步,那些我们被告知我们办不到的年代,以及我们现在这个年代。现在,我们坚信美国式信念──是的,我们能!


At a time when women's voices were silenced and their hopes dismissed, she lived to see them stand up and speak out and reach for the ballot. Yes, we can.
妇女曾经没有发言权,她们曾经希望破灭。但安妮活到了今天,看到了妇女们站了起来,她们发表自己的见解,有了选举权。是的,我们能。


When there was despair in the Dust Bowl and depression across the land, she saw a nation conquer fear itself with a New Deal, new jobs and a new sense of common purpose. Yes, we can.
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横扫美国大地,一片绝望。她看到了美国以新政、新的就业机会以及崭新的共同追求战胜了恐慌。是的,我们能。


When the bombs fell on our harbor and tyranny threatened the world, she was there to witness a generation rise to greatness and a democracy was saved. Yes, we can.
二战时期,炸弹降临我们的海港上空,全世界受到独裁专制的威胁,她见证了美国一代人的伟大崛起,他们拯救了民主。是的,我们能。

 

接着,就是上面我列出的原文及译文,再读一遍吧: 

 

She was there for the buses in Montgomery, the hoses in Birmingham, a bridge in Selma and a preacher from Atlanta who told a people that "We Shall Overcome." Yes, we can.) 

“她看到了蒙哥马利通了公共汽车、伯明翰接上了水管、塞尔马建了桥。来自亚特兰大的一位传教士告诉人们:我们能!。是的,我们能。”

 

他翻译到此时,可能真的累了,要不就是累疯了,他怎么能认为奥巴马也会像他这样,在自己胜选演说中,在全世界注目之下,疯狂地说起些这样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呢?

 

这位106岁的老太太,难道为经历过

“蒙哥马利通了公共汽车”

“伯明翰接上了水管”、

“塞尔马建了桥”

“来自亚特兰大的一位传教士告诉人们:我们能”

而把奥巴马给激动得必须到这里来说道一下吗?这位仁兄的翻译,真有点太过份了。这绝对不是新东方英语老师的真正水准,绝对不是哈。

 

这样吧,我试着来给这位仁兄上一课吧。不过,这次不是英语课,而是美国现当代史的课程,严格说,是美国黑人抗争史的课。看听了课之后,是不是我说的正确。

 

再读一遍好了:

She was there for the buses in Montgomery, the hoses in Birmingham, a bridge in Selma and a preacher from Atlanta who told a people that "We Shall Overcome." Yes, we can.)

仁兄译文:“她看到了蒙哥马利通了公共汽车、伯明翰接上了水管、塞尔马建了桥。来自亚特兰大的一位传教士告诉人们:我们能!。是的,我们能。”

 

其实,原文一点也不难。

 

奥巴马是在向美国和世界表达一下作为美国第一任黑人总统的感受。所以,这是他借106岁的老太太的经历,或所见所闻,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受的内容。他事实上是在历述美国黑人在美国几百年来遭遇的歧视的痛苦经历。他说的这几句话不长,但句句话都是一个故事,都包含着每个美国人都熟知的黑人的辛酸历史。

 

译者居然把蒙哥马利与通没能车扯上了关联,把伯明翰与接没接上水管(写到此,我还是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扯上了关系,把塞尔马建坐桥这么无知地写在博客里,也的确是滑稽到了极点。看来,这几句话包含的故事,凡是声称很懂英语的人都是听说过的,这位仁兄应按恶补一下。

 

奥巴马先说到的是,蒙哥马利公共汽车的故事。在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这个地方,有个歧视黑人的规定,就是所有黑人坐公交车,必须上车后坐到车后面去,而白人则坐在前面。这是一个羞辱黑人的规定。后来,在1955年时引起黑人抵制公交车的浪潮,这股浪潮很快在全国引起极大关注,经过一年的抵制,(英语用的是,boycott,学过吧,这个词?),终于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巴拉巴马州和蒙哥马利市的公共汽车歧视黑人行为违背宪法,予以取缔。也就是说,美国黑人终于赢得了一场难得的胜利。

 

而译者就那么不懂背景地胡乱翻译一句“她看到了蒙哥马利通了公共汽车”这不是胡扯吗,呵呵。我再给这位仁兄配个图吧,就是那辆引起黑人骚乱的著名的公交车的照片,您仔细看看。

 

再来看奥巴马在这段里说的第二句话,看它和什么故事相关联:

She was there for the buses in Montgomery, the hoses in Birmingham, a bridge in Selma and a preacher from Atlanta who told a people that "We Shall Overcome." Yes, we can.)

