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让男人想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16 11:50:57
“碎碎念”让男人想逃

 “碎碎念”是女人的天性,只要对某件事不满,就可以从早到晚的“念念不忘”。可是男人听多了,像是在听紧箍咒。他们不是不知道女人是为自己好,但是在一波又一波的“碎碎念”之下,男人惟一的反应就是想逃。

 

 One:

 郑怡的碎碎念VS董建杭的蓝牙

 董建杭虽然没有和郑怡结婚,但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三年了。三年时间,他对郑怡的感情,从深爱变成忍无可忍,究其原因,就是郑怡的碎碎念。

 其实董建杭曾经喜欢过郑怡天天碎碎念的。那时他们刚搬在一起,董建杭住惯了集体宿舍,有很多不好的习惯。乱塞脏衣服,随意扔垃圾,躺在床上吸烟……这让郑怡不得不对他的很多方面不满。但对于董建杭来说,之前还没有女人管过他的小毛病,郑怡的碎碎念,让董建杭觉得她有种居家小女人的可爱气。董建杭和朋友诉苦说:“那时候的郑怡,说什么都带着股嗲味,让我改身上的毛病,像是种关爱。可是后来呢?像个满口抱怨的家庭妇女。”

 去年12月的一个周末,郑怡周末洗衣服的时候,发现床单上有个不大不小的焦黄烟洞。她立时来了脾气,打电话给董建杭。当时董建杭正在加班,一屋子的同事在策划方案。他悄悄溜出门外接起电话说:“什么事?这么急!”郑怡说:“你又在床上吸烟了是不是?”董建杭不快地说:“我在上班呢,这种小事,用得着现在说吗?”说完,他就把电话关机了。可这一天,郑怡什么事也没做,就坐沙发上等董建杭回来。董建杭一进门,她就“念”开了:“你今天为什么挂我电话?难道我说错了?我说你都说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么点小毛病你都改不了。你这种男人,也太没点毅力了……”

 郑怡碎碎念了很久,但董建杭连帽子都没摘,一声不吭地坐在沙发上,脸上没半点表情。郑怡气急败坏地摔掉他的帽子说:“你到底什么意思?”那一刻,郑怡却愣住了,因为她看到董建杭竟戴着一副无线蓝牙的立体声耳机,根本没听。董建杭看了她一眼,一脸玩世不恭地说:“完事了?那我睡了。”说完,他走回卧室,躺在床上吸了一根烟。郑怡愣愣地站着,说不出话来。

 ●点评:碎碎念不是教学生

 碎碎念是在表达内心不满的一种方式,所以不要把它演变成指责和改变什么。这不是老师在教育学生,必需要求对方做出满意的回应和改正,更不能使用有讽刺性的语气和词汇。女人一定要记住自己碎碎念的目的,是要让别人知道你内心不愉快的感受,而不是在听你的教导和谩骂,否则很容易让男人产生破罐破摔的感觉,听与不听都无所谓了。

 Two:

 孙洁的碎碎念VS林业的怪脾气

 孙洁在一家大卖场的投诉部门上班,这个工作,很容易让人心里郁闷和不平衡。面对一些蛮不讲理的顾客,更是让她气结,她一边陪着笑脸,一边在心里暗暗咒骂。每天下班之后, 她喜欢和老公林业碎碎念那些不开心的事。

 林业在工会工作,天生一副好脾气,每次都会认真听她讲心里的厌烦,而且还会耐心地安慰开导她。孙洁听了,心情也就好转了。她说:“林业,要是没有你,我早就被这个工作气死了。”林业说:“哼哼,我快要被你烦死了。”

 其实,林业没有开玩笑,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他一听到孙洁的碎碎念,就有种头疼的感觉,甚至心情也会变得焦躁不安。不过他没有和孙洁说自己的感受,毕竟是男人,分担些老婆对工作的问题,理所当然。

 九月的一天,卖场来了一个要退6件内衣的女人,每件都拆过包,却以大小不合适的理由退货。为这件事,孙洁整整劝说了一个下午。晚上回家,她忍不住和林业说白天的事,林业还像以前一样认真地听,只是没有一句安慰的话。

 孙洁看着他古怪的样子,停下滔滔不绝的碎碎念说:“你怎么了?哪不舒服?”林业却突然高声大喝,把孙洁吓了一跳。孙洁胆怯地扯了扯他的衣角说:“林业,出什么事了?”林业却摇了摇头说:“没事。”然后一个人到阳台吹风去了。

