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越南都怪自己的身体不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3/01/29 08:16:25
原创:庞祝君
前些年,我在部队编写军史时,采访了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的一些老战士。印象最深的是到广东某地农村采访一位姓庄的老班长,当时,他感慨地说:“命运安排啊,平时身体好好的,可一到了越南,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好,关键时候就拉稀。由此我觉得:战场上只有猛男才能成为战斗英雄,而我这些身体不强壮的人只能回家务农!”
他的思维虽然片面,但他说出的是心里话,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这位班长在我没采访他之前,我就已经与他接触过,那是因为他到部队补办在对越作战的一些证明,我负责给他办理。
他个子不高,人很老实憨厚。
下面根据他的话,我给各位讲一个战斗故事,因为这位老班长就是故事中那位班长,也就是他所说的“身体不强壮”的人。
1979年2月,入伍不到3年的李金斧,怎么也想不到会参加一场局部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
就在连队开赴前线的时候,3连连长看到走在队伍前头的李金斧高出后面战士一个头,便说:“李金斧,这次我们连队该你立头功了!”
“那当然,我一定争取机会消灭敌人立头功!”李金斧面带微笑,从心底里给连长发出一个响亮的回答。他也清楚,如果能把在部队学到的本领运用到战斗中,说不准真能立上一功。
2月20日,李金斧所在的步兵团发起对高平地区之敌的全面进攻。2营对高平外围的316高地实施佯攻,3营从侧翼穿插,1营为预备队。
21日下午,团进攻受阻,狡猾的敌人用37高炮向我实施平射,压制我步兵冲击,给部队造成一定的伤亡。
为了扫除敌人这个高炮阵地,拔掉这颗眼中钉,团命令3连1班和1连10班,组成尖刀排,由3连1排长指挥,迅速夺取敌高炮阵地。
受领任务后,排长迅速给两个班长分工。1班副班长李金斧自告奋勇带尖刀组,15时30分,尖刀排向敌高炮阵地运动。
山上的敌人发现目标后,炮弹朝尖刀排运动地域倾泻。战士们识破敌人的意图,迅速转入安全地段,寻找机会继续向敌高炮阵地前进。
前进路上出现一条河。
这条河名叫献河,西托316高地,延伸至高平方向,沿河有22座大小不一的山头。越军为了防御,已在该地区依仗献河构筑了很多战壕以及明雕暗堡等工事。这一地区的哨卡,守住了纳隆至高平的公路,给我军进攻高平设下了难以逾越的障碍。过去,法国军队对越作战时,从未突破过他们自称的这个“人间天险”。
“游过去。”排长命令道。
战士们在路上绕着走了七八天,身体已经极度疲乏,现在又要携带一整套20公斤重的武器装具游过这条水面宽30余米、水深4米且水流急促的献河,难度很大。
李金斧凭着在教导队练就的一身硬功夫,二话没说,第一个跳下了河,其他战友也跟着跳了下去。
由于水深流急,他们一下河,就被河水漂出十几米,但他们立即根据水流的方向,逆着水流,拨水前进。
当游至河中央的时候,一班长由于几天来行军的劳累和吃了不洁的食物,已患腹泻,此刻突然两脚抽筋,被一个旋涡卷走。李金斧见状,快速游到班长旁边,用手将他托起送到对岸。
上岸后,班长喝水太多,无法指挥战斗,排长命令由李金斧接替班长指挥。
李金斧简单地给大家交带了几句,全班分为3个战斗小组,搜索着前进。
18时40分,凭借着炮火昏暗的光线,战士们冲过了一片开阔的稻田地,才8分钟,便冲到一个无名高地的半山腰。
此时,担任团主攻316高地的7连,在敌4门高炮的压制下,半个小时挺进不到200米。
为了迅速夺占敌人高炮阵地,排长命令1班先冲上去,由10班掩护。
李金斧带头向敌高炮阵地跃进。
敌人发现了他们的行动,2挺高射机枪扫射过来,把他们压制在一条小水沟里。
高射机枪平射是越军发明的,弹头威力大,一触及非死即重伤。
为了争取时间,李金斧把小组长找来,说出自己的意见,大家一致同意采取分3个小组迂回包抄的办法。机枪组为第3小组,从正面吸引敌人火力,第2组从右侧迂回,李金斧带领第1组,从左侧往山头上冲。
掩护小组的机枪开火了,敌人把火力集中在机枪组上。李金斧见时机已到,左手握着开了盖的手榴弹,右手提着冲锋枪冲在最前头。
当冲到离敌人40米处时,他先朝敌人阵地扔了两枚手榴弹,接着又是一梭子。随后3名战士扔出手榴弹,猛烈射击,高喊杀声。
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昏了,死的死,伤的伤,有几个来不及逃跑,想藏在炮身底下找机会还击,被手榴弹炸死了。李金斧一个箭步冲上去,夺取了敌高炮阵地,一举缴获了4门37高炮,1438发炮弹和6枚火箭弹。
敌人丢失高炮阵地后,十分恼怒,几次反扑妄想夺回阵地,都被击溃。
战后,李金斧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并提升为排长。
而那位因身体状况无法指挥的班长,战后只能退伍回家务农。
导致两种不同命运的主要因素是人的身体素质,当然还有智慧,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只有好的身体,才能够适应各种复杂多变的环境和各种战场,才能够在战斗中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我认为班长当时有病无法指挥战斗,不能说他这个人的个人素质不高,因为他不是临阵脱逃,更不是个人心理素质问题,如果他说自己还行,硬顶着指挥作战,不执行排长的命令把指挥权让出来给副班长,整个战斗计划就有可能会失败甚至会牺牲更多的战友。所以说,他虽然没有当上英雄也没有提干,但他也是一个勇敢的战士。
现实生活中,我们的干部政策,我们的指挥系统是不是也要学学这位班长呢,自己不行就让位,这样才能使一个集体更加有战斗力,才能消灭更多的敌人,才能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