你的译文:“她看到了蒙哥马利通了公共汽车、伯明翰接上了水管、塞尔马建了桥。来自亚特兰大的一位传教士告诉人们:我们能!。是的,我们能。”

注意译者的“伯明翰接上了水管”的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美国伯明翰这个地方,绝对不会因为“接上个水管”而闻名。伯明翰这个地方是因为1963年春的几个月的黑人抗争故事,而闻名于全天下。这个叫伯明翰的地方,也是一个城市,也是位于种族歧视最严重的阿拉巴马州里。马丁·路德·金(听说过吧?)就曾在这里跟很多黑人们一起向市政府进行抗争的。他当时最有名的一个主张就是“非暴力”。但任何“非暴力”最后都会多少演变成暴力行为。很多学生在抗争,在示威,结果,伯明翰市的统治者最后下令,使用灭火用的水枪,向黑人猛烈扫射。结果,在全国引起极大的关注。

 

而译者居然译成了“伯明翰接上了水管”?那跟“接水管”哪有什么关系呢?再给配个图,就是当年被所有美国人看到的水枪喷学生的真实的图。

 

再往下看,显然,再看这位仁兄翻译的“塞尔马建了桥”,也一定出了问题。大家可能都会明白了,这句话里,也一定有个惊天动地的黑人为自己的权利,进行抗争的故事了。算了,我还是不讲这个故事了吧。留一个给这位新东方的译者,希望他去查查美国现当代黑人抗争的历史。不难查的。我先给提供一张与这个“塞尔马建了桥”相关的照片,是所有美国人都看过的著名的照片:

 

最后,再把这位仁兄不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We shall overcome”,也一并粘在这里。这是一首黑人抗争的歌曲,原歌是一首赞美诗。另外,这首歌曲的名字,由于译者完全处于累到了混沌状态,也因此翻译错了。

 

全部歌曲的词,我给放在这里吧: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We'll walk hand in hand

We'll walk hand in hand

We'll walk hand in hand some day

 

We shall all be free

We shall all be free

We shall all be free some day

 

We are not afraid

We are not afraid

We are not afraid some day

 

We are not alone

We are not alone

We are not alone some day

 

The whole wide world around

The whole wide world around

The whole wide world around some day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此外,再把那个“传教士”的话,一起给放在这里吧,给这位仁兄听听。可能这位译者不一定知道奥巴马在这里为什么要提一个“传教士”。这个“传教士”是谁?如果知道的话,就不会把“a preacher from Atlanta who told a people that ‘We Shall Overcome.’”翻译成“来自亚特兰大的一位传教士告诉人们:我们能”了。这一点都不能算准确。

 

还有一点,就是把“preacher”译成“传教士”,也说明该仁兄得恶补一下基督教的知识。这是美国最重要的宗教。马丁·路德·金不是什么“传教士”,而是“牧师”。“传教士”与“牧师”在汉语里,在宗教的定义上说,还是有至少字面意义上的区别的。

 

 

 

写给译者的话:

怎么办呢?我批评了这位译者的作为新东方官方权威的译文,好像很多人不是很服气,这我知道。但事实就摆在这里。译文错成这个样子,无论怎么样,也是说不过去的。其实,如果我是这位译者的话,就一定先不去新东方给别人上什么课,而是先把自己的学识提高上去,学业弄好,把相关对象国的常识性的东西弄熟悉了不迟。另外,接这个费力不一定讨好的英汉对照的翻译工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行的。这事儿,甭说是这位译者,就是一般很懂些英语的人,也轻易不敢答应别人。

 

写着写着,我怎么突然就乐了呢。其实,我知道,这活儿也的确是很难为这位仁兄了。有句老话,不知这位仁兄听说过没有: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呵呵,算了,我批评你的博文,估计不会受到你们新东方的欢迎。那就权当是个学术讨论了。很多地方,我写得可能很情绪化,请这位译者就海量包包涵吧。