 原本孙洁以为林业只是那个晚上情绪不佳,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林业惹了更大的麻烦。那时孙洁正在忙,林业同事突然打开电话,说:“是孙洁吗?快来,林业把员工给打了!”孙洁不可置信地说:“怎可能呢?林业的脾气那么好,他不会打架的。”可是一条彩信很快就传了过来,照片里是林业,正挥着椅子砸人呢。

 ●点评:谁也不是谁的情绪垃圾筒

 即便不是为了感情上的事,碎碎念也是种不良情绪。所以当发现对方情绪状态不佳的时候,就要让自己停下来。毕竟谁也不是谁的坏情绪垃圾筒,如果碎碎念时,完全不注意对方的感受,那很容易引发另一个人压抑情绪的爆发。

 Three:

 杜欣的碎碎念VS林海的预言

 杜欣性格内敛,不爱说话,习惯按部就班地生活。从大学毕业起,她就一直在一家国企做会计,和林海无风无浪地渡过了四年的婚姻。她不和林海碎碎念,那些絮絮叨叨的话,通常都说给了朋友和家人。

 杜欣第一次发现碎碎念的好处是在一场老同学聚会上,许多年不见,难免话多。几个同龄的女人说起事业、家庭,没完没了。杜欣第一次发现,自己身上的许多问题,原来也和别人生活中的麻烦一样。几个女人聚在一起,彼此痛快地碎碎念,好像上学的时候都没有过这么多的共同语言。那天晚上,杜欣的心情特别好,做了一桌的拿手好菜,林海狐疑地说:“今天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我忘了吗?”杜欣却开玩笑地回答:“我找到组织了。”

 但从那次开始, 杜欣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碎碎念”这项运动。公司里,同事聚在一起的午餐时间,也成了杜欣的主战场,什么减薪、福利差、免费加班……最后林海也渐渐成了她碎碎念的主力内容,赚得钱太少,又不顾家。杜欣最喜欢说的一句就是“当初我怎么想的,就嫁给他了呢。”好像这场相扶四年的婚姻,变成了一个莫大的错误。

 正月,杜欣去林海的父母家过年,和往年一样,她总会勤快地帮忙打扫做饭。她在厨房一边剥蒜,一边和婆婆闲聊。婆婆说:“小欣啊,你们夫妻两个怎么样啊?”杜欣随口回答:“还行,就是林海那边的公司受外贸影响,效益不好。你不知道,他们老板特别差,林海做多少工作,他都看不见,那些凭关系上来的,却都成经理了……”

 杜欣和婆婆碎碎念了一个下午。傍晚,饭菜上桌的时候,婆婆一脸的阴沉,强颜欢笑的样子让这个年过得毫无声色。从公婆家回来的那天,下了大雪,林海一个走在前面,把一脚深一脚浅的杜欣甩在身后。杜欣追过去,莫名其妙地问:“是你妈不高兴,你和我发什么脾气啊?”

 她的追问,引来了林海压抑许久的愤怒,他就站在马路上,大喊着说:“你大过年的和我妈说我工作不行,你让她怎么高兴。”杜欣听了,也来了脾气:“我一个快30岁的女人,嫁给你这么多年,连个像样的钻戒都没有,我念叨一下还不行了?”赚钱就是林海的软肋,他叹了口气说:“算了,我不和你吵,你自己想想,我是你老公都受不了你。你要是和外人在一起,谁受得了?”杜欣用鼻子哼着说:“不用你担心,我在公司人缘好着呢。”

 杜欣和林海就这样磕磕绊绊过了一个年。节后上班,公司贴出了一批裁员名单,自信人缘很好的杜欣,看见了自己的名字。没想到林海的预言这么快就成真了。那些常和她闲聊的同事,都和她保持距离地招了招手,没有一个过来告别。后来她的好朋友在QQ上给她留言说,她走了之后,部门经理特别提醒他们,谁要再散播公司的坏话,谁就走人。

 那天杜欣一个坐在电脑前,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点评:碎碎念也要有私密性

 要注意!一定不要让“碎碎念”向“传八卦”靠拢,否则很容易惹祸上身。那样的碎碎念已经不是表达内心的情绪,而成了传小话的工具。这会让你的爱人和朋友,渐渐远离你。因为你为了自己一时的痛快,出卖了所有人的秘密。

 其实,生活中的琐事,工作上的压力,总是避免不了在我们心中留下不佳的情绪,谁都会有碎碎念的需要。所以只要我们把碎碎念用得的当,就会让自己和他人变得轻松。

 岑 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