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2/07 09:17:53
从前,看温婉缠绵的古典故事,翩翩书生豆蔻佳人,遭遇过无数的阴晴圆缺,悲欢离合,终于共接连理,双宿双飞。总以为,后来的岁月里,他们如同情节的安排,从此,孟光接了梁鸿,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地幸福美满、地老天荒。及至岁月渐长,看过许多支离破碎的章节,方约略明白,起初地两情相悦总是美好,后来的故事不见得是贴心完满地鸾凤和鸣,白头偕老。
还是纳兰一语道破天机,“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字一字地反复咀嚼、玩味,短短七个字,道尽多少悲凉的尾巴,捧书四顾,生感慨多少,把栏杆拍遍,也只是,欲说还休。
自幼喜读红楼,里面生生死死的场面,三姐横刀自刎地刚烈,晴雯遭妒病逝地凄惨,金钏跳井身亡地羞辱,鸳鸯上吊自杀地无奈,都不曾在心里惊起多少波澜。惟独在黛玉焚稿处每每肝肠寸断,落泪不止。捧着书,我欢喜着她的欢喜,悲伤着她的悲伤。喜乐喧天里,心力交瘁的绛珠仙姝到底带着木石前盟地遗恨泪尽而逝,魂归离恨天,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吟唱竟然是一语成。还有谁比这妹妹走的凄凉而孤苦无依,素日里最是疼爱她的外祖母没有在身边,她魂牵梦萦、情定三生的宝哥哥在和别的女子同拜天地。而另一边,疯癫痴傻的怡红公子欢天喜地步入洞房,却不知盖头下鹊占鸠巢,环肥掉包了燕瘦。丢下书,不忍再读,她走前最后的喊声在我胸腔里潮湿的水藻样纠缠着、郁结着,不能释怀。张爱玲曾说平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鲫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我毋宁这红楼不曾续补四十回,心若比干的神仙妃子和腹内草莽的怡红公子永远停留在初见的岁月,惊心眼神交接时心有戚戚地熟稔,感叹身世飘零同葬落花,共读西厢嬉闹我与你家小姐鸳鸯共罗帐。我毋宁碧纱橱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初开情窦地久天长、海枯石烂,眉开了这对冤家,眼笑了无数看客。叹只叹,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一把金锁,让这水晶心肝玻璃人枉凝眉头,空自嗟叹,风雨黄昏里,玉粒金莼噎满喉,菱花镜里形容瘦。这捱不明的更漏,展不开的眉头,罢了罢了,质本洁来还洁去,一缕芳魂随花飞到天尽头。把那当初多愁多病的身,倾城倾国的貌统统抛却,变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乔装打扮外出求学的千金小姐英台见了穷苦书生山伯,同窗三载,情投意合。此后的情节,西湖长桥边,柳浪闻莺声,十八里相送是最完美的场景。爱煞黄梅戏里韩再芬清丽柔婉、巧笑倩兮的小女儿情态,“清清荷叶清水塘,鸯鸳成对又成双,雄的就在前面走,雌的后面叫哥哥,梁兄你就是那呆头鹅”, “你看井底两个影,一男一女笑盈盈”,一曲曲,一句句粱兄,情意绵绵,难舍难分。.这之后,楼台相会,执手相看泪眼还只是无语凝噎的哀痛,而末了双双化蝶已是惨烈,好端端一对天做佳偶却只能黄泉相见,惟留幽怨的传说流于后世,怎一个凄惨了得。细细追究,好好的人儿怎可瞬间化为蝴蝶,裂坟而入,所谓的化蝶成双大抵只是写书者美好的杜撰吧。那么,后来的英台在那里,后来的故事如何,或许刚烈的英台一碗砒霜三尺白绫,生死相随,或许无奈的英台嫁于平常的男子终老一生,山伯在她儿孙饶膝的天伦之乐里变做情窦初开的怀想。只是,这样最接近真实的想象,我等怎勘承受海枯石烂的千古佳话如此流俗。那么,还就让英台在至死不渝的爱情传说中化蝶而去,支撑我们脆弱的心灵,相信千年以前那山那湖那长桥下边的一对壁人生不能同枕死终于同穴,相信英台红装素裹祭奠山伯的那一刻,真的有两只蝴蝶在天上翩翩起舞。
五十余岁的李三郎邂逅年仅二十六岁的杨家玉环,一个是通音律,善击鼓的风流天子梨园鼻祖,一个是美姿容、能歌舞的瑶台仙子倾国名花。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从此,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从此,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因了他的妃子回眸一笑,六宫粉黛无颜色,君王从此不早朝,如画江山、大唐社稷不若红罗帐里春宵一刻;因了他的妃子爱吃荔枝,他不惜动用倾国的力量,军马一匹接着一匹,八百里加急,从岭南日夜兼程,运送这种一日色变两日味变三日便不可食的珍稀水果;因了他对她的爱屋及乌,他把所有的荣华富贵封赠给她的亲人,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起初的时刻,他对她,犹如一个平凡男子对心仪女子呵护备至的溺爱,恨不得把所有的恩宠浓情都捧给她,甚至,在七夕的夜里,他抛下帝王的尊贵,对天盟誓,和她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哪怕她打翻了醋坛,三次触怒于他,他依然对她宠溺不减。