来源:张放

   华尔街日报翻译版本:奥巴马获胜演讲全文
  来源:chinese.wsj.com
  如果还有人对美国是否凡事都有可能存疑,还有人怀疑美国奠基者的梦想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否依然鲜活,还有人质疑我们的民主制度的力量,那么今晚,这些问题都有了答案。
  这是设在学校和教堂的投票站前排起的前所未见的长队给出的答案;是等了三四个小时的选民所给出的答案,其中许多人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投票,因为他们认定这一次肯定会不一样,认为自己的声音会是这次大选有别于以往之所在。
  这是所有美国人民共同给出的答案--无论老少贫富,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无论是黑人、白人、拉美裔、亚裔、原住民,是同性恋者还是异性恋者、残疾人还是健全人--我们从来不是“红州”和“蓝州”的对立阵营,我们是美利坚合众国这个整体,永远都是。
  长久以来,很多人一再受到告诫,要对我们所能取得的成绩极尽讽刺、担忧和怀疑之能事,但这个答案让这些人伸出手来把握历史,再次让它朝向美好明天的希望延伸。
  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但今晚,由于我们在今天、在这场大选中、在这个具有决定性的时刻所做的,美国已经迎来了变革。
  我刚刚接到了麦凯恩参议员极具风度的致电。他在这场大选中经过了长时间的努力奋斗,而他为自己所深爱的这个国家奋斗的时间更长、过程更艰辛。他为美国做出了我们大多数人难以想像的牺牲,我们的生活也因这位勇敢无私的领袖所做出的贡献而变得更美好。我向他和佩林州长所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我也期待着与他们一起在未来的岁月中为复兴这个国家的希望而共同努力。
  我要感谢我在这次旅程中的伙伴--已当选美国副总统的拜登。他全心参与竞选活动,为普通民众代言,他们是他在斯克兰顿从小到大的伙伴,也是在他回特拉华的火车上遇到的男男女女。
  如果没有一个人的坚决支持,我今晚就不会站在这里,她是我过去16年来最好的朋友、是我们一家人的中坚和我一生的挚爱,更是我们国家的下一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萨莎(Sasha)和玛丽亚(Malia),我太爱你们两个了,你们已经得到了一条新的小狗,它将与我们一起入驻白宫。虽然我的外祖母已经不在了,但我知道她与我的亲人肯定都在看着我,因为他们,我才能拥有今天的成就。今晚,我想念他们,我知道自己欠他们的无可计量。
  我的竞选经理大卫·普劳夫(David Plouffe)、首席策略师大卫·艾克斯罗德(David Axelrod)以及政治史上最好的竞选团队--是你们成就了今天,我永远感激你们为实现今天的成就所做出的牺牲。
  但最重要的是,我永远不会忘记这场胜利真正的归属--它属于你们。
  我从来不是最有希望的候选人。一开始,我们没有太多资金,也没有得到太多人的支持。我们的竞选活动并非诞生于华盛顿的高门华第之内,而是始于得梅因、康科德、查尔斯顿这些地方的普通民众家中。
  我们的竞选活动能有今天的规模,是因为辛勤工作的人们从自己的微薄积蓄中拿出钱来,捐出一笔又一笔5美元、10美元、20美元。而竞选活动的声势越来越大则是源自那些年轻人,他们拒绝接受认为他们这代人冷漠的荒诞说法;他们离开家、离开亲人,从事报酬微薄、极其辛苦的工作;同时也源自那些已经不算年轻的人们,他们冒着严寒酷暑,敲开陌生人的家门进行竞选宣传;更源自数百万的美国民众,他们自动自发地组织起来,证明了在两百多年以后,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并未从地球上消失。这是你们的胜利。
  我知道你们的所做所为并不只是为了赢得大选,我也知道你们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我。你们这样做是因为你们明白摆在面前的任务有多艰巨。因为即便我们今晚欢呼庆祝,我们也知道明天将面临我们一生之中最为艰巨的挑战--两场战争、一个面临危险的星球,还有百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今晚站在此地,我们知道伊拉克的沙漠里和阿富汗的群山中还有勇敢的美国子弟兵醒来,甘冒生命危险保护着我们。会有在孩子熟睡后仍难以入眠的父母,担心如何偿还月供、付医药费或是存够钱送孩子上大学。我们亟待开发新能源、创造新的工作机会;我们需要修建新学校,还要应对众多威胁、修复与许多国家的关系。
  前方的道路会十分漫长艰辛。我们可能无法在一年甚至一届任期之内实现上述目标,但我从未像今晚这样满怀希望,相信我们会实现。我向你们承诺--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将会达成目标。
