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昏迷之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14 08:50:10
摔倒昏迷之后

  他山之石

  刘振墉 

  摔倒昏迷之后

  在美国生活,我每天早晨都要到外面走走。这天临出门时,女婿正拎着喷水壶给室内的盆花浇水。我出门半个多小时后,就转回到住处附近。 

  转过拐角,突然看到家门口停着两辆箱型大车,警灯在不停地闪烁,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仔细看,又不像是警车。走近些才看清楚,停在路上的是一辆消防车;停在车库前车道上的箱形车,很像是贮水车,却看不到一个驾驶人员。我立即想到了煤气泄漏,十几年前,老家附近的居民楼发生过一次煤气爆炸,死了六个人,我一直心有余悸。 

  快步进屋,看到四个陌生男女抬着担架正要出门,女婿躺在上面。女儿说了一声“他摔伤了”,就急匆匆地跟上救护车走了。 

  傍晚女儿从医院回来,才将事情的经过讲给我听。她正要开车去上班,顺路将七岁的女儿带到学校,可是那天小孩闹着要扎辫子,只好迟几分钟动身。正在梳小辫子时,只听到轰地一声,循声望去,孩子爸已倒在地板上人事不知。她立刻叫儿子打“911”电话求助,自己紧急检查病人的状态,发现还有呼吸和心跳,也就放心不少。守在病人旁观察病情的变化,同时叫小女儿开了大门等救护车来。四五分钟后,就听到远处传来警车和消防车的鸣叫,一会儿救护人员就进门了。 

  打电话的是我们家的龙宝宝,过几天就十周岁了。打通电话后,911的接线员问清地址、事故、病人情况,要求不要搁下电话,一直在询问近况,直到证实救护车到达后,电话联系才终止,我的小外孙始终处惊不乱,沉着应答。

  被我认做贮水车的,其实是救护车。车上没有红十字标记,也没有蛇与手杖的世卫符号,整个车是红色的,和消防车相似。车箱侧面无窗,却有大大的蓝色六角雪花形图案,后来才知道,这是美国所谓“生命之星”的救护车专用标志,六角代表救助机构的六项功能(伤病患检视、报告、救护车出勤、现场处置、运送途中照顾、运送至特定医疗单位等六个)。那为什么消防车也来呢?后来有人告诉我,本地的救人、救火等紧急救助,属于同一个机构负责,只要出勤,总是同时出动。想想也有道理,比如救火吧,有救护车跟着,万一有人受伤,可以最短时间内得到救助;如果是救人,有消防车跟着,无论是登高、入室,云梯、斧头、钢锯就能派上用场,争取到救人的第一时间。

  据女儿讲,担架抬上救护车后直奔医院,消防车单独回去了。车上的救护员立即插留置针,抽血、输氧、输生理盐水。等到半小时后到达最近的医院急诊室时,静脉通道已开通,输液已在进行,抽好的四针筒血立即交给急诊室送去化验。救护车上的人员称做“急救技师”,他们都经过专业培训,工作负责,操作规范。 

  病人十几分钟后开始恢复知觉,到医院后已能回答医生的问题,但发生了什么事就完全不记得了。马上做CT和核磁共振,发现大脑硬膜下有两毫升的淤血,蛛网膜下腔也有出血,头骨有小骨折。放射科、脑外科和内科医生会诊后,认为这些血是摔伤所致,不是引起摔跤的诱因,不必开刀,自己吸收更好。为了查出在家突然摔倒的原因,医生收留他住院,做了血管造影、心脏彩超、脑电图等各种检查,三天两晚后就出院了。 

  周三早晨摔倒昏迷,周五傍晚出院回到家,正好周末休息了两天,下星期一又开车上班去了,在美国讨生活,就是这样!至于是不是还有头昏、乏力,他没有说,我也没有问。 

  在美国生活,我每天早晨都要到外面走走。这天临出门时,女婿正拎着喷水壶给室内的盆花浇水。我出门半个多小时后,就转回到住处附近。 

  转过拐角,突然看到家门口停着两辆箱型大车,警灯在不停地闪烁,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仔细看,又不像是警车。走近些才看清楚,停在路上的是一辆消防车;停在车库前车道上的箱形车,很像是贮水车,却看不到一个驾驶人员。我立即想到了煤气泄漏,十几年前,老家附近的居民楼发生过一次煤气爆炸,死了六个人,我一直心有余悸。 

  快步进屋,看到四个陌生男女抬着担架正要出门,女婿躺在上面。女儿说了一声“他摔伤了”,就急匆匆地跟上救护车走了。 

  傍晚女儿从医院回来,才将事情的经过讲给我听。她正要开车去上班,顺路将七岁的女儿带到学校,可是那天小孩闹着要扎辫子,只好迟几分钟动身。正在梳小辫子时,只听到轰地一声,循声望去,孩子爸已倒在地板上人事不知。她立刻叫儿子打“911”电话求助,自己紧急检查病人的状态,发现还有呼吸和心跳,也就放心不少。守在病人旁观察病情的变化,同时叫小女儿开了大门等救护车来。四五分钟后,就听到远处传来警车和消防车的鸣叫,一会儿救护人员就进门了。 

  打电话的是我们家的龙宝宝,过几天就十周岁了。打通电话后,911的接线员问清地址、事故、病人情况,要求不要搁下电话,一直在询问近况,直到证实救护车到达后,电话联系才终止,我的小外孙始终处惊不乱,沉着应答。

  被我认做贮水车的,其实是救护车。车上没有红十字标记,也没有蛇与手杖的世卫符号,整个车是红色的,和消防车相似。车箱侧面无窗,却有大大的蓝色六角雪花形图案,后来才知道,这是美国所谓“生命之星”的救护车专用标志,六角代表救助机构的六项功能(伤病患检视、报告、救护车出勤、现场处置、运送途中照顾、运送至特定医疗单位等六个)。那为什么消防车也来呢?后来有人告诉我,本地的救人、救火等紧急救助,属于同一个机构负责,只要出勤,总是同时出动。想想也有道理,比如救火吧,有救护车跟着,万一有人受伤,可以最短时间内得到救助;如果是救人,有消防车跟着,无论是登高、入室,云梯、斧头、钢锯就能派上用场,争取到救人的第一时间。

  据女儿讲,担架抬上救护车后直奔医院,消防车单独回去了。车上的救护员立即插留置针,抽血、输氧、输生理盐水。等到半小时后到达最近的医院急诊室时,静脉通道已开通,输液已在进行,抽好的四针筒血立即交给急诊室送去化验。救护车上的人员称做“急救技师”,他们都经过专业培训,工作负责,操作规范。 

  病人十几分钟后开始恢复知觉,到医院后已能回答医生的问题,但发生了什么事就完全不记得了。马上做CT和核磁共振,发现大脑硬膜下有两毫升的淤血,蛛网膜下腔也有出血,头骨有小骨折。放射科、脑外科和内科医生会诊后,认为这些血是摔伤所致,不是引起摔跤的诱因,不必开刀,自己吸收更好。为了查出在家突然摔倒的原因,医生收留他住院,做了血管造影、心脏彩超、脑电图等各种检查,三天两晚后就出院了。 

  周三早晨摔倒昏迷,周五傍晚出院回到家,正好周末休息了两天,下星期一又开车上班去了,在美国讨生活,就是这样!至于是不是还有头昏、乏力,他没有说,我也没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