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巅,龙飞翔,百年孤寂的爱与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14 09:11:49

还等什么呢?时间都过去了。

话是这么说,但不至于那么快。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战争,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每次爆发战争,总有无数的生命在惨烈的厮杀中悲嚎着死去。弥漫的硝烟中,天空里回荡着呜咽声,叫骂声与杀戮声,血红的液体自己汇成通往雅力士堡的河流,记录着历历在目抑或转眼忘怀的人世种种。

而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亲人和朋友都在战争中死去,只留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着彻骨的寒风,面对着失去了一切温存和记忆之后独活下去的惨痛现实。这种对心灵的冲击,震撼。是远远比死亡更可怕。

当年,年仅十八岁的天平座黄金圣斗士童虎,赶上了二百多年一次的圣战——众神为了分割大地而进行的不义战争。圣域和冥界,圣斗士和冥斗士双子神,几乎势均力敌的两股实力,惨烈的战争让天地暗淡,日月无光。恍惚中,一起成长起来的朋友们跟敌人一样一个个倒下。空气紧张到令人窒息,血腥味模糊了心里掩不住的情感,麻木地战斗到最后一刻。骁勇无敌的你,天秤座黄金圣斗士童虎,为了信念和生存的本能而战斗着,杀死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死,你没有任何选择。

终于,最后一个敌人倒下去了。圣域变成了修罗场,宛如人间地狱一般充满了死亡气息。十一个从小和你一起成长起来的兄弟,结果只剩一个。夕阳下,两人互相搀扶着,慢慢走出尸横遍野残垣断壁的废弃圣域。可是,一切并非就此结束,只是一个轮回的结束而已。这,就是黄金圣斗士的宿命啊。 

守望,这个词是很唯美的。你可以当做是镌永地为承诺而默默等待,也可以看成是因为畏缩而停步不前。

庐山很美,庐山大瀑布如玉帘一般,峰影都沉潭影底。五老峰,这就是你将来的归宿了。年仅十八岁的你,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在这里守护着那一百零八颗魔星,终日面对着有银白的波浪,直到下一次同样惨烈的战争来临,或者是你生命结束时为止。年仅十八岁的生命啊,你能接受吗?三十不惑,四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二百四十三年,常人几世轮回,他却要一生孤独,一生守望。

也许我们不懂,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们永远没有资格说什么。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人,往往才有他人不了解的情感和信念。你微笑着,默默坐在那座山峰上,见证着一次又一次花开花落,春去秋来不断地轮回着。不知多少次轮回变迁,尽管已忘却了自己,但在瀑布的倒影里,你清晰地看到,当年那个高大俊美的青年,已经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须发皆白的矮小老头。青春转瞬即逝,你却从没有真正享受过这些。

栉风沐雨、雷打不动地守望着,两个世纪匆匆流过。早已看尽了世间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早已经淡漠了所谓的是非成败、荣辱兴衰,成了心如止水。可又有谁知道,你的胸膛里,曾是一颗怎样炽热的心啊。 

你收了一个弟子,一个像当年的你一样心里充满了正义感和内敛斗志的少年。当你唯一的爱徒走上了那条充满艰辛的道路,你既没有阻拦,也没有支持,因为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只能他自己走。可是,有一天,那个少年为了你们信奉的女神而使出禁招庐山亢龙霸,那窜上天空西南方向的流星头也不回地冲着天际划去,和你爱徒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那个少女跪在地上哭泣的一刻,刚刚还聆听着飞溅的瀑布隆隆作响的你,老泪纵横地喃喃道:“紫龙哦……我早就知道,早晚会有这样一天的。”因为紫龙跟你太像了,你会这样做,自然也想得到紫龙有这样的选择。犹如二百多年前你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战友一样,这次你差点失去了唯一的亲如父子的徒弟。

也许,正是这一刻,坚定了你坚决要让这几个热血少年不参加圣战的决心。你也不想让他们步你们那一代的后尘。  

二百多个春秋过去了,女神的封印开始失效,心如明镜的你远远望着禁忌之塔,震撼天地的圣战即将再次打响。这一次,你毅然拖着苍老的身体而奔赴战场。这是你最后能为女神做的事情了,而无论结果如何,你都明白自己马上就可以跟当年的兄弟们团聚了。两个世纪守侯的时空,空明彻地的心,早可以放下生死,但那牵着魂的情感,换成谁能割舍掉呢?