  我们会遭遇挫折和不成功的开端。对于我作为总统所做的每项决定和政策,会有许多人持有异议,我们也知道政府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我会向你们坦陈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我会聆听你们的意见,尤其是在我们意见相左之时。最重要的是,我会请求你们参与重建这个国家,以美国221年来从未改变的唯一方式--一砖一瓦、胼手胝足。
  21个月前那个寒冬所开始的一切不应该在今天这个秋夜结束。今天的选举胜利并不是我们所寻求的改变--这只是我们实现改变的机会。而且如果我们仍然按照旧有方式行事,我们所寻求的改变不可能出现。没有你们,也不可能有这种改变。
  因此,让我们发扬新的爱国精神,树立新的服务意识和责任感,让我们每个人下定决心全情投入、更加努力地工作,并彼此关爱。让我们铭记这场金融危机带来的教训:我们不可能在金融以外的领域备受煎熬的同时拥有繁荣兴旺的华尔街--在这个国家,我们患难与共。
  让我们抵制重走老路的诱惑,避免重新回到长期荼毒美国政治的党派纷争和由此引发的遗憾和不成熟表现。让我们牢记,正是伊利诺伊州的一名男子首次将共和党的大旗扛到了白宫。共和党是建立在自强自立、个人自由以及全民团结的价值观上,这也是我们所有人都珍视的价值。虽然民主党今天晚上赢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我们是以谦卑的态度和弥合阻碍我们进步的分歧的决心赢得这场胜利的。林肯在向远比我们眼下分歧更大的国家发表讲话时说,我们不是敌人,而是朋友……虽然激情可能褪去,但是这不会割断我们感情上的联系。对于那些现在并不支持我的美国人,我想说,或许我没有赢得你们的选票,但是我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而且我也将是你们的总统。
  那些彻夜关注美国大选的海外人士,从国会到皇宫,以及在这个世界被遗忘的角落里挤在收音机旁的人们,我们的经历虽然各有不同,但是我们的命运是相通的,新的美国领袖诞生了。那些想要颠覆这个世界的人们,我们必将击败你们。那些追求和平和安全的人们,我们支持你们。那些所有怀疑美国能否继续照亮世界发展前景的人们,今天晚上我们再次证明,我们国家真正的力量并非来自我们武器的威力或财富的规模,而是来自我们理想的持久力量:民主、自由、机会和不屈的希望。
  这才是美国真正的精华--美国能够改变。我们的联邦会日臻完善。我们取得的成就为我们将来能够取得的以及必须取得的成就增添了希望。
  这次大选创造了多项“第一”,也诞生了很多将世代流传的故事。但是今天晚上令我难忘的却是在亚特兰大投票的一名妇女:安·尼克松·库波尔(Ann Nixon Cooper)。她和其他数百万排队等待投票的选民没有什么差别,除了一点:她已是106岁的高龄。
  她出生的那个时代奴隶制度刚刚结束;那时路上没有汽车,天上也没有飞机;当时像她这样的人由于两个原因不能投票--一是她是女性,另一个原因是她的肤色。
  今天晚上,我想到了她在美国过去一百年间所经历的种种:心痛和希望;挣扎和进步;那些我们被告知我们办不到的世代,以及那些坚信美国信条──是的,我们能做到──的人们。
  曾几何时,妇女没有发言权,她们的希望化作泡影,但是安·尼克松·库波尔活了下来,看到妇女们站了起来,看到她们大声发表自己的见解,看到她们去参加大选投票。是的,我们能做到。
  当30年代的沙尘暴和大萧条引发人们的绝望之情时,她看到一个国家用罗斯福新政、新就业机会以及对新目标的共同追求战胜恐慌。是的,我们能做到。
  当炸弹袭击了我们的海港、独裁专制威胁到全世界,她见证了美国一代人的伟大崛起,见证了一个民主国家被拯救。是的,我们能做到。
  她见证了蒙哥马利公车上的种族隔离、伯明翰的民权运动、塞尔马大桥上的人权游行,一位来自亚特兰大的传教士告诉人们:我们能成功。是的,我们能做到。
  人类登上月球、柏林墙倒下,世界因我们的科学和想像被连接在一起。今年,就在这次选举中,她用手指触碰屏幕投下自己的选票,因为在美国生活了106年之后,经历了最好的时光和最黑暗的时刻之后,她知道美国如何能够发生变革。是的,我们能做到。
  美国,我们已经走过漫漫长路。我们已经历了很多。但是我们仍有很多事情要做。因此今夜,让我们自问--如果我们的孩子能够活到下个世纪;如果我们的女儿有幸活得和安一样长,他们将会看到怎样的改变?我们将会取得怎样的进步?
  现在是我们回答这个问题的机会。这是我们的时刻。这是我们的时代--让我们的人民重新就业,为我们的后代敞开机会的大门;恢复繁荣发展,推进和平事业;让“美国梦”重新焕发光芒,再次证明这样一个基本的真理:我们是一家人;一息尚存,我们就有希望;当我们遇到嘲讽和怀疑,当有人说我们办不到的时候,我们要以这个永恒的信条来回应他们:
  是的,我们能做到。感谢你们。愿上帝保佑你们,保佑美利坚合众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