怎承想,温柔乡里的轻歌曼舞,陶醉了他和她如胶似漆的无限恩爱,也熏醉了不可一世的大唐帝国。一片歌舞升平里,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叛兵将至,他带着她仓皇出逃。马嵬坡下,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如果,如果没有三尺白绫的残忍,如果,如果没有君王掩面救不得的凄惨,我到愿意相信,他真的爱过她,如同一个平常的男子对情人的爱。只因为,六军将士一触即发,认定这是红颜祸水,从前之种种譬如今日死,从前的恩爱在后来的故事里破碎成委地花钿。也许,他垂垂老矣的时候,在寂寞的上阳宫,记起天宝年间长安的金殿上云鬓花颜金步摇,记起华清池畔,温泉水滑洗凝脂。然而,纵然记得又如何,纵然上穷碧落下黄泉又如何,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的佳人早已化做一掊黄土。
陆游和唐婉本夫妻恩爱,最终却因为母亲的专横跋扈棒打鸳鸯,有情人被迫劳燕纷飞,如果没有这平地惊雷,他们还该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做一对红尘俗世里的神仙眷属。岁月隔开了距离,隔不开思念。多年以后,沈园的墙壁前,各自重新嫁娶的一对旧情人意外相逢,重遇表妹的陆游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感慨万端,粉壁上题了一阙“钗头凤”: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对陆游念念不忘的唐婉见到“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词句悲伤难抑,和泪而书“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这一见,竟是永诀,游园归去的唐婉追忆往昔,日臻憔悴,悒郁成疾,以致半年后在秋意萧瑟的时节化作一片落叶悄悄随风逝去。只留下一阙多情的《钗头凤》,令后人为之唏嘘叹息。几十年后垂暮之年的陆游重到沈园,又一次做诗缅怀: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只可惜,物是人非,芳踪已杳。如果不是山河破碎,风雨飘摇,李易安和赵明诚还在猜谜斗酒,踏雪赏梅,还在花前月下,吟诗作对。如果不是颠沛流离、夫君早逝,她还该在双溪的蚱蜢舟上争渡,于藕花深处笑看鸥鹭飞翔,她还该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她还该在昨夜的雨疏风骤后,带着微醺的酒意,试说绿肥红瘦。她不会孑然一人东篱把酒黄昏后,人比黄花瘦,她不会在梧桐更兼细雨的黄昏、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想起从前的点点滴滴,喟然长叹,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她不会谁怜憔悴更雕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她不会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情深不寿,天妒红颜,后来的故事总是那么凄惨,人生若只如初见,愿宝黛初会就各自转身,两两相忘,省却那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愿刘彻不忘若得阿娇做妇,必造金屋藏之的诺言,免却阿娇幽居长门宫里千金求取相如赋;让牛郎、织女天上人间,男耕女织,做一对平凡的逍遥夫妻;让相如莫要忘记凤求凰的雅意,莫要辜负文君夜奔、当垆卖酒的勇气。
开初千般华丽的帷幕,万种热闹的场面,也只是最后海市蜃楼一场空的铺垫。后来的变化总是莫测,人生若只如初见,愿你我把邂逅时刻谈笑自若、百无禁忌地刹那心动凝固,不能前进一步亦无须后退百里,不能亲密无间亦无须躲避远离。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无情未必就是决绝,我只要你记着,初见时彼此的欢笑。