黑夜中的圣域,并没有丝毫静谧的感觉,因为圣战的战火已经燃起,而且,是黄金圣斗士间的同根相煎。夜竹瑟瑟作响,皎洁的月光印在这神圣的领域里,让杀气也变得冷贵了很多。

而你面对的第一个对手,恰恰是你十三年前丧命的圣战唯一生还战友……没有比这更可笑的天意了吧?点燃圣域的钟火。对面的敌手,那是多少年前生死与共的战友啊!面对史昂玉树临风的年轻身躯,早已没有那无敌的力量的你,终于不敌。星屑大旋转中,你毫无还手之力。

最后用假死转生大法恢复了18岁的年轻身躯和强大小宇宙的你,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可是,笑容中有一种掩盖不了的悲伤——你假死转生后的第一个对手,竟然是他,二百多年的战友啊。

童虎啊,当你穿上天平座黄金圣衣,双手再次拿起黄金武器时,心里一定很苍凉吧?你的同辈早已经逝去,你独自一人活了二百多年,向两个多世纪前那样再次握上那可以摧毁一切的黄金武器,你的对手呢?居然是他……

庐山百龙霸,星屑旋转功,当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两个究级大招互相碰撞的一霎那,你闭上了双眼:永别了,紫龙。你多么希望这是真的跟紫龙永别啊,饱经了那么多生离死别撕心裂肺之痛的你,怎么忍心让你最心爱的弟子尝受同样的痛苦呢?可是,他不会离开这战场的,因为,他跟你一样。

那些出色的后辈黄金战士们,也正在忍受着撕心裂肺之痛战斗着,一如243年前你们那一代战士悲壮而劫难的历程一样,这也是他们必须要经历的阶段。在任务最后也是最痛苦的阶段,当孩子们围在女神殿后面,女神含笑倒在风中时,两个古代的斗士正在长长的走廊上奔跑着,让人错觉仿佛回到了二百多年前一样,这条路其实并不长,如果时间允许的话,童虎一定希望永远没有尽头,因为一旦停下脚步,他短暂的生命,就要到尽头了…… 

黎明终于要到了,在阳光出现之前,虚幻的青春都将消失,尽管有人万分不舍。仅仅十二小时的生命,你还未来得及跟史昂叙旧,这老战友就要去了。你没有回头,不止一个百年的孤独寂寞,已经让你完全可以把悲伤与欢乐藏在心底了。你的爱,不溢于言表;你的痛,也极少显现。可是,最后的这一刻,当他连叙叙旧的机会都没有,就再次匆匆离去的时候,不善言辞的你,面对昂殿意味深长地那句“童虎呦,如果可能的话,真想跟你好好聚聚啊”,只是强颜欢笑,近乎木讷地回应道:“说什么呢,还会再见面的。”昂殿最后的一笑是那样的美丽:“是啊,二百多年都等了,再多等一会儿……又……”

星光散却,那最唯美的容颜凭空消失掉了。终于,你再也忍不住,让泪光随着那星尘一起飘散了起来。含泪的笑,我从没见过,我也不愿再去看见。十二小时里,你们两人见面的时刻,却只有最后这几句话是真心话。这,就是黄金圣斗士悲哀的一个缩影啊!在史昂消散之前,童虎一直背对着史昂,并没有看他最后一眼,因为他骄傲的老朋友是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死去的样子的。他了解这一点,所以他忍住如刀绞之痛,心里最后的话几乎半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如果有来生,如果真的有来生,我的朋友啊,希望我们一转身,就可以看到对方,而不是朝相反的方向离去。”

