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残卷2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09/23 12:49:31
权谋残卷
  明 张居正
  智察卷一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人事虽殊,其理一也。惟善察者能见微知着。
  不察,何以烛情照奸?察然后知真伪,辨虚实。夫察而后明,明而断之、伐之,事方可图。察之不明,举之不显。
  听其言而观其行,观其色而究其实。
  察者智,不察者迷。明察,进可以全国;退可以保身。君子宜惕然。
  察不明则奸佞生,奸佞生则贤人去,贤人去则国不举,国不举,必殆,殆则危矣。
  筹谋卷二
  君子谋国,而小人谋身。谋国者,先忧天下;谋己者,先利自身。盖智者所图者远,所谋者深。惟其深远,方能顺天应人。
  守之伐之,不如以德伏之。宜远图而近取。见先机,善筹划。
  圣王之举事,考之于蓍(shi)龟,不如谛之于谋虑;炫之以武,不如伐之以义。
  察而后谋,谋而后动,深思远虑,计无不中。故为其诤,不如为其谋;为其死,不如助其生。羽翼既丰,何虑不翱翔千里。
  察人性,顺人情,然后可趁,其必有谐。
  所谋在势,势之变也,我强则敌弱,敌弱则我强。倾举国之兵而伐之,不如令其自伐。
  勇者搏之,不如智者谋之。以力取之,不如以计图之 。攻而伐之,不如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或雷霆万钧,令人闻风丧胆,而后图之。
  实以虚之,虚以实之,以其昏昏,独我昭昭。
  人皆知金帛为贵,而不知更有远甚于金帛者。谋之不深,而行之不远,人取小,我取大;人视近,我视远。未雨绸缪,智者所为也。
  用人卷三
  为政之道,在于辨善恶,明赏罚。倘法明而令审,不卜而吉;劳养功贵,不祝而福。
  贤者立而国兴;小人立而邦危。有国者宜详审之。故小人宜务去,而君子宜务进。
  大德容下,大道容众。盖趋利而避害,此人心之常也,宜恕以安人心。故与其为渊驱鱼,不如施之以德,市之以恩。
  而诱之以赏,策之以罚,感之以恩。取大节,宥小过,而士无不肯用命矣。
  赏不患寡而患不公,罚不患严而患不平。赏以兴德,罚以禁奸。使下畏罚而利赏,下也;好德而恩进,上也。天下无不可用之材,唯在于所用。
  事上卷四
  事上宜以诚,诚则无隙,故宁忤而不欺。不以小过而损大节,忠也,智也。
  不欺上,亦不辱君,勉主以体恤,谕主以长策,不使主超然立乎显荣之外,天下称孝焉。荣辱与共,进退以俱,上下一心,事方可济。骄上欺下,岂可长久?
  攻城易,攻心难。故示之以礼,树之以威,上也。
  上怨报之以德,上毁报之以誉,上疑报之以诚。隙嫌不生,自无虞。事君以忠,不涓细流。待人以诚,不留小隙。
  为上计,不以小惠,而以长策。小惠人人可为,长策非贤者不能为之。故事之以谀,不如进之以忠。助之喜,不如为之忧。
  思上之所思,而虑其无所思;为君谋利,不如为君求安。思之深,而虑之远。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避祸卷五
  廓然怀天下之志,而宜韬之晦。牙坚而先失,舌柔而后存。柔克刚,而弱胜强。人心有所叵测,知人机者,危矣。故知微者宜善藏之。
  考祸福之原,察盛衰之始,防事之未萌,避难于无形,此为上智。祸之于人,避之而不及。惟智者可以识其兆,以其昭昭,而示人昏昏,然后可以全身。
  君臣各安其位,上下各守其分。居安思危,临渊止步。故易曰潜龙勿用,而亢龙有悔。夫利器者,人所欲取。故身怀利器者危。
  宜示之以无而去其疑,方无咎。不矜才,不伐功,不忘本。为人以谦,为政以和,守其常也。
  有隙则明示之,令其谗不得入;大用而谕之小用,令其毁无以生。
  不折大节,不弃小惠。进退有据,循天理而存人情,此所以为全身之术也。
  必欲图之,勿以小惠,以大德;不以图近,而谋远。
  恃于人者不如自恃。自恃者寿,自足者福。顺天应人,故常在。
  自爱者重。危房不可近,危邦不可入。明珠必待识者,宝剑只酬壮士。
  以贤臣而事昏主,危矣。故明主则谏,昏君则去。不去而隐于朝,宜也。知其雄,守其雌。事不可为而身退,此为明哲保身之道也。
  度势卷六
  势者,适也。适之则生,逆之则危;得之则强,失之则弱。事有缓急,急不宜缓,缓不宜急。因时度势,各得所安。
  避其锐,解其纷;寻其隙,乘其弊,不劳而天下定。
  势可乘,亦可造。致虚守静,因势利导。敌不知我而我知敌,或守如处子,或劲如脱兔。善度势者乘敌之隙,不善度势者示敌以隙。知其心,度其情,察其微,则见其势矣。
  观其变而待其势,知其雄而守其雌,疲之扰之,然后可图。
  势可乘乎?势不可乘乎?智者睹未明,况己著乎,惟在断矣。智无识不立,无胆不行。
  为谋,所重者胆,所贵者智;胆智兼备,势则可为。
  见宜远而识宜大,谋宜深而胆宜壮。军无威无以立,令无罚无以行。威慑之,智取之,胆胜之,则何敌不克,何坚不攻?正胜邪,直胜曲。浩然正气,而奸佞折。
  功心卷七
  城可摧而心不可折,帅可取而志不可夺。所难者惟在一心。攻其心,折其志,不战而屈之,谋之上也。
  攻心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示之以义,服之以威。
  君子好德,小人好利。辨之羞之,耻之,驱之于德。
  移花接木,假凤虚凰,谋略之道,唯在一心。乱其志,折其铎,不战自胜。
  治不以暴而以道,胜不以勇而以仁。故彼以暴,我以道;彼以勇,我以仁;然后胜负之数分矣。
  攻心之术多矣。如武穆用兵,在乎一心。乱之扰之,激之困之,俟之以变,然后图之。欲得之,先弃之;欲扬之,先抑之。畏之危之,其心必折,计然后可用。
  虚予而实取之。示之以害,其必为我所用。欲得其心,莫若投其所好。君喜则我喜,君憎则我憎,我与君同心,则君不为我异。
  权奇卷八
  善察者明,慎思者智。诱之以计,待之以隙。不治狱而明判,不用兵而夺城,非智者谁为?
