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升:别人说货币战争是美国阴谋 其实中国更有阴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25 09:21:56
2010年11月20日 16:12凤凰网财经【大中小】 【打印】共有评论0条

泰康人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东升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讯 2010年11月20日,中国经济学家年度论坛暨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颁奖典礼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是一项旨在推动经济科学的创新与进步,鼓励原始创新性成果的涌现,促进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理论性研究的学术性、公益性的专门奖项。泰康人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东升表示,这次世界金融危机把中国和美国持续10—15年的产业结构高度契合,别人说货币战争有美国阴谋,我说中国更是有阴谋,以下是陈东升发言实录:
陈东升:
我也不是教授,我也不是学者,我是经济学票友。
今天各位老师、各位教授、专家和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我想分享两个观点,我们经常讲工业化、城市化,紧接着还有一个经济结构服务化,这是一个逻辑。第二,中国已经开始从出口、投资、消费向消费、投资、出口完全倒过来的经济模式转型,或者叫升级,未来十年中国经济会出现新的二元结构,今天怎么看中国呢?中国今天是一个通过30年改革开放完全有一个准确的定义,是世界上最大的新兴工业化国家,什么叫最大的新型化工业化国家?工业化的中后期,城市化的巅峰期,服务业的起步期。
特别是为什么这次“十二五”,中央彻底转变经济增长的方式,坚定把中国经济从出口、投资、消费转向消费、投资、出口这样一种颠倒的顺序认为,实际上是在这一届政府出来的时候,提出科学发展观,实际上科学发展观讲五个统筹,过去二十年高速增长,完全与GDP的高增长带来五个矛盾,也就是沿海和内地发展不平衡的矛盾,这叫一个统筹。第二个统筹就是收入分配贫富差距的矛盾,第三个统筹就是经济发展和社会不匹配的矛盾,中国所有的问题其实都可以用这个归纳起来,经济高速发展和社会发展不相匹配第三个矛盾。第四个矛盾是经济发展和环境生态的不匹配的矛盾,第五个矛盾就是经济发展后,外向型经济和本国经济的矛盾,这五个矛盾就叫五个统筹,就叫科学发展观。
我觉得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很聪明的,所有的语言都是可以在西方经济学找到对应理论和对应的词,但是我们就是讲我们自己的语言,所以五个矛盾叫五个统筹,正因为有这五个统筹就要提出科学发展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过去长期积累的问题已经发出了一种警示,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和结构要发生变化,这是国内的积累。
最重要的是,外部的原因,外部的原因大家都知道,这次世界金融危机把中国和美国持续10—15年的产业结构高度契合,别人说货币战争有美国阴谋,我说中国更是有阴谋,什么阴谋呢?这种产业结构契合有条件的,就是持续20年的美元和人民币挂钩,保持稳定的产业结构的交换,我们把产品出口到美国,赚了钱借给他们消费,持续十年的低通胀、高增长,持续中国十年我们叫制造业的崛起,制造大国地位的决定。这样一种磨合和契合候,这次世界金融危机,不能叫终结,起码这个模式不能持续发展了。告诉所有的中国人和所有中国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们,形成高度的共识,这个共识就是中国下一步经济的发展是以内需为主。什么叫内需呢?内需一定是要有自己的市场,不扶持服务业,没有中产阶级的崛起,谈何消费?大家都知道,纯粹发工资要有通货膨胀的,人民收入增长是价值分配的结果,中国的改革长时间是倒逼机制,就业就是倒逼机制。过去不愿意提中产阶级,八十年代搞改革的时候,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中产阶级,觉得这个词很忌讳,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内需,中产阶级来自于什么,一定来自于服务业,今天二十一世纪规划,今天要彻底改变过去经济增长的方式,我知道今天内外部的原因,已经从党内到精英到经济学家到社会,形成了高度的共识,共识就是行动,共识就是方向,共识就是未来,我觉得工业化、城市化、经济结构服务化。
未来十年,3个重要的指标,我从来不怀疑在2020年中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金,其实有2个原因,我们是学经济的,经济起飞的模式一定是最早是通货膨胀、外汇短缺、进口替代,持续的基础设施的投入,经济的增长,现在进入第三个阶段,货币持续坚挺,资产价格的持续增长,今天的资产价格泡沫是很大的。嘉德还在拍卖,一个晚上夜场拍十个亿,资产价值的高速增长,还有一个经济结构向服务业转型,意味着高速增长向资产价值高速迈进。服务业为核心的经济没有高增长,高增长一定是在工业化城市化运动,当工业化城市化运动结束,就是高增长结束,未来中国三个指标,人均GDP一万美金比较容易做到,一个货币的持续坚挺,第二个服务业释放能力,服务业的价值是什么呢?服务业的创造GDP的高程是什么,既没有机器也没有厂房就是一个人,人是价格,收入和工资。人的工资增长数字很快,服务业释放的价值释放速度比工业业释放得高,中国从3千美金跳到一万美金,很多人讲有没有拉美模式,中国和拉美无法比,中国不会出现拉美,因为13亿人,我们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世界最大市场一切定价权,一切标准制定权就会象这样一个市场倾斜,当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的时候,一切定价权一切标准制定权向你倾斜,最后由你来掌握,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美国是这样走过来的,英国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一万美金2020年会提早过来,不会过后,除非中国发生重大的金融经济危机。
第二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城市化的比例。现在每年大概是1.2—1.5城市化的速度,按照官方数字,大概是43%,所以还有十年的时间,大家可以算一算,到2020年城市人口比例到60%,我认为这是迈向中等发达国家最基本的门槛。
第三个很重要的门槛就是服务业,转向内需型经济,消费的主体就是中产阶级的崛起,所以服务业一定会持续发展。当然北京是很不了不起的,北京过去计划经济留下来,北京的服务业已经占到76%,应该达到了国际的标准,上海建一个世界性的国际金融城市,50%服务业占比,世界头号城市,这是世界上没有的先例,中国今天的服还不到50%,服务业是未来重点的发展。所以服务业比例占到60%,城市化占到60%,人均GDP到一万的时候,中国基本实现现代化,这是经济学的概念。
单位中国现在开始向经济结构转型,未来十年会呈现新的二元结构,东部沿海地区已经像北京到一万美金甚至超过一万美金发达地区,经济是转型的和升级向服务业迈进,中西部地区还会持续工业化、城市化的运动,中国过去在改革开放之前农村和城市、工业和农业的二元结构迈向新的二元结构,两个重要的观点和大家分享,一定要讲工业化、城市化、经济结构服务化,为什么没有这个概念,这是一个逻辑,一定是这样走过来的。未来十年,我觉得中国实现经济现代化,展现一个新的二元结构,这是我们要研究和对待的,班门弄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