虎爷,重生的你,那股霸气,那种睿智,比之二百多年前丝毫没有减退。毫无牵挂地进入冥界,你径直攻向哈迪斯神殿,准备将百年守望和世纪沧桑的悲欢喜怒化作人类的终极讨伐,可惜你晚了一步。叹息的墙壁前,创造了奇迹的阳光中,二百多年回忆灰飞烟灭,你却得到了你想要的,童虎呦,你,终于可以跟你的兄弟们重聚了。  

曾经,你是那么年轻,风里摇曳的竹叶里,掩盖不住你金色的高贵光芒。战争,却剥夺了一切,陨落的流星,你看不到,因为随着陨落的流星一起坠下的不是你,而是你所有的记忆。

圣域,曾经是那样的美,那样的雄壮。夕阳下,闪闪发光的黄金战士们各自守护着神话时代一来就无人能突破的黄道十二宫,十二个绝世风华的男子,在浴血的硝烟中消失在遗忘,最后看到了肆意流淌的残阳之血。

你惊醒了,搀扶着仅剩的同伴踉踉跄跄地逃出去,然而终究逃不出这宿命,说到底,不过是众神游棋上的一枚棋子而已,即便是帝王,不也是历史的奴隶而已吗?

血月当头,尸横遍野,你在心中默默地问着: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无休止地轮回下去?

于是,在那传说中最美的庐山里,一个叫做五老峰的巅峰顶,你淡淡一笑坐了下去,一坐就是二百多年。

青春,终于在流水一样的时光里走到了尽头,茫然失措的站在岁月的渡口,等待着,在下一个不知是怎样的日子里仓惶的漂流。 

你的爱,你的恨,还有保存吗?沉淀?升华?抑或遗忘在背后的大瀑布里了呢?有的时候,我们总是自以为把一些回忆淹没了,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它却会突然冒出来,让你不知所措。

你痛恨,痛恨这不义的战争,它让无数人丧命,让仅存着活下来的人失去了最真心的温存。战争,一个人们厌恶,却又无时不在的概念,总是在摧毁一切值得人们珍惜的东西。

你热爱,热爱这珍贵的生命,它是大自然的杰作,绽放出最美丽的花朵,美丽的故事,不老的传说,以及存在过的种种……

《战争与和平》里说:“用人间的爱去爱,我们可以由爱转为恨;但神圣的爱不能改变。无论是死还是什么东西都不能够破坏它。它是心灵的本质。”在庐山的岁月里,你的躯体任由风吹雨打地老化着,一副臭皮囊而已,可是灵,却从不空荡荡的。

也许有的时候,你会有一种错觉,像是一只人海的孤舟,忘记了是怎样的开始,也不敢想起,这沿途的风景,是不是真的在这段生命里曾经真实的拥有。

静静地守护着,你偶尔眺望一下那最熟悉的,从小在那儿成长起来的圣域,记着那里还剩一个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微渺的过客,拢着欢喜或是哀愁,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只等着将这百年的心事,凝成一次永恒的聚首。

这愿望,终于达成了,不过是在他丧命于圣域内乱的十三年后,以敌人的身份聚首,短暂的重逢,犹如夜光盏边上滑落的珠玉,根本触及不到真体。

那老去的容颜,蜷缩的身体,不过是一场梦,虚幻的外表,只能要结束。这世界还需要你醒来。这两个半世纪,只不过是睡一觉,像南柯一梦一样。

穿上你神圣的黄金圣衣,一手带着正义,一手带着博爱,你永远都是后辈们最值得信赖的长者啊。您那一缕英魂,天秤座黄金圣斗士童虎,不正是黄金战士们长久以来向往崇拜的目标吗?你不是神的化身,也不是最接近于神的人,同样不是连神明都欺骗的男人,可是,你是他们所有人永远的偶像啊!

当那一刻,你带着十一个后辈,奇迹般地在地狱的最深处创造出阳光,你的身躯和灵魂融入了这最后一击,灭亡前的那一瞬间,你笑了,你做到了一个战士所能做到的一切。黄金箭的光芒里隐约的传来一句:“我的兄弟们哦,我来了,让你们久等了二百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