  夫欲行一事,辄以他事掩之,不使疑生,不使衅兴。此即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事有不可拒者,勿拒。拖之缓之,消其势也,而后徐图。
  假神鬼以立威,而人莫辨真伪。伪称天命,其徒必广。将计就计,就势骑驴,诡之异之,以伏其心。此消彼涨,此涨彼消,其理一也,不诡于敌而诡于己,己之气盛,敌气必衰。
  意欲取之,必先纵之;意欲除之,必先骄之。然后乘其势矣。
  敌强则弱之,敌实则虚之。弱之虚之,不我害也。
  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妙手空空,弥祸患于无形。釜底抽薪,上楼撤梯,虽曰巧智,岂无大谋?
  人构我,我亦构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反客为主,后发制人。
  必欲使人为某事,威逼之,刑罚之,利诱之。由远及近,从小至大,循序渐进,然后可用。
  谬数卷九
  知其诡而不察,察而不示,导之以谬。攻子之盾,必持子之矛也。
  智无常法,因时因势而已。即以其智,还伐其智;即以其谋,还制其谋。
  间者隙也,有间则隙生。以子之伎,反施于子,拨草寻蛇,顺手牵羊。
  彼阴察之,我明示之。敌之耳目,为我喉舌。借彼之口,扬我之威。
  机变卷十
  身之存亡,系于一旦;国之安危,决于一夕。唯智者见微知著,临机而断。因势而起,待机而变。机不由我而变在我。故智无常局,唯在一心而已。
  机者变也。惟知机者善变。变则安,不变则危。
  物必先腐而蠹生,事必有隙而谗起。察其由,辨其伪,除其隙,谗自止矣。
  知机者明;善断者智。势可度而机可恃,然后计可行矣。处变不惊,临危不乱。见机行事,以计取之,此大将之风也。
  将错就错,以讹传讹,移花接木,巧取豪夺。敌快我慢,以智缓之;敌强我弱,以计疲之。釜底抽薪,此消彼长。敌缓则我速,敌弱则我强。此亦机变也。
  危在我,而施于人。故我危则人危,人不欲危,则必出我于厄难。
  讽谏卷十一
  讽,所以言不可言之言,谏不可谏之谏。谏不可拂其意,而宜恤其情。谏人者宜为人谋,不为己虑。
  或激之勉之,以证其不可行也。谏不宜急而宜缓,言不宜直而宜曲。
  嬉笑之中蕴乎理,诙谐之中寓乎道。见君之过失而不谏,是轻君之危亡也。夫轻君之危亡者,忠臣不忍为也。
  中伤卷十二
  天下之至毒莫过于谗。谗犹利器,一言之巧,犹胜万马千军。
  谗者,小人之故伎。口变淄素,权移马鹿。逞口舌之利剑,毁万世之基业。
  或诬之以虚,加之以实,置其于不义;或构之以实,诱之以过,陷其于不忠。宜乎不着痕迹,欲抑而先扬,似褒而实贬。
  随口毁誉,浮石沈木。奸邪相抑,以直为曲。故人主之患在于信谗,信谗则制于人,宜明察之。然此事虽君子亦不免也。苟存江山社稷于心,而行小人之事,可乎?
  小人之智,亦可谋国。尽忠事上,虽谗犹可。然君子行小人之事,亦近小人,宜慎之。
  美色卷十三
  乱德则贤人去,失政而小人兴。国则殆矣。
  美色置于前而心不动者,情必矫也。然好色不如尊贤。近色而远贤臣,智者所不为也。
  孰谓妇人柔弱?一颦一笑,犹胜百万甲兵。
  智者借色伐人,愚者以色伐己。
  色必有宠,宠必进谗,谗进必危国。然天下之失,非由美色,实由美色之好也。
  借美以藏其奸,市色而成其谋,千载之下,绵绵不绝。人主宜详审之。
  圣贤事业,非大志者何为?故色贤之分,知其所取舍。是以齐桓晋文,犹为霸主;汉武唐宗,不失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